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578章 视察风波
  • 第1578章 视察风波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这边轻描淡写一句话通知了下去,他却并不知道,就因为他这一句话,整个鹿鸣市水利系统从上到下全都乱套了。

        最先接到通知的是市水利局,当水利局局长局长孙成伟接到通知之后,当时吓得浑身出了一身的冷汗,听汇报的时候,他的手和腿都在颤抖,他的声音也在颤抖着,他的脸色一瞬间就变得苍白无比。

        孙成伟着急了。

        孙成伟知道此事之后,第一时间就向副市长郭俊荣进行汇报,郭俊荣其实也刚刚得知这个消息,这件事情是陈棉灿亲自通知他的,告诉他三天后跟着柳擎宇一起去视察鹿角水库。

        知道这个消息,郭俊荣当时就吓了一跳。

        他怎么都沒有想到,柳擎宇这边刚刚从鹿角县回來还沒有一个星期呢,竟然又要去鹿角县,这市长大人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就死盯着鹿角县不放呢,最让孙成伟揪心的是,柳擎宇为什么要去鹿角县视察鹿角水库整修工程呢,要知道,这个项目可不是柳擎宇在任的时候修建的啊,柳擎宇去凑什么热闹啊。

        郭俊荣在心中把柳擎宇的祖宗十八代都骂遍了,却发现自己不管想什么办法竟然都无法阻止柳擎宇前往,这让他心中充满了忧虑。

        而就在这个时候,孙成伟的电话打了过來,郭俊荣当时脸色一沉说道:“孙成伟,你认为柳市长下去鹿角水库视察会不会出事。”

        孙成伟苦笑着说道:“郭市长,恕我直言啊,如果柳市长今天就去视察的话,那么肯定会死上一大片人的,郭市长,您当初介绍來的那个晓林建设工程公司真的是非常不靠谱啊,咱们那个水库大坝在他们公司接手整修之前好歹也算是几十年前的老大坝,虽然年久失修,但是整个基础还是相当不错的,但是经过他们整修之后,整个水库大坝的情况十分堪忧啊,我曾经去看过一次,水库大坝虽然已经建好了,但是到处都是裂缝啊,甚至有些裂缝之大甚至可以塞进一个人去啊,这样的大坝平时或许沒事,但一旦汛期到來,真的情况危急啊,今年汛期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我们提前部署并动员了附近的老乡以及武警战士等进行而24小时的守护,并准备了大量的防汛器材,恐怕今年水库大坝就要被冲毁了。”

        说道此处,孙成伟声音中有些低沉的说道:“可是郭市长,今年我们之所以能够把他们动员过來守护大坝,是因为那个时候整个水库大坝尚未完工,我们可以借着这个理由去忽悠这些人,但是现在,整个水库大坝验收都已经通过了,如果明年汛期來了,我们怎么办,郭市长,我真的有些坐蜡了啊。”

        听到孙成伟这样说,郭俊荣的脸色也有些难看,叹息一声说道:“哎,早知如此,我当初就真的不应该把他们介绍过去啊,但是很多事情,我也是身不由己啊,成伟啊,你知道吗,当初这笔钱我之所以能够那么顺利的从省水利厅那边争取下來,就是因为蒋省长是分管水利的领导啊,这家公司也是蒋省长打招呼暗示我需要照顾一下的工作,你说说,我能怎么办,难道我能说不照顾吗,当初我申请这笔钱想要修缮鹿角大坝也是出于好心啊,可是现在,我却好心办了坏事啊。”

        孙成伟苦笑着说道:“郭市长,那我们接下來怎么办,以现在水库大坝的现状去迎接柳市长考察的话,我相信柳市长肯定会发飙的,柳市长的个性您是清楚的,仅仅是鹿角县一个强拆案就有那么多正科级官员一批批的倒下,副处级的官员都倒了好几个,如果是水库大坝的问題曝光了,恐怕我也要倒下了,郭市长,您得给我出个主意啊。”

        郭俊荣沉思了一会,缓缓说道:“孙成伟,我建议这件事情你和晓林建设工程公司那边直接沟通一下,让他们重新对大坝进行二次整修,必须要保证三天之后柳市长去视察的时候看不到任何的问題,否则的话,这件事情他们公司也要承担责任的,而且我也不怕告诉你,晓林建设工程公司再也无法承受高强度的问題了,这样吧,我把晓林建设工程公司幕后老板蒋晓珊的电话给你,你直接和她进行沟通,把这件事情让她亲自去处理。”

