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540章 兴师问罪
  • 第1540章 兴师问罪

    作品:《权力巅峰

        “什么,审批沒有通过。”听到陈棉灿的汇报,柳擎宇的眼睛一下子就瞪了起來,目光中充满了愤怒,眼睛微微眯缝了起來,声音中带着几分阴沉说道:“棉灿,为什么审批沒有通过,省发改委那边沒有给出原因吗。”

        陈棉灿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沒有,我只是接到了省发改委那边的电话通知,告诉我咱们提交的申请沒有通过审批,后來我了一些发改委那边比较好的朋友帮我了解了一下,这才得知,原來我们的申请报告打上去之前,房地产开发商联盟的人已经动用他们的各种人脉关系到省发改委进行活动了,就连我的那些省发改委的朋友也都被房地产开发商联盟的人公关过了,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想办法阻止我们棚户区旧城改造项目在省发改委这边获得通过。”

        说道这里,陈棉灿叹息一声说道:“哎,真沒有想到,这些房地产开发商联盟的人真是神通广大啊,不仅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要提交这份申请文件,还能够直接影响到省发改委的决策,厉害啊厉害。”

        听到陈棉灿这番叹息,柳擎宇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了,柳擎宇目光看向陈棉灿说道:“棉灿,你有沒有想过,房地产开发商联盟为什么要让省发改委阻止我们旧城改造项目获得通过。”

        陈棉灿略微沉吟一下说道:“柳市长,我估计以房地产开发商联盟的智慧,在得知我们鹿鸣市将会把整个棚户区旧城改造项目拆分为三个标段并面向全国进行招商引资的时候,他们肯定会通过分析推断出我们想要通过这次拆分分化瓦解房地产开发商联盟的事情,分析出虽然我们的着力点是在棚户区这个项目上,但是通过这个项目的运作,却可以将房地产开发商联盟彻底瓦解,让他们在东开发区以及鹿角县的那些土地项目的合作上也出现龃龉,从而彻底将开发商联盟瓦解。

        既然他们知道了我们的目的,那么他们肯定要阻止我们这种拆分行为,如果我分析得不错的话,他们的最终目的应该并不是阻止我们这个项目在省发改委那边获得通过,而应该是通过这个事情向我们鹿鸣市市政府施压,逼迫我们按照他们的意图去拆分棚户区旧城改造项目的标段,最终确保他们整个房地产开发商联盟的整体利益。”

        陈棉灿的话音刚落,他的手机便响了起來,看到电话号码,陈棉灿看向柳擎宇苦笑道:“柳市长,不好意思啊,我先接个发改委朋友打的电话,估计是和项目审批有关。”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

        陈棉灿接通了电话,在电话里与对方交谈了一番之后,挂断电话,陈棉灿看向柳擎宇苦笑着说道:“柳市长,看來,我之前的担忧变成了现实了,我一个发改委的朋友给我打电话说,他受人委托告诉我,只要我们鹿鸣市将整个棚户区旧城改造项目拆分成十个标段或者十个标段以上,那么他们可以保证旧城改造项目在省发改委获得通过。”

        柳擎宇闻言不由得冷笑了一下,冷哼一声说道:“哼,要想我们的项目获得通过还需要借助他们的帮助,啥时候我们鹿鸣市的项目竟然需要几个有背景的公子哥去帮助了,哼哼,好一个房地产开发商联盟,我柳擎宇要是不把你们彻底给分化瓦解了,我就不是柳擎宇。”

        说完,柳擎宇直接按响了电话:“程铁牛,备好车在楼下等我,一会直接去省发改委。”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直接起身向楼下走去,看着柳擎宇离去的背影,陈棉灿只能苦笑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

        这位柳市长有些时候稳重无比,泰山崩塌于前却面不改色,但是有些时候却又雷厉风行,风风火火,让人看起來似乎比较毛躁,有些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真的有些看不透柳擎宇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因为陈棉灿非常清楚,既然鹿鸣市申请的棚户区旧城改造项目沒有在省发改委那边获得通过,那么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省发改委主任杜启荣肯定是知道这件事情的,而且是肯定了这个结果的,而现在柳擎宇要乘车去发改委的话,肯定是去找杜启荣,那么以杜启荣现在所持的立场,柳擎宇能够说服杜启荣吗。

        陈棉灿心中认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柳擎宇和杜启荣之间沒有任何的友谊,杜启荣既然能够被房地产开发商联盟通过公关拿下,让他可以支持他们的想法,那么杜启荣肯定与房地产开发商联盟之间有着相当不错的朋友关系或者利益关系,柳擎宇就这么凭着空口白牙就想去说服对方,成功的几率能够有多少。

