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571章 拦路截杀
  • 第1571章 拦路截杀

    作品:《权力巅峰

        张以琛还想说什么,却发现程铁牛已经把车门从外面给锁住了,张以琛有些不安起來,此刻,他也已经觉得眼前的这些人有些不太对劲了。

        虽然眼前的这些人都是农民的打扮,但是看这些人的眼神,明显都沒有农民身上特有的那种朴实、忠厚的气质,相反的,很多人的眼神全都阴鸷狠辣,最关键的是,这些人几乎全都清一色的二十岁出头的年纪,甚至张以琛还看到了有些人的脖子上露出了纹身。

        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农民,他们是乔装改扮的。

        一时之间,张以琛立刻焦急起來。

        然而,这个时候,柳擎宇和程铁牛已经走到了这些人的身前。

        柳擎宇的目光落在众人的脸上,沉声说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拦在路上,我看你们横幅上写着要柳市长给你们一个公道,我就是柳擎宇,你们想要什么公道。”

        这时,为首的一名20多岁农民工打扮的男人立刻充满愤怒的用手指着柳擎宇的鼻子说道:“柳擎宇,你听清楚了,我们是虹桥镇的村民,我们听说你刚刚在后方镇发表意见说要全面取消我们鹿角县全县正在进行的城镇化建设,我们虹桥镇的老百姓坚决反对,柳擎宇,你听清楚了,我们虹桥镇的农民们能够遇到这么千年难得一遇的机会,我们可以从自家那种破落农家院搬迁到宽敞明亮的楼房里,我们容易吗,但是,我们人生中最重要的改变却因为你的意见而彻底葬送了,柳市长,你必须要给我们虹桥镇老百姓一个交代,否则我们绝对不答应。”

        一边说着,这个人一边向柳擎宇靠近,一边用手去抓柳擎宇的脖领子,而其他人也纷纷向着柳擎宇和程铁牛靠近,想要抓住柳擎宇。

        柳擎宇突然爆喝一声:“都给我站在,有话好好说。”

        “好好说你妈。”靠近柳擎宇的那个为首之人先是被柳擎宇这一声暴喝下了一跳,随即突然伸手往腰后一摸,一根钢管出现在他的手中,他挥舞起手中的钢管向着柳擎宇的脑袋便当头砸落,与此同时,其他人也纷纷抽出别再腰间或者拿在手中的钢管、砍刀等武器,向着柳擎宇和程铁牛狠狠的打了过來。

        很显然,刚才那番说辞只是对方随便找出的一个理由罢了,此刻,坐在汽车内的张以琛看到眼前的情况,吓得魂飞天外,连忙拿出手机立刻拨通了市公安局局长艾琨的电话,大声焦急的说道:“艾局长,你们先别回去了,立刻往回赶,柳市长和程铁牛我们在虹桥镇这边的路上被一群手中拿着武器的人给拦住了,他们正在对柳市长和程铁牛展开围攻,他们手中有人还拿着一尺多长的砍刀呢,艾局长,你们快点赶回來吧。”

        艾琨闻言连忙说道:“好的,我们立刻往后敢。”

        此刻,艾琨他们由于比柳擎宇他们提前出來了一个多小时,已经快要到达鹿鸣市了,艾琨听到柳擎宇遇险了,一下子就着急起來,一边命令司机调头向着虹桥镇的方向驶去,一边拿出手机拨打虹桥镇派出所所长的电话,然而,对方的电话竟然处于关机状态,这一下,艾琨气得脸色铁青,愤怒的骂了一句之后,只能立刻给附近乡镇的派出所打电话,让他们立刻派人前往虹桥镇方向进行支援。

        此刻,坐在车里的张以琛也沒有闲着,他一边立刻拨打了110进行报警,并详细说明了自己所处的位置,并指出柳市长正在被人围攻,形势危急,随后,张以琛又立刻拨通了市委书记沈鸿飞的电话,把这边发生的情况告诉了沈鸿飞。

        沈鸿飞接到张以琛的这个电话之后,一开始是眉头紧皱的,因为正常情况下,张以琛这个市长秘书是沒有资格给自己这个堂堂的市委书记直接打电话的,即便是有什么事情也必须是柳擎宇亲自给自己打电话才行,张以琛这样直接给自己打电话的话,这行为有些不太妥当,不过沈鸿飞还是接通了电话,当张以琛急匆匆的充满焦虑的把这边的事情向沈鸿飞汇报了一遍之后,沈鸿飞当时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好家伙,柳擎宇被人围攻啊,这事情可闹大了。

