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502章 自保妙计
  • 第1502章 自保妙计

    作品:《权力巅峰

        许总闻言却是淡淡一笑,说道:“我说小邢啊,你爸可是上城区的区长大人,你有什么可怕的呢?那些舆论再咋呼,也不过是一帮子笔杆子而已,那些新闻记者们不过是靠报道这些新闻混口饭吃罢了,不足为虑。”

        小邢名叫邢无义,听到许总这样说,却是眉头紧皱着说道:“许总,事情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我可是听说了,对于这次事故,市委书记沈鸿飞和柳擎宇高度重视,两人都先后赶到了现场参与指挥救援和现场直接问责,现在市安监局局长和市建设局局长都已经被就地免职了,城管局局长也深陷其中难以自拔,对于柳擎宇的个性我相信大家都应该出现的,最为郁闷的是,这次的事情正好被他赶了个正着,你说柳擎宇怎么可能会不把这次的事情调查个清清楚楚,只要柳擎宇认真调查,那我们可就危险了。”

        许总却是淡淡一笑:“邢无义啊,你的胆子有些太小了,比我许思威还要小,看来,我只能先给你吃一颗定心丸了。邢无义,你可知道为什么在水榭花都这个项目中,有咱们哥四个基本上已经可以主导整个大局的情况下,我还要拉着那么多人进来参股其中吗?”

        邢无义并不是傻瓜,听许思威这样一说,便立刻说道:“这个很简单啊,你拉进来的那些小股$东们都是各级主管部门的儿子、女儿,有了他们这些人参与进来,我们这个项目就可以快速的通过各种审批,可以快速的建设项目及时套现赚钱。”

        许思威却是淡淡一笑,轻轻摇摇头说道:“邢无义,你虽然很聪明,但是在有些问题上,思考得还是不够周密,我告诉你,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们把他们这些人拉进来,可不单纯是让他们进来分红的,你想想看,如果就凭他们稍微出了一点力帮忙跑了某个单项的审批,他们值得我们给他们那么多股份分红吗?要知道,他们每个人随随便便分个红都是几百万啊,他们凭什么拿那么多钱?”

        “凭什么?”邢无义反问道。

        “很简单,他们必须做好当替罪羊的准备,以我们四个人这种身份,我们怎么可能冲锋陷阵在前呢?我之所以一开始就让你们三人每个人都找个人帮你们持股成为公司的股东,让你们在幕后操控,我的目的就是为了防备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我清楚,这帮孙子虽然都是官宦之后,但是,他们的心黑着呢,既然我们要用他们,他们肯定也会想法设法的从中捞钱,而真正的大头都被我们捞了,他们要想捞钱的话,就只能从建筑材料上入手,从施工流程等诸多环节去节省成本,所以,他们负责的工程出现质量事故几率非常大,所以,我要你们把手中的股权交给他们去负责,让他们那些人成为天舟集团明面上的股东就是为了防备万一,而且,他们的父母的官位虽然比起咱们哥四个的父母来要差一些,但毕竟也是主管一方的人物,最次的也是区里某局的局长,而现在水榭花都小区出现了质量事故,他们这些人肯定要首当其冲,他们肯定是要承担主要责任的。

        但是,你们不要忘了,现在水榭花都小区出现质量事故了,由谁来首先进行调查?肯定是要先由上城区来进行调查,而调查的那些人大部分都是那些咱们拉进来的小股东的父母,你说,父母调查儿子的项目,如果调查清楚了就要把儿女们送进监狱了,这种情况下,他们可能会认真展开调查吗?什么叫官商相护?这就是!官商相护的背后其实博弈的就是亲情和利益。这就是我们幕后这些操盘者们真正的算计!至于那些舆论,那些媒体记者,不需要搭理他们,他们大部分也都是被有关部门所操控的机器而已,领导让他们怎么写稿他们就怎么写稿。”

        听到许思威的这番言论,邢无义脸上露出震惊和惊喜之色,竖起大拇指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许总,还是你高明啊,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今后,我得跟着你多学习学习。”

