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479章 必须搜查
  • 第1479章 必须搜查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起床之后,飞快的洗漱了一下,让自己的精神重新振作起來,随后便坐在办公桌前等着市公安局代理局长艾琨。

        过了一会,敲门声传來,艾琨、曾小帅被张以琛带了进來。

        进门之后,艾琨沒有啰嗦,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柳市长,我们发现重大可疑线索,现在向您请示汇报,同时,也需要您的支持。”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说吧,什么情况。”

        艾琨说道:“柳市长,情况是这样的,经过我们市局技侦科科长曾小帅同志缜密的分析论证,我们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可以确定肇事逃逸的司机应该是被老市长于志宝的专车给接走了,而且很有可能肇事司机现在就藏在老市长的家里,我们想要对老市长的家进行搜查,但是老市长的脾气非常大,而且他极其爱面子,在我们鹿鸣市也是有着很大的权威,省里的很多领导也都会给他几分面子,所以,我估计我们要想搜查老市长家的话,会遇到很大的障碍,我希望您能够站出來支持我们。”

        说完,艾琨对曾小帅说道:“曾小帅,你把你的分析过程现场再给柳市长演示一下。”

        曾小帅立刻看向柳擎宇,柳擎宇直接让出自己的办公椅说道:“來吧,你坐我椅子上,直接用我的电脑进行演示,相关的资料你带了吧。”

        曾小帅点点头,立刻拿出自己的U盘,把几段监控视频录像复制了出來,然后逐一为柳擎宇进行分析,尤其是当他用分析软件对老市长家的专车论坛进行分析之后,柳擎宇的双眼立刻亮了起來,频频点头。

        等到曾小帅分析完之后,柳擎宇目光中流露出严肃之色,立刻问道:“艾琨同志,你來之前做了相关的部署吗。”

        艾琨立刻说道:“柳市长,我已经派范景旭前往老市长的家进行封锁了,同时也安排了一名副局长去办理搜查手续了。”

        柳擎宇点点头:“好,做得非常好,你现在立刻亲自去现场进行搜查,我这边先去向沈书记进行汇报,稍后我准备一下马上过去。”

        听到柳擎宇如此强力支撑,艾琨顿时信心十足,带着曾小帅直接赶往老市长于志宝的别墅。

        此时此刻,于志宝的别墅已经被范景旭带着几十名警察给团团围住了。

        不过范景旭却只是围住,并沒有上前搜查,因为即便是正常的搜查也是需要有搜查令的,更何况是对像于志宝这样一位老同志呢。

        过了一会,胡政尧带着办理好的搜查令赶了过來,也恰在此时,艾琨也带着曾小帅赶了过來。

        几人碰头之后,艾琨当场拍板,立刻上前进行搜查,说完,他立刻带着曾小帅走到了于志宝家门前,按响了门铃。

        过了好半天,才有一名四十多岁的保姆穿着睡衣走了过來,打着哈欠说道:“谁在外面啊,这都晚上11点多了,于老都已经睡下了,如果你们要是有事的话就明天再來吧。”

        说话之间,保姆并沒有打开房门,只是打开了门上的一个小格栅,向外面看了一眼。

        这时,艾琨脸色严肃的说道:“你好,麻烦你通知一下于老,就说我们是市公安局的,要对这里进行搜查。”

        “什么,你们要搜查这里,你们沒有搞错吧,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于老住的地方,你们知道于老是什么身份吗,你们敢搜查这里,你们还想不想混了。”听到艾琨说出搜查这样的话语,保姆的情绪一下子就激动起來,她在于家也干了好多年了,还从來沒有听说过有人敢过來搜查于家的,就算是现在市里的那些副市长过來,见到于老都是要毕恭毕敬的,就算是看到自己这个保姆,也得给三分笑脸,现在竟然有人敢深夜闯进于家说是要搜查,这不是开玩笑吗。

        艾琨脸色阴沉着从胡政尧手中接过搜查令放在门前,方便保姆可以看清楚,随即脸色严肃的说道:“麻烦你看清楚了,这是搜查令,我们现在正在执行公务,请你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否则我们要是采取强制措施的话,恐怕你也不好向于老进行交代。”

        说话之间,艾琨语气显得十分强硬。

        保姆虽然刚才表现得十分激动,实际上,她是一个相当势力欺软怕硬之人,此时见艾琨语气强硬,似乎根本就沒有把自己放在眼中,甚至还抬出了于老來压自己,她立刻意识到这位恐怕有些不太简单,想到此处,保姆冷冷的问道:“你是什么人,我替你去向于老通报一声,至于让不让你们搜查,得听于老的。”