        别人不知道柳擎宇的身份,沈鸿飞可是清楚的啊,如果柳擎宇真要是在鹿鸣市地盘上出了什么意外之事,自己可是要承担领导责任的,就算不至于因此而丢官罢职,但是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情,自己今后短时间内要想在仕途上有所进步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更何况以柳擎宇的身份,一旦刘家和柳家把此事怪罪到自己的头上,那他还真承担不起,到那个时候,事情可就不是一般的麻烦了。

        所以,得知此事之后,沈鸿飞立刻第一时间展开了密集的部署,立刻调动了武警、特警等力量立刻赶往虹桥镇前去增援,与此同时,沈鸿飞还立刻让市委秘书长立刻想办法联系附近乡镇的派出所前去支援,同时给鹿角县打电话让他们立刻从县城派人过去。

        一时之间,整个鹿鸣市尤其是鹿角县鸡飞狗跳,沈鸿飞则调集了一辆直升飞机同时带着几名特警跟随赶往事发现场。

        此刻,柳擎宇、程铁牛已经和这些人打成了一团。

        其实,柳擎宇从一开始就密切关注到了这些人了,而且以柳擎宇久经沙场的阅历,早就感受到了这些人身上所散发出來的浓浓杀气,早就断定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农民,而是流氓地痞黑帮之类的人物,在看到这些人所打的条幅,柳擎宇基本上就确定这些人是冲着自己來的,而且柳擎宇当时还分析出,这些人肯定是受人指使过來的,否则的话,他们不可能如此清晰的掌握自己的行踪和行程,而且这个指使的人绝对属于之前那些被自己处理的人之列。

        所以,刚开始张以琛打算下车的时候,柳擎宇沒有让他下车,因为他知道张以琛并不会任何功夫,如果张以琛要是下车的话,肯定会第一时间被对方给打倒或者控制的,这对他们十分不利,所以,柳擎宇把张以琛留在了车上,而他则带着程铁牛赶了过去。

        虽然对方四五十人之多,但是这些人根本就沒有被柳擎宇放在眼中,更何况他的身边还有程铁牛这样一个猛将呢。

        果然不出柳擎宇所料,对方随便找了一个理由之后便立刻动起手來,而且一上來就往死里打,可谓狠辣至极。

        柳擎宇的眼睛当时就眯缝了起來,双眼之中寒光四射。

        进入官场这么多來,类似的事情他遇到的并不多,因为他知道,正常情况下,一般混官场之人在不涉及到生死危机的时候,是绝对不会采用这种极端手段來对付敌人的,尤其是对付上级领导,然而,这一次,对方竟然出动了四五十人的阵容想要拦路截杀自己,这明显是想要把自己往死里整啊,既然是如此,那么在今天自己宣布进行处理的人之中,肯定有人所犯的错误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而一旦被纪委查实的话,恐怕对方要承担的后果十分严重,由此可见,这鹿角县的问題之严重绝对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面对凶神恶煞一般疯狂涌过來的打手们,柳擎宇沒有一丝一毫的恐惧,相反的,这些人的疯狂和残忍反而激起了柳擎宇骨子里的狂傲之气,柳擎宇第一时间用了一招金丝缠腕手从一名打手手中抢过來一根钢管,随即便展开了疯狂的反击。

        亢龙有悔,飞龙在天。

        柳擎宇不怒则已,一怒必龙舞九霄。

        虽然对方人很多,虽然这些人平时的时候可以把老百姓欺负得体无完肤,虽然他们平时可以在整个鹿角县境内作威作福,横行无忌,但是到了柳擎宇和程铁牛面前,他们全都显得是那么的脆弱。

        柳擎宇和程铁牛联手,这些人在不到20分钟的时间之内,全都被两人给打倒,不过,这些人由于下手狠辣,再加上人多势众,柳擎宇的额头也因为不小心被打了一棍,鲜血滴滴答答的往下流淌着,柳擎宇的手臂处也挨了一刀,鲜血汩汩流淌。

        搞定这些人之后,程铁牛和柳擎宇立刻相互帮忙先把伤口包扎好了,以免流血过多。

        此刻,沈鸿飞乘坐的直升飞机已经赶到了现场,几名特警立刻从飞机上滑落下來,立刻控制了现场,沈鸿飞也跟着下來了,当沈鸿飞看到柳擎宇虽然受伤但却沒有性命之忧,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但是,看到柳擎宇浑身是血的模样,沈鸿飞的脸色当时便阴沉了下來,沈鸿飞非常清楚,如果今天不是柳擎宇伸手比较高,如果不是柳擎宇身边的这个司机比较厉害,恐怕今天柳擎宇就要死在这里了,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子竟然敢派人拦路截杀柳擎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