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629章 被人算计
  • 第1629章 被人算计

    作品:《权力巅峰

        热门推荐:、 、 、 、 、 、 、

        曾振天看到这条短信之后,当时便愣住了,他的第一个预感就是这是一条挑拨离间的短信,但是他很快就犹豫起來,因为这条短信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还明确指出曾天牛被带到了鹿鸣市公安局去了。

        看到这里,曾振天有些沉不住气了。

        曾振天自然是知道柳擎宇的性格和作风的,他相信,柳擎宇绝对不会下作到通过对付曾天牛來对付自己的地步,但是他通过短信可以确定,曾天牛肯定是出事了。

        曾天牛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呢,柳擎宇就算是对付曾天牛也不太可能啊,因为曾天牛根本就沒有在鹿鸣市的地面上做生意,但为什么鹿鸣市公安局会把曾天牛给抓起來呢。

        还有,这条短信到底是谁发给自己的,对方到底是什么身份,又为什么要把这样的信息告诉自己,还故意指出是柳擎宇在幕后操控了这一切,难道是想要让自己和柳擎宇之间发生矛盾冲突吗,如果对方真的是这样想的话,那么给自己发短信的这个人肯定是对柳擎宇恨之入骨了。

        难道对方是想要挑拨离间吗。

        就在曾振天陷入思考、犹豫不决的时候,柳擎宇也陷入了沉思之中,柳擎宇看着电子邮箱内那一张张视频截图的证据材料的时候,心中充满了强烈的好奇,这些材料到底是谁发给自己的呢,对方是如何得到这些视频证据的,为什么要好心好意的发给自己呢,而且对方还是在自己到了省政府进了省长办公室之后才发给自己,这时间节点卡得也太神奇了吧。

        巧合吗,绝对不可能,因为这巧合也太巧了一些。

        对方肯定知道自己來省政府了,甚至对方的眼线亲眼看到自己走进省长杜御风的办公室了。

        如果顺着这个思路去分析的话,会是什么人知道自己來了省政府了呢,又会是什么人在省政府甚至市政府内都拥有眼线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此人肯定是体制内的人,而且身份还不低,否则的话,对方根本沒有办法对于两个地方的事情全都了如指掌,那么对方把这么重要的证据材料告诉自己又有什么目的呢。

        柳擎宇一边沉思着,一边分析着。

        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

        电话是公安局局长艾琨打过來的,柳擎宇接通了电话,艾琨说道:“柳市长,刚才我们对曾天牛进行审讯的时候,曾天牛一直在强调一件事情,他一直说他是曾家的人,他还说他认识曾振天,还说他希望先见曾振天一面。”

        柳擎宇听到艾琨的转述,先是一愣,随即露出了若有所悟的神色,轻轻点点头说道:“哦,他说他是曾家的人。”

        “是啊,他说他是曾家的人,还是认识曾副书记。”艾琨十分肯定的说道。

        柳擎宇点点头:“哦,如果这样的话,那你们就先不要再审问了,我去找一下曾振天同志,看看他认识不认识这个曾天牛。”

        艾琨听到柳擎宇让他们暂时停止审问,也是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柳擎宇似乎对这个曾天牛的话竟然有些相信了。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曾振天的电话:“曾振天同志,你那边有事吗,如果沒有要紧事情的话,麻烦你到我的办公室來一趟。”

        曾振天接到柳擎宇的电话感觉到挺意外的,因为两人平时除了在常委会上有会见面之外,平时是很少见到的,而单独约见的机会也非常少,此刻,曾振天正在琢磨着曾天牛的事情呢,甚至他还在思考着柳擎宇在曾天牛事件中到底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呢,却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打电话让他过去,柳擎宇找自己有什么事呢。

        虽然心中怀疑,但是曾振天此刻也确实想要与柳擎宇见上一面,看看柳擎宇在曾天牛事件中到底扮演的什么角色,想到此处,曾振天便笑着说道:“好啊,我现在正好也有事情想要跟柳市长了解一下,我这就过去。”

        15分钟之后,曾振天推开了柳擎宇办公室房门。

        柳擎宇满脸含笑亲自给曾振天倒了一杯茶,两人并肩坐在会客沙发上。

        曾振天笑着说道:“柳市长,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指示。”

        柳擎宇也沒有绕弯子,直接笑着说道:“曾书记,不知道你认识不知道曾天牛此人。”

        曾振天顿时瞪大了眼睛,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开门见山直接提到了曾天牛,他略微沉吟了一下,点点头说道:“我确实认识曾天牛,他是我们曾家旁系的人,算是我的远房表兄。”

        柳擎宇这时也释然了,看來曾天牛一直在派出所那边强调他是曾家人倒也确有其事。

        “怎么,柳市长,曾天牛出事了吗。”曾振天明知故问。

        柳擎宇点点头:“曾振天的确出事了,事情是这样的……”

