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455章 马珂出山
  • 第1455章 马珂出山

    作品:《权力巅峰

        热门推荐:、 、 、 、 、 、 、

        马珂沉默了起来。

        柳擎宇没有着急去催促他,因为柳擎宇清楚,现在马珂面临着一个十分艰难的选择,不管马珂最终到达选择什么,他都是理解的。毕竟,曾经的造船厂带给了马珂一段并不美好的回忆。而且一旦加入了他们这个团队,生命很有可能会随时随地受到威胁,因为在幕后操控造船厂股票的那些人绝对不会容忍一个十分熟悉造船厂股票的股神级操盘手顺利执掌造船厂股票的。他们一定会想法设法去阻止这种可能性的发生,而从之前马珂遇袭这件事情上就已经可以看出一丝端倪了。有人一直潜伏在市政府,潜伏在柳擎宇的身边,刺探着各种各样的情报,千方百计的阻止鹿鸣市市政府去救市!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马珂依然在沉默着。

        柳擎宇继续静静的等待,而齐柏青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起来。

        这时,马珂猛的抬起头来,目光中射出两道坚毅神色:“柳市长,齐总,我答应出山了。”

        齐柏青一愣,柳擎宇的目光中也多多少少有些惊讶。

        在两人目光的注视下,马珂沉声说道:“如果不是柳市长刚才直言不讳,我或许不会考虑了,我认为,合作最重要的就是真诚,柳市长能够把参与进来的风险告诉我4,我认为这已经足够显示柳市长的真诚了,这与之前那些请我出山的时候,对我好话说尽,良辰美景描绘得犹如仙境一般的干部们强的太多了,他们之前那些人就知道用利益来诱惑我,用所谓的前景来吸引我,却并不知道,身为操盘手,我们最关心的是风险!要想获得利益,如果不去先考虑风险,这样的操盘手距离扑街已经不远了。”

        “难道你不怕死吗?”齐柏青问道。

        “死?我当然怕!否则的话,我又怎么会在我的办公室内设置安全舱来确保我的安全呢?但是,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如果我的死真的能够帮助鹿鸣造船厂把股票从跌停板上捞出来,能够恢复正常股价,让千千万万的股民不用因为股票大幅度跌停贬值而被强制平仓,能够让千千万万的股民不会因为股票跌停而损失惨重,我即便是死也值了,毕竟,我是为了我们华夏的人民而死!我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也没有多少太高尚的情操,甚至有些时候为了我操盘的股票,我会采取一些十分坑人的手段,但是,在国家大义、民族大义面前,我马珂绝对不会认怂,而当初,如果不是齐总提拔我,重用我,或许我现在根本还走不上操盘手的道路,身为一个人,首先要懂得感恩,一个不懂得感恩的人是不会有多大前途的。”

        一边说着,马珂一边充满感激的看着齐柏青。他今天之所以愿意出山,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齐柏青。因为不管是在他入职、任职哪至于离职的时候,齐柏青都对他关照有加,哪怕是齐柏青在董事局里混的不如意,却依然让马珂顺利的离职而没有受到任何的刁难,因为齐柏青珍惜马珂这个人才。

        而马珂虽然当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把一切都埋进了自己的心中。

        现在,马珂为了大义,为了大局,为了报恩,决心出山。

        听完马珂这番话,柳擎宇笑了,看向马珂的目光中充满了欣赏。

        马珂刚才说得话没错,尤其是最后一句人要懂得感恩,在柳擎宇看来,那些不懂得感恩的人他们或许在一段时间内会混的很好,但是从长远来看,他们最终会栽在这个上面,有一颗感恩之心,并不是要求你有恩必报,而是一种人发自内心的良善之心、平衡之心。而感恩之心在佛家里也可以解释为因果报应。

        你对对你有恩之人能够做出回馈,这就是因果,因为之前人家对你有恩,所以有了你的回馈,而人家对你有恩,而到了人家需要帮忙,你越有能力帮忙,但是你却偏偏不去帮忙的时候,这就是没有感恩之心了。顺着因果关系推论下去,那么你的内心就会因此而有一种负疚感,或许一次、两次没有什么,但是类似的事情多了,这种负疚感就会成为你的一种心理负担,而从中医的角度来讲,心主藏神,主神志。内心无愧则精神振作,神志清晰,思维敏捷,对外界信息的反应灵敏而正常。反之,如果一个人总是内心有愧,有沉重的心里负担,就会出现精神意识思维活动的异常,从而出现失眠,多梦,神志不宁,甚则谵狂或出现反应迟钝、健忘,精神萎靡,甚至昏迷,不省人事等表现。

        而一旦人到了这种程度,就算是再天天的求菩萨拜佛也没有多少用了,因为心魔已成,要想革除心魔,只能靠行动。而那些有着深深负疚感的人又有几个是善类呢?他们又怎么愿意回头是岸呢?所以,他们这类人的心理是有疾病的,身体也往往会处于亚健康甚至非健康状态。就算富贵一时又如何?

