•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715章 民心
  • 第1715章 民心

    作品:《权力巅峰

        在艾琨忙碌着指挥疏导交通的时候,柳擎宇则站在事故现场,听着四周的老百姓们讲述这次交通事故的详细经过。

        据现场的目击者称,事发时,肇事的运渣车司机严重超载,速度很快,这时,前面汽车稍微减速,运渣车司机在距离前方汽车还有二三十米的时候才发现前方异样,想要刹车却发现汽车根本就刹不住,直接撞了上去,剧烈撞击之下,前方汽车直接被撞瘪,并与该车前方的汽车相撞,而撞击后,运渣车发生侧倾,正好压在旁边的一辆小轿车车身上,导致该轿车内3名村民全部当场死亡!

        事发后,运渣车司机只是受了一些擦碰伤,一边打电话联系一边想要逃跑,却被周边司机给围堵住,后来附近村民赶到,将运渣车司机拦住,这才避免对方逃跑,不过当鹿角县的警察赶到现场之后,却想要将渣土车司机给带走,说是要带回去审问,却被村民们给拒绝了,因为交警还没有对现场进行勘察,司机的身份也没有明确,老百姓们不放心。同时,过来的警察还想要清理现场,老百姓们同样给阻止了。

        柳擎宇仔细听完全过程之后,脸色变得越发阴沉。

        这时,市公安局的工作人员赶到现场,柳擎宇立刻吩咐他们先对现场进行勘察,定责,并同时对肇事司机进行盘问,处理。

        经过市公安局人员的详细调查、勘察、取证之后,确定这件事情肇事渣土车负全责,司机涉嫌超速、超载、酒驾,同时,该渣土车属于市三建的车辆,已经整整三年多没有交过任何的保险了,维保记录上显示,该起床上一次保养是在一年半之前,同时还涉嫌污损号牌。有这么多的问题,自然全责无疑。

        随后,司机直接被市局人员直接带走。

        这时,整个交通在艾琨的亲自指挥协调下,已经开始渐渐恢复正常,后方拥堵的车辆开始向后走,分散开来,其他车辆该靠边的靠边,救护车得以开了进去,艾琨也走了过来。不过现场所有标识市三建的车辆,全都被艾琨勒令停靠在路边,一字排开,不允许离开现场。

        等到受伤人员被救护车全都送往医院之后,走过来的艾琨目光看向了鹿角县公安局副局长郭松民,冷冷的问道:“郭松民同志,我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你。”

        郭松民连忙说道:“艾局长,您说。”虽然嘴里这样说,但郭松民心中却在打鼓。

        艾琨用手一指肇事运渣车以及后面那排成长龙的严重超载的运渣车以及运输材料的运输车,冷冷的说道:“郭松民同志,我记得上一次柳市长下来检查的时候说得非常清楚吧,希望在三天之内看到这边存在的问题被你们公安交通部门解决,但是你看看,现在都过去好几天了,为什么这个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如果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的话,会出现今天这种严重的事故吗?”

        郭松民连忙回答道:“艾局长,对不起啊,当时我不在现场,对于此事并不清楚。”

        听郭松民这样说,艾琨顿时脸色一沉,柳擎宇的脸色也阴沉下来,淡淡的说道:“艾琨啊,既然郭松民说他不知道,那就等鹿角县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过来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阵警笛声响起,一辆警车开道,后面跟着两辆小轿车风驰电掣一般行驶了过来。

        警车停下,车上走下鹿角县公安局局长刘彦直,在警车后面则分别走下鹿角县县委书记郭长德以及县长朱林志。三人下车之后,一路小跑便赶了过来,没跑几步,三人便已经满头大汗的了。身体虚的很。

        来到柳擎宇面前,郭长德连忙赔礼道歉说道 :“柳市长,真不好意思啊,我们来得有些晚了,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正在偏远山区那边进行调研呢,听到这事情的时候,我们立刻就往这边赶,紧赶慢赶,还是落在了您的后面。”

        柳擎宇闻言立刻眉头紧皱,扫了三人一眼,看向朱林志和刘彦直问道:“郭长德说的是真的?”

        朱林志和刘彦直自然不敢揭穿书记的谎话,连忙同时点头。

        柳擎宇叹息一声说道:“哎,郭长德、朱林志、刘彦直,三位同志,三位鹿角县的父母官大人,你们来晚了就来晚了,有什么原因都无所谓,但你们为什么要说谎呢?这样做有意义吗?你们是想要用说谎的方式来掩饰什么?是想要掩饰你们对于这件事情不够重视,还是想要掩饰你们心虚 ,亦或是其他的事情?”

