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489章 加强惩罚
  • 第1489章 加强惩罚

    作品:《权力巅峰

        热门推荐:、 、 、 、 、 、 、

        听到柳擎宇的分析之后,杜御风的脸色一下子就凝重了起來。

        虽然他认为柳擎宇的一些说法有些过于夸大,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柳擎宇的这种说法在理论上是绝对站得住脚的,而且从现实层面考虑,其可执行力还是非常高的,身为一名省长,杜御风自然能够看到,面对柳擎宇所分析的这些问題,那些外国金融巨头们可能会无动于衷吗,可能会偃旗息鼓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杜御风太清楚这些人的本性了。

        追求利润,是这些外资巨头的核心目标,为了这个目标,他们可以无视人性和法律,可以无视道德和底线,他们甚至可以发动一场场的战争,将别国人民拖入炮火连绵的地狱,他们从來不会为此感觉到耻辱和羞愧,他们或许会在牧师的暗室中忏悔,但是忏悔之后依然我行我素,鱼肉全世界。

        此时此刻,杜御风有些明白柳擎宇的真实意图了,他这是在通过种种分析告诉自己,整个天涯省都落入了这些外资巨头设计的陷阱之中啊。

        杜御风笑了,因为他知道,柳擎宇这小子现在真的是成熟了,像这种高级陷阱可不是谁都能够分析得出來的,即便是省里的一些常委们都看不出來,或者说是有些人就算看出來了也不愿意说出來,甚至还会默默的配合对方,而这背后的根源杜御风自然明白,那就是利益,那就是政绩。

        而现在,柳擎宇这个小家伙不过才是一个鹿鸣市的市长,竟然敢当着自己这位省长的面指点江山,这份魄力、这份胆色、这份自信,绝对不是一般人敢这样做的。

        想到此处,杜御风笑着说道:“柳擎宇,既然你已经看出了三大外资巨头的阴谋,你认为,我们天涯省在这件事情上应该如何操作呢,怎么样才能不被外资巨头左右我们天涯省的最终决策呢。”

        柳擎宇略微沉吟了一下,随即才缓缓说道:“杜省长,恕我直言,其实,要想不被外资巨头左右天涯省的决策真的非常简单,只需要天涯省决策层不敢对外资巨头说不,敢于对那眼看着就能够到手的巨大政绩说不,敢于和自己内心是**说不,那么这件事情就成功了一半,如果天涯省决策层总是看着外资巨头所提供的巨大的政绩诱惑眼红,因此束手束脚不敢有所作为的话,那么就算是神仙來了也无济于事。”

        杜御风闻言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柳擎宇这一点的的确确是点在了问題的根源上了,而这一点也是他现在最为苦恼的一点,现在,整个天涯省围绕着三大巨头对鹿鸣市的控诉已经分成了两个阵营,有的阵营认为不应该因为鹿鸣市而影响到了整个天涯省的大局,不能让数百亿的大项目因此而泡汤,所以,这些人坚决反对鹿鸣市抓捕托马斯、三井缸泰和马库斯三人,其实,杜御风非常清楚,这些人的目标就是那份沉甸甸的政绩,甚至还有一些更深层次的利益关系,而另外一个阵营就是以杜御风为首的阵营,他这个阵营的观点和柳擎宇的基本相同,那就是坚决不能像三大外资巨头妥协,必须要实事求是,严格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办事,不给任何人尤其是外国人以超常规的待遇,在法律面前必须一律平等。

        “柳擎宇,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现在省里针对这件事情分红极其严重,你认为,在这个时候,我们这些支持你们鹿鸣市决策的人应该怎么做。”这个时候,杜御风直接亮明了自己的立场,同时也点出了自己的困难。

        柳擎宇微微一笑,心中充满了欣慰之色:“杜省长,我认为这件事情其实也很简单,既然是省里决策层意见两极分化十分严重,那就继续向上级请示吧,看看上级领导层是什么态度,此为其一,当然了,这个只能算是下策,非不得已之时最好不要采用,上策则是利用大局、大义來说服那些持有不同意见的反对者,要毫不客气的直接点名他们那些人之所以秉持那样的意见其实就是自私自利,其实就是为了自己的政绩,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再你好我好大家好了,必须要一针见血的指出來,不要害怕彼此之间撕破脸皮,在国家大局、民族大义面前,必须要坚定自己的立场,必须要有碾压一切充满私欲决策的决心和胆色。”

