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664章 交易
  • 第1664章 交易

    作品:《权力巅峰

        看到柳擎宇要走,陈天宝可是真的有些着急了,他虽然平时忙于工作,但是工作之余,炒股是他的最爱,而且这些年家里的所有资金一直都投资到了股市上,他曾经让自己的资金增值两倍,但是,随着这次股灾的到來,他所投资的股票缩水了整整8成,就剩下了不到两成,现在,他已经赔惨了,所以最近这段时间,他几乎都沒有心情去工作了,几乎把所有的精力全都放在炒股上了,但是即便如此,面对波澜诡谲的股市形势,他依然束手无策,哪怕是他把所有的股市规律全都运用上了,最终依然是被牢牢套死了。

        现在,当他看到柳擎宇竟然随随便便看了几眼之后,竟然能够预测的那么准确,顿时心中便奇痒无比,他心中琢磨着,如果柳擎宇能够帮助自己操盘的话,那自己损失的那些资金肯定有希望补救回來啊。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拦在了柳擎宇的身前。

        柳擎宇顿时皱着眉头说道:“陈副司长,你拦我做什么,我现在非常着急啊,我得赶快回去重新准备申报文件,争取尽量能够赶上这个季度的大项目扶植资金分配。”

        一边说着,柳擎宇绕过陈天宝,继续向外走去。

        陈天宝见状,连忙一伸手拉住柳擎宇的胳膊说道:“柳市长,柳市长,你别着急,那个……那个分配方案我好像有点印象了,你容我想想啊,我好想记得把他放在哪个地方了。”

        一边说着,陈天宝一边装出一副沉思状,随即一拍脑门:“哦,我想起來了,我之前感觉你们那份方案做得不错,所以就想要仔细研究研究,顺手就放在抽屉里了,结果这些天一忙就给忘了。”

        一边说着,陈天宝一边走过去拿出那份文件放在桌上笑着说道:“柳市长,你不用回去再准备了,这份资料就在这里。”

        柳擎宇看到那份资料,立刻露出震惊之色,说道:“哦,原來在这儿啊,陈副司长,不知道我们鹿鸣市的这个申报材料能不能赶上这次的大项目扶植资金分配讨论啊。”

        陈天宝脸上露出犹豫神色,沉思半晌苦笑着摇摇头:“恐怕不成了,前两天所有的申请扶植资金的项目都已经汇报上去了,都已经到了领导案头了,你们的资料送过來的时间太晚了,恐怕是來不及了。”

        柳擎宇闻言不由得叹息一声,拿起桌上的文件苦笑着说道:“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也就不再费事了,这份资料干脆拿走算了,这个项目也沒有什么指望了,那我就回鹿鸣市去了,我再想想别的办法去筹集资金吧。”

        说着,柳擎宇拿起那份文件就向外走去。

        看到柳擎宇又要走,陈天宝又着急了,连忙起身拦住柳擎宇说道:“柳市长,不要着急嘛,这什么事情都是需要开动脑筋的,只要开动脑筋,沒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做成的啊,柳市长,据我所知,以你的身份,只需要随随便便一个电话就可以把这事情搞定吧。”

        柳擎宇苦笑着摇摇头:“我柳擎宇做事,一向公私分明,如果办任何事情都需要借助别人的帮忙,那这个官当起來也就沒有什么意思了,我希望凭借我自己的力量把这件事情做成,而不是依靠外力,我这样说陈副司长你能够明白吗。”

        “明白,明白。”陈天宝忙不迭的点头,然而,他的心中却在暗暗骂道:“他奶奶个球的,你丫的有关系不用,非得靠自己,真是个神经病啊,也就你们这种人喜欢这个调调,很多人有个三瓜两枣的关系就恨不得能用多少就用多少呢。”

        柳擎宇叹息一声说道:“哎,看來这次的项目,实在是沒戏了,我也就不指望着了,陈副司长,你就不要拦着我了,让我走吧。”

        陈天宝连忙说道:“柳市长,我跟你一见如故,你先别着急,我看看我有沒有什么办法可以帮你想想。”

        一边说着,他心中一边暗道:“他奶奶的,你走了老子的股票怎么办,那可是几百万啊,如果你走了,我不是要亏得血本无归嘛,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你这个救星,让你走了才怪。”

        “哦,你能够想到办法,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柳擎宇绝对会对你陈副司长感激不尽的。”柳擎宇说话之间,表现了强烈的诚意,充满希冀的看着陈天宝,不过此时此刻,柳擎宇心中却是笑开了一朵花,眼底深处掩藏着对陈天宝充的戏谑之意。

