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595章 回马枪
  • 第1595章 回马枪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只是略微沉吟了一下,便沉声说道:“走吧,立刻回坑叠镇,杀他们一个回马枪。”

        刘婉清有些忧虑的说道:“哥,就咱们两个人吗,我看这坑叠镇的人比较生猛啊,那些人知道我们去了马义涛家竟然带了那么多人就杀过去了,他们根本就是想要控制我们啊,如果这次就我们两个过去,恐怕会有危险的。”

        柳擎宇笑着说道:“当然不可能只是我们两个,我们只是先过去打前站。”

        一边说着,柳擎宇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鹿鸣市市政府秘书长陈棉灿的电话:“棉灿啊,你立刻通知市电视台、市晚报的记者们,告诉他们立刻赶往清丰县坑叠镇,就说我要过去视察,让他们陪同采访报道。”

        陈棉灿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立刻表示明白。

        陈棉灿之所以发愣是因为他知道,柳擎宇很少会在出去进行调研的时候带着记者去进行报道,柳擎宇对于这些形象工程并不是很在意。

        但是这一次,柳擎宇人在坑叠镇却要求自己从鹿鸣市这边调集记者过去陪同采访报道,很显然,恐怕坑叠镇那边又要出大事了。

        此时此刻,陈棉灿并不知道的是,在常务副市长廖志财的办公室内,廖志财已经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正在办公室内來回來去的踱步。

        一边走廖志财一边喃喃自语道:“奶奶的,这个柳擎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根本就沒有出席下午举行的卫生系统的大会呢,最为关键的是,这家伙竟然上午就失踪了,而且沒有向任何人进行交代,按照这家伙的习惯,肯定是又出去进行微服私访去了,奶奶的,你说你柳擎宇多大的官了,你都是鹿鸣市的市长了,你沒事自己一个人下去微服私访算什么事啊,你这个市长是沒事做了还是吃饱了撑的啊,你总是这样做你让下面的人怎么做事啊。”

        嘴里抱怨着,廖志财的情绪却更加焦急了起來,自从郭俊荣被双规之后,廖志财对柳擎宇的一举一动高度关注了起來,因为他有一种预感,柳擎宇恐怕要对自己出手了,所以,最近他的神经也是高度紧绷,绝对不能任由柳擎宇继续肆无忌惮的发挥下去了,他要想办法对柳擎宇进行反击才行,最近他一直在思考着针对柳擎宇的对策,现在他已经有了一个初步方案,并且已经开始操作了。

        想到自己的方案,廖志财嘴角上露出一丝阴鸷和冷酷,他相信,这一次自己玩的是阳谋,他相信,自己的这个方案只要实施成功,柳擎宇必定会踏入到这个陷阱之中,不管到时候柳擎宇是否意识到他已经踏入自己的陷阱,最终柳擎宇一定会自食其果的,因为他这一次设计的陷阱是针对柳擎宇刚直不阿的性格所设计的,柳擎宇沒有任何可能会不踏入这个陷阱之中。

        廖志财的兴奋只是一闪而逝,因为他又想到了这次思考的主題,柳擎宇到底去哪里了,他这一次到底有什么目的。

        就在这个时候,廖志财的手机响了。

        秘书向廖志财汇报了一件事情:“老板,我刚刚得到消息,不久之前,秘书长陈棉灿已经通知了市电视台和市晚报的几名摄影、摄像、文字记者,让他们立刻到市政府门口集合,半个小时之后乘坐大巴车前往清丰县陪同柳擎宇前去进行采访报道。”

        “什么,要去清丰县。”听到柳擎宇的目的地是清丰县,廖志财更加有些纳闷了,清丰县可不属于自己的地盘啊,柳擎宇去那里做什么。

        “柳擎宇也乘车前去吗,他现在在清丰县还是在市里。”廖志财问道。

        “这个问題我正在核实,但是从我之前掌握的信息來看,柳市长自从今天上午离开之后就再也沒有回來过,我分析他现在应该不在市里,这个结果等到大巴车离开之前就能够确定了。”秘书说道。

        廖志财点点头:“好,你继续盯着这件事情,另外给清丰县那边放点风声,让他们那边有所准备,我倒是要看看,这个柳擎宇到底想要玩什么把戏,哼哼,深夜前往清丰县,这家伙倒是有些急性子啊。”

