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474章 总工遇险
  • 第1474章 总工遇险

    作品:《权力巅峰

        “托马斯先生,一旦实施B计划的话,恐怕我们和鹿鸣市之间的仇恨将会越來越深,一旦我们要是失败的话,恐怕很难善了啊。”三井缸泰有些犹豫着说道。

        身为这个做空造船厂股票团队的三大巨头之一,三井缸泰自然非常清楚托马斯所谓的B计划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计划,而这个计划当初还是他提出并制定的,但是这个B计划原本是打算在最终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采取的计划。

        托马斯的脸色显得十分凝重,目光却十分坚毅,十分坚定而执着的说道:“沒错,就是要启动B计划,直接暗杀鹿鸣市造船厂的总工程师孙海平。”

        听到孙海平这个名字,三井缸泰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他早就调查清楚的一份资料:

        孙海平,男,55岁,鹿鸣市造船厂总工程师,国务院津贴级造船专家,多艘国之重器的设计者和参与者,虽然鹿鸣市造船厂最近参与的军工项目不多,但是,孙海平却绝对属于鹿鸣市造船厂的国宝级人物,在鹿鸣市造船厂地位超然,不管是前董事长王精卫也好,现任董事长齐柏青也好,他们都对孙海平十分尊重,因为这位是属于实干型人才,他无意于功名利禄,只是默默的为了华夏的造船事业在奉献着自己的青春、生命,一般而言,像这种专家哪怕是外国的间谍也不敢轻易去暗杀的,往往会采取威逼利诱的方式去腐蚀对方,因为哪个国家都有自己的顶尖专家,你能够暗杀别人的专家,别人也能够暗杀你的专家,所以,大家彼此一般情况下都是在规则范围内來搞情报战。

        但是,三井缸泰和托马斯他们并不属于情报机构,他们是商人,他们追求的只有一个目标,,金钱和利润,为了金钱和利润,他们可以不择手段,他们甚至可以出卖自己的灵魂。

        三井缸泰的目光又看向马库斯,想看看他的态度,马库斯表情凝重的点点头说道:“托马斯说得沒错,现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我们与鹿鸣市方面的救市团队硬拼的话,恐怕要两败俱伤,而我们的目标只是获得利润,我们完全沒有必要和对方硬拼,只要能够达到最终的目标,我们完全可以为所欲为、不择手段,这就是商场,这就是金融战争。”

        夜色苍茫,鹿鸣市造船厂的职工们忙了一整天了,终于熬到了下班的时间,一时之间,成千上万的下班大军铺满了整个小镇。

        晚上7点多,加了一个多小时班的总工程师孙海平骑着自己的电动摩托车驶出了厂区,向着市区鹿鸣市的方向驶去,本來,造船厂方面考虑到孙海平的特殊身份,是给他配备了专车上下班的,不过孙海平考虑到如果要给他配车的话,就得给他配个司机,而且他平时因为工作原因每天上下班时间很不固定,甚至有些时候工作紧了还要住在厂子里,这种情况配备专车实在太浪费了,本着为国家节省成本考虑,孙海平沒有答应厂领导的安排,无奈之下,厂领导只能给孙海平总工配备了一台质量比较好的电动摩托车代步,每天到造船厂之后都会有专人负责给孙海平的电动车充电,这样可以确保孙海平随时回家的时候电动车的电都是满的。

        孙海平骑着电动车,经过半个多小时的骑行之后,驶入了市区二环路附近,距离他在市区里的家已经不远了。

        此刻,已经是晚上7点半多了,街道上的行人明显少了很多,孙海平骑着电动摩托车以平稳的速度穿行在街道上。

        前面是一个十字路口,对面红灯亮起,他身边很多人都已经骑着电动车疾驰而过,抢着赶在汽车启动之前穿过去,孙海平却静静的等待着,他做事做人一向严谨,红灯亮了,他绝对不前进半步,他坚决遵守交通规则。

        此刻,在身边的人一个个的都抢着灯穿过了十字路口之后,路口这边只剩下孙海平一个人还在坚守,等待着绿灯,很多人临走之前都向他投來一丝鄙夷的目光,认为他是老顽固,不开化,但是孙海平却依然坚守着自己的做人底线,那就是坚决遵守交通规则。

        绿灯终于亮起,孙海平左右看了看,感觉沒有什么危险,这才骑着电动车向前驶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正在等着绿灯亮起的停在第一位的一辆大卡车突然油门狂踩,大卡车以一种近乎于疯狂的速度向着前面疾驰而來,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孙海平和他的电动摩托车身上碾压而过,随即扬长而去。