        听到柳擎宇这么一说,杜御风突然感觉到自己心中那原本沉甸甸的的负担突然轻了很多,在给柳擎宇打电话之前,他其实已经做好了要与反对阵营撕破脸皮的准备,只是他也非常清楚,一旦撕破脸皮的话,那么今后自己这个省长的工作肯定不会那么好做了,因为有副省长是支持释放托马斯那些人的,但是,现在听到柳擎宇这个小小的市长竟然有如此胆色说出这样气势磅礴的话,他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受到的震颤,柳擎宇说得沒错,在国家大局、民族大义面前,自己的个人私利算的了什么,大不了工作受阻,更严重的话也顶多是被罢免官职,但是,国家大局、民族大义必须要维持,公平和正义必须得到伸张,柳擎宇这样一个鹿鸣市的市长都有这种觉悟,自己还在担心什么呢。

        杜御风笑了,纠结了很久的心结彻底打开了。

        不过杜御风还是笑着说道:“柳擎宇,这件事情恐怕不是仅仅省里做出决策就能摆平的吧,你应该知道,我们天涯省被做空的股票可不仅仅是你们鹿鸣市造船厂这一家啊,你们鹿鸣市造船厂的救市行动做得相当不错,你是不是也应该替省里考虑考虑,帮忙救救其他地市的上市企业呢,毕竟,其他地市的企业中也有相当一部分和军工有关啊。”

        听到杜御风这样说,柳擎宇苦笑着说道:“杜省长,说实在的,我非常愿意为我们天涯省贡献自己的力量,但是恕我直言,如果由我们鹿鸣市的团队一个个的去挽救天涯省其他的股票这并不现实,因为要想拉升一直股票的股价,有很多相关联的因素在里面,就像我们鹿鸣市造船厂股价的拉升是有很多炒作的话題在里面的,而我对其他城市的上市企业并不了解,如果单纯依靠资本拉升的话,那样的投入太过于巨大,也不是我们鹿鸣市这小小的团队能够办得到的,我认为,要想解决这件事情,其最终的着眼点还是在省里,在于省里是否敢于拿出真正具有杀伤力的动作來挽救那些企业。”

        “拿出具有杀伤力的动作,你指的是什么。”杜御风问道。

        柳擎宇双眼中露出两道寒光:“我认为,要想真正解决做空的问題,必须要做到两点,第一,必须要让那些做空势力意识到恶意做空我们天涯省并不是不知道,要让他们知道,虽然他们利用的是我们股市中存在的漏洞在操作的,但是,由于他们的行为是恶劣的,结果对我们天涯省是十分不利的,这已经构成了严重的违法犯罪,所以,天涯省必须要对他们这些恶意做空的企业给予最为严厉的惩罚,要罚到他们心惊胆战,要罚到他们肉疼,要罚到他们今后不敢再我们天涯省在这样去操作了,这一点,在欧美各国的很多领域都已经被使用过了,比如说针对我们华夏企业的诸多惩罚性关税,类似的事情不胜枚举,他们欧美国家无中生有都可以这样做,我们天涯省受了这么大的伤害,为什么就不敢惩罚他们呢。”

        杜御风使劲的点点头,脸上露出了浓浓的兴趣:“柳擎宇,看起來你似乎胸有成竹啊,说说看,你到底有什么样的惩罚措施。”

        柳擎宇道:“很简单,我们天涯省先出台一个地方性的法规,对恶意做空行为进行定性并且出台相应的惩罚措施,同时,立刻冻结他们所有的银行账户对这三大公司进行详细调查,他们通过恶意做空行为获得了多少利润,那么就以五倍的利润來作为惩罚,如果他们不愿意接受惩罚,那么根据我们华夏的法律法规和我们天涯省的地方性法规,两者结合,直接将对方在我们天涯省的恶意做空股市上的全部资金进行沒收。

        他们如果想要打国家官司的话,那就跟他们打好了,总之一句话,我们要通过对我们自身存在的金融漏洞、制度漏洞的地方第一时间进行查漏补缺,同时加强惩罚措施,要让那些恶意做空企业让那些喜欢钻漏洞的金融巨头们明白一点,纵容我们的制度有漏洞,但是只要他敢利用并且用來牟利,那么我们就敢罚到他肉疼,我们要让他们知道,在我们华夏违法的成本非常之高,我们的金融市场发展时间短,制度上、措施上可以存在一些漏洞,但是在法律上,我们必须要加大完善力度,以未雨绸缪的方式为法律的实施做好相应的准备,让任何人都不敢利用我们的漏洞去牟利,去通过经济、金融手段去掠夺我们国家和人民的财富。”

        柳擎宇说完,杜御风双眼放光,随即问道:“柳擎宇,那你要说的第二个措施是什么。”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