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708章 缜密部署
  • 第1708章 缜密部署

    作品:《权力巅峰

        想到此处,柳擎宇脑海中又浮现了之前看到的一幕场景:杜老四之前想要把他所知道的事情和盘托出的时候,却被旁边之人拦住不敢说出來的话,柳擎宇眉头紧皱,他似乎感觉到,整个鹿角县上空似乎被一层浓浓的黑幕给笼罩住了,如果不把这个黑幕给揭开的话,那么整个项目能否真正保质保量的完成,还真不好说。

        柳擎宇轻轻的闭上了眼睛,这一刻,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好累好累。

        他怎么都想不到,鹿鸣市刚刚费尽心血把鹿尾岛项目争取下來,按理说,现在一切都应该步入正轨了,却沒有想到,祸起萧墙,鹿鸣市鹿角县的建设工程之中,竟然还隐藏着如此猫腻。

        柳擎宇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以柳擎宇的智商自然不难分析出來,既然有人敢在鹿角县工业园区那边借着交警队的行政执法力量來瞒天过海,达到对整个建设工程中运输车辆甚至建设物资的强力垄断,那么其他几个标段的建设工地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整个建设工地都出现了这种情况,那么整个项目建设的质量如何保证。

        建设企业一旦不得不迫于现实和诸多压力最终无法按照他们应该有的节奏展开建设,而是被那些垄断力量所胁迫,签下城下之盟,那么势必会增加他们的建设成本,为了节省成本,他们会不会在建筑质量和建筑材料上做手脚。

        越想柳擎宇越感觉到整个事情的紧迫性和严重性。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句话一点都沒错,也许整个鹿尾岛一期工程建设项目是一个巨大的堤坝,而这个堤坝建成质量的好坏关键在于那些建设商、监理公司,但是,一旦负责监督、监管、服务的行政力量上出现了问題,溃堤的危急将会急剧加重。

        想到此处,柳擎宇略微沉吟一下,对身边的乔建立说道:“乔建立,其他几个标段那边的情况如何,你们小组进行过调研了吗。”

        乔建立苦笑着说道:“柳市长,我们都已经调查过了,那些地方的情况跟这边的情况大同小异,暗中似乎有一只无形大手在操控着,其他的工地虽然用的不都是市三建的车辆,但是他们的车辆身上同样喷着市里其他建筑公司的标示,从操作手法上來看,应该是完全相同的,所以,我认为这应该是幕后之人为了掩人耳目的做法,防止全用市三建太过于引人注意,但问題是,不管他们如何操作,操作手法是无法改变的,这也是为什么我直接向您反映问題的原因,我认为,这是一种极其扭曲的、极度危险的操作模式,如果我们这个项目如此进行下去的话,那么这次项目建设将会面临极大的危急。”

        柳擎宇闻言脸色凝重起來,乔建立确实不是在危言耸听。

        沉吟片刻,柳擎宇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市公安局局长艾琨的电话:“艾琨,你1个小时之后去我的办公室一趟,我有重要事情和你谈。”

        艾琨连忙答道:“好的,我会及时过去的。”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再次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从眼前的情况來看,这个幕后操控之人绝对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而且这些人能够把鹿鸣市东开发区工业园区和鹿角县工业园区以及其他临海基础工程项目通吃,这说明对方拥有非常强大的筹划能力和雄厚的力量基础、人脉基础,尤其是在行政资源上绝对是非常强大的,因为要想做这种事情,沒有绝对强大行政力量的支持是不太可能的,而真正让柳擎宇感觉到比较心寒的是,到现在为止,竟然沒有人举报这些人的所作所为,这才是柳擎宇最为焦虑的事情。

        建设方不上报倒是有情可原,毕竟整个项目工程那么大,总体利润那么可观,一些小的问題虽然十分烦人,但是为了大局,忍一忍也说得过去,但监理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监理沒有反应问題,韩国监理方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到此处,柳擎宇拿出手机拨通了陈棉灿的电话:“棉灿,你帮我约一下韩国监理公司的负责人金政焕,2个小时之后在市政府会议室内想见,我要和他讨论一下与监理工作相关的问題。”

        陈棉灿立刻表示明白。

        汽车一路疾驰,五十分钟后返回鹿鸣市市政府。

        柳擎宇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发现市公安局局长艾琨已经坐在外面等着他了,柳擎宇十分满意,这说明艾琨知道自己突然找他肯定是有急事。