        说话之间,一个个马屁如潮水一般拍了过去。许思威的脸上则露出了享受之色,充满了得意和傲然。

        然而,邢无义虽然表面上马屁如潮,其实,他心中却在暗暗想着:“奶奶的,傻逼许思威,如果不是你老爸级别高,你以为老子会在你面前装疯卖傻啊,就这么简单的事情老子要是看不明白,老子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如果不是为了为我老爸能够攀上你老爸这条线,老子才不会天天跟在你的身边装疯卖傻的拍马屁呢,就你这智商,比老子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救援现场,由于有了柳擎宇的亲自指挥,各种救援力量的协调十分到位,救援效率十分高效,截止第一天傍晚,第一栋坍塌的高楼便被彻底清理转移出来,并从其中救出生者4人,死者6人,在柳擎宇的指挥下,救援工作依然在紧张的进行着,并没有因为夜色的降临而停止,救援现场早已经假设起了高功率照明灯,将整个现场照的犹如白昼一般。

        柳擎宇并没有睡觉,依然坚持在救援指挥第一线。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一次,鹿鸣市市政府并没有举行新闻发布会,新闻发布会是由上城区负责召开的,出席新闻发布会的人是上城区区政府办公室主任向天宁。

        在新闻发布会上,向天宁先是以长篇累牍式公式化的篇幅大幅渲染了一下上城区区委区政府在鹿鸣市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做了哪些善后工作,救援是多么及时,最后,通报了一下救援的结果。

        等到向天宁说完之后,便进入到了记者自由提问的环节。

        第一个站起来提问的是一个女孩,身材高挑,相貌十分清秀端庄,气质娴静,但是当她站起来之后,问出的第一个问题却是十分锋利:“向主任你好,我是燕京京华日报的记者刘婉清,你刚才说了这么多,为什么没有一丝一毫牵扯到了相关的事故调查上面,现在,除了救援出了多少人是我们十分关注的之外,我们最关心的你们上城区对于整个事件的调查进展如何了?比如说,对于水榭花都的开发商天舟集团你们采取了哪些措施,发生了这么严重的质量事故,天舟集团的主要负责人有没有被控制,为什么被那么多部门都一路绿灯的重大项目会出现如此严重的质量事故?据我所知,这次的水榭花都小区还被你们上城区区政府列入旧城改造项目的示范工程,请问,你们上城区区政府对于这样的示范工程是如何进行监督管理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故,你们上城区区政府应该由谁来承担责任。”

        这个女记者的问题提出来之后,整个新闻发布会现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全都充满关注的看向了新闻发布席上的向天宁。对于参加这次新闻发布会的媒体记者而言,向天宁所介绍的内容中,只有他所通报的人数是记者们所关心的,至于说鹿鸣市和上城区到底都做了哪些工作,记者们兴趣聊聊,而他们最为关心的恰恰是刘婉清所问出的这些问题。所以,大家都希望向天宁能够给大家一个明确的答复。

        然而,刘婉清说完之后,向天宁却是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随即,他淡淡的说道:“这位记者说得问题太多了,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样吧,我用一句话来回答这位记者的这些问题吧,以便于给其他记者们更多的提问机会。这位记者所关心的这些事情,我们上城区区政府正在有条不紊的推进之中,等到相关的调查结果出来之后,我们会通过新闻发布会向大家进行公布的。”

        向天宁刚刚说完,刘婉清便再次说道:“向主任,为什么你们上城区出现了这严重的责任事故,只有您这个办公室主任来出席新闻发布会了,为什么没有一个副区长或者区委常委级别的领导出席?”

        刘婉清的这个问题再次给向天宁出了一道难题,向天宁的眉头再次紧皱了一下,森冷的目光向着刘婉清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即淡淡的说道:“不好意思啊这位记者,根据我们的会议安排,每位记者只能提一个问题,还请你给其他记者们一个提问的机会。”

        刘婉清闻言脸色有些难看,她听得出来,向天宁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这时,另外一名男记者也站了起来,他直接说的:“好,既然向主任给我们一个机会,那么我的问题是,为什么你们上城区出现了这严重的责任事故,只有您这个办公室主任来出席新闻发布会了,为什么没有一个副区长或者区委常委级别的领导出席?”

        向天宁的脸色当时便阴沉了起来,他没有想到,现场的这些记者们倒是挺能捣乱的,提出的问题竟然如此尖锐,而这样的问题,他是绝对不可能正面回答的。

        但是现在,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他又不能不回答,他干脆直接玩起了太极推手:“哦,是这样的,我接到的指示就是让我来出席本次新闻发布会,更多的信息等我全面了解之后会向各位记者们进行通报的。”

        又是一个公式化的回答,其实一点实质性的内容都没有。

        此刻,在事故现场的指挥车内,柳擎宇通过车载电视看着新闻发布会现场的情况,脸色显得十分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