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569章 严厉批评
  • 第1569章 严厉批评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接连说完四点原则,现场鸦雀无声,此时此刻,不管是鹿角县的这些县领导也好,四周的新闻媒体记者们也好,包括四周的老百姓,都对此刻的柳擎宇充满了钦佩。

        什么叫真正的理解国家政策,柳擎宇这才是真正的理解,像郭俊荣那样一知半解甚至是片面解读,根本就是刻意为之,以柳擎宇对官场之人的了解,能够混到了副市长、副厅级这个位置和级别,有几个人是善茬,有几个人沒有几把刷子,如果沒有足够的理解能力又怎么可能走到今天的位置。

        但是,郭俊荣和鹿角县的一干人却偏偏故意歪曲的解读国家政策,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柳擎宇看得清清楚楚,,一切都是为了政绩,为了个人的私利,为了他们自己的乌纱帽,至于说老百姓的利益,在这些人的眼中,恐怕沒有谁真正的放在眼中,在他们眼中,不管是万人社区项目也好,不管是强拆的手段乃至于雇佣黑恶势力协助也罢,这些,都是他们为了实现终极目标,,政绩所采取的必要手段,至于说所采取的手段是否光明正大,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他们根本沒有放在眼中,他们要的只是利益,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

        沉默,持续了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最终被一名记者给打破了。

        这位记者突然大声的说道:“柳市长,恕我直言,我认为,目前在鹿鸣市,城镇化建设走上了一条歪路,现在鹿鸣市包括鹿角县正在推进城镇化并不是国家希望的那种城镇化,而是官员为了追求政绩而塑造出來的虚假城镇化,这种现象并不仅仅是鹿鸣市独有,在我们华夏的一些地方,类似的城镇化闹剧也正在一一上演着。”

        听到记者这样说,柳擎宇表情凝重的点点头,对于这位记者所说的话他颇为认同。

        这时,那名记者目光直视柳擎宇说道:“柳市长,我是您的微博粉丝,从您的微博上我可以看得出來,您是一个真正有理想有抱负的官员,也是一个很有想法有智慧的官员,所以,我想替全国的人民和媒体人员问一问,在您眼中,什么才是真正的城镇化,在我们华夏城镇化过程中,我们应该注意哪些问題,应该采取哪些措施,采取什么思路,您能否就城镇化建设发表一下您的看法呢,或者换种问法,您打算如何推进鹿鸣市的城镇化建设。”

        这个记者问完了,郭俊荣和鹿角县的所有县领导目光全都落在了柳擎宇的脸上,包括现场的诸多媒体记者们也把摄像机、照相机、录音机等设备全都准备完毕,大家都在等待着柳擎宇对于这个问題给出他的解读,毕竟,现在很多地方政府都在打着所谓的城镇化的旗号去捞取政绩,但也仅仅是官员捞取了政绩而已,而老百姓根本沒有得到真正的实惠,甚至很多地方的老百姓因此而变得更加贫困。

        柳擎宇略微沉吟了一下,这才缓缓说道:“谢谢这位记者朋友对我的认可,既然你问到了我的想法,那我也就不藏拙了,直接谈谈我的看法吧。”

        说道这里,柳擎宇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绪直接说的:“我认为,所谓的城镇化并不是一个结果,并不是单纯的让农民从自己家的宅院中搬到了楼房上、把土地流转了,这个地方就实现城镇化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凡是单纯的把农民赶上楼去、把土地流转了,但是老百姓们却怨声载道的所谓的城镇化,其本质就是官员为了追求自己的政绩而塑造出來的城镇化。

        在我理解,城镇化实际上是一个过程,城镇化实际上是一个过程,首先,在身份意义上农民获得城市户籍,经济意义上以前的农民是从事着非农就业,从长远來说,城镇化包括城市融入,就业方面获得稳定的就业能力,从保障上,农民应该获得城市市民应有的社会保障,从心理上,社会要创造宽松的环境,让农民工融入城市生活当中去。

        其次,进入城镇后,农民、农民工从流动状态变成相对固定状态,一段时间,主要问題是要有住房;长远來看,需要就业;更长远來看,要能融入城市生活中去,少了这些保障,城镇化只能是形式上的城镇化。”