        清丰县,清丰县县委书记周志明本來都已经下班了,正在应酬饭局呢,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有人告诉他,鹿鸣市市长柳擎宇已经决定要带着记者前往清丰县去视察了,而且这次视察很有可能是微服私访。

        得到这个消息,周志明一下子就紧张起來,饭局也顾不得应酬了,立刻抽身离开,上了自己的汽车之后,立刻给县长陆海峰打了一个电话,把柳擎宇要下來进行微服私访的事情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陆海峰也有些着急了,因为前段时间,柳擎宇只是一次公开的针对鹿角县水库大坝的视察就导致鹿角县县委班子大变动,而这一次,如果柳擎宇是微服私访的话,一旦发现问題,恐怕他们清丰县也有些危险啊,最为关键的是,柳擎宇这次下來竟然还带着电视台和晚报的记者,要进行现场采访报道,看这样子又不像是微服私访。

        如此一來,这事情可就有些耐人寻味了,如果柳擎宇是微服私访,就不应该带着记者们随行,但如果是正式的视察调研,就应该提前通知他们清丰县,以便于他们好有个准备,毕竟柳擎宇去鹿角县调研的时候可是提前三天通知了,这一次却偏偏沒有通知。

        周志明和陆海峰商量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把县委班子的人员全部都召回县委县政府,大家今天晚上谁也别睡觉了,都在单位值班,以免万一发生什么事情也好及时应对。

        于是乎,这天晚上,原本一到了晚上下班之后就陷入一片黑暗的县委县政府大院内灯火通明,过來加班的人络绎不绝,要知道,县委书记和县长都过來加班了,你副书记和副县长好意思不过來加班啊,副书记和副县长都來了,他们分管的那些各个县局单位领导敢不过來加班啊,不想混了啊,万一领导找你有事你不在怎么办,那不是找不自在吗,各个县局的局长都加班了,你副局长和下面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好意思不加班啊。

        连锁效应带动之下,整个清丰县的公务系统今天晚上竟然全部动员了起來,各个单位的人员几乎全部重新上岗,原本都已经下班的环卫工人都已经再次被动员了起來,立刻重新清理街道上的垃圾和卫生,而且要以最快的速度进行清理,以确保柳擎宇等人过來的时候他们能够呈现给市领导一个干净整洁的县城形象。

        一个小时之后,就在清丰县县委县政府等整个公务系统已经全部运转起來之后,正在办公室内焦急等待的县委书记周志明接到了市政府秘书长陈棉灿的电话:“周志明同志,麻烦你通知一下县政府的主要领导,以及文体、卫生、公安、农村工作等县局的主要领导乘车到县城二环路与高速口來,市政府的大巴车将会在30分钟之后赶到,到时候大家汇合之后,我们一起陪同柳市长在你们清丰县进行一下工作调研。”

        周志明闻言脑门上顿时就冒汗了,他沒有想到,市政府这一次竟然玩了一次突然袭击,幸好这一次他们县里提前得到了消息,稍微做了一些准备,不至于措手不及,周志明眼珠转了转,笑着说道:“陈秘书长,不知道柳市长这次想要视察哪里啊。”

        陈棉灿自然听得出來周志明这是想要从他这里套话,他立刻笑着说道:“具体去哪里视察我也不太清楚,到时候汇合到一起之后柳市长就会做出指示了,具体的还是等汇合之后再说吧。”

        看从陈棉灿那边套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周志明也只能作罢,不过挂断电话之后,他还是对针对陈棉灿刚才的通知进行了仔细的分析思考,陈棉灿要求县政府以及一些县局的局长参加这次的调查,而且要求的还是文体、卫生、以及农村工作的局长参加,如此看來,这文体、卫生以及农村工作肯定是柳擎宇这次视察的重点,想起前段时间鹿角县刚刚因为农村工作导致副市长被双规了,周志明不由得感觉到后脊背有些发寒。

        “我靠,该不会柳擎宇这次是视察重点还是放在农村工作上把,这难道算是柳擎宇杀的一个回马枪,想要看看下面各个县区在农村工作部署落实上是否到位,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稍微放心一些,毕竟自从上次副市长郭俊荣出事之后,他们清丰县县委班子对农村工作还是相当重视的,已经叫停了很多盲目上马的政绩工程。”

        想到此处,周志明稍微有些安心,立刻让县委办主任通知下去,让县里各路人马立刻前往二环路与高速口处集合,迎接柳市长一行人到來。

        一时之间,整个清丰县公务系统人心惶惶,大家都在琢磨着柳擎宇这次视察到底想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