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681章 强势
  • 第1681章 强势

    作品:《权力巅峰

        看到众人都在看着自己,柳擎宇苦笑着说道:“各位领导,大家不必看我,因为我也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眼前的这次老百姓闹事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简单,我能够肯定的只有这一点,至于具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相信早晚都会查清楚的。”

        沈鸿飞眉头紧皱:“柳市长,那眼前的局面你打算如何处理。”

        柳擎宇沉声说道:“我已经通知市公安局和军分区的李向军了,估计会有大批力量赶过來支援,希望他们这次能够及时赶到,同时,我也已经吩咐王红波以谈判的名义拖住这些人,现在就看事情的发展如何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柳擎宇的语气十分沉重,因为到现在为止,柳擎宇总是感觉到脖子上有一股股的凉气在向外散发,一般发生这种预感的时候,往往意味着事情会超出自己的掌控。

        唐万刚听到柳擎宇的回复不由得眉头一皱:“柳擎宇,你说你要动用军分区的力量,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柳擎宇使劲的点点头:“唐书记,我明白,但是现在,我别无选择,现场这边可是有几百人呢,而市局那边能够在短短30分钟内聚集多少人很难说,为了保护各位领导的安全,为了确保这次不会出现大的纰漏,必须要动用尽可能多的力量。”

        听柳擎宇这样解释,唐万刚眉头挑了挑,却沒有再多说。

        杜御风却问道:“现在你手头的力量够不够,要不要协调一下省军分区那边。”

        柳擎宇摇摇头:“时间上已经來不及了,而且协调省里的话需要的程序更多。”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当当当三声枪响突兀的传了出來。

        帐篷内的众人顿时全都脸色大变,柳擎宇第一个站起身來,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來到外面之后,柳擎宇便看到几名荷枪实弹的便衣特警手中持枪,枪口朝天,但是手指却全都扣在扳机上,而且所有的保险都已经打开了,随时可以射击,其中一个人的枪口出缓缓有淡淡青烟冒出,很显然,刚才就是此人开枪,从枪口的方向上看,应该是在鸣枪示警。

        而真正让柳擎宇感觉到揪心的是,此刻,副市长王红波竟然被几名打扮成老百姓的流氓地痞给揪住了衣领子,王红波的烟圈红肿,衣袖撕裂,很显然,这些人刚才对王红波动手了。

        这明显是在故意闹事的节奏。

        看到这种情况,柳擎宇知道,对方似乎觉察了王红波是在拖延时间,所以,打算直接闹事了。

        从现在的情况來看,柳擎宇估计着很有可能是这几名负责整个会场守护领导安全的便衣特警看到王红波情形危机,事情有向着不可预测方向发展,所以才鸣枪示警的。

        柳擎宇意识到事情的严峻,立刻迈步走了过去,來到众人面前,冷冷的看向那几名抓着王红波的人说道:“我是鹿鸣市市长柳擎宇,你们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跟我谈,把王红波副市长放开。”

        “放开,我们凭什么放开他,刚才他在这里跟我们磨磨唧唧到了半个來小时,却什么条件都不肯答应我们,你们这些当官的是不是把我们老百姓当猴耍啊,我们的正当利益诉求你们凭什么不答应,凭什么,难道你们觉得我们老百姓好欺负吗。”一名抓着王红波衣领看起來有三十多岁身材壮硕的男人满脸怒气的吼道。

        柳擎宇的目光在此人脸上打量了一下,直接便确定此人肯定不是普通的老百姓,因为普通的老百姓不可能有着此人那么冷酷的眼神,而且此人的手掌粗糙,尤其是手掌处有着厚厚的老茧,一看就是长年练功才会产生的,如此看來,此人应该是一个练家子,只是不知道此人是不是那种极度危险人物。

        不过柳擎宇此刻已经顾不得那么多,只是冷冷的扫视了众人一眼,最终目光落在此人的脸上,沉声说道:“你口口声声说你是老百姓,那么你能够告诉我,你到底是哪个村哪个队的人吗。”

        “我是陈家洼村的陈成东。”此人冷冷的说道。

        “哦,陈成东,陈家洼村的,那么我问问在场的各位,有陈家洼村的吗。”现场一片沉默。

        这里沒有陈家洼村的,不过陈家洼村确确实实也属于这次土地规划补偿范围内的村庄。

        看到现场众人的表情,柳擎宇立刻意识到一件事情,这次闹事的组织者在组织这次闹事的时候确确实实是废了一番心思,从这些村民的反应來看,这些闹事的人应该是从一个或者两个村子里召集出來的,但是负责领头的却是他们都不熟悉的另外一个村的村民,这样一來,就不会发生那种被熟识村民举报出來的问題。