        现场一些看到情况的人立刻报警。

        现场,一辆从旁边经过的汽车前后车窗突然同时打开,随即闪光灯亮起,汽车对着孙海平出事的现场快速拍了几张照片,与此同时,后面车窗处也伸出一台摄像机,对准孙海平出事的现场拍摄了有二十多秒钟之后,汽车这才缓缓的驶离现场,扬长而去,对于这一幕,并沒有多少人在意,大家都以为只是有些市民随意拍摄而已。

        然而,就在这辆车离开之后不久,互联网上很多论坛尤其是股市论坛里便出现了鹿鸣市造船厂总工程师孙海平出车祸身亡的消息,同时还配有现场的高清图片以及高清视频,从这些图片和视频中可以清楚的确定出事的人就是孙海平。

        就在这些帖子出现的同时,又很快有大量的关于介绍孙海平的帖子疯狂涌现,同时,还有很多账号在论坛甚至是微博上都十分有名的所谓专家纷纷帖子或者微博指出,由于孙海平在鹿鸣市造船厂地位十分重要,失去了他,鹿鸣市造船厂将会有近一半重大工程停止运行,很多重点项目甚至有可能会夭折,与此同时,这些人纷纷预言,由于孙海平出车祸死亡,恐怕明天开盘之后,股民们出于恐慌心理,肯定会大规模抛售造船厂的股票的,明天开盘跌停的可能性非常大。

        其实,很多股民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个消息,也根本沒有任何的恐慌心理,但是,经过这些各式各样的所谓的大V博主以及著名论坛版主或者论坛写手们的渲染之后,很多股民看完了这些信息后,心中就真的开始打鼓和恐慌起來,很多人甚至已经琢磨着明天开盘之后赶快抛售股票,趁着上一个涨停板之机出手股票,以便于减少之机的损失。

        很阴险的一招,却也是很有效的一招。

        鹿鸣市市政府,市长办公室内,此时此刻,柳擎宇依然在办公室内忙碌着。

        就在刚才,他先后接到了梁家源和马珂打过來的电话,两人在电话中全都向他汇报了造船厂总工程师孙海平出车祸身亡的消息,两人全都指出,孙海平死亡这个消息原本就是一个十分震撼性的消息,对于股民们的信心会产生巨大的冲击,而现在,经过某些网络推手的大肆鼓吹之后,这种效果已经被成百上千倍的放大,如果鹿鸣市方面不能采取有效措施來恢复股民信心的话,明天开盘之后,就算是他们这两个团队拼命拉升股价,恐怕效果也未必有多明显,因为孙海平的身份在鹿鸣市造船厂的实在是太敏感、太重要了,几乎是无人可以代替的。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柳擎宇的脸色一瞬间便阴沉了下來,双拳狠狠的握紧了,他咬着牙说道:“奶奶的,我这次还真是有些轻敌了啊,真沒有想到,这些做空势力竟然如此嚣张,竟然连我们造船厂的总工程师都敢下手,看來,这次不出重手狠狠杀一杀他们的锐气,恐怕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法律了。”

        想到此处,柳擎宇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了鹿鸣市公安局局长赵喜明的手机上:“赵喜明同志,你知道不知道鹿鸣市造船厂总工程师孙海平在市区内出车祸身亡的消息。”

        赵喜明此刻正在几名富商朋友的陪同下喝酒呢,听到这个消息十分意外,苦笑着说道:“柳市长,这个消息我还真不知道。”

        对于赵喜明的这个反应,柳擎宇并不意外,他只是冷冷的说道:“赵喜明,你不知道这个消息,我可以理解,但是,你听清楚了,现在你立刻亲自前往事发地点对本案进行详细调查,两个小时之后,我要听取你的调查结果,记住,这绝对不是一起普通的车祸,而是一起故意谋杀案,你们市局方面必须要尽快调查清楚,找出真凶,否则的话,一旦到了明天早晨9点之前还查不出结果的话,我们鹿鸣市的救市行动很有可能会面临失败的结果,希望你能够充分的重视此案。”

        “什么故意谋杀案,还要两个小时之后就要听取案情汇报,柳市长,这个时间是不是太短了一点啊。”赵喜明有些震惊的说道。

        柳擎宇沉声说道:“这次事件发生的太过于突然,我们必须要尽快解决,所以,现在,留给你展开初步调查的时间只有2个小时,两个小时之后,我要知道凶手从何而來,向何处而去,整个作案过程是什么样的。”说完,柳擎宇直接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