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675章 沈柳再次联手
  • 第1675章 沈柳再次联手

    作品:《权力巅峰

        热门推荐:、 、 、 、 、 、 、

        柳擎宇闻言双眼中也流露出一丝森冷之色,沉声说道:“好,这一次,我们两人联手对敌,不管对方是谁,我们绝对不会让他们有任何的妥协,我们必须要坚持按照我们的思路去建设鹿尾岛大型深水港项目建设,我们要坚决贯彻中央的各项指示精神,坚持贯彻中央的指示政策,那些意图拉大旗当虎皮,对于中央政策阳奉阴违之人,我们要坚决和他们斗争到底,那些意图借着这些民生项目来谋取私利的人,我们永远不会让他们达到目的!”

        说着,柳擎宇伸出手来,与此同时,沈鸿飞也伸出手来,两人在空中狠狠的击掌!

        啪!清脆的击掌声响起,两人的手都几乎拍红了,但是却几乎都没有感觉到,因为此时此刻,两人的心中热血沸腾,他们似乎全都找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那种澎湃激情。

        虽然两人在很多时候,在做事风格上、甚至执政理念上有所不同,甚至是发生激烈的矛盾冲突,但是对于沈鸿飞和柳擎宇来说,他们两人都十分清楚的了解对方,他们都知道,对方做事做官的根本原则是以民为本,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是想要实实在在的为鹿鸣市老百姓做些实事、好事。这种理念冲突对于他们来说,只是属于工作上的矛盾,没有任何私怨。所以,这种矛盾平时< 的时候虽然要争夺一个高低,上下,但是,当他们面对着同样困局,面对着外部压力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合作,因为只有他们一二把手合作,才能让整个鹿鸣市的力量最大化,也只有保住这个项目的主导权,才能确保整个项目能够向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至于说省里的那股操控力量,两人都非常清楚,省长杜御风对于鹿鸣市的项目是持积极支持态度的,而且杜御风也绝对不会做出那种摘桃子抢政绩的事情,因为这个项目鹿鸣市做成了,虽然是鹿鸣市的政绩,但也是杜御风的政绩,那是在他的支持下做成的。所以,他只需要尽可能的为这个项目提供各种支持,就足够了。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却并不是如此。

        私心私欲是很多官员一生难以跨越的障碍,跨越过这道关隘的人,必成大器,利国利民,而一旦无法跨过这道关隘,就很难说了。

        随后,柳擎宇和沈鸿飞两人秘密商量了足足2个多小时,柳擎宇才从沈鸿飞的办公室室内走出来。

        当天下午,鹿鸣市市委常委会上,三大常委就鹿鸣市未来港口项目融资产生巨大分歧的事情便在整个鹿鸣市官场层面大范围流传开了,而鹿鸣市的官场层面也开始就到底哪个方案最适合鹿尾岛这个项目展开了一番大讨论。

        而与此同时,一篇由柳擎宇亲自执笔所撰写的关于讨论港口建设融资模式的文章也出现在华夏日报和内参之上,在这篇文章中,柳擎宇对现在存在的多种港口融资模式进行了详细的分析、阐述,并以鹿鸣市大型深水港建设项目为例,对于现行的几种融资模式如果运用在鹿尾岛大型深水港项目建设上会有什么样的效果进行了模拟推演。

        在这篇文章的推演中,柳擎宇分别对每一种模式运用在深水港项目上的优点、弊端进行了详细的分析论证和展望,同时,柳擎宇也结合目前国家正在大力推进的全面改革以及中央的各种政策,通过这一系列的推演论证之后,柳擎宇得出了一个结论,对于目前的鹿尾岛大型深水港项目来说,最适合的方案就是柳擎宇所提出的地主港口融资模式。

        在柳擎宇所提出的这种融资模式中,港口土地、岸线、基础设施的所有权属于鹿鸣市市政府,鹿鸣市市政府负责规划港口布局、长远发展及界定港口区域的范围;引入的融资投资商们所组成的运营集团或者公司则拥有港区内一定时期内土地使用权,并负责港口开发、基础设施建设和日常管理,如港口的规划、计划、经营租赁、保障港内安全、装卸质量、维护港口基础设施、环境保护等。

        在这篇文章中,柳擎宇指出,鹿鸣市实施地主港模式是一种利用国家土地和岸线资源进行港口基础设施融资的常用稳定方式,是在不需要政府财政投入巨资的情况下最为稳定的投融资渠道,这正是大多数国家港口都采取这一方式的原因。实施地主港模式,可以通过直接出售、转让或租赁港口所有权,使港口、港口服务或港口经营等实现私有化。这种方式不会产生产权问题,可保障私人的经营利益,同时又可以确保当地政府对于港口的监管和获利,因此可有效吸引私人资金。

        当柳擎宇的这篇文章发布之后,立刻犹如一声惊雷,在整个天涯省上空炸响!