        想到这里,柳擎宇却是淡淡一笑,看向马珂的目光越发的柔和起来。

        会议室内一时之间气氛显得有些异样。

        这时,齐柏青笑着站起身来使劲的拍着马珂的肩膀说道:“好,非常好,马珂,我齐柏青没有看错你,你马珂真的是一个真正的人才。”

        此刻的齐柏青情绪有些激动,虽然他拍着马珂的肩膀,但是心中其实还想要表达的是对柳擎宇的钦佩。因为他并不是第一次跟着市领导前来拜访马珂,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说服马珂出山,那个时候,马珂并不是对自己没有感恩之心,而是因为他不想让自己身陷一个无法拔除的陷阱,那个时候的感恩是廉价的,甚至弄不好反而会把齐柏青给牵连进去的。

        此刻,齐柏青已经彻底明白了马珂的想法了。

        这时,柳擎宇的目光落在马珂的脸上,笑着说道:“马珂啊,既然你决定出山了,这确实是好事,但是呢,由于现在也仅仅是齐柏青同志大力推荐你,所以我才决心请你出山,不过你也清楚,这次操盘的是鹿鸣市造船厂的股票,而且还是在如此危机形势之下操盘,所以呢,我也想要了解一下你的实力到底如何?”

        马珂闻言却是一笑,点点头说道:“这是应该的,如果柳市长您要是那么轻易的就让我负责去操盘的话,我还真得怀疑怀疑您是不是想要拿我当替罪羊呢?”

        说完,马珂自己便先哈哈大笑起来:“柳市长,不知道您要考验我什么?”

        柳擎宇和齐柏青也笑了。

        柳擎宇这是一切全都摆在明面上,他的这种做法是真正的聪明人对待聪明人的做法。

        柳擎宇略微沉吟了一下,笑着说道:“马珂,在之前的常委会上,我曾经说过,要想摆平这次的造船厂股票危机,需要摆平两件事情,第一个是解决200亿资金的弹药问题,第二个是解决熟悉鹿鸣市造船厂股票的操盘人才问题,那么你认为,在这两个之外,还有哪些方面需要去注意?有没有一些因素必须要重视起来才能扭转大局?或者换种说法,有没有一些因素会成为我们这次对恶意做空势力进行反击的成败关键因素呢?”

        听到柳擎宇这个问题,马珂的脸色也凝重起来。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柳擎宇虽然这段话说得十分简短,但是信息量却十分丰富,很显然,要想做好股票市场,人才和资金这两个因素必不可少,属于必要条件,但是,柳擎宇却要求他在这两个因素之外找出其他的具有决定性作用的因素,如果没有洞悉这次造船厂股票股灾真相的战略眼光,恐怕很难回答柳擎宇的这个问题,而要想有这种战略眼光,不仅仅是熟悉了解造船厂股票行情和相关信息就可以办得到的,还必须要有着足够宽阔的全球视野。

        “看来,柳擎宇这个市长真的是不简单啊,这问题提的又刁钻又有针对性,的的确确是考验一个操盘手是否合格的好题目。”马珂心中暗暗竖起了大拇指。

        不过身为职业操盘手,马珂还是有着自己对于整个事情的独到见解的。

        略微整理了一下思绪,马珂沉声说道:“柳市长,我认为,在人才与资金方面,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因素会影响到我们造船厂股票的市场表现,甚至会影响到我们天涯省整体股市的市场行情。”

        听到马珂竟然真的能够说出来其他因素,柳擎宇的脸色好看了很多,微笑着看向马珂,等待着他说出他的想法。虽然柳擎宇已经决定请马珂出山了,但是,如果马珂所说出来的信息并不足以打动柳擎宇的话,柳擎宇却绝对不会让马珂在随后的金融战争中担任主操盘手的。因为一个主操盘手如果没有一个宏观整体战略思维的话,那么对于这场金融战争来说,是一个十分巨大的潜在风险。

        现在,就看马珂能否说出让柳擎宇认可的因素了。I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