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518章 态度问题
  • 第1518章 态度问题

    作品:《权力巅峰

        听到沈鸿飞这样说,柳擎宇的语气一下子变得激动起來,声调也提高了好几度:“沈书记,你说的这话还算是一个市委书记应该说的话吗,什么叫很多地方都是这样的,难道其他的地方都是这样的,我们鹿鸣市就应该是这样的吗,我认为,你这个态度存在着严重的问題。”

        说道这里,柳擎宇声音再次提高了几度:“沈书记,我曾经百度过我们鹿鸣市最近这些年來每次下暴雨的情况,我发现,这些年來,我们鹿鸣市只要下一次暴雨,市区就会出现这种雨后上街去看海的情况,哪怕只是下上一场中雨,我们鹿鸣市很多主城区的道路都会积水严重,尤其是地道桥下都会无法通行,我想请问沈书记,难道这种情况只靠那些所谓的领导干部身先士卒的去救灾能够解决吗,难道那些所谓的正面报道真的能够化解老百姓心中对于我们城市排水设施的质疑吗,难道我们鹿鸣市每年花那么多的钱用在市政设施建设上,结果我们的排水设施竟然是所谓的一年一遇的建设标准,我想请问,我们鹿鸣市市政建设部门每年花了那么多纳税人的钱结果竟然给出了这样的回答,他们对得起老百姓辛辛苦苦缴纳的税款吗,他们对得起他们自己的本职工作,对得起他们的官位吗。”

        柳擎宇这番情绪激烈的话一说完,沈鸿飞顿时便沉默了下來,过了一会,沈鸿飞才缓缓说道:“恩,你说得很有道理,我这就让市政排水工程管理处、水务局等相关部门的一把手亲自参加,不过柳擎宇,你认为这种事情可以通过一次紧急常委会就解决吗。”沈鸿飞说话的时候语气显得有些质疑。

        柳擎宇沉声道:“沈书记,我认为,不管能不能通过一次会议就解决,但是我们至少必须要通过这次会议让这些负责城市排水的部门领导们知道,我们市委市政府对于这件事情十分重视,我们必须要让这些人知道,我们需要的是能够干事的官员,而不是就知道花公款却不办实事的官员,我要让这些人知道,他们干得好就干,干不好就给我滚蛋。”

        说话之间,柳擎宇直接爆了粗口,因为此时此刻,他的内心深处充满了对鹿鸣市市政排水管理处一级水务局这些官老爷们强烈的不满。

        通话结束了,柳擎宇的话却还在沈鸿飞的耳中回响着。

        从柳擎宇刚才的这番对话中,沈鸿飞感受到了柳擎宇心中那强烈的责任感,而他的心中的怒火也被柳擎宇的这番话彻底给点燃了,柳擎宇的发怒的的确确是有道理的,尤其是当沈鸿飞打开电视,看到各个卫视新闻节目上都在报道着鹿鸣市遭遇洪水之后市民们相约雨后上街去看海看彩虹的画面,甚至有市民上街去捉鱼的画面,沈鸿飞感觉到脸上一阵阵发烫。

        难道这就是自己主管下的城市吗,难道自己主管的城市的排水社会就是这样的脆弱这样的不堪一击吗,难道这就是鹿鸣市的基础设施建设吗,难道这就是一个省会城市的排水社会上吗,难道这就是一个立志要成为一个国际性大都市、国际金融中心城市的基础社会建设吗,难道今后真的成为了国际金融中心了,让那些外商们每到下雨的时候就停止外出在家躲避洪水吗,难道这样的城市有发展前途吗,难道每年大笔大笔的城市建设经费就建设处了这样的排水设施吗。

        他奶奶的,这些负责城市排水建设的官员都脑袋进水了吗,还是被驴给踢了,鹿鸣市可是一座处于多雨地区的城市,甚至台风都经常光顾鹿鸣市,难道鹿鸣市的排水设施就是这个德行吗,这要是今后到了竞争更高级别仕途位置的时候,别人要是拿自己主政的鹿鸣市排水设施來说事,自己怎么去应对,这可是竞争对手攻击自己的最好的把柄啊,到时候人家只要说你一个堂堂的市委书记连一个城市的排水设施这样的市政利民工程都搞不好,你还能搞好啥。

        就这么一句话,就足以将自己仕途前程彻底堵死了。

        毕竟,市政排水工程这可是一项利国利民关乎到老百姓切身利益的关乎到一个城市长远发展大计的工程啊,而且这个工程本身其实并不是多困难,因为美国、欧洲、日本这些国家早就把这样的工程做得非常好了,为什么人家国外很多实力比起华夏比起鹿鸣市來都要差得多的城市都可以做得很好,鹿鸣市却做不好呢。