        与此同时,这枚惊雷也同时开启了网络舆论和各种媒体的大范围讨论!

        随着各种讨论的升级、发展,鹿尾岛大型深水港这个项目已经开始在整个华夏的范围内获得了超高的知名度!而随着讨论的升温,这个项目也引起了燕京市某些大领导的关注。

        燕京市,勤政殿内。

        刘飞坐在首长的对面。

        首长笑着看向刘飞说道:“刘飞啊,柳擎宇这个小家伙挺能折腾的啊。这小子竟然学会炒作了,鹿尾岛这个项目本来只是鹿鸣市一个地区性的项目,现在经过他这么一炒作,恐怕全国人民都知道这个项目了,这个项目还没有正式开建,就已经开始火爆了起来,这可比花费巨资到处在电视上做广告的效果要强的多啊。”

        满头银发的刘飞也呵呵笑了起来:“是啊,我也没有想到,这个小家伙竟然把事情搞得这么轰轰烈烈的,不过我也打听了一下,他之所以这样搞是因为这个项目在天涯省那边遭遇了一点困难,省里有些人似乎想要摘他们鹿鸣市的桃子,柳擎宇和沈鸿飞这两个人怎么可能会甘心呢,所以,他们联手搞了这么一出,其目的估计就是想要利用舆论压力去威慑那些想要伸手之人。”

        首长笑着摇摇头说道:“这两人虽然很有城府心机,也很有想法,但还是忽略了人性之中某些深刻的东西,恐怕他们想要达到的目的是达不到了。”

        刘飞也是叹息一声说道:“是啊,他们这个想法确实有些出人意料,也能够产生一定的效果,但是最终他们的目的却肯定达不到,因为对某些人而言,舆论既然柳擎宇他们可以利用,而他们也是可以利用的。不过呢,这倒是也好,算是他们成长道路上收获的一次难得的教训吧,任何人任何时候都不能小看自己的对手。”

        首长笑了:“怎么,刘飞,难得你这次还不打算出手帮助柳擎宇吗?”

        刘飞笑着摇摇头:“帮忙?为什么要帮忙?如果连这点小事情都搞不定的话,他今后还想与其他高手对阵吗?更何况是与国际上那些极度难缠、脸皮超厚的国际对手进行过招?不过呢,他们这一次也算是歪打正着,通过这次的舆论战,让整个鹿尾岛项目获得了超高的知名度和关注度,就连我以前对于他们这个项目也不怎么看好,但是这次仔细研究了一下,却发现这个鹿尾岛项目如果仔细构造一下的话,还真是大有可为。”

        说道此处,刘飞说道:“首长,黑子应该向您汇报过这个项目中所蕴含的军事战略意义了吧?”

        首长笑着点点头:“没错,黑子已经向我汇报过了,这个项目确实有很重要的军事战略意义,幸好当时柳擎宇拦下了这个项目没有让日本商人拿过去开发旅游,否则的话,这个项目将会成为某些域外国家对我们华夏进行军事侦查的前沿阵地,这对我们的国防安全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黑子还告诉我,柳擎宇已经建议他派人针对这个项目进行秘密的军事开发,将一些隐蔽的工程以隐蔽的手法夹杂进正常的开发中去,以便于未来特殊时期这个港口能够为我所用。不得不说,刘飞啊,柳擎宇这小子的脑瓜转的真快,眼光足够长远,虽然他现在仅仅是一名市长,但是当兵时所培养出来的军事战略眼光确实很强。这样一心为民、一心为国的年轻人才是我们今后人后备才培养的重点对象啊。”

        刘飞闻言也笑了。柳擎宇能够得到首长如此肯定,这让他老怀甚慰。在港口这件事情上,即便是以刘飞那极其挑剔的作风,对柳擎宇的表现也是极其满意的。

        只不过现在柳擎宇和沈鸿飞能否化解天涯省内的一些幕后黑手,胜负还难以预料,如果柳擎宇和沈鸿飞能够成功化解对方的所有攻势,并且把这个项目成功搞成的话,刘飞才能对柳擎宇真正的满意。刘飞已经得到消息,柳擎宇和沈鸿飞虽然现阶段已经取得了舆论上的优势,但是,柳擎宇和沈鸿飞的所作所为也已经彻底激怒了幕后黑手,恐怕下一阶段对方再次出招,没有以前那么温和了,而柳擎宇和沈鸿飞所面临的真正难题,到此,才刚刚开始而已!

        柳擎宇和沈鸿飞能够顶得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