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559章 危急时刻
  • 第1559章 危急时刻

    作品:《权力巅峰

        剪彩仪式结束回到办公室之后,柳擎宇立刻把陈棉灿喊了过來,问道:“棉灿,针对归云集团的调查进行得如何了。”

        陈棉灿立刻回答道:“柳市长,到现在为止,针对归云集团的调查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我们已经掌握了充足的证据可以证明,归云集团在这几年期间,涉嫌至少8宗囤积土地的案件,其中有5块土地他们以极低的价格以建设廉租房甚至是以租借土地的名义拿下土地之后,通过一系列的运作,把一些原本非商业建筑用地的性质给变更成了商业用地,再加上几年的囤积之后,原本拿地时总价不过6000万的土地现在价值超过了7个亿。

        短短的3年时间,升值了十几倍,经过我们的进一步调查发现,在归云集团已经开发成功的多个房产项目中,真真正正靠竞拍拿下土地在进行商业开发的项目寥寥无几,几乎这家公司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商业地产项目都是通过各种违规违法操作來完成的,而很让人无语的是,他们这些项目的操作过程中几乎沒有遇到任何的质疑和指责,一切都是顺理成章。”

        陈棉灿说道这里的时候,语气中带着强烈的愤怒,很显然,陈棉灿非常清楚,在归云集团这些房地产项目中,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行为已经是根深蒂固了,否则的话,他们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以那么低的价格拿下那些非商业用地然后擅自变更土地性质呢。

        柳擎宇听完之后,脸色立刻阴沉了下來,冷冷的说道:“今天先就我们掌握的信息,给归云集团下达罚单,要按照法律法规的规定从重处罚,今天立刻把罚单送到,并全市通报,并且要上电视台进行通报。”

        听到柳擎宇说要上电视台,陈棉灿嘴角抽了一下,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柳市长,上电视台的事情能不能缓一缓,今天上午您和蒋省长参加市房地产协会巡展的剪彩仪式已经确定要上今天晚上省电视台的天涯新闻节目了,如果我们要是再在这个时候弄一个针对归云集团的全市通报处罚的消息,恐怕蒋省长的面子上会挂不住吧,那样做的话可是把蒋省长往死里得罪啊。”

        柳擎宇却是淡淡一笑说道:“棉灿同志,你我知道归云集团与蒋省长有关吗,不知道,而且我们也沒有任何证据可以确定归云集团和蒋省长有关啊,我们处罚通报归云集团蒋省长为什么要愤怒啊,我们为什么会得罪他呢。”

        听柳擎宇这么一说,陈棉灿立刻就明白了,柳市长这分明就是揣着明白当糊涂啊,只是这样做的的确确是要得罪蒋省长的啊,要知道,这归云集团的真正大股东传言中可是蒋晓珊啊,而蒋晓珊可是蒋副省长唯一的宝贝女儿啊。

        不过陈棉灿也知道,既然柳市长做出了决定,基本上很难在改变了,他也不再多说什么,立刻出去执行去了。

        随后,当天下午,刚刚上班之后不久,归云集团便接到了市里多个部门联合下发的重磅罚单,按照相关规定,归云集团直接被罚金额超过2000万元,与此同时,归云集团的多个囤积土地项目被有关部门启动了强制回收程序,归云集团损失惨重,与此同时,一份全市通报的文件也立刻在鹿鸣市全部行政机关内传达,鹿鸣市市政府官方网站上也通报发布了文件的全部内容。

        但是,这并不是全部。

        到了晚上鹿鸣新闻播放的时候,一些观看鹿鸣新闻的观众除了看到鹿鸣市官方网站上通报的相关信息之外,晚上的新闻中又增加了一些内容,那就是鹿鸣市市纪委针对归云集团多起违法违规拿地以及擅自变更土地性质的行为正在展开深入调查,对于在此事件中所有涉及到的部门、官员都将会严惩不贷,绝不姑息。

        当这个新闻通过鹿鸣市电视台晚间新闻播放出來之后,一时之间,鹿鸣市上上下下凡是涉及到归云集团这个事件中的各个部门诸多官员们全都惶恐不安起來,大家相互打听着,串联着,商讨着,颤抖着。

        当天晚上,有一名鹿鸣市国土局的副局长从办公内坠楼身亡,第二天早晨上班时间,一名市房管局副局长车祸身亡,第二天上午上班时间,一名规划局处长办公室内上吊自杀。

        随着接连三人的离开,鹿鸣市和归云集团有关的部门更加人心惶惶起來,而这个时候,市纪委的调查依然在按照步骤不疾不徐的展开,这种淡定从容的功夫反而带给了更多人以更大的压力。

        天涯省,副省长蒋思明的办公室内,蒋思明也看到了鹿鸣市电视台播出來的新闻,当时气得脸色通红,狠狠的把手中的水杯摔在了地上,玻璃杯碎裂一地,滚烫的茶水连带着茶叶洒满地面。

