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478章 线索出现
  • 第1478章 线索出现

    作品:《权力巅峰

        此刻,不仅仅是艾琨,其他几个副局长的压力也同样很大,虽然这次案件如果不能如期破案艾琨会被免职,但是他们清楚,现在的柳市长在经过这次案件的测试之后,已经对他们整个市局的领导班子高度不满了,即便是艾琨被免职之后,柳擎宇也不可能会让局长在其他几个人之间诞生,甚至极有可能对整个市局班子进行大换血,而最终留下來的人恐怕不会超过2个。

        人啊,很多时候都是对未來充满了恐惧的,尤其是在官场上,官员们最担心的就是工作调整,因为他不知道一旦自己被调整之后新工作比现在的工作权力是大了还是小了,权力如果大了倒是好说,心情高兴,但是权力如果小了,恐怕仕途前程也就沒了。

        所以,此时此刻的市局领导班子众人全都卯足了劲在做事,这个时候,谁都希望这个案子能够尽快破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整个3个小时之后,一名技术人员突然用手指着监控视频中的一个视频大声说道:“报告艾局长,我认为这辆汽车十分可疑。”

        听到技术人员的呼喊,双眼布满血丝的艾琨立刻瞪大了双眼,快步走到这名工作人员身后,声音有些急促的说道:“可疑,为什么可疑,仔细分析分析。”

        技术人员立刻说道:“艾局长,您看啊,之前我们分析了每一辆从这辆停在路边的卡车旁边经过的汽车,这些汽车虽然速度有快有慢,但是从第一个监控摄像机到第二个监控摄像机所用的时间最多也就是50秒钟左右的时间,哪怕是速度最慢的,用时一分钟左右也就足够足够的了,而其中的这辆车在经过第一个监控摄像机时的时速达到了50公里每小时,而当时路况非常好,如果这辆车匀速行驶的话,经过第二个监控摄像机的时间应该是40秒左右,而从监控摄像机拍摄的视频情况來看,这辆汽车在驶过路况时是处于加速状态的。

        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这辆汽车应该以低于40秒的时间通过第二个监控摄像机,而且我们在看,这辆汽车在经过第二个监控摄像机的时候是直线穿过去的,期间并沒有任何的停留,时速也有60公里每小时,也就是说,这辆汽车应该用时不超过40秒,但是从监控摄像机上这辆车从第一个监控摄像机和第二个监控摄像机的时间差却有65秒钟,用时超过了很多比这辆汽车速度还慢的汽车。

        那么,我的疑问就來了,为什么出现在第一个监控摄像机和第二个监控摄像机中时速达到60公里每小时的汽车会比正常时间满了25秒钟之多,那么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这辆汽车中途肯定是减速行驶了,但问題是,路况那么好的条件,他为什么要减速行驶呢,而且这辆汽车出现的时间恰恰是处于这辆卡车停下8分钟左右的时间,而我们不妨做个模拟实验,假设这辆车减速是为了接那名卡车司机,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

        艾琨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现场负责模拟实验的工作人员的电话,让他们立刻进行现场模拟,而且说出了模拟的流程,现场工作人员以时速60公里/小时的时速通过第一个路口之后,在靠近卡车的时候慢慢降速,随即停在路边,一个人打开车门快速上车,然后再加速到60公里/小时离开,经过第二个监控摄像机,整个过程用时70秒左右。

        随后,工作人员又按照艾琨的要求模拟了两遍,三遍的平均数据恰恰在66秒左右。

        如此一來,艾琨的脸色一下子就凝重了起來,立刻吩咐道:“大家立刻行动起來,对这辆车所有的运行轨迹进行监控,看看这辆汽车去了哪里,同时调查数据库了解一下这辆车到底是谁的。”

        这时,旁边一个副局长看到这辆汽车的车牌照之后,脸色一下子就苍白起來,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着说道:“艾局长,这辆车是老市长于志宝的专车。”

        “是老市长的。”听到这个副手的回答,艾琨的脸色也凝重起來。

        这时,那位副局长的脸色显得更加苍白了:“艾局长,我认为以老市长的身份,这辆汽车不可能去接一名卡车司机离开的,这身份差得不是一点半点,要知道,老市长虽然退休前级别依然是正厅级,但是现在可是享受着副省级的待遇的,毕竟,这位老资格的市长在鹿鸣市深耕多年,也算是见证了鹿鸣市的崛起和成长,就算是省里的领导一般也会给他几分薄面的。”