        想到此处,柳擎宇冷冷的说道:“看到沒有,现场好像并沒有多少认识你的人吧,至于你到底是不是陈家洼村的村民,我姑且不去追究,那么我想问问你或者在场的所有各位乡亲们,你们认为,这一次鹿鸣市市政府给予大家的土地补偿到底到位了沒有。”

        说道此处,柳擎宇提高了声调:“各位乡亲们,我希望大家摸着自己的良心,好好的问问自己,这一次,我们市政府做得到底行还是不行,每亩地30万元,这个补偿标准应该不低吧,大家可以去其他城市问一问,其他城市的补偿标准是多少,据我所知,我们临近城市类似这种工业园的土地征用补偿大多都是七八万左右一亩地,而我们鹿鸣市考虑到了大家失去土地后可能会面临的种种困难,不仅大幅度提高了补偿表示,达到了在整个天涯省都要算得上是非常高的甚至是创纪录的30万元一亩的补偿标准,难道大家还觉得这个标准低了吗,大家如果还不满足的话,可以去临近的一些沿海发达城市去看看,他们那边土地补偿标准是多少钱一亩,就算是在那些发达城市,30万元一亩的土地补偿价格恐怕也不算低了吧。

        而且大家请不要忘了,在这土地补偿之外,我们鹿鸣市市政府也已经向所有被征用土地的农民和村庄承诺,未來工业园区建设起來之后,所有被征用土地的村民和村庄之人优先解决工作问題,而且只要你愿意工作,我们百分百保证解决工作。”

        说道此处,柳擎宇声音中带着几分愤怒、带着几分伤感的说道:“各位乡亲们,我柳擎宇是鹿鸣市的市长,我的为官原则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我相信,到现在为止,我柳擎宇所做出的每一项决策应该沒有一项沒有顾及到老百姓的利益的吧。

        当然了,如果下面基层工作人员有人在执行我们市政府制定的决策之时沒有落实到位,我肯定要追究他们的责任,不过据我所知,每一家每一户的土地补偿款,我们市政府已经派专人亲自监督着送到了各位村民的家中了吧,而且我们也专门派人进行了抽查回访,之前我也并沒有听到有人反映补偿款沒有拿到,那么我的问題來了,今天过來的各位村民,你们到底因为上面要过來闹事,你们知道不知道今天这次奠基仪式意味着什么,你们知道不知道你们今天闹事将要承担多么严重的责任和后果。”

        说道此处,柳擎宇森冷的目光再次从现场那些老百姓的脸上一一扫过,目光森冷如刀。

        身为一名政府官员,柳擎宇最寒心的就是他一心一意的为老百姓着想,为老百姓办事,但是在最为关键的时候,却有人直接捅他一刀,那种感觉最让人痛心疾首。

        此刻,那些老百姓大部分人全都沉默了下來。

        就在这个时候,那名揪住王红波的壮硕男人却哈哈大笑起來:“柳擎宇,你口才的确不错,30万元一亩的补偿在你的嘴中竟然成了很高的补偿,你这简直是在拿我们老百姓当猴子耍吗,你难道认为我们老百姓全都是弱智吗,我问你,在鹿鸣市土地出让的时候,你们一亩地卖给开发商多少钱一亩,二三百万一亩啊,你们收开发商那么多钱,为什么只给我们老百姓这么一点,难道这公平吗,大家说说,这样做公平吗。”

        “不公平,不公平。”人群中有人带头喊道,与此同时,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起來。

        不得不说,这个人确实很有狡辩才华,他拿二三百万一亩与30万一亩來对比,立刻激起了现场很多人的怒火。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二三百万一亩,确实有那样的土地,但是你好像忽略了一件事情,能够达到二三百万一亩的全都是成熟的商业用地,而且都是在市区二环以内的土地,但是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鹿角县,这里原本是一片农田,这里是农用地,我想请问,如果不是因为这次要建设工业园区,我就是把这片土地拿给你去随便卖,你认为你能够卖到5万元一亩以上吗。”

        “我不管那些,反正工业园区马上就要建设了,这里注定会繁华起來,而失去了土地,我们这些老百姓将來回越來越穷,我们必须要求更高的赔偿。”那个壮硕的男人大声说道。

        柳擎宇的目光冷冷的看着此人:“这位同志,麻烦你先把我们鹿鸣市的王副市长放开,你这样一边说话一边抓着我们王副市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放人,那不可能,你不答应我们的要求,我们坚决不放人。”此人眼神中闪过一抹狡猾奸诈之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