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527章 伤离别
  • 第1527章 伤离别

    作品:《权力巅峰

        陈棉灿把事情向柳擎宇陈述了一遍,柳擎宇听完陈棉灿的陈述之后,脸色当时便凝重起來,眉头紧紧的皱着,沉思了一会之后,沉声说道:“恩,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会马上赶回去的,你帮我立刻预定一下今天上午的飞机票,直接直接前往机场。”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发现韩香怡和曹淑慧已经带着两个小家伙凑了过來,这次,不是曹淑慧和韩香怡主动要凑过來的,而是柳香薇和柳浩天这对姐弟带过來的。

        两个小家伙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全都嗷嗷的叫着张开了双臂向着柳擎宇的方向扑了过來,全都想要扑进老爸柳擎宇的怀中。

        然而,这个时候,柳擎宇却已经心急如焚了,因为他清楚,就在他离开鹿鸣市的这两天,鹿鸣市的局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个让他始料未及的事情正在鹿鸣大地上蔓延着,扩散着,他必须要尽快赶回去,尽快把整个事情给平息下來,否则的话,鹿鸣市精心策划的旧城改造项目不仅不能够达到原本规划的目的,很有可能会沦为一些官商结合下的利益集团的美餐。

        这是柳擎宇绝对不能容忍的。

        此刻,曹淑慧似乎也感受到了柳擎宇脸上那充满焦虑的神情,连忙使劲的哄着逗弄着怀中的儿子柳浩天说道:“浩天乖,浩天乖,爸爸有事了,要回去了,爸爸要回去了。”

        虽然是在安慰着儿子,但是曹淑慧的眼眶中泪水却忍不住的流淌了下來。

        这两天,她刚刚感受到了丈夫给自己带來的温暖和温馨,但是她还沒有反应过來的时候,丈夫却要走了,曹淑慧的心中有多么的不舍啊,她多么希望这一家人团聚在一起的情况能够永久的停留住啊。

        但是曹淑慧知道,柳擎宇是一名真正一心为民的官员,曹淑慧知道,柳擎宇的心中装着国家和人民,身为柳擎宇的妻子,曹淑慧知道丈夫那颗天下为公之心,所以,她清楚,柳擎宇要走,自己是阻拦不了的,也不能阻拦。

        然而,这个时候,小浩天似乎感受到了老妈心中的那份委屈,感受到了老爸要走的离别伤痛,直接哇的一下大哭起來,一边哭着,一双粉嫩的胖乎乎的手臂向着柳擎宇的方向扑着。

        这时,姐姐柳香薇似乎也受到了弟弟的影响,立刻哇的一声大哭起來,两只小手也向着柳擎宇的方向扑着。

        这一刻,看着两个粉雕玉琢的可爱的孩子哇哇的哭着扑向自己的情形,柳擎宇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在流泪。

        这时,柳擎宇的手机上一条短信发了过來,他看了一眼,是飞机票已经预定好了,飞机起飞的时间就在一个半小时之后。

        时间有些紧张了。

        柳香薇和柳浩天两个小家伙还在嗷嗷的哭着,但是这个时候,柳擎宇却不能不狠下心來,在两个小家伙的脸上分别亲了一下之后,简单跟曹淑慧解释了一下鹿鸣市那边出大事了需要自己去处理之后,便硬着心肠,无视了两个嗷嗷哭着扑向自己的小家伙那泪眼汪汪的小脸,脸上兀自带着两颗晶莹的泪珠向着门外走去。

        身后,两个小家伙的哭声越來越大,越來越悲伤,柳擎宇感觉到自己的心都被这两个小家伙撕裂了,此刻的他是多么想转身返回,一手一个抱着这两个小家伙继续享受那父子深情,继续享受那天伦之乐啊,一家人在一起,那是多么温馨幸福的情形啊。

        但是此时此刻,柳擎宇却只能忍住了,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回去了,或许自己的这个小家温馨了,快乐了,但是鹿鸣市,那几百万老百姓恐怕会有很多家庭要因此而哭泣因此而损失巨大了。

        走到门口处,柳擎宇转头看去,他看到了眼中流着泪珠双眼殷殷看着自己的妻子曹淑慧,看到了曹淑慧和韩香怡怀中那两个泪眼汪汪嗷嗷的哭着依然不知疲倦的扑向自己的柳香薇和柳浩天,看到了曾经的小魔女韩香怡那噙着泪花的俏脸。

        两颗泪珠最终还是忍不住悄然滑落,柳擎宇却毅然决然的转过头來,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一个伟岸、坚强、挺拔的背影深深的烙印在病房中这两大两小四个人的心灵深处。

        听着脚步声渐渐远去,曹淑慧再也忍不住了,抱着怀中的小浩天冲动了病房门口处,她看到了柳擎宇的背影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转弯处,看到了柳擎宇那微微耸动似乎是在哭泣的双肩,她的目光中充满了柔和和依恋,牵挂和不舍,她就那样静静的望着走廊尽头,久久不肯离开。