        艾琨闻言沉默了下來,脸色越发凝重起來,这时,那名技术人员只能默默的站在旁边,脸上却写满了焦虑的神色,他特别想要告诉艾琨,目前,只有这辆汽车的嫌疑最大。

        不过这名技术人员却依然在一遍遍的观看着监控视频,利用计算机工具,仔细的分析着,对比着。

        突然,这名技术人员不经意间把这辆汽车的后面两个轮胎放进了对比工具里面,很快的,一个让技术人员目瞪口呆的结论出现了,技术工具通过对比分析通过前后两个高清监控卡口时轮胎的尺寸得出了一个结论,,通过后面那个监控卡口时,车辆比之前沉了有70公斤左右。

        虽然这个数据的准确性尚待商榷,但是,技术人员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这辆老市长的专车经过前后两个卡口时车身的重量肯定是不同的。

        看到此处,这名技术人员鼓足了勇气看向艾琨说道:“艾局长,您看这个数据分析,我现在基本上可以肯定,老市长的汽车在经过前后两个卡口处的重量是不一样的,而且从分析软件给出的数据分析來看,老市长的车上应该是正好多出了一个人。”

        听到这名技术人员的话,艾琨和现场所有的副局长们纷纷聚拢过來,这名技术人员重新把整个分析对比的过程再次演示了一遍,同时,也把其他经过的车辆纷纷进行了演示,实验证明,只有老市长于志宝的专车经过前后两个卡口时汽车的重量是不同的。

        看完这个演示之后,艾琨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下令,除了一名副局长带队继续对其他可疑车辆进行排查之外,其他众人开始分工合作,对老市长于志宝的这辆专车的行动轨迹进行详细的梳理,最终基本上可以确定,在事发当时,老市长的这辆汽车就停在卡车司机停车路段不远处的一个停车场内,当司机停车之后不久,这辆专车就从停车场内驶了出來,而且从停车场的监控视频來看,自始至终司机都沒有下车,一直是在车上的,如此一來,这就更加增加了这辆专车的可疑程度。

        几个副局长们再次碰面,艾琨脸色沉重的看向一名副局长说道:“范景旭同志,你是老资格的破案高手,你來说说吧,对于现在我们掌握的调查线索,你怎么看。”

        范景旭是鹿鸣市有名的破案高手,和艾琨一样,能力出众,只不过他为人太过于低调,除了破案以外,任何事情他都不是很在意。

        看到艾琨点自己的名了,范景旭这才沉声说道:“如果仅仅是从逻辑推理上來分析,老市长的这辆专车的可以度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而且从监控录像上我们可以看出,老市长的这辆专车离开第二个监控摄像机之后,便一路疾驰直接返回老市长的别墅地下车库内,整个过程沒有任何人员上下车,从这一点上我们可以确定,假设那名司机就是被老市长的专车接走了,那么现在,这名司机肯定还呆在老市长的家中,而从常理上來分析,我们公安机关一般而言很难会怀疑到老市长的专车身上,但是,我认为,越是不可能的事情就越是有可能,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组织力量对老市长的家进行搜查,毕竟,比起其他的可疑线索來,这条线索是最有价值的,当然了,敢不敢搜查就是艾局长你的事情了,我只负责分析。”

        艾琨听完范景旭的分析之后,更加印证了自己的猜想,沉吟了半晌之后,猛的站起身來,狠狠一拍桌子大声喊道:“范景旭,你立刻带人去把老市长于志宝家的别墅给我围起來,一个苍蝇都不许给我飞出來,胡政尧,你负责办理搜查令等所有正规的手续,其他人继续在这边负责侦查其他线索,曾小帅,你跟我去柳市长那里向柳市长进行汇报。”

        曾小帅就是刚才那名技术人员,也是鹿鸣市公安局技侦科科长,属于典型的技术型人才。

        艾琨现场部署完之后,立刻带上曾小帅直接赶往市政府。

        市政府这边,在艾琨快要到达市政府大院之前,他已经给柳擎宇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张以琛接听了这个电话,并且第一时间通知了柳擎宇。

        刚刚休息沒有多久的柳擎宇接到张以琛的通知之后,立刻第一时间睁开了布满血丝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