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447章 股神马珂
  • 第1447章 股神马珂

    作品:《权力巅峰

        在众人的注视下,柳擎宇微笑着说道:“这样吧,我先问大家两个问題,这两问題一一回答出來了,我的想法大家也就都明白了,我的第一个问題:大家认为会不会有风险投资公司过來投入资金。”

        现场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的心中都沒有底。

        柳擎宇却满脸淡定而又充满信心的说道:“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百分百有风险投资前來进行投资,因为我有朋友就是在做风险投资的。”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众人立刻哈哈大笑起來,柳擎宇的这个回答可谓峰回路转,大大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

        只是大家在哄笑之余却并沒有注意到,此刻,柳擎宇眼底深处却掠过一抹一丝外人难以察觉的冷漠之色,似乎刚才的这句话对他而言并不是他所想要表达意思的全部,似乎在柳擎宇的内心深处,还有着更多的未言之语,只是这些东西,柳擎宇此刻并沒有想要全部表达出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大家团结在一起,先达成统一共识。

        哄笑过后,众人的心情比之之前要放松了很多,因为他们从柳擎宇的这番话中听出了柳擎宇浓浓的自信,那就是那200亿资金的问題大家完全可以不用担心了,对于大家而言,只要资金这个最大的问題解决了,后面的很多事情就都好操作了。

        这时,柳擎宇接着说道:“我要问的第二个问題就是大家知道我为什么要让媒体大规模报道这次招标引入风险投资的事情吗。”

        这时,齐柏青笑着说道:“这个我來说说吧,如果我沒有猜错的话,柳市长的真实用意应该是想要通过媒体对这次招标引入200亿资金的事情來向社会各界彰显我们鹿鸣市市委市政府坚定护盘造船厂股票的决心,用來给股民们增加信心,让大家可以不用那么焦虑,不用着急着把手中的造船厂股票卖掉,只要股民们的信心有了,只要沒有了那种追涨不追跌的功利之心,我们只要在后期对造船厂的各种利好局势进行逐步的布局和发布,相信会有越來越多的股民对我们造船厂的股票充满了信心,再加上我们200亿资金入市托盘,造船厂的股票肯定会逐渐被拉升起來的,这个时候如果恶意做空势力要想继续在砸盘的话,恐怕就要多花费一些资金和心血了。”

        沈珈毅听完使劲的点点头说道:“恩,我赞同齐柏青同志的看法,柳市长的用意恐怕是一石多鸟,既能够引入资金,又能够提高我们鹿鸣市市政府的知名度,甚至还可以借此宣传一下我们鹿鸣市这座旅游城市的概念,让我们鹿鸣市更为全国人所熟知,同时还能够增强股民信心,彰显我们救市的决心。”

        说道此处,沈珈毅不断的点头赞赏,虽然沈珈毅比柳擎宇要大上20來岁,但是对于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位年轻的市长,此刻他却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钦佩,这件事情看似柳擎宇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到现在为止,鹿鸣市却沒有一个人提出过这样的建议,也沒有人敢提出这样的建议,不管柳擎宇在提出这个建议的背后是否会有朋友过來帮忙,但是仅仅是这个建议,就足以彰显柳擎宇这位年轻市长胸中的那股宏大的格局。

        听完沈珈毅和齐柏青两人的回答,柳擎宇笑了,他也看出來了,在鹿鸣市,这位国资委主任和造船厂的副董事长都是很有才华很有想法的人,像这样的人如果给他们以足够大的空间的话,他们绝对能够带给你足够的惊喜,只是可惜这两人竟然一直窝在不合适的位置上,耽误了大好的前程和横溢的才华。

        柳擎宇心中已经暗暗下定决心,如果今后在经过考察之后感觉这两人确实可以使用的话,要把他们放在更适合发挥他们才能的地方,柳擎宇是一个爱才之人。

        “恩,沈珈毅和齐柏青两位同志说得非常不错,基本上把我的想法全都说出來了,我相信大家现在也应该可以明白我为什么要这样操作了,这个资金问題大家完全可以不必担心了,不过呢,下一个人才的问題,恐怕大家得费费脑筋了,我想问问齐柏青同志以及在座的各位,我们鹿鸣市有沒有优秀的股票操盘人才,尤其是对鹿鸣市造船厂股票情况十分了解的操盘人才。”柳擎宇问道。

        柳擎宇说完之后,会议室内先是沉默了一会,随后齐柏青抬起头來说道:“柳市长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还真想起一个人來。”

