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643章 釜底抽薪
  • 第1643章 釜底抽薪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听老三白天禹这样说,立刻笑道:“我说老三啊,谁说当了市长就不能求人的,我就问你,我有事情需要你帮忙,你帮不帮吧。”

        老三听柳擎宇似乎并不是在开玩笑,立刻笑道:“靠,咱们哥们之间还用说别的啊,你老七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的,就算是把我给卖了我也帮你。”

        虽然他们这些老同学已经多年不见了,但是他们是一个宿舍的同学,大学期间相处的相对好,尤其是大学的时候,柳擎宇为人豪爽,虽然是宿舍里年纪最小的老七,但他的本事却是最大的,平时经常带着同宿舍的兄弟们出去喝酒,所以,他在宿舍中的人缘极好,虽然柳擎宇人是最小的,但在宿舍里的威信却是最高的,而老三更和柳擎宇是上下铺,关系更是非常好,现在柳擎宇说要他帮忙,他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随后,两人约定,晚上7点钟在时光街上小肥羊去吃火锅,一边吃一边聊。

        晚上7点,柳擎宇准时出现在小肥羊的包间内,此刻,老三白天禹已经在里面等着了,看到柳擎宇进來,白天禹立刻冲上來给了柳擎宇一个大大的拥抱,只不过白天禹比柳擎宇矮了半头,和柳擎宇拥抱起來,倒是有些小鸟依人的味道。

        分开之后,白天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柳擎宇,随即有些郁闷的说道:“我说老七啊,我很纳闷啊,你说你吧,除了个头比我高点以外,要帅气沒有我帅气,要文采沒有我有文采,你说你为什么当官就这么牛逼呢,你好像比我还晚入官场的吧,我混了这么多年才混到了副处级,而你小子竟然都混成一个市长了,这老天也太不公平了吧。”

        白天禹的语气虽然看起來似乎是在抱怨老天不公,实则是在开玩笑。

        柳擎宇自然熟悉老同学的做派,立刻嘿嘿一笑说道:“可能是我的运气好,人品也好吧,老三啊,你虽然很帅,但是皮肤太白了,看哥们我,古铜色的皮肤,绝对的男人气派啊。”

        “切~得了吧,就你那肤色再黑一点就成了黑炭头了。”白天禹嘲讽道。

        ……

        两人见面一阵对损之后这才满是兴奋的面对面的坐在餐桌旁。

        这时服务员已经把火锅架了起來,各种羊肉、蔬菜一一上全之后便离开了。

        两人是老同学了,白天禹自然知道柳擎宇爱吃什么,这些可都是他们最爱吃的。

        白天禹直接拿出桌面上摆着的一瓶普通二锅头,分别给自己和柳擎宇的酒杯满上,端起酒杯说道:“老七,自从你到了我老家鹿鸣市之后我一直沒有机会请你喝酒,这顿酒虽然晚了,但是咱们同学之间你也别争我,这第一杯酒我先干了,算是我赔礼道歉。”

        说完,白天禹一饮而尽,随后再次给自己酒杯倒满,再次举起酒杯说道:“來,老七,这杯酒算是三哥我给你接风。”

        柳擎宇并沒有阻拦白天禹干掉第一杯酒,因为他知道老三的个性,这家伙脾气死倔死倔的,他认定的事情十头牛也拉不回來。

        所以,当白天禹端起第二杯酒的时候,他也举起杯來笑着说道:“好,老三,你这第一杯酒的确该罚,这第二杯咱哥两一起干了。”

        说完,柳擎宇和白天禹一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酒杯见底之后,柳擎宇拿起酒瓶來再次给两人倒满,随即笑着说道:“老三啊,咱们现在可不能着急喝酒了,我肚子饿了,咱们先吃肉吧。”

        老三嘿嘿一笑,用手摸了摸咕噜噜叫的肚子说道:“好,好,吃肉好,我也饿了。”

        于是,两人相视一笑,一边吃着刷羊肉一边笑着聊天,一边喝酒。

        聊了一会之后,老三笑着说道:“老七,你说要找我帮忙,有啥事啊,你说吧,我看看能不能帮你帮上。”

        柳擎宇笑着说道:“老三啊,你毕业之后是不是一直都在省发改委工作啊。”

        老七点点头:“是啊,我一直都在发改委办公室工作,怎么了。”

        柳擎宇道:“是这样的,最近我们鹿鸣市申请的鹿尾岛大型深水港建设项目在省发改委那边被否决了,你知道这事情的内幕吗。”

        老七点点头:“了解一些,据我听闻,你们的项目在第一关发展规划处那边就直接被否决了,规划处处长赵逆石认为你们的规划方案到处都是漏洞,所以才给否决了,但是据我所知,赵逆石和之前被你给整垮的王天朝之间是连襟,他这次之所以否决你的方案就是想要为王天朝报仇,老七啊,你这次找我问算是找对人了,因为我到发改委的时间比较早,对于王天朝和赵逆石的关系比较了解,其他來得晚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

