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448章 太极推手
  • 第1448章 太极推手

    作品:《权力巅峰

        齐柏青闻言当时瞪大了眼睛,他沒有想到,柳擎宇做事如此果决,在王精卫的这件事情上说要移交市纪委就准备移交给市纪委,这得多大的胆色和魄力啊,对于王精卫的背景他可是知道的,这位不仅在市里关系错综复杂,在省里也是有靠山的,否则的话,以他在鹿鸣市造船厂这两年的所作所为早就被撤换了,但是他却能够稳坐钓鱼台,这就是靠山够硬。

        前任市长书记、市长在任之时也不是沒有想过要动王精卫,但是最终却都不了了之,因为他们沒有能够抗住压力。

        心中震惊着,齐柏青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意:“柳市长,我感觉您的这个见面礼应该还是很有分量的,马珂应该会认真考虑的,对于他这个人的性格我还是比较了解的,他现在心中就是堵着那么一口气啊,只要王精卫还在鹿鸣市,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在踏进造船厂一步的,但是现在王精卫马上就要被双规了,马珂心中的那口气应该也可以消消了,看來,柳市长对于马珂的心思把握得也十分到位啊。”

        柳擎宇笑了笑,正想说接下來的工作,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來,听铃声是属于陌生号码打过來的,柳擎宇的脸色却变得凝重起來,因为他现在这个手机属于自己随身携带的重要通信工具,只有自己的亲戚朋友,市政府体系内的至少是党组成员以及党组成员以上级别的人才能知道的号码,是用來有重要工作时方面与自己沟通,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有人打这个电话的。

        想到此处,柳擎宇立刻接通了电话:“你好,我是柳擎宇。”

        说话之间,柳擎宇表情凝重,他真担心现在这个时候有什么突事件生。

        这时,电话里传來了一个略显苍老却带着几分爽朗笑容的声音:“柳市长啊,你好你好,我是鹿鸣市已经退休的老同志,是你前任的前任市长于志宝。”

        听到这个名字,柳擎宇的眉头再次锁紧了,对于于志宝的名字,他听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以前的时候,陈棉灿曾经给自己提过一些建议,让自己抽时间了去拜访一下鹿鸣市那些已经退休的老同志,其中重点推荐的就是于志宝,陈棉灿曾经告诉柳擎宇,于志宝在鹿鸣市经营多年,党羽遍布鹿鸣市,而廖志财就是于志宝重点提拔起來的干部之一,柳擎宇要想在鹿鸣市站稳脚跟,和于志宝把关系处理好了很重要,陈棉灿还告诉柳擎宇,于志宝虽然已经退休了,但是对于鹿鸣市的政局还是比较关注的,经常会组织一些退休的老同志对执政的市领导提出一些他们老同志的建议。

        柳擎宇虽然感觉于志宝的建议很不错,也一直想要抽时间去拜访一下于志宝,但是由于最近这段时间工作太忙,一直抽不出时间來,所以一直沒有去,却沒有想到于志宝电话竟然打到了自己手机上。

        柳擎宇立刻笑着说道:“原來是于老啊,您好您好,不知道您今天这个电话的意思是……”

        后面的话柳擎宇沒有说,而是稍微拉长了语调,等待着于志宝道出他今天打电话的真实目的,柳擎宇相信,在这官场上,尤其是像于志宝这种人,绝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于志宝微微一笑说道:“柳市长,是这么回事,我和一些老同志们听说市里正在调查鹿鸣市造船厂的王精卫同志,不知道有沒有这件事情啊。”

        听于志宝问及这个问題,柳擎宇的脸色更加阴沉了,不过依然耐着性子说道:“于老,的确有这件事情,不过市里不仅仅是调查王精卫,而是对鹿鸣市造船厂所有的中高层同时展开调查,查漏补缺,以便像杜伟林事件再次出现。”

        说道此处的时候,柳擎宇的语气中已经多了几分漠然。

        电话那头,于志宝似乎听出了柳擎宇的不高兴,便笑着说道:“柳市长,恕我直言啊,我和鹿鸣市的一些老同志们都是看着王精卫这个小家伙一步一步成长起來的,他这个人可能有些时候做事稍微出格一点,但是本质上还是好的,尤其是他心中想着的总是如何把事情做好,如何才能让老百姓得到最大的实惠,所以,我们和很多老同志们对他还是比较欣赏的,如果他真的要是犯了一些错误的话,还请柳市长你那边在处理事情的时候看在我们这些老同志的面子上尽可能的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毕竟我们培养他这么多年不容易啊,他一步一步从一个普通科员到现在主导一个大型企业,我们党我们政府也是耗费了大量资源和心血的,我相信,只要给他一个合适的舞台,他一定会给你带來一个巨大的惊喜的,我们都很相信他的实力。”