        当着这么多老百姓的面,柳擎宇毫不避讳的直接揭穿了郭长德的谎话,郭长德顿时脸色阴晴不定,气得满脸通红,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柳擎宇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他之所以要随便编个谎话来搪塞也就是想要减轻柳擎宇对自己的恶感而已,却没有想到柳擎宇似乎知道什么,竟然直接当面揭穿了自己,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老百姓的面,这让他感觉到无地自容。

        而此刻,周围的老百姓听柳擎宇这样说,也纷纷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还不时的向着郭长德和朱林志身上指指点点的。

        “这个就是咱们的县委书记和县长啊,真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敢跟柳市长撒谎。”

        “一个喜欢撒谎的领导会是一个好领导嘛?我看悬啊,当着柳市长的面都敢撒谎,平时在工作上,不准怎么弄虚作假呢?”

        “就是就是,我们鹿角县一直发展不起来,跟他们这些官员有脱不开的关系,郭长德当县长的时候被县城里的人成为郭拆拆,郭健健,看来,尽搞些政绩工程,我那县城里的亲戚说很多城里人都在心里骂他呢。但是人家照样依靠拆拆建建的政绩工程当上了县委书记,听说还有可能被提拔到市里当副市长呢,真是没有天理啊。”

        种种议论声在老百姓中间发出来,柳擎宇他们几个人此刻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尤其是刚才那个说郭长德是郭拆拆、郭健健的村民根本就是站在郭长德的身边,说话的时候,也根本没有丝毫的掩饰,明显可以看得出来,他对郭长德的厌恶到了什么程度。

        郭长德听着村民们的议论,气得双手握拳,眼神中寒光闪烁,暗暗的观察了一下那几个损自己的人,把他们的相貌给暗中记了下来,心说你们等着我的,等我腾出时间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收拾收拾你们,你们不是说我是郭拆拆、郭健健吗?老子先把你们家房子给拆了,让你们无家可归!县委书记不发威,你们以为我是病猫啊!

        自始至终,柳擎宇都在冷眼旁观,郭长德的眼神和表情全都看得清清楚楚,心中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叹息,暗暗的做出了一个决定。

        柳擎宇不说话,其他人自然也没有人说话,大家就这么默默的沉默着,但是周围的老百姓却不管这些,依然在小声的议论着,郭长德、朱林志、刘彦直等人的各种糗事、传闻以及坏事全都被老百姓们一一点评。

        三位鹿角县的干部感觉到这一刻,就好像是被人围观的动物园里的动物一般,如芒在背,十分的不舒服。但是柳擎宇不发话,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

        足足等了十多分钟之后,柳擎宇这才缓缓的说道:“三位,老百姓们的议论声你们听到了吧?知道什么叫老百姓的眼光是雪亮的了吧?知道你们在老百姓心中是什么样子的吧?”

        柳擎宇这话一说出来,老百姓人群中传来一阵哄笑之声。而三位领导却感觉到无地自容。

        柳擎宇的目光冷冷的看向刘彦直说道:“刘彦直,我记得上次我过来视察的时候,跟你说得非常清楚,我说我还会下来视察的,如果那个时候你没有把这边的交通情况治理好,那么你这个县公安局局长就不要干了,你看看现在,道路两侧这些渣土车、运输车,又几辆不是超载甚至超高的,你再看看那些渣土车,有几辆车号牌比较清晰可辨的。这就是你这个公安局局长治理的成果是吧?你就是这样贯彻落实我的指示的是吧?好,很好。”

        说道这里,柳擎宇看向老百姓们大声问道:“各位乡亲们,你们说,像刘彦直这样的公安局局长你们喜欢还是不喜欢?”

        “不喜欢!”

        “支持还是不支持?”

        “不支持?”

        “应该不应该把他就地免职?”

        “应该!”老百姓们几乎全都是异口同声的回答着柳擎宇的问题。

        问完之后,柳擎宇向着刘彦直摊摊手,耸耸肩,嘴裂一笑:“刘彦直,你看,老百姓都不愿意支持你,没有一个愿意站出来为你说话的,所以我看啊,你这个县公安局局长也就别干了。”

        说完,柳擎宇根本没有再去看刘彦直那犹如憋了三天没拉出一泡屎的难看脸色,转而看向市公安局局长艾琨问道:“艾琨,你是市局局长,你认为像刘彦直这样的下属你能够容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