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422章 各有打算
  • 第1422章 各有打算

    作品:《权力巅峰

        热门推荐:、 、 、 、 、 、 、

        柳擎宇脸色凝重的点点头:“是啊,看样子对方这次还真的是针对我來的,不过我很纳闷,这次的事情到底是谁挑起來的呢,他们这样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呢,为什么要针对我來呢。”

        陈棉灿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柳市长,根据我的分析,这背后很有可能是鹿鸣市旅游协会在背后搅动的,因为旅游管理意见稿出台之后,对他们旅游行业协会的冲击最大,他们的很多不规范的市场行为将会被取缔,这会导致他们不少的不正规的收费消失,从而导致他们的利润下滑,每年会少收拾上亿元,所以,他们在背后搞事的动机也就比较充足了,只是沒有想到,他们会把动静闹得这么多,不过柳市长,根据我对廖志强的了解,他这个人做事和廖志财一样,一向是老谋深算,就算是你明明知道这件事情是他搞得,但是你绝对抓不到他的把柄。”

        柳擎宇笑了:“抓不到把柄就不抓嘛,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旅游协会的会长罢了,在我柳擎宇面前还翻不出什么水花的。”

        陈棉灿说道:“柳市长,要不要我们先派人出去和那些人沟通一下,安抚一下众人的情绪。”

        柳擎宇笑着摇摇头:“不要着急,先让他们在聚一聚嘛,现在就安抚他们的话,他们的情绪会更加激动的。”

        说话之间,柳擎宇眼神之间流露出几分不屑的冷笑,对他來说,各样各样棘手的场面他见得太多了,比这次更为严重的情况看他都见识过了,所以,应对起來根本沒有一丝一毫的慌乱之色,反而处处流露出游刃有余的姿态,这让陈棉灿看得心惊肉跳,却又不得不从内心深处对柳擎宇发出一种深深的钦佩之意。

        什么叫镇定,柳市长这才叫镇定,现在都火烧眉毛了,柳市长竟然还说现在安抚群众反而容易点燃那些闹事人的情绪,这到底是基于什么样的逻辑推理。

        陈棉灿想不出來,也分析不出來,但是他看到柳擎宇那淡然自若的神情,却产生了一种深深的自信。

        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柳擎宇拿出手机一看,电话号码是从市委书记沈鸿飞的办公室打來的,他沒有丝毫犹豫,直接接通了电话:“沈书记你好。”

        电话那头传來沈鸿飞十分严肃的声音:“柳擎宇,我听说市政府大院被鹿鸣市市民给围住了,而且很多市民正在向着市政府大院门口的方向集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网上已经有人通过视频的形式对此事进行直播了,各大门户网站都已经开始对这个消息进行新闻直播,这件事情你必须要尽快处理好啊,否则一旦这件事情真正爆发出來的话,对你、对我们整个鹿鸣市都不是好事,毕竟我们刚刚上任就发生这种事情,这对我们三个新上任的常委來说也是一个十分丢脸的事情。”

        说话之间,沈鸿飞的言辞虽然并不十分激烈,但是,却将他对此事的忧虑表达得淋漓尽致,同时,也将柳擎宇身上的压力再次放大。

        柳擎宇听完之后却是淡淡一笑:“老沈啊,你就放心吧,就这种小事还不需要你这个市委书记來担心,交给我柳擎宇决定分分钟搞定他。”

        听柳擎宇这样说,沈鸿飞反而更加担心起來:“柳擎宇啊,我知道你个人能力很强,但是恕我直言,对于此事的一些细枝末节我也有所耳闻,这次事情似乎有直接冲着你个人去的意思,而你个人现在又代表着整个市政府,而你、我、曾振天的关系你应该也清楚,如果你这次真的失败了的话,那对我们三人來说恐怕都会是一种沉重的打击,一旦我们三人同时蒙羞,后果你应该知道的。”

        柳擎宇笑了:“老沈啊,这种事情你不需要担心,我知道你是担心我盲目自大,轻视了鹿鸣市的本土势力和那些既得利益者,我现在可以给你吃一颗定心丸,你就放心大胆的看着吧,今天的事情我会让那些人作茧自缚的。”

        说话之间,柳擎宇语气中充满了强烈的自信,这种自信渐渐感染了沈鸿飞,沈鸿飞轻笑道:“好吧,柳擎宇,既然你这么自信,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希望你珍惜这次鹿鸣市执政的机会,珍惜自己的位置,我沈鸿飞不介意与你在今后的仕途之上继续一争长短,你应该知道的,沒有了真正的对手,其实人生也是挺寂寞的。”

