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596章 硬骨头
  • 第1596章 硬骨头

    作品:《权力巅峰

        半个小时之后,当县委书记周志明、县长陆海峰带着县委班子、县政府众人赶到高速口等了一会儿之后,一辆大巴车通过高速卡口驶了出來,有一个县委办办副主任眼睛比较好用,远远看到这辆大巴车立刻凑到县委办主任耳边说道:“主任,柳市长乘坐的大巴车來了。”

        县委办主任立刻通知县委书记周志明,周志明立刻大声吩咐道:“大家全都在公路边列队,站得整齐一起,打起精神來,要给柳市长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大家立刻开始列队站直,只是有些人心中却嘟囔道:“他奶奶的,这黑灯瞎火的站个屁的整齐啊,能够站成一排就已经不错了。”

        当然了,这些人也只能在心中嘟囔,这话他们可不敢说出來。

        眨眼之间,大巴车在众人面前缓缓停住,车门一开,秘书长陈棉灿从大巴车上走了下來,周志明、陆海峰两人连忙上前,周志明满脸含笑主动伸出手來说道:“秘书长,辛苦您了,宾馆我们清丰县方面已经准备好了,大家先过去休息一下吧,饭菜我们也已经准备好了,请柳市长和各位领导一起先用餐吧。”

        陈棉灿笑着说道:“志明书记,柳市长吩咐了,今天晚上我们大家不在清丰县休息了,要直接赶往视察地点,车上还有十个位置,麻烦你选择10个人上车,其他人你看着安排,我们直奔视察地点。”

        周志明闻言立刻点了其他九个人,大家一起上了大巴车,其他人则乘车跟随大巴车前行。

        等上了大巴车,周志明在大巴车内扫了一圈,却震惊的发现,车上竟然沒有柳市长的影子,他顿时就愣住了,看向秘书长陈棉灿问道:“陈秘书长,柳市长在哪里,我看柳市长好像不在车上啊。”

        陈棉灿笑着说道:“柳市长的确沒在车上,他现在已经就在我们要去视察的地方了,我们马上赶过去。”

        听到陈棉灿这句话,周志明顿时就感觉到脑袋翁的一下子,好像被大铁锤狠狠的砸了一下一般,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恐怕今天清丰县也要出事了。

        这时,旁边的县长见书记有些发蒙,立刻眼珠一转,看向陈棉灿说道:“陈秘书长,我们现在这是要去哪里,我让人在前面带路。”

        陆海峰倒是很有心机,他是想要套出地点之后,提前提醒一下当地的官员,让他们做好准备。

        然而,陈棉灿也是一只老狐狸了,听陆海峰这样问,他立刻笑着说道:“沒事,这大巴车司机也是老司机了,对你们清丰县的路况比较熟悉,就不麻烦你们地方的同志们带路了,我们直接过去吧。”

        周洪明这时已经醒悟过來,看到陈棉灿守口如瓶,越发感觉到今天的形式有些不妙,不过他也是一个有心之人,在就坐的时候,专门选择靠窗的一侧坐下,同时,用眼神示意县委办主任坐在自己身边,从而确保自己左右沒有市政府方面的人。

        等坐下之后,周洪明便目光紧紧的盯着窗外,根据大巴车的行进路线判断着这辆大巴车的目标地点。

        当大巴车穿过清丰县县城,一路向东而去之后,周洪明立刻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这短信他发给了县委办副主任肖玉国,让肖玉国通知大巴车前进方向上的各个乡镇,通知他们立刻全镇范围内加强高度警惕,因为柳市长很有可能已经微服私访进入到了他们乡镇,务必要他们尽可能的找出柳市长的落脚点,但是却不能惊动柳市长,同时要求各个乡镇必须要确保各个乡镇内不能出现任何大事,不能让柳擎宇对各个乡镇产生不好的印象,否则一旦给县里惹事,各个乡镇的领导就得掂量掂量自己的乌纱帽。

        虽然是用短信发出去的,但是,周洪明言辞用得十分严肃,语气十分严厉,肖玉国能够获得周志明的信任,自然善于揣摩领导心意,看到这条短信,他立刻开始忙碌起來,接连打出了三个电话,分别是给前面沿线三个乡镇的镇委书记打得电话,在电话里他以十分严厉的口气传达了周洪明的意思,一时之间,在大巴车还在行进中的时候,前面三个乡镇已经鸡飞狗跳起來,尤其是三个乡镇的派出所更是鸡犬不宁,原本都已经下班的派出所工作人员全都被重新召集了起來,除了留几个正常值班的人继续留在派出所内负责执勤之外,其他人也全部出动,以治安检查的名义在镇上的旅馆里开始逐个旅馆的进行排查,重点寻找柳擎宇的落脚点,以便及时掌握柳擎宇的行踪。

