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512章 真相渐进
  • 第1512章 真相渐进

    作品:《权力巅峰

        “是上城区主管城建、信访的副区长郭祥福干的,是在他的办公室内干的。”邢无义沒有丝毫犹豫的快速回答道。

        “你怎么知道的。”艾琨问道。

        “因为这件事情是我们策划的。”说道这里,邢无义又深深的低下头去,脸上写满了惭愧。

        “你们策划的,这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艾琨皱着眉头问道。

        邢无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实话实说道:“整个主义是由郑梦德出的,我们先是派人告诉李老三一家人,说是上城区主管信访的副局长郭祥福是一个一心为民的官员,只是他这个人比较文绉绉的,不喜欢和普通人打交道,建议他们让他们女儿李艳艳去区政府找郭祥福去汇报情况,因为李艳艳是他们家里唯一的高中生,是最有文化的人,所以李老三便同意了。

        随后,当李艳艳來到郭祥福办公室进行汇报的时候,我们派人暗中在她喝的水中下了**,然后由郭祥福在他的办公室内对李艳艳进行了侵犯,同时旁边也准备好了一台摄像机拍摄了整个过程,等到李艳艳醒來之后,由郭祥福用这些视频录像作为威胁,逼迫李艳艳回去告诉他父母,让他们不要在上访了,否则的话,就将视频录像发布到网上,让李艳艳彻底声名扫地,由于拍摄录像的角度问題,所以郭祥福并不担心自己曝光。”

        李艳艳因为年纪比较轻,在得知这件事情之后,因为无法承受那么大的压力,并沒有把事情向他的父母说,直接跑到区政府楼顶跳楼自杀了,这一点出乎了我们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后來就是李老三一家人在区政府门前喝农药自杀了。

        听到邢无义说完之后,艾琨气得几乎咬碎了自己的牙齿,双眼中火冒三丈,咬着牙说道:“郭祥福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他一个堂堂的副区长就不怕万一录像发布到网上,有人会把他认出來吗。”

        邢无义摇摇头:“艾局长,您可能不了解郭祥福此人,这家伙就是一个色胆包天之辈,极度好色,很多人尤其是女人要想找他办事,如果不牺牲一点色相的话根本就办不成,而很多人为了找他办成事,都想办法找一些美女來送给他享用,据郭祥福自己说,他玩过的女人超过100人不止,可谓色中的魔王,而我们之所以给他设计这么好的福利,一是因为他主管信访,我们希望利用他平息李老三一家人的上访,另外一方面是因为他主管着城建,我们希望通过这件事情可以和他建立更为稳固的关系,让他在很多项目和审批中继续对我们天舟集团大开绿灯,水榭花都小区这个地方我们天舟集团之所以能够顺利拿下,和他的大开方面之门也有关系。”

        这一次,邢无义除了沒有把老爸邢俊辉交代出來之外,把其他所有他知道的人全都交代了出來,因为他知道,自己肯定是要坐牢的了,而且,他已经彻底对许思威等人死心了,因为这些人太狠辣了,竟然要置他于死地,那么他就让这些人陪着自己一起死。

        随着邢无义的交代,一个又一个涉及到水榭花都项目的官员被交代出來,一个又一个违法违规事件被牵连出來,而现场,案件的卷宗也在一点点的累积着,增加着。

        这一夜,市纪委、市公安局展开了联合行动,先是上城区副区长郭祥福直接在家里被双规,随后是区长邢俊辉被双规,紧接着,黑恶势力乔三儿的老窝被一锅端,乔三儿和他的左膀右臂全都被警方一网打尽。

        而许思威万万沒有想到的是,当他还在搂着美女呼呼大睡的时候,警方犹如神兵天降一般突然出现,将他直接逮捕。

        许思威感受着手中那冰凉的手铐,整个人一下子就醒了过來,充满愤怒的瞪视着眼前的那些警察咬着牙说道:“你们凭什么抓我,你们知道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你们是不是不想混了。”

        回答他的是一张警官证和盖着鲜红印章的逮捕证,为首的一名警官脸色阴沉着说道:“许思威,我们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是你应该知道我们是什么人,这是我的工作证和逮捕证,你现在涉嫌严重违法行为,我们正式依法对你实施逮捕,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会成为呈堂证供。”

