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705章 怒斥
  • 第1705章 怒斥

    作品:《权力巅峰

        “就是就是,不就是一把沙漠之鹰吗,哥们穿越火线里玩得多了,真以为自己是美国大兵啊,弄把玩具枪就想要吓唬我们,兄弟们,继续冲,听三哥的话把车给砸了。”说着,旁边一个带头的挥舞着手中的棒球棍牛逼哄哄的说道。

        “砰。”

        一声沉闷的响声突然响起,刚才说话之人手中的棒球棍原本还在空中挥舞着呢,突然从空中断为两截,与此同时,他手中的那半截棒球棍也因为一股巨大的力道而抓不住,向身后猛的崩裂出去,砸在一个人的身上,直接把那人砸了一个趔趄。

        一下子,整个现场全都安静了下來。

        这些之前还张牙舞爪犹如群魔乱舞的众人一下子犹如吓坏了胆子的鹌鹑一般,全都瑟瑟缩缩的不敢在说话了。

        刚才那一声沉闷的枪声以及在空中被打断的棒球棍还有那个拿着棒球棍那惊呆的模样让所有人全都意识到,那把沙漠之鹰不是假的,竟然是真的。

        这些人也全都是人精啊,一看这黑大个手中竟然拿着沙漠之鹰顿时明白,人家绝对不是普通人啊,要知道,这沙漠之鹰普通人根本就买不到,就算是买得到,也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拿出來用啊,但是人家却偏偏敢用,沒有点实力和背景,谁敢用。

        他们是社会闲散人员不假,甚至有些人还是地痞无赖,但是,他们也怕死啊,他们更懂得弱肉强食的道理,要是让他们欺负欺负普通的老百姓,那绝对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但要说让他们对方眼前这位犹如半截黑塔一般的猛人,谁也不肯上前送死,要知道,他们出动这一次也就是赚个千八百的,分一分每个人也就一二百块钱,谁肯为了这么一二百块钱把自己小命丢在这里啊。

        看到这种架势,后面几个人穿着交警制服的人也全都傻眼了,其中一个人颤抖着声音用颤抖的手指着程铁牛说道:“你……你竟然敢非法持枪,你这是属于严重违法行为。”

        程铁牛冷冷的说道:“要不你报警抓我啊。”

        对方立刻蔫了,他哪里敢啊,别人怕死,他也怕死啊,万一自己真要是报警,这家伙一枪打死自己,那岂不是冤枉透了。

        就在这个时候,这家伙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他却不敢接电话,而是颤抖着声音看向程铁牛说道:“我……我沒有报警啊,是有人给我打电话。”

        程铁牛看到这家伙那怂包的样子,不屑冷笑道:“那你就接吧。”

        这个人这才颤巍巍的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喂,孙哥,啥事啊。”

        “啥事,麻烦事,我说杜老四,你们这些孙子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啊,干嘛要纠集一帮人去砸柳市长的汽车啊,你们是不是嫌老子这身衣服穿得太牢固了,想要帮老子拔掉啊,我日你媳妇的,你们他妈的赶快给我住手,老子正在赶过去,立刻向柳市长赔礼道歉,争取尽快摆平此事。”

        “啥,柳市长,孙哥,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杜老四脸色苍白如纸,吓得腿肚子转筋。

        “开玩笑,老子有时间跟你开玩笑,杜老四,你个王八蛋,你们这帮货这次可算是坑惨老子了,刚才我刚刚接到县局刘彦直局长亲自打來的电话,他说是县委书记郭长德亲自给他打的电话,说是你们要砸柳市长的汽车,他们两个也正在往这边赶过來,你们给老子听清楚了,要是老子我因为这件事情被扒了这本衣服,老子也绝对不会让你们好过的。”说完,孙长青气鼓鼓的挂断了电话。

        这一下,杜老四脸色更加难看了,有些畏缩的看了柳擎宇方向一眼,他能够看得出來,在这三个人当中,柳擎宇绝对是为首之人,因为从气质上和行为方式來看,柳擎宇绝对是这三人的核心。

        这么仔细一看不要紧,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可不就是在电视上经常看到的那个鹿鸣市市长吗,虽然这个市长平时不喜欢上电视,但是他出现的频率也不低啊,只是自始至终由于柳擎宇在整个事情上都沒有怎么出面,所以众人都沒有对柳擎宇在意,再说了,柳擎宇开得又不是市政府一号专车,谁能够认得出來啊。

