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707章 疑点重重
  • 第1707章 疑点重重

    作品:《权力巅峰

        看到柳擎宇的汽车已经走远了,郭长德目光变得阴冷起來,怒视着刘彦直冷冷的说道:“刘彦直,这件事情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做会给我们鹿角县带來麻烦嘛,就为了那么一点点的蝇头小利就放纵这种情况产生,你不觉得有些得不偿失吗。”

        听郭长德这样说,刘彦直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左右看了看,挥了挥手说道:“好了,沒事了,你们都先回去吧,等回去我在跟你们算账。”

        那些人一看这种情形,便知道刘彦直和郭书记有话要说,便纷纷散去了。

        刘彦直这才凑近郭长德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郭长德闻言不由得眉头一皱:“哦,还有这种事情,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事情可就麻烦了。”

        刘彦直苦笑着说道:“郭书记,您以为我会为了每天一两万的罚款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去纵容这种事情吗,再说了,就这地方,你就算是每一辆过路的车都罚款,能收多少钱,我怎么可能看得上那么一点小钱。”

        郭长德眉头紧紧的皱着,脸色有些难看,沉声说道:“你的初衷我是理解了,但是这事情还真得好好的琢磨一下,柳市长这个人做事一向认真,现在既然他已经盯上这件事情了,那么罚款这件事情必须要暂停,尤其是针对那些小汽车的罚款必须暂停,至于大型车的罚款,你们交通运管部门可以斟酌考虑,确保那件事情不会受到影响,这样,我们也好向上面的人交代,但是柳市长那边也必须要有一个交代,否则万一他哪天心血來潮下來微服私访看到你们又在对小汽车罚款,那柳市长绝对会把你就地免职的,我们县委班子恐怕真都会进行一次大换血。

        我现在的目标你应该非常清楚,就是在现在鹿尾岛大型深水港项目的操作过程中,坐稳这个县委书记的位置,只要这个位置坐稳了,那么一旦到了论功行赏之时,我一个市委常委的位置肯定是跑不了的,所以,在这个期间,一些小动作你们可以做,但是绝对不能影响到整个大局,否则一旦出现问題影响到我的仕途,那么我肯定先把你给拿下來,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刘彦直连忙点头哈腰的说道:“郭书记您放心,我肯定不会耽误您的大事的。”

        郭长德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向着柳擎宇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最终还是决定乘车进去,陪着柳擎宇一起视察一下工业园施工现场。

        这个工业园区也算是整个大型深水港项目的配套基础设施建设,所以,柳擎宇对于这个项目也是非常重视,所以,他也趁着这次机会专门下來视察一番。

        此刻的工业园区和柳擎宇上次过來参加奠基仪式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样子,以前这里是一片荒地,而现在,这里却是车水马龙,几千亩的土地上到处树立着高高的塔吊,到处都是大坑或者拔地而起的楼房,一辆辆水泥运输车、渣土运输车、钢铁材料运输车进进出出,一排繁忙景象。

        柳擎宇看了一会儿,郭长德便赶了过來,陪着柳擎宇看了一会儿之后,柳擎宇便乘车返回了,本來郭长德想要留下柳擎宇在鹿角县一起吃顿饭的,却被柳擎宇拒绝了。

        柳擎宇现在忙的很,根本沒有时间在这里滞留,如果不是为了亲眼看一看这边到底发生了多么严重的问題,柳擎宇也不会亲自过來,随随便便派个人就过來解决了,但是经过这次亲自视察之后,柳擎宇却感觉到,虽然整个项目的招标工作结束了,各种项目各种标段的建设商也已经确定了,但是,在项目建设阶段,依然乱象丛生。

        自始至终,乔建立都紧紧的跟在柳擎宇的身边沉默不语,但是,整个调研的过程,他却看得十分细致,大脑也在飞快的转动着。

        汽车行驶在返回鹿鸣市的路上,乔建立突然说道:“柳市长,鹿角县这边施工过程中乱象很多。”

        柳擎宇微微一笑:“哦,乱象很多,你都看到了什么,说出來听听。”

        乔建立道:“柳市长,我注意到,现在进进出出整个工业园区的渣土运输车、水泥罐车上面几乎全都印着同一家公司的名字,这家公司的名字叫市三建,这种情况很不正常。”

        柳擎宇眉毛微微一挑:“哪里不正常。”

