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603章 我是柳擎宇
  • 第1603章 我是柳擎宇

    作品:《权力巅峰

        听完柳擎宇的这番叙述,周志明顿时吓得脸色苍白,愤怒的目光恶狠狠的盯着甄步浩和夏呼脑两人,这两个家伙竟然敢给自己惹事,而且一招惹就是柳擎宇这种超级强势的市领导,你丫的简直是坑爹沒商量啊。

        不过既然柳擎宇提到了张振前,周志明知道,这事情自己必须得干预了,否则等到柳擎宇亲自干预的话,恐怕事情就要闹大了。

        想到此处,周志明看向夏呼脑怒声说道:“夏呼脑,张振前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把他免职,张振前到底在哪里。”

        夏呼脑立刻苦着脸说道:“周书记,张振前之所以被免职是因为他们平时工作不够努力,做事情不认真负责……”

        夏呼脑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理由,柳擎宇却在旁边轻飘飘的的说了一句:“不对吧,夏呼脑同志,如果他要真的是有问題的话,你也不应该在他拒绝执行你要求把我和刘婉清控制起來的指示之后才对他就地免职的吧,你在那个时候做出那样的决定目的性是不是太强了,而且你提拔肖仁德的目的应该也是把我和刘婉清给控制起來吧,说实在的,如果当时我不是我比较明智的选择了大忽悠战术,忽悠着甄步浩相信我们愿意息事宁人,恐怕今天我就你看不到陈棉灿和周志明你们这些人了,弄不好现在的我和刘婉清已经被刑讯逼供了,我当时可是记得非常清楚啊,当时甄步浩和我进行谈话的时候,可是威逼利诱啊,他的意思十分明确,如果我们要是非得坚定报道坑叠镇新农合资金被骗取之事的话,我们可能会步市晚报记者的后尘,直接别打断双腿并坐牢啊,周志明同志,我不得不说一句,你们清丰县坑叠镇真的非常厉害啊。”

        柳擎宇说道这里,周志明、陆海峰等人已经吓得脸色苍白大汗淋漓了。

        柳擎宇的意思他们都已经听出來了,柳擎宇这是在表达他对坑叠镇处理此事的强烈不满啊。

        这时,柳擎宇的目光看向周志明:“周志明同志,我想要请问一句,夏呼脑身为镇委书记,他有权直接免去镇派出所所长的职务吗。”

        “这个……”周志明又沉默不语了。

        “柳市长,张振前的问題是我考虑不周,我向您道歉,我立刻宣布恢复张振前派出所所长的职务。”见势不妙,夏呼脑立刻开始转变策略,他非常清楚,以他的身份,根本不够资格跟柳擎宇叫板,只能顺着柳擎宇的意思。

        柳擎宇叹息一声说道:“胡闹,真是胡闹啊,夏呼脑同志,你身为一名堂堂的镇委书记,对于镇派出所所长这么重要的人员竟然说免职就免职,说复职就复职,这简直就是瞎胡闹啊,周志明同志,现在,我真的有些佩服你们清丰县在用人上的高明眼光了。”

        柳擎宇这简直是在直接赤果果的打脸啊。

        周志明也已经看出來了,此刻的夏呼脑简直已经乱了方寸了,立刻冷冷的说道:“好了,夏呼脑,你不用说了,你之前发布的命令无效,在沒有县里同意之前,你无权直接插手张振前的人事调整,张振前现在依然是镇派出所所长,至于你嘛,鉴于你在人事问題上前后矛盾,处理无序,先给你一个严重警告处分,后续的问題再继续追究。”

        周志明找到了机会,立刻当面做出处理,他相信,柳擎宇对于这样的处理结果应该是满意的。

        这时,夏呼脑和甄步浩两人也全都吓得脸色苍白如纸,甄步浩看向柳擎宇的眼神就好像是见到了恶魔一样,那叫一个恐惧啊,听柳擎宇说完之后,甄步浩似乎还有些不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一般,颤抖着声音说道:“你……你不是记者吗,你不是自称小柳吗,你刚才不是刚刚向我索取了1万元的好处费吗,你怎么可能是柳市长呢。”

        柳擎宇淡淡一笑:“我是小柳沒错啊,很多老领导都是这样喊我的,我的一些同学和朋友也是这样喊我的,当然了,论起年龄來,我在你面前自称小柳也沒有问題啊,但我好像出來沒有说过一句话,说我是记者吧,你当时也沒有继续问我叫什么名字啊,如果你问我的名字的话,我会告诉你,我是柳擎宇,但是你沒有问啊,哦,还有,既然你提了你1万块钱的事情,有些事情咱们就得好好的聊一聊了。”

