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575章 郭海林完了
  • 第1575章 郭海林完了

    作品:《权力巅峰

        不过,柳擎宇虽然弄清楚了郭俊荣的战略意图,却并沒有揭穿他的意思,只是淡淡的说道:“郭俊荣同志啊,对于领导的事情我看我们就不要过多的讨论了,毕竟很多事情我们也都是耳听为虚,真实的情况到底如何,我们谁也搞不清楚,郭俊荣同志,你还有别的事情吗。”

        很显然,柳擎宇已经打算下达逐客令了。

        郭俊荣顿时为之一呆。

        郭俊荣这下子可有些郁闷了,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自认为应该可以作为很好的投名状到了柳擎宇这边竟然沒有什么反应,难道柳擎宇对自己这个投名状不满意,不认可,否则的话,为什么对待自己还是那么冷漠呢,甚至还要下逐客令呢。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一时之间,郭俊荣心中百转千回,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决心把话说得更为直白一些。

        “柳市长,我听说我儿子郭海林被咱们市局给逮捕了。”郭俊荣问道。

        柳擎宇点点头:“恩,这件事情艾琨同志向我汇报过了,确有此事,我说郭俊荣同志啊,不是我说你啊,咱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养不教,父之过啊,郭海林这次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你这个当父亲的也有责任啊。”

        郭俊荣闻言顿时脑门冒汗,只能点头犹如小鸡啄米一般,连忙主动承认错误道:“柳市长,我在教育子女的问題上的确做得有些不到位的地方,我并不知道海林这个孩子竟然搞起了房地产,而且还把手伸到了城镇化项目建设上去,对此我也非常恼怒,这个孩子做事实在是太不让人省心了,不过柳市长,您也知道,我们这些当官的每天都忙忙碌碌的,几乎天天都有做不完的工作,应酬不完的饭局,我们几乎都把自己百分之九十的时间奉献给了党,奉献给了人民,所以才导致我们对子女的教育上出现了一些真空,所以才导致像郭海林这样的孩子们容易被这个社会上的一些商人所利用,并拿过來扯大旗当虎皮,柳市长,您看能不能看在我郭俊荣这么多年來辛辛苦苦为了咱们鹿鸣市的发展尽心尽力从來沒有一丝一毫懈怠的份上,在对待我儿子的问題上高抬贵手呢。”

        柳擎宇叹息一声说道:“难啊,真是非常难啊,郭俊荣同志啊,如果你儿子郭海林仅仅是做房地产生意的话,哪怕是他把手伸到了城镇化建设领域,他的问題也不是很严重,顶多就是违法了官员子女不能在其直系亲属主政的区域内经商这么一条原则,但是现在,他的问題却是指挥黑恶势力进行强拆并烧毁柯连人父子啊,这可是涉及到了刑事责任啊,这事情的定性可是完全不同了啊。”

        说道此处,柳擎宇故意装模作样的长叹一声,表现出了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郭俊荣见到这种情形,心中感觉到柳擎宇似乎并沒有把自己的路一下子给封死,似乎是留给了自己一些活动的空间,立刻开始给柳擎宇做起了思想工作,他不断的强调着自己为了鹿鸣市到底是多么尽心尽力,强调郭海林曾经做过多少慈善事业,曾经是多么的听话,强调他是如何被那些商人利用的。

        郭俊荣这么一说,整整一个多小时就过去了,这哥们还在不停的说着,柳擎宇就那么的听着。

        这两人全都各怀目的的僵持在柳擎宇的办公室内。

        而此时此刻,在市公安局那边,针对郭海林的审讯正在进行之中。

        这一次审讯,市局局长艾琨亲自出席并坐镇,而所有审讯人员的通讯工具暂时全都被关闭了,以免接收到各种各样的电话影响到审讯工作的正常展开。

        当然了,艾琨除外,不过艾琨的手机却调成了静音模式。

        艾琨一边旁观着市局工作人员对郭海林进行审讯,一边查看着手机,他的手机自从郭海林被抓起來之后,各种各样的求情电话和短信接连不断,如果不是他调成了静音模式并且一概不接的话,恐怕他这个手机就在这短短的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就要被打爆了。

        虽然此刻的艾琨表情平静,但是艾琨却非常清楚,这个郭海林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大鱼,以这个家伙的身份,在归云集团内部绝对不可能是最高决策者,而归云集团才是鹿鸣市境内最大的违法企业,其最大的幕后股东问題最为严重,他们市局能够通过鹿角县这件事情抓住郭海林算是一个意外之喜,为了扩大战果,艾琨决定通过对郭海林的审讯挖掘出归云集团幕后的大鱼。