        柳擎宇点点头:“老三,说实在的,对于这件事情,我们鹿鸣市非常被动,也对此也非常不满,而且这个项目我势在必得,准备过几天重新提交项目审批,你看我这边怎么操作才能摆平这个赵逆石。”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白天禹略微沉吟了一会,缓缓说道:“老七啊,摆平赵逆石倒不是难事,据我所知,赵逆石这家伙比较好色,在外面养着两个情妇,我之所以知道此事,是因为他所养的一个情妇是我以前的一个高中同学,而另外一个则是省艺术学院的一名大学生,你要想摆平赵逆石,只能从艺术学院这名情妇入手,只要抓住了这个把柄,赵逆石那边肯定不敢在为难你们的,不过就算过了这一关,真正最难过的是我们主任杜奇容那一关,据我所知,杜主任最近和省委副书记黄玉川走得很近,而我们杜主任似乎一直对你持有很不满的意见,曾经在多次公开场合表达对你的不满,所以,如果最终杜主任那边不通过的话,其中还是有很多环节可以进行操作最终导致你们的审批无法通过的。”

        柳擎宇听到白天禹的话之后,顿时眼前一亮,心中豁然开朗,对他來说,杜启荣那一关倒不是什么问題,他相信杜启荣肯定能够看清楚实际形势,相反的,反倒是赵逆石那个家伙不好对付,他是一个处长,而且负责第一关把关,如果他这一关过不去,杜启荣有足够充足的理由让这个项目无法通过,但是白天禹的话却直接为柳擎宇打开了一扇窗户,让柳擎宇看到了摆平杜启荣的希望。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端起酒杯说道:“老三啊,你真是我的福星啊,你这个点子倒是非常不错,只要摆平了赵逆石,杜启荣那边我有把握拿下,來,这一杯我敬你。”

        两人再次一饮而尽。

        喝完一杯酒之后,老三白天禹立刻说道:“我说老七啊,你去收拾赵逆石可以,千万不要把我同学给牵连进來啊,否则我可对不起她对我的信任了,我们高中的时候关系挺好的,所以,即便是她被赵逆石包养的事情也从不避讳我,她跟我说得非常明白,她根本看不上赵逆石的人,她看上的是赵逆石的钱和权,她要通过赵逆石的关系拓展自己的生意和人脉,她一个女人混商场不容易啊。”

        柳擎宇点点头:“老七,你放心吧,收拾赵逆石根本不需要多大动作,如果不是这一次他们玩的这阴险,我也不想用这种比较下乘的手段去进行反击,这都是他们比逼我的,不过你放心,我这次收拾赵逆石根本不会触及你的同学,甚至连那个大学生情妇都不会去触及,我只要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就足以釜底抽薪摆平赵逆石了。”

        白天禹这才放心的长长松了一口气,而柳擎宇则是相当兴奋,他这次找白天禹就是想要了解一些发改委那边的内幕消息以便于有针对性的进行反击的,沒有想到白天禹竟然掌握了这么重磅的信息,这简直是自己想要睡觉白天禹就直接给自己送过來枕头啊,实在是无巧不成书啊。

        两人又聊了一会之后,白天禹突然一拍脑袋说道:“哎呦,老七啊,你看我这记性,我差点把最重要的事情通知你,我5天之后就要结婚了,那天正好是周末,我想要请你当伴郎,怎么样,你到时候有时间沒有。”

        “当伴郎,好,沒问題,哥们好像还真沒有当过伴郎呢,这次算是开天辟地头一遭,这第一次就给了你吧。”柳擎宇幽默的说道。

        白天禹立刻哈哈大笑起來:“老七啊,就你还第一次,就咱大学时候那么多美女追你,不知道你的第一次给了谁了呢。

        柳擎宇则无奈苦笑起來:“老三,你看我像是那么花心的人吗,我可是十分专情的啊。”

        “得了吧,就你,还专情,我看花心还差不多。”白天禹毫不留情的打击他。

        随后,两人一边吃一边喝,临走的时候,白天禹则掏出了一封请柬给柳擎宇,请柬上写明了婚礼的地点,竟然是在新源大酒店旁边五十米左右一家中等档次的酒店里。

        看到这个举报婚礼的地点,柳擎宇心中不由得有些诧异,据他所知,白天禹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公务员,现在在这家中等档次的酒店举行婚礼,看來白天禹的经济条件并不是十分宽裕。

        就是不知道白天禹的新娘和她的家庭如何。

        不过柳擎宇在和白天禹喝酒的时候,尤其是在后來白天禹喝得有些高了之后,他可以感觉到,白天禹似乎心事重重的,不知道他到底在愁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