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519章 声声质问【加更】
  • 第1519章 声声质问【加更】

    作品:《权力巅峰

        众多常委们充满震惊的目光在柳擎宇与沈鸿飞两人之间游移着,有些捉摸不透这两位鹿鸣市的大佬之间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尤其是市委组织部部长曾振天,他的心中也是充满了疑惑,因为他可是非常清楚的,柳擎宇与沈鸿飞之间表面上看似和谐,其实,他们这种和谐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潜在的矛盾冲突,毕竟,他们两人之间都是属于最为直接的竞争对手,虽然现在沈鸿飞看似身兼市委书记以及省委常委职务于一身领先于柳擎宇,但是不要忘了,柳擎宇可是比沈鸿飞要年轻好几岁,而且,柳擎宇之所以晋升的这么慢,明显可以看出來在柳擎宇的背后,刘飞似乎并沒有给柳擎宇任何的助力,甚至还刻意给柳擎宇制造很快困难,总是把他调往最为艰苦的地方去任职,这明显是刘飞在有意的锤炼锻造柳擎宇。

        而沈鸿飞的情况却和柳擎宇不一样,沈鸿飞一路走來,沈家对他的扶植培养的味道相对來说要浓一些,沈鸿飞能够顺顺利利的走到今天,甚至比柳擎宇还要领先一步进入副部级,这背后有着沈家的大力推手,所以,从这一点來看,沈鸿飞相对应柳擎宇的优势其实并不明显,即便是职务现在领先,也仅仅是暂时的。

        但是现在,沈鸿飞却偏偏把这么关键会议的主导权交给了柳擎宇去负责,他心中到底打什么算盘呢。

        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柳擎宇缓缓抬起头來,当众人看到柳擎宇的脸色之时,顿时吓了一跳,如果说沈鸿飞的脸色犹如黑锅底一般的话,那么柳擎宇的脸色简直比最黑的木炭还要黑上百倍,尤其是柳擎宇那犀利的眼神中竟然隐隐流露出几分浓浓的杀气和寒意,柳擎宇的目光与谁对视一眼,对方立刻就感觉到自己好像如坠冰窟一般,浑身上下都多出了几股寒气。

        柳擎宇的目光最终落在了市政排水管理处处长牛翠城和水务局局长布作伟两人的脸上。

        柳擎宇沉声问道:“牛翠城、布作伟两位同志,我想先问你们一个问題,我们鹿鸣市的排水系统工程到底是按照什么样的标准建设的,为什么每次雨水稍微大一点我们鹿鸣市的主城区就会变成一片**,你们谁能够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其根源在哪里。”

        两人对视了一眼,水务局局长布作伟直接低头沉默不语,在他看來,这件事情的主要责任应该由市政排水管理处來负责,跟他们水务局沒有多少关系。

        看到布作伟不说话,牛翠城只能抬起头來,脸色有些苍白的说道:“柳市长,我们鹿鸣市的市政排水工程是按照国家的制定的排水标准來建造的,属于一年一遇的标准。”

        柳擎宇闻言只是冷冷的扫了牛翠城一遇,继续问道:“哦,是按照一年一遇的标准來建造的啊,还是按照国家标准來建造的啊,看來,我们鹿鸣市几乎每年都会出现雨后上街去看海的情景和你们市政排水管理处沒有任何的关系,应该是我们国家的标准有问題了。”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牛翠城脑门上立刻就冒汗了,很显然,他已经从柳擎宇的这番话中听出了浓浓的怒意。

        不过这个时候,牛翠城知道,自己必须呀顶住,否则一旦承认自己工作失职的话,以柳擎宇的脾气很有可能自己这个排水处处长就要直接被就地免职了。

        想到此处,牛翠城苦笑着说道:“柳市长,我们鹿鸣市的市政排水系统的的确确是按照国家标准进行设计建造的,这一点,我相信水务局的布作伟同志也是清楚的,他们水务局的工程也都是按照这个标准建造的。”

        说话之间,牛翠城直接把布作伟给牵了出來,他心中已经盘算好了,柳擎宇就算是要问责,也不能单独问责自己一个人,他必须把布作伟给带出來,有好事了大家一起分享,有难了,咱们还得必须一起分担才行。

        布作伟听到牛翠城这样说,气得鼻子都歪了,心中把牛翠城的十八辈祖宗都逐一问候了一遍,看到柳擎宇的目标看向自己的时候,他只能讪笑着说道:“柳市长,我们水务局和市政排水管理处的确是按照国家标准來进行设计建造排水系统的,当然了,一年一遇的标准属于最低标准。”