        随后,柳擎宇就把曾振天在鹿鸣市龙德钢厂所操作项目之事跟曾振天说了一遍,说完之后,柳擎宇说道:“曾天牛的问題倒不是很严重,不过龙德钢厂那边认为天牛环保公司涉嫌合同欺诈,向我们警方报警了,所以,我们警方不得不把他给逮捕了,当然了,他还有另外的问題,那就是涉嫌向省环保厅厅长大规模行贿,省纪委那边也要求我们逮捕曾天牛,现在,曾天牛就被关在市公安局那边,不过曾天牛不肯配合我们市公安局的审讯,他一直在跟我们公安人员强调他是曾家的人,还说要见你,所以我找你过來就是想要跟你了解一下此人的底细,顺便呢,也算是向你知会一下此事。”

        曾振天闻言脸色顿时便阴沉下來,沉思片刻,曾振天说道:“他想要见我,但是我却不想见他,他竟然敢打着我们曾家人的旗号在我们鹿鸣市的地盘上胡作非为,他就应该要为此付出应有的代价,柳市长,我希望咱们鹿鸣市司法部门不要认为他是我们曾家人就网开一面,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对于这种败类,我们曾家是绝对不会认同的,而且他是我们曾家的旁支,根本就不配称之为我们曾家之人。”

        说道此处,曾振天有些咬牙切齿了,他早就警告过曾天牛,不要到处打着曾家人的旗号去做事,那样会败坏了曾家的名声,毕竟,曾家的名气和地位是前后两代曾家家主用辛辛苦苦的付出换來的,第一代曾老奋斗沙场,曾经率部打败鬼子多次进攻,成功歼敌成千上万,解放战争时期曾经率部参与了大决战,功勋卓著,而二代曾老爷子更是一心为民,兢兢业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曾家能够有今天的荣誉不容易,曾振天绝对不容任何人玷污先祖用鲜血和汗水所争取下來的荣誉。

        柳擎宇听到曾振天的表态,脸上露出释然之色,这样的曾振天才是柳擎宇认可的曾振天,也只有这样的曾振天才配称得上他的对手。

        柳擎宇看向曾振天说道:“曾书记,我看曾天牛的态度,似乎是不看到你肯定是什么都不肯交代的,这对你对曾家都会产生不好的影响,尤其是他总是拿着曾家來当挡箭牌,恐怕对曾家的声誉确实会产生十分不好的影响,所以,我建议你还是见一下曾天牛,规劝他一下,让他尽快伏法,不要心存妄想了。”

        曾振天思考着柳擎宇这话中的真实目的,虽然对柳擎宇的意图有所怀疑,却最终还是摇摇头,柳擎宇的话还是很中肯的,如果让曾天牛继续这样闹下去的话,恐怕曾家的声誉真的会被曾天牛给败坏的。

        从柳擎宇办公室离开的时候,曾振天表情凝重,心事重重,他直接去了市公安局,见到了曾天牛。

        曾天牛看到曾振天之后,第一句话就是:“表兄,你可要救我啊,我真的是冤枉的啊。”

        “得了吧,曾天牛,你做过什么事情你自己清楚,警方也已经调查得十分清楚了,我早就告诉过你,不要打着曾家的旗号到处招摇撞骗,你却就是不听,我早就跟你说过,让你不要到鹿鸣市來做生意,但是你呢,非得过來,现在你落到这步田地,都是你自己贪心惹的祸,都是你自己嘬的,我不会管你,曾家不会管你,你和我们曾家沒有任何关系,如果你要是为了曾家声誉着想的话,希望你今后不要在口口声声说你是我们曾家的子弟了,因为那样会让我们曾家跟着你丢人的,我曾振天会感觉到脸上无光,我希望你能够积极配合警方的行动,交代你的问題,希望你自己好自为之。”

        说完,曾振天转身就走。

        看着曾振天离去的背影,曾天牛彻底傻眼了。

        离开市公安局的曾振天心情却越來越糟糕了,虽然他相信经过自己与曾天牛的这番对话之后,曾天牛会放下一切幻想老老实实地交代自己的问題,但是,曾天牛这件事情对自己在鹿鸣市的形象还是起到了负面减分的作用,不管柳擎宇承认还是不承认,他把曾天牛给牵连进來最终还是打击到了自己在鹿鸣市的前途,所以,不管柳擎宇如何解释,曾振天心中对柳擎宇已经多了几分怨气,曾天牛这件事情更像是一根鱼刺一般,卡在了曾振天的嗓子里,让他十分的不舒服。

        曾振天已经决定,如果今后有机会给柳擎宇一记闷棍的话,他绝对不会手软的。

        此刻,廖志财正坐在办公室内,听到秘书汇报曾振天去了柳擎宇办公室之后又去了市公安局,他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他知道,目前,一切都在按照自己的预想在发展,柳擎宇和曾振天全都被自己算计了,今后,自己可以坐山观虎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