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710章 调查
  • 第1710章 调查

    作品:《权力巅峰

        越是不可能的事情,越是有发生的可能性。頂點說,..

        这一刻,柳擎宇的大脑彻底冷静了下来。

        他缓缓站起身来,燃一根烟,在办公室内来回来去的踱着步,大脑则飞快的转动起来。

        过了一会,柳擎宇把陈棉灿喊了过来:“棉灿,你去市公安局那边协调两个人,再从市政府办公室内协调两个人,由你亲自去安排,让临时管委会的付斌带队,直接介入调查这次的举报信息是否属实,尤其是要重调查那几个陪同韩国监理人员一起吃喝玩乐的人,查清楚他们到底是什么身份。”

        陈棉灿立刻头:“柳市长,要不要再次把金政焕再次召回来,让他知道此事的话,对于配合我们调查有好处。”

        柳擎宇头:“好,那就立刻把他喊过来吧,我想听听他现在怎么。”

        1个时之后,原本回到监理工地的韩国景福监理公司负责人金政焕满脸不满的赶了回来,看到正坐在会议室内等候的陈棉灿,立刻愤怒的道:“陈秘书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什么事情不能一次完啊,为什么还要再让我跑一趟,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明确解释的话,我会向上面反映的。”

        陈棉灿淡淡的扫了金政焕一眼,道:“金政焕先生,我想通知你一件事情,鉴于你们韩国监理团队在最近这段时间并不是特别出色的表现,所以,我们鹿鸣市打算聘请第三方质量鉴定机构,对于被你们韩国监理团队监理过的项目进行重新检测。”

        “不行!绝对不行!我不同意!”金政焕闻言顿时气得狠狠的拍着桌子,双眼怒视着陈棉灿大声吼道:“陈秘书长,你们鹿鸣市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们知道不知道,你们这种行为是对我们韩国景福监理工作的高度怀疑,是对我们监理工作的高度不信任,这是我们绝对无法容忍的,你们是在质疑我们监理团队的职业道德,如果你们非得执意要进行第三方检测的话,那么我们将会向国际仲裁提出申诉,对你们的这种行为进行国际追责。”

        看到金政焕那种声嘶力竭的样子,陈棉灿却是不慌不忙,继续道:“金政焕先生,我再问你一个问题,身为监理公司的工作人员,在工作期间,与被监理建筑公司的工作人员在 一起吃喝玩乐的行为在你们监理行业是如何被定性的?”

        “这种行为是绝对不能容忍的,是没有职业道德的行为!”金政焕毫不犹豫的答道。

        陈棉灿随即把手中的那份资料丢到了金政焕的面前,语气变得有些冷漠起来:“那么金政焕先生,麻烦你看一下这些举报材料,看看上面举报的这两个人是不是你们监理公司的工作人员,你再看看他们在做什么?”

        金政焕接过材料只是看了几眼,原本还表现得十分愤怒的脸色一下子便露出了震惊之色,随之而来的是脑门上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的往下掉,脸色也因此变得有些苍白,随即颤抖着嘴唇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们竟然做出这种事情,简直是在给我们韩国监理团队丢人啊?”

        陈棉灿并没有话,只是默默的等待着。

        过了一会,金政焕看完全部的材料之后,脸色凝重的看向陈棉灿,深深鞠了一躬,满脸歉意的道:“陈秘书长,非常对不起,我之前误会你了,我没有想到我们监理团队内竟然会出现这种事情,这是我管理上的失职,我代表我们监理团队向你们鹿鸣市表示道歉,您放心,我回去之后一定会严肃处理这两个人的。”

        这时,陈棉灿却淡淡的道:“金政焕先生,我想你还不清楚这次事件的严重性,在举报者给我们市长信箱的举报邮件中,举报人曾经过,如果我们鹿鸣市不能彻查此事,那么他们将会把与此事有关的视频、照片等详细资料发给各大媒体和网络论坛里,以便给我们鹿鸣市施加压力,要我们彻查此事。我想,你应该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吧?”