        柳擎宇笑了:“沈鸿飞,不要说得那么悲观好吗,我看你心中就盼着我出事呢吧,不过你放心,我柳擎宇现在竟然屈居在你的下面,我也十分不甘心啊,你等着吧,我早晚会把你反超过去的,因为我始终认为,我的能力比你的要强。”

        说完,柳擎宇直接挂断了电话,气得电话那头的沈鸿飞鼻子都有些歪了。

        这柳擎宇,真是够嚣张的,但是生气归生气,对于柳擎宇这小子的个性他又多了几分认识,现在他已经开始有些明白自己的老婆慕容倩雪为什么那么恨柳擎宇了,还不停的撺掇着自己想办法收拾柳擎宇,就柳擎宇这张嘴啊,实在是够犀利的,自己现在好歹也是市委书记、省委常委好吧,柳擎宇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说要超过自己,压过自己,自己心中能舒服吗,但是,这小子就这样直不楞登的说了,虽然他清楚柳擎宇这样说其实也是在让自己放心,但是这种说话的方式实在是让他不爽。

        此时此刻,市委组织部内,组织部部长曾振天正在听着办公室主任李文科的汇报,李文科已经把市政府门前被老百姓堵住之事向曾振天进行了详细的汇报,汇报完之后,李文科说道:“曾部长,我现在比较纳闷的是,事情从发生到现在都已经酝酿了将近一个小时了,前往市政府门前集合的老百姓数量越來越多,现在市政府门前那条道路基本上已经快要断交了,但是,市政府那边除了通知交警队前往附近疏导交通,通知市公安局前往现场维护秩序以外,却沒有采取其他进一步的措施,那些老百姓们指名道姓要求见柳擎宇,但是到现在为止,柳擎宇竟然一直沒有出现,甚至连一名副市长哪怕是办公室副主任也沒有出现,柳擎宇的行为有些不太对头啊。”

        曾振天笑了:“不太对头就对了,我曾经专门对柳擎宇这个家伙进行过研究,此人一向擅长处理这种错综复杂的事件,在别人眼中越是复杂的事情,到了他手里处理起來越是简单无比,这样的对手才是真正的强悍的对手,如果谁要是敢小看他的话,会死得很惨。”

        李文科沒有想到曾振天竟然对柳擎宇是这种评价,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说道:“曾部长,根据我的观察,这次的事情很有可能是鹿鸣市本地的旅游协会在幕后操控,想要逼迫柳擎宇收回那份新旅游市场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我相信柳擎宇肯定也清楚这一点,但是他为什么到现在为止却沒有任何动静呢,难道他就不怕这事情越闹越大吗,而且我还听宣传部那边说现在已经有人再网上对这件事情进行新闻和视频直播了,柳擎宇难道就不着急吗。”

        曾振天笑道:“着急,柳擎宇怎么可能会不着急呢,但是,这种事情他着急也沒有用,我估计他底下肯定憋着大招呢,你慢慢往后看着吧。”

        这时,李文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他接通了电话,与对方聊了几句之后,突然笑着对曾振天说道:“曾部长,这事情真的有意思了,刚才市政府那么对口为廖志财提供服务的副秘书长石海川邀请我今天晚上去参加他的饭局,似乎有试探您的意思,这时间节点选得倒是挺有意思的。”

        曾振天不屑一笑:“如此看來,这个廖志财确实是一个绝对势力之人,此人比较注重实际利益,他这次來试探你就是想要摸摸我的底线,你尽管放心大胆的跟他接触,充分表达我的拉拢之意,当然了,说话的度也必须要拿捏好,不能让他认为我为了拉拢他什么都可以付出,你必须要像他暗示出一点,那就是我拉拢他沒有问題,但问題是他必须得在适当的时候,展现出他真正的价值,否则的话,我完全沒有必要去拉拢一个大爷过來养着吧。”

        听到曾振天这样说,李文科笑了,这位曾部长的确是一个十分厉害的角色,虽然刚才这番话听起來沒有什么攻击性,但实际上,却也反过來将了廖志财一军,你可以投靠到我的阵营,但问題是你必须表现出相应的实力來,而且需要投名状,至于用什么作为投名状,这就需要廖志财去斟酌考虑了。

        李文科之所以说曾振天厉害是因为曾振天虽然表现出拉拢廖志财的意思,但是却又不是完全毫无保留的去拉拢,而是一种欲拒还休的姿态,恰恰是这种姿态才最是能够挠中被拉拢者的心中那块软肉,当然了,这种姿态也并不是谁想要摆出來就有用的,曾振天这个位置这种身份摆出來最有用,如果是沈鸿飞摆出这种姿态的话,那很有可能会被廖志财认为他这是一种对他的蔑视。I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