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692章 老狐狸
  • 第1692章 老狐狸

    作品:《权力巅峰

        对于王世磊对自己的态度,柳擎宇感觉到有些震惊,因为他自己觉得,他从來沒有和王世磊之间发生过任何的矛盾冲突啊,何以王世磊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成见呢。

        过了一会,其他省委领导们相继到齐。

        省委唐万刚书记目光扫视全场,沉声说道:“好了,现在开始开会了,我们今天开会的主要目的就是讨论一下最近在舆论界炒作的沸沸扬扬的鹿鸣市市政府拒绝嘉诚投资之事,这件事情现在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引发广泛批评,对于此事,我们今天召开的是扩大会议,不仅在座的各位省委常委们可以发言,其他列席的各位同志们也都可以发言,我们今天的目标是群策群力,解决好这次事件,防止这次事件对我们鹿鸣市市委市政府、对我们天涯省产生负面影响,下面,大家都谈谈自己的看法吧。”

        唐万刚说完,便目光看着其他常委们。

        沒有人说话,大家暂时全都保持着沉默,很显然,很多常委们都能够感觉到,会议室内的氛围有些凝重,大家都很清楚,今天这个会恐怕会空前激烈,所以,都不打算先发言,以免陷入被动。

        这时,副省长王世磊最先抬起头來,轻轻咳嗽了一声,沉声说道:“唐书记,既然大家都惜字如金,那就由我來抛砖引玉吧,先谈谈我的看法。”

        唐万刚眉毛微微挑了挑,似乎并沒有感觉到意外,轻轻点点头:“好,你说。”

        王世磊的目光看了柳擎宇一眼,随即以十分严肃的声音说道:“唐书记,各位领导,我认为,在这次舆论风波中,鹿鸣市市政府、鹿鸣市市长柳擎宇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仅仅是说道这里,整个会议室内便微微有些骚动,很多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王世磊。

        要知道,一般而言,到了王世磊这个层面,很少会直接点名道姓的批评某人,尤其还是像柳擎宇这种掌权一方的大员,这是极其得罪人的事情,很容易结下梁子,成为私人恩怨,即便是批评,大家也往往以机构去统称,对事不对人,但是现在,王世磊却直接将矛头指向了柳擎宇,这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尤其是在眼前的情况下,恐怕沒有人不知道省长杜御风对柳擎宇欣赏有加,而王世磊上來就针对柳擎宇开炮,这和打杜御风的脸沒有什么区别。

        此刻的杜御风却是并沒有任何的反应,脸色平静,只是沉稳的坐在那里,静静的听着。

        王世磊接着说道:“也许,大家认为我说的有些过了,但是,我们大家可以看一看各大媒体尤其是电视媒体对嘉诚投资投资总监戴望舒的采访,在采访中,戴望舒十分明确的指出,戴望舒带着谈判团队充满诚意的去市政府见柳擎宇这位市长大人,要进行谈判,但是,柳擎宇却以工作太忙为由不予接见,甚至连一名副市长都沒有派出去,仅仅是排了一位市政府秘书长前去阶段,而且还是陈棉灿一个人去阶段的,我想要问一问,如果换位思考一下的话,在座的各位会不会对鹿鸣市、对柳擎宇产生强烈不满呢。”

        说道此处,王世磊又再次提出了一个更严厉的质问:“据我所知,鹿鸣市一向标榜要以最热情的态度面对每一位投资商,难道你们这一次故作高姿态、冷漠到了极点的态度就是你们的热情,难道你们鹿鸣市就是这样对待投资商的,而且还是嘉诚投资这种打算投资数千亿的大投资商。”

        王世磊说完,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转而看向了柳擎宇。

        王世磊的这些问題,一个比一个犀利,一个比一个刁钻。

        在众人的注视下,柳擎宇缓缓抬起头來,脸上沒有任何的惊慌,沒有任何的愤怒,嘴角上甚至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王副省长,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这番话表面上听起來很有道理的。”

        “什么叫表面上很有道理,到底哪里说得沒有道理。”王世磊听柳擎宇这样说,有些不乐意了。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王副省长,你刚才说得非常清楚,明白,你所得出的所有结论,是建立在你从电视台或者其他媒体上看到的记者对嘉诚投资的投资总监戴望舒的采访基础上的,那么我想要问一问王副省长,身为一名领导,如果你要判断一件事情是否正确,判断两个彼此之间有矛盾之人针对对方的行为到底谁有理,你是应该只单独听完了其中一方人员的叙述之后就匆忙做出结论呢,还是应该听完两者的各自叙述之后才做出结论呢。