        “我是鹿鸣市公安局代理局长艾琨,我们今天晚上必须要搜查这里,你就这样跟于老说就成了。”艾琨语气冷漠的说道。

        听到艾琨竟然是鹿鸣市公安局代理局长的时候,保姆也是一惊,因为他可是知道的,鹿鸣市公安局的局长是赵喜明,而赵喜明每次逢年过节的时候都是要提着好烟好酒过來拜访于老的,怎么现在这个艾琨成为代理局长了,这也就意味着赵喜明的局长丢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保姆身处官宦之家服务多年,自然有着相当的政治敏感性,听艾琨这么一说立刻联想到了很多东西,她立刻冷冷的说道:“好,我知道了,我立刻向于老去通报。”

        说完,保姆直接关上了格栅,脚步声渐渐远去。

        门口处,艾琨和范景旭、胡政尧、曾小帅四人只能默默的等待了起來。

        这一等就是十多分钟,别墅里一点动静都沒有,四个人的脸色全都难看起來,尤其是艾琨,他的眼神渐渐变得冷厉起來。

        他可是一个做事果断之人,现在,对方竟然如此拖沓,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又等了差不多有十分钟左右,艾琨的耐心直接被消磨干了,便冷冷的说道:“來人啊,给我破门,强行进行搜查。”

        胡政尧有些担忧的说道:“艾局长,这里可是于老的别墅,如果我们强行闯进去的话,恐怕于老会不高兴的。”

        艾琨冷冷的说道:“不高兴,不高兴就不高兴吧,我们已经先礼后兵了,而且我们现在是在执行公务,一切我们都是在按照程序办事,就算于老知道了应该也不好怪罪于我们的。”

        说完,艾琨大声喊道:“给我破门,搜查。”

        艾琨的话音刚刚落下,便听到里面传來了一阵脚步声,随即,一阵重重的咳嗽声从里面传來,随即房门一开,一个带着几分威严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來:“是谁要破我家的门进行搜查啊。”

        这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对于这个声音的主人,艾琨并不陌生,十多年前,艾琨担任鹿鸣市市长的时候,他艾琨还仅仅是市局的一个小小的刑侦科队长而已,那个时候,对于于老,他只能远远的仰望。

        但是现在,这位曾经在鹿鸣市呼风唤雨的老市长终于出现在他的面前。

        于志宝看起來有七十多岁的年纪,满头的黑发明显是经过洗染的,他的脸上褶皱弥补,但是一双略显浑浊的双眼中却时不时的闪烁出一股股的威严,不怒自威,多年的领导生涯让他的官威即便是多年之后依然保持着相当犀利的程度。

        艾琨微微冲着于志宝微微躬身,满脸含笑说道:“于老您好,我是鹿鸣市代理局长艾琨,我们现在正在调查一起卡车司机肇事逃逸致人死亡案件,我们通过视频监控梳理认为很有可能卡车司机已经逃到了您的家里,为了您和家人的安全,为了能够尽快破案,还请于老您能够让我们搜查一下您的家。”

        于志宝立刻老脸一沉,语气严肃的说道:“艾琨同志,你们办案我肯定是管不着,但是对于我自己家里的情况,我比你们警察要了解多了,我们家就这么几口人,如果真要是多出一个人的话,你认为我会发现不了吗,我虽然已经退休了,但是我眼睛却并沒有花啊,我这个人看人还是比较准的啊,艾琨同志,就麻烦你和同志们都回去吧,我们家里人的安全还不需要你们警方操心。”

        艾琨却是淡淡一笑:“于老,就算是不为您和您的家人操心,我们也得为鹿鸣市千千万万的百姓操心啊,这次肇事司机逃逸案并不只是单纯的肇事逃逸,还涉嫌谋杀,涉嫌影响到明天我们鹿鸣市的股市救市行动,所以,我们今天必须要搜查,而且我们这里搜查令也已经拿到了,一切都符合法律流程,我看于老您还是宽宏大度一些,就让我们搜查一下吧。”

        于志宝闻言,顿时老脸一沉,冷哼说道:“我于志宝做人做官这么多年了,还真沒有谁敢到我家里來搜查过,你艾琨算是第一个,你们要想搜查可以,但是必须从我的身体上踏过去,我于志宝平生沒有别的爱好,就是爱惜我的这张老脸,你们搜查我的家,你们让我以后这张老脸往哪里搁。”

        说话之间,于志宝昂首挺胸怒视着艾琨,寸步不让。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就僵持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