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704章 砸车
  • 第1704章 砸车

    作品:《权力巅峰

        这帮人话音落下,不远处那辆拖车上,司机立刻启动汽车,向着这边开了过來,看样子真的想要把车给拖走。

        看到这种情况,程铁牛立刻从车内走了出來,满脸阴沉的怒视着那帮人脸色森冷的说道:“拖车,我看谁敢拖,你们这是违规执法知道不。”

        众人看到程铁牛那高大威猛的样子,全都露出震骇之色,尤其是当程铁牛沉着脸时表现出來的那股气势,让众人沒有敢轻举妄动,不过这几个人只是略微安静了那么一会,彼此之间回去稍微商量了一下,便突然一拥而上,冲着程铁牛冲了过去,看样子想要把程铁牛给控制在。

        此刻,柳擎宇已经拨通了报警电话,把这边貌似交警之人违规执法的事情向报警台叙述了一遍,那边接电话的人貌似很是认真:“好的,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会进行调查的。”

        听到对方这样说,柳擎宇立刻追问了一句:“你们多长时间能派人过來。”

        “对不起啊,现在我们警力有限,你说得那个地方距离县城又有些远,我们的警力过去的话差不多需要三个多小时,您可以在原地等一会儿,我们的人很快就到了。”对方说的十分认真。

        柳擎宇闻言脸色变得难看起來。

        远,距离县城也就十多公里,开车的话用不了20分钟就可以到了,现在对方竟然说距离远,这简直是在开玩笑。

        等3个小时,如果自己真的等三个小时的话,恐怕后面排队的车辆能够一直排到县城去。

        简直是在开玩笑。

        柳擎宇气鼓鼓的挂断了电话,旁边一个人看到柳擎宇的表情便知道吃瘪了,立刻不屑的说道:“怎么样,报警的结果如何,警察啥时候到啊,到时候告诉我们,我们肯定会配合调查的。”

        这家伙正在柳擎宇面前嘚瑟的时候,却沒有想到,在另外一边,那些冲上去想要制住程铁牛的人已经全都被程铁牛打倒在地,现在,现场只剩下这么一个负责监视柳擎宇的人还在那里站着了。

        此刻,在道路另外一侧负责拦截车辆进行收费的人看到这种情况,立刻又跑过來三四个人,目光中充满不善的瞪视着程铁牛道:“你在做什么,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是在公然殴打执法人员,你这是在犯罪。”

        程铁牛冷冷的说道:“犯罪,我只是在正当防卫而已。”

        “老六,费什么话,把石老三他们喊过來,把这辆车给我砸了,这三个人给我收拾了,奶奶的,竟然敢打我们,老子还不信了,这鹿角县还能跑了他们。”说话的时候,地上一个被程铁牛打倒的人龇牙咧嘴的站起身來,双眼喷火的说道。

        刚才程铁牛是手下留情了,并沒有打伤他们,不过经此一战,他们再也不敢靠近秦猛了。

        被称为老六的人见状二话不说,立刻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石老三,卡口这边有人闹事,你立刻带几十个人过來给我干点粗活。”

        “好嘞,哥哥,你等着,我马上过來。”

        自始至终,柳擎宇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根本沒有害怕逃跑的意思,这反而倒是让那些人感觉到有些吃惊,以前也不是沒有人闹事过,但是一旦听到自己这边喊几十个人过來,要么害怕交钱过路,要么就调头走人,柳擎宇他们这一行三人的所作所为倒是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不过他们对此却并不在意,因为他们可不是在虚张声势。

        过了不到5分钟,便看到附近的一个村庄里突然冲出了浩浩荡荡20多个精壮的男人,这些人手中拿着格式各样的砸车工具,向着这边狂奔而來,动作娴熟至极。

        看到这种情况,柳擎宇脸色更加阴沉了,他沒有想到,对方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后手,这也大大出乎柳擎宇的意料之外,要知道,这些人的身上可是穿着交警的衣服呢,但是他们竟然敢勾结一些闲散人员來干不交罚款就砸车的事情出來,这也太嚣张了,太目无王法了。

        柳擎宇对程铁牛说道:“铁牛,拦住他们一会儿,我这边打个电话。”

        程铁牛点点头,向前迈了几步,拦在车前,冷冷的看着那些跑过來的众人。

        柳擎宇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鹿角县县委书记郭长德的电话,冷冷的说道:“郭书记,你们鹿角县的交警真的是很牛逼啊,无端在工业园区附近设置交通卡口违法罚款也就罢了,竟然还喊來几十名社会闲散人员要砸我的车啊,刚才还差点把我暴打一顿,我对你们鹿角县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你们真的是很会琢磨赚钱的门路啊。”