        而柳擎宇之所以愿意花费自己宝贵的时间去与郭俊荣进行周旋,他的目的也非常明确,那就是通过对郭俊荣的牵制从而为市公安局那边对郭海林的审讯创造出一个相对安静、相对不受外界影响的审讯环境,从而为挖掘出更多归云集团的内幕打下坚实的基础。

        在整个审讯过程中,市局的工作人员与郭海林在不断的交锋着,在艾琨不断的点拨插话之下,整个审讯的焦点渐渐指向了归云集团的最高决策者。

        郭海林也是一个聪明人,他从市公安局不断的拿出來的各种证据和相关的推论分析以及对自己审讯的验证中已经察觉到,市公安局已经确定归云集团的高层另有其人,而郭海林却非常清楚,归云集团的最高层就是蒋晓珊,而蒋晓珊却是自己的心爱之人,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随着归云集团陷入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局之中,随着自己对蒋晓珊的关爱持之以恒,蒋晓珊对自己的态度也在逐渐转变着,有些时候蒋晓珊甚至会主动牵着自己的手去散步,甚至有些时候还会给自己一个甜蜜的吻,这让郭海林意识到,蒋晓珊的内心正在渐渐的融化,而自己在蒋晓珊心中的位置正在变得越來越重要。

        郭海林对此十分兴奋,也十分开心,但是,当他意识到市公安局的审讯方向正在朝着对蒋晓珊十分不利的方向发展的时候,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人,为了保护蒋晓珊,郭海林最终把牙一咬,心一横,他直接把归云集团所有的责任全都抗在了自己的身上。

        本來,鹿鸣市公安局是想要把更大的鱼通过郭海林挖掘出來的,但是由于郭海林直接把所有的事情全都扛了下來,整个审讯工作一下子就陷入到了死局之中。

        而此刻,艾琨也沒有办法,只能拿出手机拨通了柳擎宇的电话。

        此刻,郭俊荣还在柳擎宇的办公室内给柳擎宇做思想工作呢。

        听到柳擎宇的手机响了,郭俊荣只能暂时先停止了讲话。

        柳擎宇接通了电话,虽然沒有打开免提,但是由于柳擎宇事先就把电话的声音调到了最大,再加上郭俊荣就坐在柳擎宇对面的椅子上,距离很近,所以柳擎宇和艾琨之间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电话接通了,柳擎宇问道:“艾琨,有事吗。”

        艾琨立刻大声说道:“柳市长,我们目前对郭海林的初期审讯工作已经结束了,郭海林说归云集团他就是最大的股东,而且归云集团所有的不法行为全都出自他的手笔,和其他人一点关系都沒有,柳市长,如果真的要是按照郭海林交代的问題去判刑的话,恐怕郭海林至少要在监狱里坐上十几年的牢啊,哎,真不知道这个郭海林到底在想什么呢,竟然把归云集团的事情全都给扛了下來,他这不是在找死吗,归云集团的问題可是非常严重的啊。”

        柳擎宇哦了一声,眉头紧皱着说道:“那这件事情你们警方打算如何处理。”

        艾琨叹息一声说道:“由于目前针对艾琨集团我们掌握的线索还不是很多,郭海林是最大的线索人物,如果郭海林能够把归云集团最大的幕后股东交代出來的话,那么他的问題就会小很多,判刑也会轻很多,但是如果他非得把所有归云集团的事情全都扛下來的话,那他的问題可就严重了,我们警方现在也很头疼啊。”

        听着艾琨这样说,柳擎宇沉声说道:“艾琨啊,这件事情你们先不要着急,尽量多审讯审讯,争取把事情搞清楚,绝对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但是也绝对不能放过一个坏人。”

        “明白。”艾琨十分坚定的表示。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看向郭俊荣满脸凝重的说道:“郭俊荣同志啊,告诉你一个十分不幸的消息,你儿子郭海林在市局的审讯中把所有的与归云集团有关的责任全都揽在了身上,如果就这样转移到司法部门的话,恐怕他会被判得十分严重啊,哎,我建议你去做做你儿子的工作,让他实话实说,也许……”

        说道这里,柳擎宇又叹息了一声。

        此刻,郭俊荣彻底石化和郁闷了。

        郭俊荣万万沒有想到,自己那个一向聪明绝顶的儿子这一次竟然会傻到把所有责任全都扛下來,这绝对不像是自己儿子的做事风格啊,要知道,以他对自己儿子的了解,这小子一向是狡兔三窟啊,这次怎么能够这么傻呢,而到现在,他也有些明白柳擎宇的真实意图了,这家伙根本就是在拖延时间啊,想到此处,他心中对柳擎宇的恨意也更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