        乔建立道:“柳市长,您想想看,仅仅是在这个工业园区的建设中就存在两个标段,是由两家建筑工程公司來分别负责建设,那么问題就來了,一般而言,每家建筑公司都配备有自己公司的渣土运输车,尤其是水泥搅拌罐车,这样一來,可以确保整个工程质量在自己的可控范围之内,毕竟,水泥可是整个工程建设中的关键因素,如果水泥不合格的话,那么问題可就严重了,会严重影响到建筑质量,但是在调查中我却发现,在这两个标段的工地上來來往往的竟然全都是印着市三建的水泥搅拌罐车,这种情况是非常不正常的。”

        柳擎宇的眉头已经紧皱起來,他隐隐感觉到,乔建立的话已经点到了十分关键的问題上,所以,柳擎宇听得更加认真了。

        乔建立接着说道:“抛开市三建到底是一家什么性质的公司不谈,凭什么工业园区这两家建筑公司要全部启用市三建的水泥搅拌罐车呢,要知道,这么大的工程租赁搅拌水泥罐车的价格与使用自己公司的水泥搅拌罐车价格相差是非常巨大的,更何况,像这种大规模的项目,需要多少水泥搅拌罐车,市三建不过是一家市级的建筑公司罢了,他们能够有多少辆搅拌罐车,凭什么可以供应两大工地同时开工,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却偏偏看到了这些水泥搅拌罐车上都印着市三建的标示,这是问題之一。”

        “问題之二,我注意到,在交通卡口那里,那些交警对于过往的渣土运输车和水泥搅拌罐车的检查十分严格,尤其是沒有印着市三建标示的,几乎大部分的罐车或者渣土运输车都会被罚款,然而,凡是带有市三建标示的车辆,却检查起來十分简单,那些协警们只是简单的看一下他们早就准备好的一个相关证件就放行了,甚至对于那些渣土运输车严重超载问題连管都不管,问也不问,这种情况很不正常。”

        听到乔建立说完,柳擎宇反问道:“那么你认为,这里面存在什么问題吗。”

        乔建立闻言脸色变得郑重起來,略微踌躇片刻,心中权衡了一下,还是鼓足了勇气说道:“柳市长,我认为,刚才那个鹿角县公安局局长刘彦直说这些协警在这里检查过往车辆确保整个项目的安全根本就是在胡说,或者是一个借口,就连这些协警们对过往小轿车进行随意罚款也是搂草打兔子的行为,甚至是他们故意做出來的样子,用來掩饰他们在这里的真实目的,而他们的真实目的应该是,他们是在为市三建护盘,确保所有非市三建的运输车或者水泥搅拌罐车无法正常顺利进入整个施工现场。

        如此一來,那些建设商们为了确保工期顺利进行,只有租赁、雇佣市三建提供的各种车辆,而在这些协警们的帮助、罚款之下,即便是建设商们想要雇佣、租赁鹿角县本地的各种车辆,从而降低成本,他们也做不到,因为一进去就要罚款,本地产被罚两次就感觉得不偿失,不会在进去了,再考虑到市三建根本沒有那么多水泥搅拌罐车和运输车的实际情况,那么可以肯定,本地的车辆为了赚钱,只能挂靠在市三建的旗下,而在这种形势持续之下,整个工业园区内所有的各种运输车辆全都在市三建的掌控之下,形成了事实上的垄断局面,进而可以掌控整个车辆的租赁、使用价格。

        到了这一步之后,市三建或者其他人如果再继续对整个施工工程所使用的建筑钢材、水泥、砂石等建筑材料实施垄断,那么这将会是一个多么庞大的市场啊,而很不凑巧的是,负责这个工业园区两个标段建设的都是外地的建筑公司,而他们为了顺利做好这个项目,减少麻烦,只能屈就于市三建或者是其他类似的公司。”

        柳擎宇听完乔建立的分析,眼神中露出了沉思之色,虽然柳擎宇感觉到乔建立的这番话并沒有实际确凿的证据,但是他的分析却是丝丝入扣,尤其是联想到那些协警竟然随时在附近准备有二三十人的砸车队伍,这阵势似乎有些过于隆重了,如果说他们仅仅是为了收取一些小汽车司机们那一二百元的罚款就随时准备这么多人在旁边,怎么想都不合理,毕竟,像这些社会闲散人员要想雇佣他们的话,每个人一天不给个三四百块钱根本无法打发,毕竟,他们这种活动也是要冒着一定风险的,而这次出现的就有二十五六个人,按照每个人400元计算,那么雇佣这些人一天就要花费10000元左右,而他们一天罚款收入少的时候也就一两万元,那么他们还能够剩下多少呢,交警队的那些人有必要冒着被举报的风险來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