        金政焕闻言脸色都绿了,双手都颤抖起来。

        金政焕非常清楚,如果这件事情一旦曝光的话,那么他们韩国景福监理公司将会声名扫地,这对他们这个有志于在全球范围内承接各种监理工程的国际性监理公司来,是一个十分巨大的打击,他们很有可能会因此而丢掉很多的生意。而这种事情一旦发生,他这个项目负责人很有可能会因此而丢掉工作,如果失去了工作,对于他来,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因为韩国的物价水平非常之高,而这份项目负责人的工作则可以为他提供丰厚的足以养家糊口的工资。

        想到此处,金政焕脸色苍白的道:“陈秘书长,不知道你们鹿鸣市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棉灿淡淡的道:“柳市长已经给我们做了指示,要我们组成调查组对整个事件进行详细调查,并及时公布调查结果,争取在整个事件中占据主动性,避免整个事件因为媒体曝光出来而引发大范围的争端。以免造成诸多负面的舆论压力。所以我们这个调查组在调查整个事件的时候,需要你们监理团队的密切配合,尤其是这两个照片中的监理工程师,必须要接受我们公安部门和联合调查组的详细调查,必须要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否则的话,如果举报人提前与媒体联系曝光此事的话,恐怕你们公司会非常麻烦。”

        金政焕闻言沉默了下来。

        如果今天上午柳擎宇与他对话的时候,他倚仗着监理团队的行为在原则上占得住脚,表现得嚣张无比,高傲恣意,那么现在,他就好像是被一铁锤打回原形的河豚一般,再也不见了之前那种狂傲无比的姿态。

        沉默了一会之后,金政焕苦笑着道:“陈秘书长,你得没错,我们确实应该配合你们调查组进行调查,你放心,从现在开始,我们所有监理团队的工作人员在做好监理工作的同时,也将会密切配合你们联合调查组进行调查,同时,我们也愿意接受你们聘请第三方坚检测公司对我们所监理过的所有项目进行第三方检测的行为。我们愿意接受监督。”

        看到一向高傲的韩国人终于低下那高傲的头颅,陈棉灿这才脸色平缓的道:“金政焕先生,请你放心,我们联合调查组对你们监理团队进行调查以及聘请第三方检测公司进行检测绝对是对事不对人,更不会因为你们是外国公司就对你们故意为难,相反的,正是因为你们是外国公司,且在国际上一直有着不错的口碑,一向以高标准、严要求作为监理的原则,所以我们才会在这么重大的项目中选择你们来作为监理工程的中标监理公司。我们也希望能够通过对整个事情的调查找出真相,对所有各方都能够有所交代。当然了,如果调查之后我们确实发现你们在监理过程中存在问题,那么我们也照样会按照合同相关规定,依法维护我们的正当权益的。”

        金政焕连忙道:“应该的,应该的。”

        随后,陈棉灿把付斌以及等候在现场的四名抽调过来的联合调查组成员一一介绍给金政焕认识,随即交代道:“金政焕先生,从现在开始,付斌同志将会跟随你返回监理工地,首先对那两名监理人员展开调查,希望你能够密切配合,至于第三方检测人员,将会在明天下午到达,在调查和检测结果出来之前,希望你们监理公司依然保证正常工作进展,不要为这两件事情所影响。”

        金政焕连忙道:“陈秘书长,这一请你放心,我们韩国景福监理公司足够职业和专业,只要没有正式结果,我们依然是这个项目的监理团队。”

        随后,双方又商谈了一些细节之后,金政焕带着付斌和联合调查组的工作人员连夜赶往鹿角县工业园区,对两名涉案的监理人员展开了秘密调查。

        然而,谁也不知道,此时此刻,在鹿鸣市市政府大门斜对面的一个停车场内的汽车里,一直都有一名戴着墨镜的男人坐在车内,默默的观察着市政府大门处的情况,他手中还拿着一个望远镜,可以将市政府大门内进进出出的情况全都看得真切。等到金政焕和付斌等人乘车离去之后,此人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老板,付斌带着几个人和金政焕一起离开了,其中有两名是市公安局的人,看方向应该是前往鹿角县方向去了。一切剧情都在按照您的剧本在演绎着。”

        电话那头,立刻有一个得意的声音传来:“很好,你立刻继续跟进,务必确保第一时间把与此事所有相关消息告诉我,以便于我做出最新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