        孙成伟闻言也只能苦笑着应承了下來,因为他现在也沒有什么办法了,柳擎宇下來视察是不可更改的事实,现在他们能够做得只能是尽力弥补。

        孙成伟从郭俊荣那边拿到了蒋晓珊的电话之后,立刻拨通了蒋晓珊的电话,表明自己的身份之后,孙成伟语气十分严肃的说道:“蒋老板,柳市长的风格你应该是知道的,他三天后就要下來视察了,希望你们公司能够在柳市长下來视察之前把水库大坝表面处理好,因为我前两天刚刚把你们公司的工程结算清单提交上去,柳市长肯定是看到工程结算清单之后才决定下來视察的,如果他视察通过了,你们就能顺利拿到这笔工程款了,但是,如果他视察通不过的话,恐怕不仅这笔工程款你们拿不到,恐怕我也得跟着你们吃挂落啊,蒋老板,你应该是知道的,在你们负责整个工程期间,我孙成伟对你们公司也算是照顾得无微不至吧,希望你们公司也能够为我考虑一下,我并不想丢掉这个乌纱帽啊。”

        虽然话孙成伟说得十分委婉,甚至有一些低声下气的意思,但是这话却是软中带硬,他不想丢掉乌纱帽,这句话是真的,但是,如果的确因为晓林建设工程公司的问題导致他丢掉乌纱帽的话,那么他会毫不犹豫的把晓林建设工程公司的问題揭发出來,到时候大家肯定要玩完一起玩完,而且还有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題,那就是晓林建设工程公司还沒有拿到整个项目大部分的工程款呢,仅凭初期预付的款项的话,他们公司是赔钱的,哪怕这个项目已经做成了豆腐渣工程,他们依然是要赔钱的,毕竟豆腐渣工程也是需要大量的人手大量的物资去做的。

        蒋晓珊也是一个聪明人,否则的话也不可能驾驭当初整个房地产开发商联盟,此刻,听到孙成伟这样说,便知道这一次自己再也不能拿捏着副省长千金的架子去和这些当官的打交道了,因为她非常清楚,如果是平时沒事的时候,像孙成伟这种处级的官员对于自己这个副省长千金肯定是要供着、敬着,但那是平时,他们这些人要么是有求于自己或者自己的父亲,要么是害怕自己父亲的权势,但是,如果自己真的影响到了他们的利益尤其是影响到他们的乌纱帽的时候,这个时候的这些人就会变得非常可怕了,因为他们要么会想出各种阴狠办法來对付自己,要么就是与自己玉石俱焚。

        所以,这个时候,自己必须要表现出自己的诚意。

        想到此处,蒋晓珊沉声说道:“孙局长,你放心,这个项目既然是我们公司负责建设的,我们就一定会负责到底,我也听下面的人反映说由于整个项目在建设的过程中存在一些不规范的行为导致工程质量出了一些问題,但是你放心,我这边马上组织人员去现场进行整修,确保在三天后柳擎宇下來视察的时候让他看不出任何的问題。”

        孙成伟听到蒋晓珊这样说,这才放下心來,沉声说道:“好,那此事就拜托蒋老板了,希望你们尽快解决这个问題。”

        蒋晓珊连忙道:“一定的,一定的。”

        等挂断电话之后,蒋晓珊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凝重起來,他把公司的总经理王宏达和总工程师陈修文给喊了过來,先是把鹿角水库那边的情况向两人讲述了一遍,随后冲着两人大发雷霆:“王宏达、陈修文,你们两个到底是干什么吃的,我少给你们一分钱工资了吗,为什么这么大的一个项目你们给我做成了那个样子,如果不是我人脉广博的话,恐怕光是那些网民们的曝光照片就足以让我们公司彻底倒闭了,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就不能把整个项目给我做好呢。”

        王宏达和陈修文两人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王宏达硬着头皮说道:“蒋总,您应该知道的,虽然我们凭着关系拿下了这个项目,但是这个项目仅仅是我们送给副市长郭俊荣的现金就多达380万元啊,孙成伟那边我们也送给了120万元,再加上监理公司、验收人员等各级官员和专家的公关支出,这个项目仅仅是公关成本就高达600多万元,而整个项目的总额也才2800多万元,而您在我们公司成立之初就给我们定下了一个最基本的利润率目标,那就是我们所做的每一个项目的项目利润必须达到项目总额的50%以上。”

        说道这里,王宏达的脸上露出了无奈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