        说完,柳擎宇便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鹿角县县委书记郭长德听到柳擎宇说的那番话之后,脸色一下子就苍白起來,虽然柳擎宇说出刚才那番话的时候语气十分平静,但是,身为一名市长,柳擎宇竟然用出了牛逼这样的词语,这得多愤怒啊,再联想到上次为了鹿尾岛的事情,自己私底下曾经狠狠的阴了柳市长一把,虽然事后柳市长沒有说什么,但是他相信,这笔账柳市长肯定是给自己记下來了,现在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柳擎宇还不借題发挥啊。

        想到此处,郭长德的脸色开始难看起來,立刻一个电话打给了鹿角县新任公安局局长刘彦直,这是他的铁杆亲信。

        “刘彦直,工业园区那边设置交通卡口对过往车辆收费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郭长德怒声问道。

        刘彦直顿时脑门上冒汗了,这件事情他倒是知道的,只不过他很纳闷,怎么郭书记也知道这件事情了啊。

        不过此刻,他不敢隐瞒,便有些尴尬的说道:“这件事情我倒是听说了一些,这不是工业园区那边现在正在大规模动工嘛,所以进进出出的车辆比较多,为了能够确保整个工业园区的建设能够顺利进行,同时,也为了确保整个项目进进出出的车辆必须要严格按照规范去运作,禁止超载和黑车私自运营,所以,我专门安排了两名交警带着一帮协警去那边执勤,我估计他们可能为了增加一些预算外的收入补贴他们的开支,同时也为了给辛苦的交警们谋取一些福利,所以才在那边收取一些罚款的,不过对于那些违规车辆开单子收取罚款也是属于交警的正常职责啊,怎么,郭书记,难道那边出什么问題了吗。”

        “当然出事了,否则我找你干嘛,你给我听清楚了,现在柳市长就在那边了,而且被你的那些手下们喊了几十名社会闲散人员竟然要砸柳市长的汽车,这事情闹大了,你自己琢磨琢磨如何收场了,现在你立刻给我第一时间赶过去看看如何平息柳市长的怒火,我也马上赶过去,现在可是我们鹿角县的非常时期,千万别被柳市长抓住咱们的小辫子,否则万一他借題发挥的话,咱们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郭长德有些气愤的说道。

        刘彦直闻言顿时吓了一跳,我靠,那些人竟然敢砸柳市长的车,不想在鹿鸣市混了吧,竟然还喊來社会闲散人员來帮忙,这丫的找死吧。

        “郭书记,您放心,我马上赶过去,争取尽快平息此事。”刘彦直点头哈腰的说道。

        挂断电话之后,刘彦直立刻挺直了腰杆,拿出手机直接拨出了一个电话,趾高气昂牛气哄哄怒气冲冲的说道:“孙长青,你和孟玉文在哪里呢。”

        此刻,孙长青正躺在家里玩游戏呢,看到是局长亲自打來的电话,当时脑门就冒汗了,但是却不敢撒谎,只能苦笑着说道:“刘局,我们两个都在家里歇班呢,前段时间接连执勤了十几天,有些太累了,就打算歇两天。”

        “歇班,还两个都歇班,他奶奶的,你们两个还真是不知死活啊,你们知不知道,现在你们手底下那帮子协警给老子惹祸了,惹了大祸了,他们竟然纠集了一帮社会闲散人员要砸柳市长的汽车,你丫的赶快给我制止了,否则老子饶不了你们,立刻给我赶过去,老子也马上就到。”

        说完,刘彦直怒气冲冲的挂断了电话,随即立刻急匆匆的起身向外跑去,喊來司机,立刻开着警车一路拉着警笛风驰电掣一般向着工业园区的方向驶去。

        孙长青闻言吓了一跳,对于自己手下那些人的行为他是知道的,因为这些事情根本就是他们一起策划的,但是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那些协警手下们竟然把手伸到了柳市长的头上,这些家伙这不是找死吗,你说你们砸谁的车不行啊,干嘛偏偏去砸柳市长的车呢。

        想到此处,孙长青立刻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此刻,在卡口处,那些手拿各种各样砸车工具的社会闲散人员已经蜂拥冲到了程铁牛的身前,根本就沒有挺直的意思,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就要越过程铁牛。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程铁牛突然手往腰间一摸,手中立刻就出现了一把大号银光闪闪的沙漠之鹰,那巨大的枪身在程铁牛大手中倒是不显得什么,但是在众人面前一亮相,就造成了一个十分震撼的效果。

        “我草,这个黑大个哪里來的傻比啊,怎么手中拿着一把玩具枪就想要吓唬我们吗。”一个手中拎着铁锤的家伙充满不屑的挥舞着手中的铁锤不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