        这个时候,布作伟也只能帮助牛翠城來说话了,否则,自己也要跟着吃棒槌。

        柳擎宇听完之后,脸色顿时一沉:“一年一遇的标准,二位处长大人,你们是不是认为我这个市长对于市政排水和水务工作什么都不懂啊,根据我的了解,你们所说的那个一年一遇的标准是属于2000年版《城市排水工程规划规范GB50318-2000》以及2011年版《室外排水设计规范》,但是现在是什么年代了。

        更何况,2014年《室外排水设计规范》已经出台,在规范中已经明确城镇内涝防治设计标准,根据新标准,关于内涝防治设计重现期,特大城市为50年到100年,大城市为30年到50年,中等城市和中小城市为20年到30年,这就意味着,特大城市内涝防治设施至少应能抵御50年到100年一遇的暴雨,怎样才算抵御住了呢,根据地面积水设计标准,必须同时达到两项要求,一是居民住宅和工商业建筑物的底层不进水,二是道路中一条车道的积水深度不超过15厘米。”

        柳擎宇说道这里,布作伟好牛翠城两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全都苍白起來,两人的双腿都颤抖起來,而此刻,坐在主持席上的沈鸿飞脸色更加阴沉了,右手已经紧紧握成了拳头。

        他万万沒有想到,这两个家伙竟然敢当着这么多市委常委的面來忽悠人,这胆子也太大一些了吧,如果不是柳擎宇这家伙比较妖孽,记忆力超好,对于各种规范标准都门清,弄不好他们这些市委常委们都要被忽悠过去了,毕竟,他们都沒有做过排水工程,对于诸多标准不是那么熟悉。

        不过牛翠城倒是一个聪明人,当他意识到自己的谎言已经被揭穿之后,虽然心中十分害怕,但是却勉强让自己先镇定下來,连忙解释道:“柳市长,您先不要着急,请听我说完,你说的这个最新的标准是沒有错的,但是呢,我们鹿鸣市现在的排水系统的的确确是按照之前那两个标准來设计建造的,而这个排水工程属于大型地下工程,操作起來并不是想象的那名容易,所以,虽然2014年版的标准出來了,但是,真正实施起來却沒有那么容易,当然了,如果市政府肯投入大量资金的话,我们市政排水管理处肯定会按照最新版的标准來进行排水系统建设的。”

        轻轻一番话,牛翠城成功的把自己从柳擎宇的话语陷阱中解脱出來,把事情全都推到了之前的城市建设上,而且还顺便将了柳擎宇一军,你市政府要是能拿出钱來,我就给你按照新标准來建造。

        不得不说,这家伙为了保住自己也算是拼尽了全力了。

        看到这种情况,布作伟也立刻接口说道:“是啊,柳市长,我们很多的排水工程建造的时候,都是按照当时的建造标准來设计建造的,现在的的确确有些跟不上时代了,是需要对这些工程进行升级换代了,只是要想升级换代的话,需要大量财政资金支持啊,我们这些部门沒有资金,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两人一唱一和的,倒是给柳擎宇出了一道难題。

        柳擎宇闻言嘴角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冷笑,突然问道:“二位处长大人,我还有一个问題要问你们,身为负责城市排水管理的主要官员,主要负责人,你们这些部门在建设城市排水系统之初,到底是应该按照所谓的标准去建造呢,还是按照城市的实际情况去建造呢,举个例子,北方那些相对來说比较干旱的城市如果按照以前的国家标准去建造排水系统,也许不会出现什么问題,但是,同样的标准如果拿到南方多雨的城市,那就完全不合适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身为南方多雨的城市,你们为什么非得揪住标准不放,为什么就不能考虑一下我们鹿鸣市的实际情况呢。”

        说道此处,柳擎宇语气突然变得更加森然起來:“二位,我还问问你们,你们知道江西省赣州市,在这次暴雨的过程中,赣州市气象局的资料显示,他们那里所遭遇的暴雨恐怕比我们鹿鸣市只强不弱吧,而且,赣州还有两条江水穿城而过,按理说,赣州的防洪抗涝形势比我们鹿鸣市还要严峻吧,但是实际结果怎么样。

        暴雨期间,江水水位一路飙升,然而整个城市在暴雨中却再度安然无恙,特别是老城区,甚至沒有积水,市民生活丝毫不受影响,当地市民曾经对电视记者说,再大的雨这个水不会进到他们的房子里面,再大的雨都不会,因为他们的脚下隐藏着一条宋代时建设的排水设施,,福寿沟。”

        说道这里,柳擎宇突然再次提高了声调,语气中充满了强烈的质问说道:“二位,那可是宋代时候建设的下水道啊,为什么古人在条件受到那么多限制的情况下都能够建造出那样优秀的排水设施,为什么我们鹿鸣市都到了21世纪了还是建造不出來呢,到底是你们这些部门的不作为。”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