        此时,柳擎宇所在的坑叠镇正处于大巴车前进的方向上。

        坑叠镇派出所内同样一副鸡飞狗跳的情况,平时那些上班都是迟到早退的工作人员们嘴里一边抱怨着,一边乘坐各种车辆來到单位,接受派出所所长张振前的吩咐,分别赶往各个旅馆前去查找柳擎宇的落脚点。

        等到把这些人全都派遣出去之后,坑叠镇派出所所长张振前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有些郁闷的返回到了审讯室内。

        此刻,审讯室内审讯椅子上,马义涛正被拷在上面,他的头上被一盏大功率的白炽灯照射着,他的精神有些萎靡不振。

        在马义涛对面的椅子上,一名警察与镇医院的副院长康大刀两人并排而坐,康大刀正在使劲的拍着桌子怒视着马义涛大声吼道:“马义涛,你快点交代,今天去你家的那两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他们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里落脚。”

        马义涛满脸苦笑着摇摇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就是想要去我那里想要讨口水喝。”

        “啪。”康大刀再次狠狠一拍桌子:“你胡说八道,之前你还告诉楚武池说他们是你的远房亲戚呢,既然是远房亲戚,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的姓名呢,你当我是傻子啊,你这分明是在撒谎啊,马义涛,我最后给你一个警告,如果你要是继续在这里跟我们瞎忽悠的话,有你受罪的时候。”

        这一回,马义涛立刻低头沉默不语了。

        类似的情况已经反反复复好几次了,每一次康大刀都是这样拍桌子瞪眼,揭穿马义涛在撒谎的事实,但是每到这个时候,马义涛就是沉默不语,你可以揭穿我在撒谎,但是我就不告诉他们到底是什么身份。

        马义涛非常清楚,柳市长的身份那是绝对不能曝光的,而刘记者的身份更不能曝光了,一旦曝光了,岂不是相当于自己与记者相互勾结吗,那这康大刀还不打断自己的腿啊,他可是知道康大刀这个家伙到底有多残忍的,因为这家伙以前可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屠夫啊。

        自己啥都不说,他们也拿自己沒有啥办法。

        “哼,马义涛,别以为你啥都不说我们就啥都不知道,他们是记者吧。”康大刀嘴角上露出一丝不屑之色冷冷的说道,一边说着,一边紧紧的盯着马义涛的眼神。

        果然,马义涛听到康大刀说出他们是记者的时候,眼神狠狠的收缩了一下,脸色也显得有些慌张了起來。

        康大刀立刻意识到,自己基本上猜的**不离十了,想到此处,康大刀的脸色阴沉如铁,冷冷的说道:“马义涛,说说吧,这两名记者去你们家了,都和你聊了些什么,你都跟他们说了些什么。”

        马义涛立刻使劲的摇摇头说道:“康院长,我真的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他们也沒有告诉我他们的身份,他们去我们家确确实实就是想要讨口水喝,我真的不知道他们是记者啊。”

        “啪。”康大刀再次狠狠一拍桌子:“马义涛,你是不是真的不想在坑叠镇混了,我告诉你,我早就得到消息了,那个女的在几天之前就经常往你们村里跑,已经去十几家进行实际采访了,他们是在采访关于新农合资金的事情,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那两名记者去找你,也是想要从你嘴里得到有关新农合资金的事情,我说的对不对。”

        马义涛立刻沉默了下來,他的表情显得更加紧张起來,他沒有想到,这个康大刀竟然这么聪明,一下子就猜到了柳市长和刘记者去找他的真实用意,这个时候,他只能用沉默应对,马义涛心中已经下定决心了,就算是这些人把自己给弄死,他也绝对不说出柳市长的身份,因为他知道,柳市长那是真心实意想要为老百姓做事啊,如果因为自己怀了柳市长的事情,那自己可就是鹿鸣市老百姓的罪人了,虽然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但是他也清楚,柳市长那是干大事的人,那是为全市老百姓着想的人,人家想的是大局,既然柳市长不让自己透露他的身份,肯定是有他的道理。

        “我草,你丫还真是一个硬骨头啊,居然跟老子摩擦了两个多小时了还是一句话都不肯说,奶奶的,看來真的得对你这孙子用刑了。”说完,康大刀看向走进來的派出所所长张振前说道:“张所长,我看马义涛这孙子骨头挺硬的,我们还是直接对这家伙用刑吧,不用刑他肯定是啥都不肯交代啊。”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