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481章 瓮中捉鳖
  • 第1481章 瓮中捉鳖

    作品:《权力巅峰

        听到艾琨这样说,柳擎宇却是淡淡一笑,说道:“沒事,你们这些大老爷们不方面搜查,这些女警就沒有问題了。”

        说着,柳擎宇招了招手,他身后几名女警察立刻走了过來,其中三名女警手中分别牵着一条搜查犬,还有一名女警的手中拎着一个箱子,从外表也看不出來箱子里面装得到底是什么东西。

        柳擎宇立刻吩咐道:“张金英,先让的搜查犬嗅一下肇事司机遗留在车上的手套,你带着你的搜查犬从地下车库开始搜起,吴亚楠,你和苏琴琴两人配合,去于老的孙女卧室内去搜查,李晓燕,你带着搜查犬配合艾琨同志再次对可疑地点进行搜查。”

        柳擎宇说完,众人立刻开始再次行动起來。

        在柳擎宇让人去搜查于老孙女卧室的时候,于志宝的眼神深处掠过一抹常人难以觉察的愤怒之色,只是这种表情一闪即逝,谁也沒有注意到。

        “柳擎宇同志,你们的艾琨同志已经带人搜查了半个多小时了,怎么你们还要搜查,你们是不是觉得我这已经退休的老头子好欺负啊。”说话之间,于志宝猛的一拍桌子,怒视着柳擎宇。

        柳擎宇连忙陪着笑脸说道:“于老,您千万不要误会,我们可沒有欺负您的意思,我们也不敢,对于任何一位退休的老同志我们都是非常尊敬的,因为我们知道,我们也有老的那一天,所以,我们绝对不敢胡乱行动,您放心,我们这一波搜查行动结束之后就再也不打扰您了,而且如果搜查不出來的话,我会代表市局亲自向您赔礼道歉。”

        于志宝闻言冷哼了一声:“再给你们二十分钟的时间,如果你们再搜查不出來,立刻给我滚蛋。”

        说完,于志宝拿起桌子上的水杯狠狠的蹲了一下茶几,把他心中的怒火充分的展露出來。

        柳擎宇微微一笑:“好,二十分钟就二十分钟,足够了。”

        于志宝闻言不由得撇了撇嘴,眼神深处掠过一抹不屑之色,心中暗道:“就算再给你两个小时你也搜不到。”

        就在柳擎宇他们这边谈话的时候,几名女警察已经开始展开行动了。

        张金英带着他的搜查犬一路从地下车库开始搜起,直到上了电梯,在别墅二楼停稳,出了电梯之后,搜查犬一路嗅探,逐渐來到了于志宝孙女的卧室门口,而另外一路搜查人员李晓燕在艾琨等人的配合下,经过上下两层的搜查之后,最终搜查犬也在于志宝的孙女卧室门前停了下來。

        见到这种情况,艾琨立刻下來跑到柳擎宇身边汇报道:“柳市长,我们已经有两只搜查犬从不同的路径进行搜查,最终全都在于老孙女的卧室外面停了下來,这里,成了我们重点怀疑的目标。”

        柳擎宇闻言脸色一下子就凝重了起來,目光看向于志宝说道:“于老,您看是否麻烦您一下,先请您的孙女先从卧室里面出來,我们要对她的卧室进行详细搜查。”

        听柳擎宇这样说,于老表情依然十分平静,把保姆喊了过來,吩咐一番之后,冷冷的说道:“好了,你们稍等片刻,我孙女一会就处理,不过我再次郑重的提醒你们,你们还有15分钟的搜查时间。”

        柳擎宇轻轻点头

        过來一会,就听楼上传來了一阵尖利的咒骂声,随即,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孩骂骂咧咧的从卧室里走了出來,冲进了另外一间卧室,站在门口冲着警察们大骂一阵之后,砰的一下关上了房门。

        这时,早就等在门口的吴亚楠、苏琴琴、张金英、李晓燕四个女警立刻推开房门带着搜查犬冲了进去,在经过一番嗅探之后,最终三条搜查犬全都趴在一处墙壁边上。

        看到这种情况,三个女警立刻兴奋起來,大声说道:“这里有情况。”

        然而,众人围绕着搜查犬趴着的地方仔细看了看,也沒有发现什么情况,这时,苏琴琴拿过那个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台仪器,先让众人带着搜查犬走了出去,随后把仪器前方的传感探测器对准了墙壁的方向四处扫描了起來。

        过了一会,苏琴琴突然站在了卧室大床后面的墙壁处大声喊道:“这墙里面有生命信号,人应该就藏在这墙里面。”

        站在旁边的艾琨看到这种情况,立刻飞快的跑下楼去,來到柳擎宇面前,气喘吁吁的说道:“柳市长,在二楼于老孙女卧室的墙壁里发现可疑生命信号,很有可能那处墙壁处有夹层,我现在申请强行打开那处墙壁,人呢应该就藏在里面。”