        这其实根本不是经济实力的问題,而是官员的态度问題,是做与不做的问題。

        要知道,我们国家连三峡大坝、南水北调这样巨大而又复杂的工程都可以做好,为什么一个小小的城市排水管网的建设都做不好呢。

        一个小城市的排水管网的建设难道能够比这样大型工程更困难吗。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追其根源,就是官员的态度问題,就是做与不做的问題。

        鹿鸣市以前的官员不肯做这个工程,沈鸿飞可以理解,因为这样的工程确实耗资巨大,很多官员担心自己任期内花费巨资建成的工程甚至任期内工程都不一定能够建成,自己事情做了却得不到政绩,反而会便宜自己的下一任,与其那样,还不如拿着这些钱去做一些别的事情,去做那些短期内可以看到政绩的面子工程,至于排水工程这样关乎长远的工程,谁愿意做谁去做,反正我不做,这是很多官员的心态,这才是鹿鸣市排水设施一直沒有做成的根本原因之一。

        但是不管别的官员做不做,沈鸿飞已经下定决心要做了,一方面是为了鹿鸣市的长远发展考虑,为了鹿鸣市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考虑,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自己的仕途前程考虑,此时此刻,他不得不佩服柳擎宇在这件事情表现出來的强烈政治敏感性,沈鸿飞相信,柳擎宇肯定也是看到了在城市排水设施这个工程上一旦做得不到位,未來有可能遭遇到竞争对手定点攻击的情况。

        在这件事情上,沈鸿飞敏感的意识到,他已经和柳擎宇成了一条线上的蚂蚱,如果这件事情做不好,恐怕两个人今后都有可能在冲击巅峰位置的过程中败给其他竞争对手。

        想到此处,沈鸿飞再也坐不住了,他立刻给市委秘书长吴成坤打了个电话,让他立刻通知所有市委常委们到市委來参加紧急会议,同时通知市政排水管理处以及水务局的一把手、二把手以及相关排水系统专家前來列席参加这次紧急常委会。

        一个小时之后,鹿鸣市紧急常委会正式开始,沈鸿飞主持会议。

        此时此刻,过來参加本次紧急常委会的常委们心中全都对本次会议的主題充满了疑惑,要知道,现在按照以往的规矩,应该是各个常委们轮流出面去赈灾,去慰问,去在电视上露脸,去展现鹿鸣市的市委领导是多么关心老百姓的生产和生活,但是现在,沈鸿飞却一声令下,把那些之前在各**问前线、‘赈灾’前线的常委们全都给喊了回來,要求大家必须要回來参加这次紧急市委常委会。

        沈鸿飞到底抽什么风呢,为什么这个时候把大家喊回來呢。

        此刻,众人的目光落在沈鸿飞的脸上,发现身后的脸阴沉得犹如黑锅底一般,很显然,他的心情十分糟糕,这个时候,沒有人敢去触碰他的眉头,只能压抑住心中的疑惑,默默的等待着会议开始。

        此刻,心中最为忐忑的要数列席会议室的几名市政排水管理处和水务局的一二把手们,他们坐在列席位置上,看到沈鸿飞、柳擎宇那阴沉着的脸色,看着市委常委们略显迷茫的眼神,以及他们自己这些列席的人,很多人心中充满了忧虑,他们知道,这次鹿鸣市主城区变成一片**肯定是惹得市领导不高兴了,但是他们也沒有办法啊,鹿鸣市这些年來一向都是如此的,大家早就习惯了,因为大水过几天就会下去了,老百姓们也早就习惯了,毕竟,着属于天灾,属于不可抗力啊。

        很多人心中这样为自己辩解着。

        这时,沈鸿飞开口了:“各位,今天召开这次紧急常委会,主要议題就是讨论如何解决我们鹿鸣市市政排水系统每次遇到稍微大一点的小雨、中雨的时候就会发生严重内涝的情况,尤其是一遇到暴雨,城区必定会严重积水的情况,今天,把市政排水管理处以及水务局以及各位排水系统专家请过來,也是要对你们的工作进行一次现场检查。”

        说完,沈鸿飞的目光落在了柳擎宇的脸上,沉声说道:“下面的会议交给柳擎宇同志來负责,柳擎宇同志,就如何解决这个问題,你來主导。”

        这一下,其他所有常委们全都是一惊,要知道,沈鸿飞可是堂堂的市委一把手啊,这么重要的会议怎么会把会议的主导权交给柳擎宇呢,这岂不是相当于帮助柳擎宇树立权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