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414章 胡说八道
  • 第1414章 胡说八道

    作品:《权力巅峰

        老三和其他两人谁都沒有想到,现在站在他们面前与他们侃侃而谈的年轻人竟然是鹿鸣市的市长柳擎宇。

        或许,在之前他们忽视了柳擎宇的相貌,但是现在,当他们仔细观察的时候,自然发现了柳擎宇的与众不同,虽然柳擎宇身上穿着一身休闲装,刚才和他们谈及股票的时候也是侃侃而谈,似乎是资深股民,但是现在,众人却发现,柳擎宇的身上却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尤其是昨天的新闻上,柳擎宇虽然出现在电视上的画面十分短暂,但是,毕竟也是作为重点人物进行报道的,所以,看了新闻的人如今在仔细观察柳擎宇的话,自然会发现电视上的柳擎宇与站在他们面前的柳擎宇唯一不同的就是穿的衣服不同罢了。

        如此一來,现在这三人可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本來,三人走进柳擎宇是打算像柳擎宇请教一下征战股市的策略的,但是现在,他们却进退两难,进的话,他们也不敢再跟柳擎宇请教了,退的话,他们也不敢退,所以,现在三人的身体就好像中了魔法一般,想动却不敢动,不能动。

        柳擎宇挂断了电话,笑着看了三人一眼说道:“哎呦,我说三位,你们刚才不是讨论的挺热烈的嘛,怎么现在不说话了。”

        三人脸上浮现尴尬之色,却谁也不敢再吭声了。

        柳擎宇并沒有责怪三人,而是淡淡的说道:“今天我过來呢,本來就是想要实际走访调研一下,看看你们市旅游局的出勤情况以及你们的工作状态的,但是今天这么一看,我发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东西。”

        说道此处,柳擎宇看向老孙说道:“你是老孙吧,我问你一个问題,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老孙连忙声音颤抖着说道:“柳市长您尽管我,我知无不言。”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问道:“你们市旅游局像你们三人这样每天都会重点关注股市或者炒股的人有多少人。”

        老孙闻言身体一颤,不过最后还是略一沉吟便回答道:“柳市长,根据我所熟悉的情况,我们局里差不多有一半的人在炒股。”

        “那么在这次股市危机中,成功出逃的人多吗,是被套牢的人多还是出逃的人多。”柳擎宇的问題让老孙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他想不明白,柳擎宇这个堂堂的大市长问这个问題做什么。

        心中虽然有所疑惑,老孙还是苦笑着回答道:“基本上大部分人全都被套牢了,除了我们办公室的小陶之外,其他办公室的人能够在股灾之前出逃的寥寥无几,而且他们这些人很多都是在牛市的时候被忽悠进來的。”

        老孙这次的确是有问必答了,他知道,以他这个小小的办公人员,在柳擎宇的面前,他就算一只小的不能再小的苍蝇,柳擎宇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与其胡搅蛮缠的狡辩,还不如如实回答的好。

        柳擎宇听完老孙的话之后,脸色变得凝重起來,一股领导的气息自然而然的便散发出來,三人此刻更是噤若寒蝉。

        柳擎宇沉默了一会,突然问道:“你们旅游局的局长艾长庭同志炒股吗。”

        听到柳擎宇问道这个敏感的话題,老孙三人谁也不敢说话了,因为他们三人是市旅游局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涉及到直接领导的私人话題,他们还真的不敢透露。

        柳擎宇看到三人的表情,便隐隐猜到恐怕艾长庭也炒股,但是看三人的样子充满了忌惮,便笑着说道:“这样吧,我换一个问法,如果你们艾局长炒股,你们什么都不用说,如果他不炒股,你们只需要告诉我他不炒股就成了,好了,你们艾局长到底是炒股不炒股呢。”

        三人继续保持着沉默,这个时候,他们是绝对不敢撒谎说他们局长不炒股的。

        看到眼前这种情况,柳擎宇不由得叹息一声,转身向外走去。

        这时,看到柳擎宇要走了,已经被深深套牢的老孙有些着急了,连忙出声说道:“柳市长,能否向您请教一个问題。”

        柳擎宇停住身体,转头问道:“什么问題。”

        “柳市长,我想问您,您看如今股市的行情到底如何,我们这些被套牢的人应该如何解套,如今的股灾到底是如何发生的,到底是国际势力做空我们华夏股市,还是国内势力在兴风作浪。”