        听到这个汇报,柳擎宇的目光看向了于志宝,此刻,于志宝的脸色已经阴沉了下來,眼神之中的神色明显有些慌张和收缩,柳擎宇淡淡一笑,看向于志宝说道:“于老,您看,我们现在发现可疑目标,我相信您应该不会阻止我们队墙体进行破拆吧,我向您保证,事后我们会负责恢复原样,如果沒有是误报我会向您赔礼道歉并同时给您一定的赔偿。”

        话,柳擎宇虽然说得十分客气,但是语气中却已经多了几分不容置疑的味道。

        于志宝此时此刻也知道,要想阻止柳擎宇他们破拆肯定是不可能了,不过他依然板着脸说道:“你们愿意怎么做,那是你们的问題,但是有一点我必须要说清楚,我的的确确沒有看到陌生人进入我的别墅内。”

        听于志宝这样说,柳擎宇心中不由得暗暗一阵冷笑,这个于志宝倒是很狡猾,这个时候了,说出了这样的话,似乎已经开始有为自己解套的意思了,不过于志宝虽然狡猾,却还是让柳擎宇感觉到了于志宝身上存在的问題,假设万一要是真的从于志宝家里搜查到了那个卡车司机,那么于志宝在这个事件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心中想着,柳擎宇对艾琨说道:“找施工队拆墙搜查。”

        艾琨沒有丝毫犹豫,一个电话之后不久,便有一个三人组成的施工队伍赶了过來,带着电锤、电钻等工具,很快的便投入到了拆墙之中。

        专业就是专业,用时不到10分钟,墙壁上便被打出了一个半米见方的孔洞,很显然,这段墙壁的的确确是一个空心墙,在空心墙里面,依稀有灯光闪烁,灯光下,一个人正蜷缩在一处瑟瑟发抖。

        艾琨用枪指着那个人厉声喝道:“我们是警察,你,双手抱头,给我走出來。”

        那个人见状不敢有丝毫的抵抗,只能规规矩矩的双手抱头向外走來,等到这个人走出來之后,艾琨一眼便认了出來,此人正是监控摄像机拍摄下來的那个肇事司机。

        随后,艾琨命令4名警察团团把此人围住,一起带着走下楼梯,來到客厅内,此刻的于志宝脸色已经有些苍白,发丝似乎都有些凌乱起來。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于老,您看,这个人正是我们警方正在大力搜查的故意肇事撞死我们造船厂总工的司机,看來,我们市局艾琨同志的判断是正确的,您看我们现在不需要再向您赔礼道歉了吧。”

        于志宝挥了挥手,嗓子眼里十分艰难的挤出了几个字:“不用了,你们走吧。”

        柳擎宇却并沒有走的意思,而是目光紧紧的盯着于志宝说道:“于老,我们走是肯定要走的,不过,这犯罪嫌疑人在您的家里搜出來了,而且还是从墙壁夹层里搜查出來的,这事情您得给我们一个解释吧,为什么他会出现在您的家里呢,我相信,您身为一名老资格的市长应该知道,按照警方的正常办案流程,您可能会被警方以涉嫌窝藏犯罪嫌疑人而给暂时拘留吧。”

        于志宝闻言脸色顿时阴沉了起來,森冷的目光冷冷的看向了柳擎宇,柳擎宇毫不畏惧的直接与于志宝对视起來,双方的目光短兵相接,互不想让。

        就在这个时候,于志宝的保姆突然脸色苍白的从一个房间里走了出來,尖声喊道:“于老,大事不好了,司机老王自杀了,他的屋子里面全都是血。”

        听到保姆的呼喊,于志宝的眼睛缓缓的闭上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轻松了起來,艾琨连忙命人赶到司机老王在一楼的卧室洗手间内,只见老王身体斜躺在洗手间的浴缸里,手腕处鲜血还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流淌着,浴缸里已经到处都是鲜血,在浴缸的边上,还放着一把水果刀。

        很显然,老王是割腕自杀的。

        这时,艾琨一眼就看到浴缸的边上放着一封信,他拿起信封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几行字,,于老,我王提思对不起你。

        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封遗书,遗书里,王提思回忆了曾经于志宝对他的种种好处,到后面,他十分惭愧的指出这次带着肇事司机回來是他暗中操作的,因为肇事司机是他的好朋友,他不忍看着他走投无路,同时他还坦言,于志宝孙女卧室里的夹层也是他趁着于志宝和家人出去旅游的时候暗中操作的,目的是为了隐藏一些自己的秘密,最后,司机王提思把一切的罪责全都揽在自己的身上,希望警方不要因此错怪了于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