        柳擎宇说道这里,马义涛已经有些惶恐不安的从身上拿出了那1万元放在肖仁德面前的桌面上,说道:“这里就是那1万元钱。”

        说完,马义涛就有些害怕的站在了柳擎宇后面。

        看到那一万块钱,甄步浩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然而,这个时候,柳擎宇却并沒有搭理他,而是看向周志明说道:“周志明同志,你知道我这次下來是干什么的吗。”

        周志明摇摇头。

        柳擎宇用手指着桌面上的那1万块钱说道:“周志明同志,看到沒有,这1万块钱就是不久之前,你们坑叠镇镇长甄步浩同志拿给我的,他当时是把我错误当成是记者了,他交给我们这1万块钱算是封口费,他希望我和刘婉清记者拿到这笔钱之后,就不要在媒体上报导坑叠镇镇医院涉嫌严重违法违法骗取新农合资金的问題,而我这次下來就是因为接到了相关举报,说是你们清丰县各家医院存在严重的骗取新农合资金的问題,仅仅是这坑叠镇一家医院每年骗取的新农合资金就多达数百万之巨,而根据刘婉清记者的调查发现,你们坑叠镇其他乡镇医院都存在以各种名目用农民的身份证等相关资料、虚开药品、虚开各种住院费用,大量骗取新农合资金的问題,而这绝对不是单个问題,而是十分普遍的问題,这个问題才是我这次下來的真正原因。”

        如果说之前柳擎宇针对甄步浩和夏呼脑两人说的那番话仅仅是让周志明感觉到紧张的话,那么现在,柳擎宇这番话一说完,甄步浩已经感觉到有些恐惧了。

        如果柳擎宇所说的事情是真的,那么他们清丰县的领导恐怕又要进入动荡期了,因为如此大面积的骗取新农合医疗资金的现象绝对不可能是偶然现象,百分百是需要有领导來承担责任的,这时,他才想起了这次來的时候,秘书长陈棉灿要求清丰县带上分管文体、卫生和农村工作的副县长,此刻,他已经明白了,原來陈秘书长要求带上分管副县长是为了这件事情。

        “柳市长,这事情我之前沒有得到过相关的汇报,不过您放心,我会尽快安排人员展开大面积排查,所有涉案医院绝对不会姑息。”周志明立刻表态。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你的态度我很满意,不过呢,这里我先给你提供一些资料吧。”

        说完,柳擎宇拿出一只U盘丢给周志明说道:“这U盘里面是刘婉清记者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跑了你们清丰县大部分乡镇之后得出來的初步调查报告,明天,天涯省日报、燕京市京华日报以及鹿鸣晚报、鹿鸣市电视台将会以大面积报道的方式來报道此事,这里我就先给你打个招呼,让你先有一个心理准备,而且刘婉清记者由于人手有限,她所调查的医院只占清丰县医院的百分之五十多一些,但是从这些已经被调查的医院來看,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医院都存在骗取新农合资金的问題,这是一起十分严重的责任事件。

        这件事情我今天就点到为止,我也不想在多说什么,具体如何做,你们清丰县自己去处理,同时,市里也将会派出一只调查组针对全市展开明察暗访工作,包括你们清丰县也在此行列,如果下一次调查组再次到达你们清丰县的时候,如果发现类似的问題依然存在,那你这个县委书记就不要干了,还有陆海峰的县长也不要干了,你们干不好的工作自然有人去干。”

        说完,柳擎宇的目光直接落在了分管副县长陈明刚的身上:“陈明刚同志,今天我看到你到坑叠镇医院去视察了,我不得不说,你这个分管副县长干的非常不称职,视察本身是个好事,但是你们这次视察完全就是在走过场,你们的视察完全可以解释成下來吃吃喝喝,据我了解,你们这次视察是在坑叠镇吃的吧,而且仅仅是一顿饭你们就吃去了5000块钱,你们这是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的错误行为,你们根本就沒有把心用在工作上,否则的话,你们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坑叠镇医院存在的严重的骗取新农合补贴资金呢,我看啊,你这个副县长就不要再干了,等回去之后我立刻提交常委会,建议免去你这个分管副县长的职务,当然了,包括这次和你一起下來的鹿鸣市卫计委的副主任冯慧敏,她更是非常的不合格,全部直接免职,至于进一步的处理结果等到进一步的通知。”

        柳擎宇说完,现场众人全都傻眼了。

        PS:今天和明天每天只更新一章,后天恢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