        老孙问出这个问題之后,其他两人立刻全都把目光锁定在柳擎宇的身上,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很显然,他们对柳擎宇的观点也是十分关注的。

        柳擎宇听到老孙问出这个问題,看着三人的神态,不由得心中一声长叹,难道这就是鹿鸣市旅游局工作人员的工作态度吗,他自己的位置都快保不住了,却还在关心着股市的涨停,而且还是自己这个市长面前,这说明这些人在心中根本就沒有把他们的本职工作放在重要位置上,以他们这样的心态,能够做好旅游局的工作吗,他们能够有心情把精力放在解决鹿鸣市旅游市场所面临的艰难形势吗,他们甚至鹿鸣市旅游市场危急來临都沒有意识到啊,他们到现在关心的还是他们自己那些私人利益的得与失啊。

        悲哀,实在是太悲哀了。

        鹿鸣市旅游局用的到底是一批什么素质的公务人员啊,鹿鸣市旅游局的领导层到底是一批什么样的人啊,何以整个鹿鸣市旅游局的工作氛围会变成这种样子。

        柳擎宇看了三人一眼,最终还是决定敲打并警告他们一下,反问道:“你们真的很想从股市里解套吗。”

        三人全都使劲的点点头。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如果你们真的想要解套的话,那就等着吧,如果什么时候,你们能够真真正正的把心放在工作上,如果你们能够把鹿鸣市旅游局的工作真真正正的做好的时候,也许你们解套的时机也就到了,否则的话,你们是沒有指望了。”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三人一下子全都糊涂了起來,他们想不明白柳擎宇这番话到底是什么含义。

        这时,老孙还是有些贼心不死的问道:“柳市长,您还沒有回答我刚才那个问題呢,如今的股灾到底是如何发生的,到底是国际势力做空我们华夏股市,还是国内势力在兴风作浪。”

        柳擎宇闻言,心中彻底给这个老孙身上打了个大大的X号,这哥们对股市都已经执着到如此程度了,他还能够有心情去关心鹿鸣市旅游市场的好坏吗。

        不过柳擎宇还是给了他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我说老孙啊,看來你还是沒有听明白我的意思啊,哎,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说道这里,柳擎宇沒有在继续说下去,但是意思却已经十分明确的表达出來了。

        老孙他们三人虽然对柳擎宇的真实意图还沒有摸透,但是他们也知道,柳擎宇能够说道这种程度也的确已经很给他们面子了。

        离开了这个办公室,柳擎宇径直走到刚才刚刚路过的局长办公室,直接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此刻,在局长办公室内,鹿鸣市旅游局局长艾长庭正坐在大屏幕电脑面前,眼睛紧紧地盯着面前的电脑,一边不停的揉搓着自己的头发骂骂咧咧的咬牙切齿,一边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整个房间内乌烟瘴气的。

        柳擎宇走进來的时候,艾长庭甚至连正眼都沒有抬起來,只是冷冷的说道:“我不是说过不要打扰我了吗,有什么事情去找唐万刚去。”

        柳擎宇却是突然说道:“艾局长,股市马上就要涨停了。”

        “什么,要涨停了,你胡说八道什么,现在的股市明明一片跌停,简直胡说八道。”艾长庭突然情绪失控拍着桌子站起身來,怒视着柳擎宇吼道。

        柳擎宇站定身体,就那样默默的站在艾长庭的面前,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冷笑。

        艾长庭看到柳擎宇的时候,当时就是一愣,虽然昨天柳擎宇刚刚上任的时候,他也在迎接会上见到了柳擎宇,但是由于他级别的原因,他距离柳擎宇稍微有些远,再加上他整天盯着电脑眼神也不太好,所以并沒有看清楚柳擎宇的长相,但是却依稀能够觉察到眼前的这个人似乎很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柳擎宇迈步走到艾长庭的面前,看了一下电脑屏幕,随即叹息一声说道:“艾局长啊,看來你也被深深的套牢了,资金损失不少啊。”

        艾长庭看到柳擎宇竟然窥视了一下自己的电脑屏幕,连忙直接关闭了显示器,随即冷冷的怒斥道:“你是谁啊,谁让你到我办公室來的。”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哦,我忘了自我介绍一下了,艾局长,我是柳擎宇,是一个刚刚到鹿鸣市的新人,今后还得艾局长你多多关照啊,艾局长,你先忙吧,我就先回单位去了。”

        说完,柳擎宇转身向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