        这一下,杜老四后悔的肠子都有些青了,他颤巍巍的來到柳擎宇的身前,满脸歉意卑躬屈膝的向着柳擎宇一鞠躬:“柳市长,对不起,我们错了,我们向您道歉,求求您放过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

        这一下,他身后的那些同事们也看出來了,尤其是当他们认真观察柳擎宇面向的时候,也全都认出柳擎宇來了,顿时一个个吓得魂飞天外,全都过來纷纷向柳擎宇鞠躬道歉。

        柳擎宇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挥了挥手手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有沒有执法证和工作证,给我看一下。”

        杜老四只能苦笑着说道:“柳市长,我们只是交通协警,我们沒有执法证,也沒有工作证。”

        “沒有执法证,沒有执法证你们也敢上路执法,还沒有任何道理的胡乱罚款,你看看,那些超载的运渣车你们怎么不去管一管,要罚款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为什么不去罚那些真正违反交规的运渣车,什么叫污损号牌,你看看,那几辆运渣车的车牌号码能够看得清楚吗,我这个视力为2.0的人都看不清楚,为什么你们不去罚那些车辆,这些正常行驶的小轿车为什么要罚他们,还有,你们过來真正给我认真仔细的瞧瞧我这车辆,哪个车牌号码你们看不清楚,哪里有一丝一毫的遮挡物。”

        柳擎宇这番话说得他们全都惭愧不已,低头沉默不语,他们知道,这次他们算是被柳擎宇逮了个正着,只能自认倒霉。

        看到几个人不说话,柳擎宇这才冷冷的问道:“说说吧,到底是谁让你们这么干的,是你们自己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们就做好被开除的准备吧,同时,你们这种违法行为也将会被严肃追究,你们今天在场的,一个都跑不了,这还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題,最严重的问題是,你们勾结社会闲散人员意图砸车,你们这种行为更是触犯了法律的禁区,应该要承担什么后果你们自己应该清楚吧。”

        杜老四等人闻言全都吓得脸色苍白,额头冒汗,这一次,他们可是真的害怕了,他们可是听说了,这柳市长可一向是嫉恶如仇的啊,多少贪官污吏都被柳市长给收拾了,收拾他们这些小虾米还不是举手之劳啊。

        想到此处,几个人彼此对视了一眼,随即同时点点头。

        杜老四连忙说道:“柳市长,我们冤枉啊,真的是非常冤枉,我们只是协警而已,我们哪里有胆子这么干啊,我们只不过是干事的而已,真正做出决定要这么干的,是我们交警队的几位正副队长,我们罚款所得的款项,又百分之九十要全部上缴的,我们只能获得百分之十的提成。”

        “你们一天能罚款多少钱。”柳擎宇问道。

        “多的时候三四万,少的时候一两万,不是很固定,主要是看过來办事的车辆多少而定。”杜老四回答道。

        “你们为什么不罚那些运渣车,难道他们沒有违法吗。”柳擎宇的脸色阴沉着问道。

        “违法,当然违法了,但是我们沒有资格罚他们啊,因为他们都是从我们那些正副队长那里办过月票甚至是年票的,所以,对于这些车辆,只要他们有月票或者年票的凭证,我们是不能动的。”

        “所有的渣土车都有吗。”柳擎宇突然问道。

        “不是,这也正是为什么我们存在的原因,领导给我们下了死命令……”

        杜老四刚刚说道这里,旁边有一个人拉了拉他的衣服,向他使了个眼色。

        杜老四闻言顿时心头一惊,连忙止住话題不再说了。

        柳擎宇顿时眉头一皱,立刻感觉到这里面有事了,从杜老四刚才的这番话中柳擎宇可以听得出來,这些协警不查那些渣土车反而是和这些渣土车有关系,而且他们之所以在这里设卡也是和渣土车有关系,那么这里面的水可就比较深了,尤其是刚才那个人竟然在明知道自己身份的情况下,还要阻止杜老四说下去,似乎有什么比较深的忌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柳擎宇的目光在两人的脸上逡巡着,似乎想要看出他们到底有什么猫腻,但是此刻,两人却偏偏低下头去,一句话都不肯在多说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阵警笛声由远而近,看着那牛逼的车牌号,原本拥堵的道路上司机们纷纷靠边让行,汽车以较快的速度通过拥堵路段,來到了柳擎宇他们面前。

        车门一开,鹿角县公安局局长刘彦直从里面走了出來。

        看到这里,柳擎宇知道,自己如果想要知道更多情况的话,恐怕是不太可能了,只能皱着眉头看向了刘彦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