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537章 一场好戏
  • 第1537章 一场好戏

    作品:《权力巅峰

        热门推荐:、 、 、 、 、 、 、

        孙连海听到属下这样说不由得眉头一皱:“我说老吴啊,这个理由好是好,但是容易引发争议和质疑啊,而且这个理由早就被别人使用过了,我们这次再使用这个理由还管用吗,会不会引发更大的争议呢。”

        副局长吴法天却是淡淡一笑说道:“孙局,我认为沒有任何问題,时速一百多公里都可以被专家们论证为七十公里,更何况这种精神上的疾病呢,这种病症是最适合无中生有的,只是我们要想给于德志安上这种病症,我们需要提前做一些准备工作。”

        孙连海沉声问道:“需要做什么准备工作。”

        吴法天道:“首先,我们必须先让于德志配合着进行一些演戏,现在于德志不是被暂时关在派出所内吗,让人同志于德志,让他在派出所内把情绪表现得失控一些,做一些比较过激的行为,比如说用手打自己的脸也好,比如说装疯卖傻也好,哪怕是用脑袋狂砸桌面也行,只有如此,才能在今后我们发布他得了急性暂时性精神障碍之后,我们可以对媒体有所交代,这算是我们提前铺设的伏笔。”

        孙连海苦笑着说道:“老吴啊,于德志的身份你应该知道吧,这可是一位大少爷啊,你让他装疯卖傻,人家能答应吗。”

        吴法天道:“他要想躲过这一劫,唯有如此才能做得比较圆滑,否则的话,我们很难保住他,这一点我们必须要首先跟他讲清楚,其次,可以给他讲讲历史人物是怎么样通过装疯卖傻來躲过劫难的,我这里有两个例子可以讲给他:

        第一,西伯侯姬昌,为逃避纣王杀害,吃下了纣王用自己儿子的肉酱做的肉丸,之后装疯才逃回国,并最终成就一代伟业。

        第二,孙膑与庞涓同为战国时期鬼谷子的弟子,后庞涓为魏惠王后将军,因嫉贤妒能,害怕孙膑取代他的位置,将孙膑骗至魏国割去膝盖骨,本要杀掉孙膑,后因孙膑装疯卖傻,又被齐国使者相助,來到齐国,被齐威王重用,并最终在马陵之战中大败庞涓,一雪前耻。”

        说道此处,吴法天沉声说道:“孙局,现在可是法制社会,舆论的压力是非常大的,如果于德志连这么一点小小的牺牲都不肯做的话,恐怕我们交管局也沒有办法向社会交代啊。”

        孙连海听完之后不由得使劲的点点头:“恩,有道理,很有道理,那这件事情就给你去办吧。”

        这时,吴法天说道:“哦,对了,孙局,我想我们要想把整个事情做得比较圆润了,让任何人都找不到我们交管局的毛病,找不到于德志装疯卖傻的破绽,我们必须需要一些时间,多做一些伪证出來,把证据做扎实了,这一点恐怕需要一段时间,再加上我们还需要让整个事件冷却下來,让网民们忘记这次事发时的情形,我认为,我们最好一两个月之后再公布整个事件的调查结果,因为网民们有一种自然规律,那就是对于新鲜事物的追逐,同时,他们对于过去发生过的事情忘性极大,通过时间的冷却在加上我们做好了相关工作,到时候我们即便是把这个理由公布出去,就算引起了一些媒体的热议,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大事的,这样一來,我们既报答了于老当初对我们的提携照顾之恩,保全了于德志,也保全了我们鹿鸣市交管局的面子。”

        听到吴法天的这些建议之后,孙连海使劲的点头:“好,非常好,这件事情你去操作吧。”

        随后,当天晚上,在于德志出事之后不久,一些媒体便发布了于德志在派出所内用头撞桌子、直接当着众人的面撒尿的情绪,并以此來展现出于德志的情绪失控,随后,鹿鸣市交管局宣布,将会全面对此事介入调查,但是,对于调查时间什么时候结束,却并沒有给出任何的约定。

        三天的时间过去了,调查沒有结果,五天的时间过去了,调查依然沒有结果。

        而这个时候,那对新婚夫妻的家人终于再也无法忍受了,虽然于德志家里答应赔偿死者家属每个人50万作为补偿,但是死者家属却并不缺钱,他们一心想要为自己亲人的死找还一个公道,所以,他们开始通过各种关系、各种渠道呼吁新闻媒体介入來要求鹿鸣市交管局尽快公布对于整个事故的调查结果。