        蒋思明咬着牙攥紧拳头,嘴里喃喃的说道:“柳擎宇啊柳擎宇,看來你小子是真的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蒋思明啊,好,很好,咱们走着瞧吧。”

        对于蒋思明的反应,柳擎宇自然不知道,而对于鹿鸣市上上下下干部们的反应,柳擎宇也十分平静,自始至终,柳擎宇一直都在冷眼旁观,即便是陈棉灿向他汇报了三人死亡的消息之后,柳擎宇也仅仅是淡淡的说道:“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贪婪和疯狂付出代价,他们这些人的死亡未必是处于自愿,所以呢,可以让市公安局介入调查,但是呢,还是那句话,不要操之过急,必须要稳扎稳打,把每一个证据链条都收集完整,确保最终破案,我倒是要看看,为什么归云集团能够如此在我们鹿鸣市的地盘上肆无忌惮,我倒是要看看,这归云集团的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大老虎,有多少大老虎和小老虎,这一次,我这个武松要坚决打掉每一只虎,不管是大虎还是小虎,只要他们敢违法,我们鹿鸣市就决不放过。”

        随着柳擎宇这个战略的确定,鹿鸣市上空一种诡异而紧张的气氛在缓缓酝酿着,而很多人也感受到了越來越大的压力,而随着鹿鸣市这边这种紧张气氛的发酵,省里的一些涉及到房地产的机关部门内紧张的气氛也开始显现了出來,有些人开始想尽办法进行公关,想法设法想要从这件事情中脱身出來。

        然而,让这些人感觉到绝望的,鹿鸣市那边的调查根本沒有速战速决的意思,相反的,不管是市纪委也好,市公安局也好,他们的调查不疾不徐,不放过每一个细节问題,这种调查方式让很多人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而柳擎宇这边,在一天傍晚,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恐吓电话:“柳擎宇,你不认为你现在在鹿鸣市的所作所为触犯了很多人的利益吗,你不认为你这种做法会遭到很多人的嫉恨吗,如果你要是想要活的时间长久一点的话,最好尽快结束针对归云集团的调查,否则的话,你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柳擎宇听完之后却是淡淡一笑,说道:“不好意思啊,我柳擎宇这个人沒有别的优点,就是胆子大一些,从來不怕恐吓,我也不怕死,如果你们有什么手段尽管放手施为吧,我柳擎宇接着便是。”

        随后,第二天,柳擎宇直接把这段通话录音在市委常委会拿了出來,播放给所有常委们听,在座的常委们听完之后脸色全都严峻起來,沈鸿飞和曾振天两人听完之后更是瞪大了眼睛,目光中充满了不屑,别人不知道柳擎宇的身份,他们两人可是对柳擎宇知根知底啊,柳擎宇那是什么人啊,这家伙可是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冲锋陷阵的牛人,这哥们在战场上时刻都冒着生命危险在战斗,而且还曾经负过伤,曾经无限接近过死亡,但是战场上那么惨烈、那么凶险的环境都沒有能够留下柳擎宇的这条性命,柳擎宇会害怕这样的电话危险,开什么玩笑。

        然而,不屑归不屑,沈鸿飞却不能不对柳擎宇受到的这个电话威胁高度重视,要知道,受威胁的可是鹿鸣市的市长,如果柳擎宇真的在鹿鸣市遇到一些刺杀行动的话,那么他这个市委书记可是也要跟着承担责任的,所以,沈鸿飞当场便直接给鹿鸣市公安局局长艾琨打了个电话把他给喊了过來,让他当着全体市委常委的面谈一谈应该如何部署调查柳擎宇被恐吓之事,艾琨当场提出了十分周密的部署,获得了在场常委们的一致认同。

        而因为这件事情,整个鹿鸣市市委常委班子的心也全都纠结了起來,但是所有人全都看得出來,经过这一次的电话威胁,柳擎宇彻底追查归云集团案件的决心更加强烈了,这个时候,鹿鸣市所有市委常委们全都对柳擎宇的决定给予了全力支持,因为他们知道,在这件事情上,柳擎宇能否把这件事情做成,不仅关系到柳擎宇的安全,也关系到所有常委们的面子。

        而那个给柳擎宇打电话威胁柳擎宇的人万万想不到,他这个威胁电话不仅沒有让柳擎宇改变决定,反而帮助柳擎宇很好的把所有常委们全都绑在了自己的战车上,迫使大家不得不支持柳擎宇深入调查此事,否则,一旦这件事情调查过程中柳擎宇受到刺杀的话,所有常委们全都要承担责任和风险,在这个关键时刻,即便是一直和柳擎宇不怎么对付的廖志财也破天荒的给予了全力支持。

        危急,随时都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