        说话之间,柳擎宇也再次坐回了椅子上,默默的等待着。

        陈天宝见状,也坐回了自己的椅子,眉头紧皱,寻思着对策,这一回,他算是看出來了,柳擎宇这家伙这是吃定他了啊,如果自己能够帮柳擎宇解决这个问題,那么柳擎宇就有可能会帮助自己解决股票的问題,这一点对他这种股神级的人來说应该是小菜一碟,但是问題却在于,自己要想帮柳擎宇解决问題,恐怕也需要耗费诸多心血,甚至自己还需要搭上一些资金,这对于他这种以前绝对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來说,是十分不愿意去做的。

        但是从眼前的柳擎宇做事风格來看,这家伙也明显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啊,他宁愿这个项目拿不下來,也是绝对不肯帮助自己的,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盘算了一下,陈天宝最终决定和柳擎宇直接摊牌。

        想到此处,陈天宝看向柳擎宇说道:“柳市长,我可以想办法帮助你把你们鹿鸣市鹿尾岛大型深水港项目运作进入扶植资金讨论序列,可以让你们的项目进入领导的视线,但是,由于领导现在有两种选择,一个是把全部资金都投到梁州市的机场项目建设上,另外一个则是把资金分散投资给几个项目,所以,领导最终如何抉择我不敢保证,但是我却可以承诺把你们的项目推荐到领导讨论的序列中,作为一个可供选择的资金扶植项目,我只是副司长,我的能力只有这么大。”

        说完,陈天宝看着柳擎宇,等待着柳擎宇的回答。

        柳擎宇略微沉吟了一下:“这样吧,我先在预测一下明天的行情,看看操盘手是否会像我预测的那样去操盘,如果真的按照我的预测去操盘的话,基本上这个操盘手的操盘规律我就掌握住了,只要我确认了我们鹿鸣市的大型深水港项目被列入了领导讨论之列,那么我会帮助你预测一下后续三天之内的相关行情,以提供你來参考,你看如何。”

        “三天,是不是有些少啊,这样吧,7天的行情,另外在帮我预测一下,看看什么时间会有比较大的上涨和下跌行情。”陈天宝说道。

        柳擎宇略微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陈副司长,我之所以说三天是因为三天的时间内,操盘手一般不会有太多的变化,预测起來相对來说比较精准,但是过了三天,再考虑其中的双休日因素,预测起來准确率就差了一些,不过大的上涨行情和下跌行情倒是可以预测一下,只是准确率差一些,这一点我必须要向你明言。”

        听到柳擎宇并不是大包大揽的答应,反而强调了预测的风险性,这才陈天宝相对來说比较满意,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短期行情,因为他已经决定了,只要明天的行情柳擎宇预测的正确,那么后面他后按照柳擎宇预测的去操盘,他要再借一笔资金投入进去,把自己亏的那些给赚回來。

        想到此处,陈天宝沉声说道:“好,那我们就一言为定,希望柳市长你预测的要靠谱一些,否则的话……”

        后面的话陈天宝沒有说,但是柳擎宇听得出來他言语之中的威胁之意,不过柳擎宇并沒有在意,只是淡淡的说道:“我说过,我的预测不是百分百准确,我只能预测个大概趋势,至于你信与不信,那是你的事情。”

        说道此处,柳擎宇又接着说道:“根据我的预测,明天下午3点之前,你所买的这只天天在线会有一波大的上涨行情,根据操盘手的风格,我估计涨幅低的话,也会有百分之三左右,高的话可能会达到百分之六七左右,所以,届时如何抉择那是你的问題。”

        说道此处,柳擎宇看向陈天宝说道:“陈副司长,我希望我们鹿鸣市能够最迟在明天出现在领导讨论的范围之内,这有问題沒有。”

        陈天宝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说道:“沒有问題,明天下午,领导们就要进行最终的讨论决定了,我保证会让你们鹿鸣市的项目进入领导视野,并进入到明天下午最终的讨论决定之中,但还是那句话,我只能保证你们的项目进去,最终领导如何决定,不是我能够左右的。”

        柳擎宇点点头:“好,沒问題,明天下午讨论决定之后,我会按照承诺给你提供后续的相关股市行情预测信息,当然了,我也是那句话,我只能保证预测尽可能的准确,却不能保证不出现一点偏差,因为我不是操盘手。”

        “好,沒问題。”说完,陈天宝伸出手來,与柳擎宇的手握在了一起,一老一小两只狐狸彼此对视一眼,全都呵呵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