        听齐柏青说想起一个人來,柳擎宇的目光立刻落在他的身上,仔细倾听着。

        齐柏青道:“我说的这个人叫马珂,年纪不大,也就30多岁,但是呢,他从26岁开始就在我们鹿鸣市造船厂的金融办工作,从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到成为我们鹿鸣市造船厂股票的头牌操盘手,他仅仅是用了2年的时间,28岁的时候,我就已经把他提拔到了我们造船厂第一操盘手的位置上,在随后的几年中,在他的操盘下,我们鹿鸣市造船厂的股市表现十分出色,股市的出色表现也影响到了造船厂的业绩表现,两者相得益彰。

        不过自从两年前新任董事长王精卫上任之后不久,他便随便找了马珂的一个小小的错误,把王精卫从金融办给踢了出來,把他下放到车间工作,而马珂人家可是名牌大学金融专业的高材生,如果不是我之前一直在精心培养他,支持他,他早就被那些外企给挖走了,他也就是因为对我感恩所以才一直留在造船厂的,但是王精卫上台之后就直接把马珂给踢走了,换上了一个比较善于拍马屁、以前只能跟在马珂屁股后面转圈的副手坐上了马珂的位置,而自从那个人上位之后,造船厂的股市表现开市逐渐的下滑,一直到现在直接停牌。”

        “所以,我感觉如果要是在鹿鸣市找熟悉造船厂的操盘人才的话,马珂应该算是头号人选,我听说马珂离开造船厂之后已经单独开了自己的金融公司,成为了职业操盘手,现在在我们鹿鸣市金融股市行业里应该算是绝对的精英级人才,有一些公司也会找他來帮忙进行炒股的,最让我感觉到钦佩的是,马珂所操作的多只股票成功的躲过了这次股灾,已经在整个鹿鸣市炒股界引发了强烈的震动,大家现在送给他一个绰号,,股神。”

        说道这里的时候,齐柏青的脸上露出了十分惋惜、遗憾之色,同时也有几分欣赏和开心。

        毕竟,马珂是他挖掘出來的人才,现在虽然离开了造船厂,但是他混的好也正说明自己有眼光。

        柳擎宇听完齐柏青的讲述之后,不由得叹息一声说道:“哎,官僚主义害死人啊,从我们国企里走出了多少优秀的人才啊,但就是这些优秀的人才,却不能为国企所用,甚至被直接给赶了出去,真不知道这些官僚的头脑中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一边叹息着,柳擎宇一边说道:“齐总,那你知道现在马珂的公司到底在哪里吗,我们能不能把他再请出來为造船厂操盘一把。”

        齐柏青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恐怕很困难啊,在前些天股灾发生之后,杜伟林沒有逃走之前,我们董事长王精卫曾经亲自到马珂的公司想要请马珂出山为造船厂操盘,直接被马珂给拒绝了,马珂的脾气我知道,他是一个真真正正的血性汉子,他做人的原则一向十分分明,有恩必报,有愁不饶,王精卫把马珂从造船厂踢走了,那是马珂心中永远的痛,恐怕要想把他请回來恐怕十分困难了。”

        听到齐柏青的苦笑,柳擎宇却是眼珠一转,目光看向了旁边的秘书长陈棉灿说道:“棉灿啊,造船厂高层的调查进展得怎么样了,那个王精卫有沒有什么问題。”

        陈棉灿听到柳擎宇的提问,立刻拿出一份资料放在柳擎宇面前说道:“柳市长,这份资料是开会之前才刚刚送到的,我还沒有來得及向您汇报这件事情呢,从调查小组传过來的信息显示,造船厂董事长王精卫存在着严重的经济问題,自从他上任之后,造船厂先后接了几个国外的订单,而这些订单最终全都损失惨重,而究其根源,王精卫在接订单的过程中收取了外国公司巨额的贿赂,所以在接订单的过程中对合同的制定和把关十分不严谨,最终导致损失惨重,而且调查小组还发现,杜伟林的携款潜逃与他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过这些事情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

        柳擎宇闻言脸色一寒,沉声说道:“恩,既然如此的话,那就把这件事情直接移交给市纪委吧,由市纪委出面先对他直接进行双规,在双规的过程中在展开进一步的调查。”

        说完之后,柳擎宇笑着看向齐柏青说道:“齐总,你看我们用这个作为见面礼去请马珂出山的话,他会不会答应出山呢。”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