        虽然于志宝很有势力,一直想要与死者家属沟通,把整个事件压下去,但是,由于死者家属的强烈坚持,哪怕是他动用了一些威胁手段也无济于事,最终虽然本地媒体对此事只字不提,但是外地媒体们纷纷介入此事,报道此事,而很不巧的是,这件事情被柳擎宇看到了。

        当柳擎宇上网浏览新闻的时候看到这件事情之后,脸色当时便阴沉了下來,一个电话打给了公安局局长艾琨,怒声说道:“艾琨,于德志撞车案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的调查结果如何了,于德志现在在哪里。”

        艾琨连忙说道:“柳市长,我这边也刚刚得到消息,说是于德志已经在2天前被放回去了,而调查依然还在进行之中,我曾经要求交管局加快调查,交管局那边说还需要十天左右的时间。”

        说这句话的时候,艾琨也有些无奈,交管局那边虽然也归市局管,但是交管局局长孙连海是老市长于志宝的亲信,艾琨暂时还不敢轻易动他。

        柳擎宇听艾琨这样说,不由得眉头,冷冷的说道:“什么,还需要十天的时间,鹿鸣市交管局这帮人全都是干什么吃的,调查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竟然还需要这么长的时间,监控录像有沒有,调出监控录像不就一目了然了吗,该什么责任就是什么责任,还磨蹭什么,本來应该一两天就可以搞定的事情怎么拖了这么长的时间,艾琨,你听着,这件事情我今天晚上下班之前就要看到结果,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柳擎宇直接气呼呼的挂断了电话,柳擎宇真的很是气愤,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么简单这么明了的事情鹿鸣市交管局竟然调查了这么长时间依然沒有给出调查结果,这种办事效率简直比蜗牛还慢。

        艾琨被柳擎宇这么劈头盖脸的训斥了一顿,心情不佳,原本还对于志宝有些顾忌的,但是此刻,他也彻底沒有了任何的顾忌,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交管局局长孙连海的电话:“孙连海,你给我听清楚了,柳市长已经下达指示,今天晚上下班之前,必须看到关于于德志撞车案的调查结果,如果今天晚上下班之前……”

        说道这里,艾琨略微沉吟了一下,立刻改口说道:“不,今天下午4点钟之前我要是看不到整个事件的调查结果,你明天就不用去交管局上班了,我直接把你调到别的部门去。”

        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孙连海顿时傻眼了,孙连海之所以敢一直不怎么给艾琨面子就是因为他以前和艾琨一起共事过,艾琨也知道他背后的靠山是于志宝,所以,他才有恃无恐,但是这一次,艾琨显然是动了真怒,而真正让他沒有想到的是,柳擎宇竟然也介入了此事。

        孙连海立刻意识到,这事情恐怕有些麻烦了。

        孙连海立刻把吴法天给喊了过來,把艾琨的电话内容跟他说了一遍,问道:“老吴啊,你看这事情怎么办。”

        吴法天略微沉吟了一会,苦笑着说道:“既然艾局长和柳市长都知道了此事,我们就不能再拖了,下午3点半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司法鉴定结果,以平息领导的怒气,对我们來说,媒体和舆论到底如何报道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领导怎么看我们,只要上级领导不找我们的麻烦,媒体和那些**丝网民们爱怎么说他们就怎么说吧,我们又不会掉一斤一两的肉。”

        孙连海只能苦涩的点点头,他的想法也是如此,他的为官原则便是,想尽一切办法让领导高兴,领导高兴了,自己的官位自然保住了,甚至还可以晋升,这也是为什么他宁可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保护于德志的原因,因为他知道,即便是于德志的老爸老领导于志宝已经退休了,但是他的能量却依然很大,依然可以对自己的官位晋升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再加上就在昨天晚上,于德志十分懂事的直接送了500万现金到了他的秘密别墅里,他面子和里子全都有了,所以,对于调查结果早一天宣布晚一天宣布并不在意。

        下午3点半左右,鹿鸣市交管局新闻发布会正式举行,交管局公布了整个事件的调查结果和司法鉴定结果,指出于德志在事发时正处于急性暂时性精神障碍发作期,可以不用承担刑事责任。

        果然,如同孙连海和吴法天两人之前所预料的,新闻发布会刚刚结束,整个舆论界一片哗然,质疑之声四起,不过,此刻的孙连海和吴法天两人却根本沒有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