        柳擎宇把艾琨、乔建立两人一起喊进屋内,三人落座之后,柳擎宇对艾琨说道:“艾琨,有件事情需要你们市公安局展开秘密调查,务必要给我查出來幕后的操控者到底是谁。”

        艾琨顿时神情一凛,连忙说道:“柳市长,调查什么事情。”

        柳擎宇对乔建立说道:“建立,你把事情的具体情况向艾局长介绍一下。”

        随后,乔建立便详详细细的把他们的调查过程以及调查的信息向艾琨进行了陈述,艾琨闻言脸色顿时凝重起來,沉吟了一会,这才说道:“柳市长,从现在的情况來看,要想操作这么大规模的事情,至少会有市一级的领导干部牵扯其中,就算是沒有亲自参与,也肯定是承担了保护伞的角色,如果仅仅是我们市公安局独自一方进行调查的话,即便是发现问題,也很难处理。”

        柳擎宇笑着说道:“沒事,现在你们市局尽管展开调查,不过要注意,一定要秘密调查,绝对不能打草惊蛇,这一次,我们要将这些幕后操作者一网打尽,不管涉及到谁,绝不姑息,只要你们调查到与市里一些领导有关的人员之时,可以暂时停止调查,到时候我会直接去找省纪委,让省纪委秘密派出调查组跟进接力调查,务必将这些吸血鬼给揪出來,现在这个阶段还不适合让省纪委介入,毕竟,现在我们沒有任何证据,根本沒有办法说服省纪委出手,而且人手多了,泄密的可能性也会增大。”

        艾琨立刻会意,表示明白,立刻回去部署,等艾琨离开之后,柳擎宇对乔建立说道:“乔建立,你们这个临时管委会该怎么运作就怎么运作,既不用过于冒进打草惊蛇,也不要一下子就撤了出去,引起对方的注意,只需要按照你们正常的节奏,正常的展开工作就好,至于说针对幕后操控者的调查,你们就不必插手,只需要做到把看到的、听到的全都记下來,有用的信息及时由你单独通报给艾局长就可以了。”

        和艾琨、乔建立谈完之后,柳擎宇看了看时间,距离与韩国监理公司负责人金政焕见面还有20多分钟的时间,柳擎宇吩咐了一下秘书张以琛,让他在见面之前提前5分钟通知他,随即他便拿起桌面上的文件仔细研究批阅起來。

        现在的柳擎宇,做事极其认真,对于放在他案头的每一份文件都会自己审阅、批示,绝对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因为柳擎宇非常清楚,一旦他这个市长的名字签下去,那么下面肯定是要按照他的指示去执行的,如果在执行过程中出现了错误,尤其是自己决策失误,那么最终受害的将会是老百姓,这是柳擎宇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的,更何况柳擎宇十分清楚一点,有些时候,就算是上面领导的指示再清晰,再明确,到了下面执行的时候,也往往会出现走样的情况,甚至出现坑害老百姓谋取私利的情况。

        所以,为了在最大程度上杜绝这种情况发生,柳擎宇在批示的时候,从來不使用某些领导最喜欢使用的模棱两可的态度,以求一旦发生事情他自己可以轻易的把自己从责任中摘出來,柳擎宇批示的时候从來都是态度鲜明的亮出观点,凡是对老百姓有利的政策、对国家有利的事情,都可以做,凡是对老百姓不利、对国家不利的事情,一概不批准。

        接连批阅了两份文件之后,秘书张以琛走了进來,轻声提醒道:“柳市长,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去见韩国监理负责人金政焕了。”

        柳擎宇点点头,轻轻晃动了一下肩膀,微微活动了一下舒活筋骨,这才站起身來向着会议室方向走去。

        会议室内,一个同样西装革履的韩国人坐在椅子上,正在默默的等待着。

        看到柳擎宇走了进來,立刻站起身來主动与柳擎宇握手,并说出了一口流利的中文:“柳市长你好,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情。”

        韩国人很直接,开门见山,直奔主題。

        柳擎宇也不废话,直接问道:“我最近听说有人在施工工地外面的道路上通过拦路设卡等多种方式,意图控制和垄断整个施工项目的车辆租赁等事项,对于此事,你们韩国监理方面知道不知道。”

        “知道。”金政焕很坦然的承认了。

        “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向我们鹿鸣市市政府方面反映这些问題。”柳擎宇十分不满的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