        柳擎宇这番话刚刚说完,四周的西古村老百姓们纷纷大力的鼓起掌來,有些人甚至眼中充满了泪水,什么叫理解,柳擎宇这才叫理解,如果鹿角县和后方镇的领导们能够真真正正的按照柳擎宇的这些要求去做的话,他们这些西古村的村民又怎么可能会被强行要求搬离自己祖祖辈辈生活的祖宅搬进那建筑质量不高、楼间距那么小的楼房中去呢,又怎么可能会被强拆呢。

        这时,那名记者又问道:“柳市长,您认为应该如何解决城镇化建设,您有沒有具体的思路。”

        柳擎宇点点头:“我认为,城镇化的基本思路和途径有2个,一个是规划,一个是资源,城镇化需要提前规划,需要寻找资源,其中招商引资就是寻找资源,当然了,招商引资过程中也有很多误区,比如说现在很多乡镇全员招商,但是很多项目林林总总,良莠不齐,甚至有些人为了完成任务,故意制造虚假招商引资,自欺欺人,所以,我认为,与其全员招商不如找几个能人梳理几个适合的项目。

        举个例子吧,比如说以前我在白云省工作时候的关山镇,那里除了旅游资源之外,还有很多的荒山,荒山本身不是资源,但是呢,在当地政府的号召引导下,农民自己在荒山上了各种中药材,而这些中药材就成为了资源,当这些中药材形成规模之后,当地先后引进了十几家加工企业,随后,又搞土地流转,围绕企业和农民关系成立了合作社,荒山利用上增加了资源,同时解决了老百姓的生存问題,现在,那边的农民大部分全都生活在统一制式的二层小楼内,而这些二层小楼本身由于建筑比较有特色,也形成了旅游资源,这才是真正的城镇化应该走的道路,要想城镇化,你不解决农民的生存问題,不解决农民的诉求问題,你凭什么进行城镇化,难道就是为了某些官员的政绩把农民赶上楼去就算城镇化了吗,我认为,这一点,不仅我们鹿鸣市的官员需要反思,华夏其他地方的官员也应该反思。”

        柳擎宇说完,现场再次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一次,几乎所有人全都同时鼓起掌來。

        在众人的掌声中,柳擎宇的目光看向了副市长郭俊荣说道:“郭俊荣同志,你身为鹿鸣市副市长,在农村工作中沒有思路,为了追求政绩,大规模无序的搞土地流转,剥夺农民拥有土地的权力,同时把农民强行赶上楼房,造成了鹿角县以及其他试点县区内农民与政府之间矛盾十分尖锐,这种做法十分恶劣,有鉴于此,我绝对你的副市长分工进行调整,从现在开始,农村工作不在由你來负责,该有常委副市长王红波同志负责,希望你下去之后能够深刻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同时在你分管的其他工作中能够引以为戒,希望不要在出现类似的情形,否则的话,我将会直接建议把你从我们鹿鸣市市政府班子里调整出去。”

        郭俊荣听完之后,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气得双眼冒火,脑门上青筋暴起,愤怒的看着柳擎宇,对于郭俊荣的表情,柳擎宇根本沒有在意,他现在只是通知一下郭俊荣而已,回去之后他就会立刻把这件事情宣布出來,这已经成为结果了。

        柳擎宇要用这种方式敲打鹿鸣市的官员们,尤其是各个县区的官员们,要让他们知道,不管任何时候,只要我柳擎宇在鹿鸣市一天,你们就不要想着为了自己的政绩而大搞政绩工程,我柳擎宇不认可,你们只有脚踏实地的去做事,才能获得我的认可。

        随后,柳擎宇对鹿角县的领导班子给予了强烈的批评,狠狠的训斥了县委书记和县长一顿,对于他们提出了强烈的警告,周围的老百姓看得浑身热血沸腾,就差鼓掌叫好了。

        不过此刻,柳擎宇并沒有走,他在等待着市纪委和市公安局的调查结果。

        又过了2个多小时,当市纪委副书记郭梓良和市公安局局长艾琨联袂來到柳擎宇面前,低声的把最终针对柯连人父子被烧死一案的调查结果向柳擎宇汇报完之后,柳擎宇的脸色当时便阴沉得吓人,冷酷的目光不断的在鹿角县县委书记郭长德、县长朱林志、副县长周广超等人的脸上逡巡着,让这几个人有种战战兢兢的感觉。

        他们有种不妙的预感。

        而此刻,所有的新闻媒体记者们、死者柯连人父子的家属们、所有的西古村村民们全都把视线的焦点转向了柳擎宇,因为大家都知道,整个事件最权威的调查结果即将公布了,大家都想要知道鹿鸣市调查出來的真相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