        听到警官那威严的话语,许思威脸色显得异常阴沉,他的双眼中同时流露出一丝疑惑,他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逮捕,要知道,自己做事可是非常谨慎啊,几乎每件事情自己都不曾亲自出手,大部分事情都是让职业经理人郑梦德去负责操作的,按理说即便是抓人也不应该抓自己啊。

        许思威被抓捕之后,许思威的老爸许怀远很快就得到了信息,他得知儿子竟然被鹿鸣市公安局给抓走了,顿时勃然大怒,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了柳擎宇的手机上,声音中带着几分怒意说道:“柳擎宇同志,听说你们鹿鸣市公安局把我儿子许思威给抓走了,我想,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呢,据我了解,我儿子一向是奉公守法之人啊。”

        柳擎宇淡淡一笑:“许厅长,您儿子到底是什么人,您说了是不算数的,我说了也不算数,我认为,我们还是等着法院最终判决之后再说吧,我虽然是鹿鸣市的市长,但是我也不能随随便便就去干预人家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到底行动不是。”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许怀远的脸色更加阴沉了,咬着牙,稍微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怒气,缓缓的把语气变得柔和了一些说道:“柳擎宇同志,如果我个人在之前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我向你赔礼道歉,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把我们工作上的恩怨带入到个人事情之中,我就许思威这么一个儿子,我不希望的儿子出事。”

        话说道这种份上,许怀远其实已经是在变相的示弱了,如果是一般人,这个时候也应该退一步了。

        但是,对于柳擎宇來说,这是一个原则性问題,因为柳擎宇通过听取艾琨的工作汇报已经十分清楚,许思威在天舟集团所酿造的水榭花都小区事件之中到底担任了什么样的角色,对于这样一个关键责任人,他怎么可能会放对方呢。

        柳擎宇只能声音沉重的说道:“许怀远同志,我柳擎宇也以一个党员干部的身份郑重的向你承诺,我柳擎宇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从來不会从私人恩怨的角度去处理问題,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办事,按照程序办事,我理解你作为一名父亲的在此刻的心情,但是,在许思威这件事情上,恕我无能为力。”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许怀远直接咔嚓一声挂断电话,他知道,柳擎宇是根本不打算给他这个面子了。

        一时之间,许怀远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房间内走來走去的,思考着对策。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许怀远的手机突然响了,看到手机上的电话号码,许怀远连忙勉强挤出一个笑脸,腰微微的弯曲了下來。

        电话那头传來了一个十分威严的声音:“怀远啊,听说你儿子许思威被鹿鸣市那边给抓进去了。”

        许怀远连忙恭敬的说道:“是啊,老领导,我这边正在着急呢,我刚才给柳擎宇打了个电话,但是这小子根本就是一个生瓜蛋子,油盐不进,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老领导,您看您能否跟鹿鸣市那边打个招呼。”

        电话那头的声音暂时沉默了一会,这才缓缓说道:“怀远啊,到了你这个级别了,做事做人要向长远看,思威那个孩子不错,很聪明,我也很喜欢,但是有些时候,人啊,不能总想着索取,该付出的时候也要付出,天舟集团的那件事情我看就到思威这为止好了,让思威把所有的事情全都扛下來,这样做对所有人都有好处,对你也有好处,如果这件事情继续发酵酝酿下去的话,事情很有可能会发展到不可控制的地步,柳擎宇那个人你应该了解的,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不怕死的蟑螂,他的心中只有国家和民族大义,只有公平和公正,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电话那头挂断了电话,而许怀远却噗通一声坐在了地板上,久久无言,泪水顺着脸颊噼里啪啦的往下滑落,他的心如刀割一般,因为他知道,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已经再也无法挽回了,毕竟,水榭花都小区事件肯定要有人站出來背黑锅的,而自己的儿子许思威由于平时在天舟集团主事,所以也属于背黑锅的最佳人选,他虽然有心救自己的儿子,但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他却无能为力。

        这一夜,对许怀远來说也是一个不眠之夜,他就那样静静的坐在地板上,双手不停的抓着自己的头发,痛不欲生。

        第二天一早,当他起來照镜子的时候,发现面容憔悴到了极点,原本满头的黑发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白了一半。

        他却只能惨笑了一下,梳洗完毕之后,拿出手机,进行了一番部署,部署完了之后,他再次瘫软在地上,久久无法起來。

        鹿鸣市,更大的行动正在酝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