        看着柳擎宇大步流星的已经离开了办公室,陈棉灿只能苦笑着摇摇头返回自己的办公室,因为柳擎宇那边的事情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帮不上忙了,接下來到底与杜启荣之间如何去谈那就是柳擎宇的事情了。

        柳擎宇乘车直接來到省发改委。

        省发改委距离鹿鸣市市政府只有两公里的路程,乘车几分钟就到了。

        柳擎宇來到省发改委主任杜启荣办公室的时候,前面已经有几个人在等着了,对于前面等着的这几个人,柳擎宇虽然并不熟识,但是也感觉到脸熟,这些都是來自各个地市的副市长们,都是到省发改委过來跑项目的。

        看到柳擎宇,这些人自然也认识,毕竟柳擎宇这哥们到了鹿鸣市之后接连搞了几次惊天动地的大事,这家伙的强势作风早已经震动了整个天涯省的官场,再加上以前柳擎宇在其他地市工作的时候也时常有惊人之举,所以,柳擎宇在整个天涯省的知名度已经非常之高了。

        柳擎宇找了个位置便静静地坐在那里等待了起來。

        柳擎宇做事十分讲究规矩,从來不喜欢搞特权,所以,他就那样按照顺序等待了起來。

        过了足足有两个多小时,前面的人才全部谈完从杜启荣的办公室走了出來。

        这时,杜启荣的秘书來到柳擎宇面前,有些讪笑着说道:“柳市长,真是不好意思啊,现在到了午饭的时间了,您看您要是有事的话能不能下午再过來,我保证给您排在第一个,让您第一个进去与杜主任谈话。”

        柳擎宇冷冷的看了这个秘书一眼,不悦说道:“你直接进去告诉杜启荣,就说我柳擎宇今天不是过來找他谈话來了,而是过來质问他來了。”

        说话之间,柳擎宇脸上带着几分强烈的怒意。

        秘书听到柳擎宇语气森然中带着怒气,便知道今天这事情有些不太好办,很显然,这位在天涯省大大有名的强势市长是过來找茬來了。

        遇到别的市长,秘书还真是不惧,他有一千种理由可以回绝对方,但是面对柳擎宇,他还真不敢,他只能再次讪讪一笑说道:“好,那我进去再给您通报一声。”

        过了一会,秘书再次走了出來,满脸陪笑着说道:“柳市长,杜主任请您进去。”

        柳擎宇沒有任何表情,直接站起身來向着办公室走去,推开房门便走了进去,一点敲门的意思都沒有,这让身后跟着的杜启荣的秘书有些皱眉头,毕竟,你这是进别人的办公室,而且这个人还是和你柳擎宇同级,但是你柳擎宇却如此连门都不敲,这也太不给杜主任面子了吧,一边想着,这位秘书的脸色一边阴沉了下來。

        然而,柳擎宇却根本沒有看别人脸色行事的习惯,更何况这位只是杜启荣的秘书。

        柳擎宇推开房门走进去之后,直接一屁股坐在正在低头批阅文件的杜启荣对面的椅子上,声音中带着几分冷意说道:“杜主任,我是柳擎宇,我今天过來是來兴师问罪的。”

        开门见山、一针见血,柳擎宇把自己的态度表达得淋漓尽致。

        杜启荣闻言不由得眉头一皱,阴沉着连抬起头來,目光森冷的落在柳擎宇的脸上,冷冷的说道:“柳擎宇同志,我杜启荣好像沒有得罪过你柳擎宇吧,你凭什么到我的地盘上兴师问罪。”

        柳擎宇语气中带着几分嘲讽之意说道:“杜主任,咱们大家也都不是三岁小孩子了,我看就沒有必要在这里装模作样的了吧,我柳擎宇今天为什么会來难道你杜启荣会不清楚,如果你要是不清楚的话,又为什么会有人给我的秘书长陈棉灿打电话告诉他,只要我们鹿鸣市在棚户区旧城改造项目上把整个项目拆分为10个或者10个以上的标段就可以保证我们棚户区旧城改造项目在你们省发改委获得通过。”

        杜启荣闻言只是冷冷一笑,却并沒有说话,很显然,他认为现在还不是他说话的时机,或者是他认为柳擎宇现在的话语分量还不足以让他进行反驳,因此,他在等着柳擎宇拿出更有分量的话來。

        这时,柳擎宇突然沒头沒脑的说道:“杜主任,我柳擎宇有个习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一句话,整个办公室内的气氛一下子就紧张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