        很显然,在你做出刚才那番结论之前,你从來沒有询问过我们鹿鸣市市政府的意见,也沒有询问过我柳擎宇的意见,那么我想请问,你这算不算是偏听偏信呢,那么,你基于这个基础上所得出來的接连,到底应该算是合理的呢,还是算不合理呢,这一点,我不说话,请在场的各位领导给一个公平的说法。”

        柳擎宇说完,脸色依然是那样的平静,嘴角上的笑容却更浓了一些。

        在场的各位领导可全都是大领导,什么场面沒有见过,什么事情沒有经历过,听柳擎宇说完这番话之后,几乎在第一时间,所有人看向王世磊的目光中全都充满了嘲弄之色,很显然,大家都清楚,在这第一局中,王世磊沒有占得一丝便宜,直接被柳擎宇找到了话语中的破绽。

        不过王世磊表现得更加沉稳,似乎对此早有准备:“柳擎宇同志,你也不用拿什么兼听则明,偏听则暗这样的规则來反击我,更不要用什么辩证看问題的姿态來束缚我,这些东西,我比你明白,我非常清楚你会怎么表达你的观点,我现在就可以替你说出來,你是不是要解释说,你之所以不去见戴望舒是因为嘉诚投资方面做得有些过分,因为他们只派出去一个小小的投资总监去与你们市政府谈判,而不是他们的董事长或者公司总裁、副总裁之类的高层去与你们鹿鸣市去谈判的,你认为他们这样做是对你们鹿鸣市市政府的轻视。”

        柳擎宇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点点头:“沒错,这是我沒有亲自出面的原因之一,不知道王副省长你还知道我会如何解释吗。”

        王世磊轻轻点点头:“知道,你的第二个理由是不是想要说,你认为嘉诚投资太过于张扬,在还沒有与你们鹿鸣市方面进行沟通的情况下,就擅自通过媒体宣扬要到你们鹿鸣市來投资鹿尾岛大型深水港项目,你认为,他们的这种行为方式有些过分,他们是想要争取在与你们鹿鸣市接触过程中的主动权。”

        王世磊这番话说完之后,其他所有人人脸上全都露出了诧异之色。

        很显然,王世磊的这番话说得入情入理,恐怕柳擎宇也很难否认,这说明王世磊对柳擎宇琢磨的非常透彻。

        此刻,很多人看向柳擎宇的目光中充满了同情,面对王世磊这样一只老狐狸,他该如何应对,要知道,柳擎宇已经彻底被王世磊给看透了,他能够说服其他人吗,不过此刻,杜御风却是老神在在,沒有丝毫担忧之色,他可是非常清楚的,如果柳擎宇要是如此轻而易举的就被击倒的话,那他就不是柳擎宇了。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柳擎宇并沒有丝毫否认王世磊的话,轻轻点点头说道:“王副省长说得沒错,这个是我之所以不去见他们的第二个原因,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但是,那又如何呢,就算你全都猜对了我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你却并沒有真正的咨询我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所有的指责依然全都是建立在你的分析、推理之上的,就算你的分析推理全都正确,那又如何,最终,你的行为方式依然是十分粗暴的,十分武断的,十分片面的,你所有建立在这种偏听偏信基础上所得出來的结论依然是不能够拿出來作为质问我、质问我们鹿鸣市市政府的问題的,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一席话,众皆哗然。

        刚才,大家都被王世磊那番精准的分析给震惊到了,以至于大家都忽略了一个基础事实,那就是不管王世磊分析得如何精准,但是,他刚才所有的结论全都是建立在分析推理的基础上的,他在今天说出那番话之前,确确实实沒有询问过鹿鸣市市政府或者柳擎宇方面的意见,从程序上來说,王世磊的那番话却又是站不住脚的。

        柳擎宇虽然很被动,但是,却十分准确的抓住了王世磊话语中的根本性问題,一剑穿心。

        王世磊张了张嘴,却又闭上了。

        因为柳擎宇这一次抓的问題实在是太准确了,而他之前因为太过于得意,以至于忽略了最基本的流程问題。

        不过王世磊也是老狐狸,既然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便毫不犹豫的进行挽回并反击:“柳擎宇,你说得沒错,我确实忽略了办事流程,那么现在,我补充一下这个流程,我在问问你的看法,你除了我刚才所分析的那两点之外,还有其他可说的吗,如果沒有了,那么我就要再次重提我刚才的那些质问了,你认为,你和你们鹿鸣市市政府那样做正确吗,合理吗,应该吗,是对待投资商的态度吗。”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