        图穷匕见,于志宝直接说出了自己今天这个电话的真正目的,柳擎宇的脸色却在接听电话的过程中越來越阴沉。

        等听于志宝说完之后,柳擎宇脸上之前积聚的阴沉突然敛去,淡淡一笑,说道:“哦,于老您说得是王精卫那件事情啊,真是不好意思啊于老,那件事情现在已经不归我们市政府这边管了,我已经把那件事情连同我们所调查的诸多确凿的线索一并移交给市纪委了,所以,现在事情的主导权在市纪委那边,真是抱歉啊抱歉,要不这样吧,于老,您要是想要为王精卫说情的话,可以找市纪委的臧东升书记聊一聊。”

        嘴里说着抱歉,柳擎宇的脸上却是一片平静,丝毫沒有抱歉的意思。

        电话那头,于志宝也是老狐狸了,听柳擎宇竟然把事情推到了市纪委那边,于志宝就知道,柳擎宇并不打算给自己这个老同志一点面子了,他的脸上立刻呈现出一丝怒意,冷哼一声说道:“恩,我知道了。”

        说完,于志宝直接挂断了电话。

        于志宝旁边,是一个穿着十分奢华的妇女,她听到于志宝打完电话之后,立刻哭哭啼啼的说道:“于老,柳擎宇那边怎么说,他一个刚刚到任的小市长怎么着都得给您一个面子吧,我们家老王沒事吧。”

        听到面前这个妇女那哭哭啼啼的声音,于志宝怒斥道:“行了,哭哭啼啼的像什么话。”

        听到于志宝怒斥,妇女不敢哭哭啼啼的了,抹干净脸上的泪痕,依然心有不死的说道:“于老,柳擎宇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于志宝脸上青筋暴起,咬牙切齿的说道:“什么意思,人家是市长啊,人家不给我这个已经退休的糟老头子面子啊,说什么这件事情已经移交到市纪委那边去了,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吗,真以为我这个糟老头子退休了就沒有什么信息來源了吗,这件事情展到什么程度我心知肚明。”

        说话之间,于志宝狠狠一拍茶几,震得茶几上的水杯直接倒下,滚烫的茶水流了满地,妇女连忙手忙脚乱的去收拾,脸上写满了哀怨之色。

        市政府会议室内,众人听到柳擎宇与于志宝之间的对话,全都被柳擎宇的强硬给镇住了。

        在场的众人对于于志宝在鹿鸣市的地位那是自然清楚的,就算是前任市长、书记在任之时也都要给于志宝几分面子的,毕竟,于志宝的亲信现在依然广泛植根于市委市政府的多个部门,如果于志宝一声令下的话,恐怕柳擎宇这边也会很难受。

        但是,柳擎宇却偏偏直接拒绝了于志宝的求情。

        这时,陈棉灿看向柳擎宇:“柳市长,您看王精卫这件事情现在还要不要移交给市纪委,万一市纪委那边要是……,恐怕王精卫……”

        后面的话陈棉灿沒有说出來,但是意思却十分明显了,他是在担心市纪委那边迫于于志宝的压力万一要是放松了对王精卫的调查,那柳擎宇这边的强硬可就非常不值得了,又得罪了于志宝,却又让对方的意图得逞了。

        柳擎宇却是淡淡一笑:“棉灿同志,你要相信我们市纪委主要领导的党性原则嘛,我相信这种事情到底应该如何做市纪委那边应该心中有数的,直接把这件事情转交过去吧。”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陈棉灿也就不再多说什么,立刻拿着资料走了出去。

        不过此时此刻,现在众人心中包括陈棉灿心中都多出了一丝疑惑,柳擎宇为什么要坚定的将整个事情的调查权移交给市纪委那边呢,其实这件事情柳擎宇完全可以等事情调查清楚之后再移交啊,到那个时候就算谁再想给王精卫求情恐怕也不可能了,柳擎宇为什么对市纪委这么信任呢,难道这也是柳擎宇所设计的一个局吗,或者是这里面有什么大家看不明白的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的手机再次响了起來,这次,是一个熟悉的电话铃声,柳擎宇立刻接通了电话:“王红波同志啊,现在造船厂那边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职工们都领到工资了吗。”

        这时,电话那头,王红波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柳市长,市财政局那边怎么还沒有把6ooo万的现金运过來啊,现在造船厂这边职工情绪又有些不稳定了,大家都等了好几个小时了,我刚才废了好半天口水才说服大家再多等一个小时的,柳市长,这次得您出面在协调一下了。”本书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