        心爱的丈夫走了,留下了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和那曾经温馨的关爱和熟悉的气味。

        良久之后,曹淑慧缓缓转过身來,轻轻拭去了眼角的泪水,目光变得坚强起來,轻轻抚摸着儿子柳浩天的小脑袋说道:“浩天,不要哭了,你爸爸是个真正的英雄,他不在,妈妈会照顾好你们姐弟俩的,妈妈要让你爸爸可以沒有任何牵挂的去工作,妈妈不能让你爸爸分心,希望你长大了也能够像你爸爸一样,做一个可以让妈妈这样的女人心甘情愿去付出的男人,虽然嫁给这个的男人注定了女人要辛苦一生,但是老妈我无怨无悔。”

        说话之间,曹淑慧的目光坚定无比,眼神中还带着浓浓的不舍和回味,她知道,在短时间内,她只能暂时呆在燕京市,她只能在午夜梦回之时,回味着柳擎宇在自己身边给自己带來的那温馨和温暖。

        柳擎宇内心无比的疼痛,无比的不舍,但是他还是离开了医院,离开了燕京市,踏上了返回鹿鸣市的征程。

        飞机上,柳擎宇只能一遍遍的看着手中带着的那张女儿和儿子出生时照的照片,柳擎宇的手轻轻的抚摸着照片上两个孩子的脑袋,泪水不知何时再次缓缓的流淌了下來。

        柳擎宇不知道下次再见到两个孩子的时候,他们会不会还认识自己。

        但是,他却不能不离开妻子和孩子赶回鹿鸣市去了。

        飞机经过四个小时左右的飞行,最终开始缓缓降落在鹿鸣机场。

        柳擎宇刚刚走出机场,便看到陈棉灿早就在外面等候着了,两人一起上了早就停在机场停车场内的汽车,一边直接往市政府赶回去,陈棉灿一边在汽车内再次仔细的向柳擎宇汇报了一下鹿鸣市这边的详情。

        原來,就在柳擎宇离开的当天,鹿鸣市市委市政府联合向省委申报的由鹿鸣市成为共同沟项目试点城市的规划在省委召开常委会讨论之后获得了通过,并且省委为此划拨了一笔3亿元的专款來支持这个项目,与此同时,天涯省也就这个项目直接向上级主管部门和主要领导进行了汇报,并且获得了上级和主管部门的肯定,现在差得就是走流程了。

        如此一來,鹿鸣市和天涯省大大小小的房地产开发商全都意识到,随着共同沟项目的展开,鹿鸣市旧城改造的项目敲定和拍板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再也不会有任何意外了。

        而真正引爆整个危机的根源是柳擎宇离开的第二天,鹿鸣市市委常委会上召开常委会之时,在会议末尾,常务副市长廖志财提出的鹿鸣市旧城改造项目新城区搬迁建设的方向问題。

        在这次会议上,沈鸿飞亲自表态,希望新城区向着鹿鸣市东开发区的方向发展,而曾振天和廖志财等则表态希望向着西部鹿角县的方向发展,会议上,围绕着这两个方向,鹿鸣市常委会上展开了激烈辩论,最终谁也沒有说服得了谁,最终这个问題只能暂时搁置了下來。

        然而,鹿鸣市常委会上虽然把这个问題搁置了下來,但是散会之后,这次常委会上讨论的内容和结果却很快就传遍了天涯省和鹿鸣市整个房地产的老板圈,这些房地产老板们属于那种绝对神通广大的类型,他们很多人都能够第一时间得知市委常委会上的诸多决策内容和结果。

        所以,常委会散会之后不久,就有人开始行动起來,有的房地产开发商认为沈鸿飞身为市委书记,应该能够在旧城改造的方向上起到最终的决定性作用,所以,这些人开始疯狂的在鹿鸣市东开发区那边购买地皮,像香港李氏学习,大量囤积土地坐等土地升值赚取利润,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沈鸿飞的提议就一定会得到落实,毕竟,曾振天和廖志财等人联手之下力量也相当巨大,最终搬往西部鹿角县方向的可能性也是相当巨大的,所以,也有一部分人堵曾振天和廖志财他们提议的这个方向,开始在这个方向购买地皮,坐等升值赚钱。

        当然了,也有一些实力比较雄厚的房地产开发商为了稳妥起见,干脆凭借着雄厚的财力同时在东开发区和西部鹿角县方向同时出手购买地皮,大肆囤积土地。

        陈棉灿之所以如此焦急的给柳擎宇打电话喊他回來就是因为这个事情,因为陈棉灿非常清楚,一旦那些开发商趁着这个机会大面积囤积土地,那么一旦旧城改造项目确定方向之后,到时候一旦搬迁之事启动,鹿鸣市市政府就需要大量征地,而这个时候,由于很多土地已经被开发商买下,大量的买盘会刺激土地的价格飞涨,从容导致鹿鸣市市政府的征地成本成倍的增长。

        而这对于鹿鸣市原本就不是和宽裕的财政來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和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