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413章 第一把火
  • 第1413章 第一把火

    作品:《权力巅峰

        柱子哪里会想到,就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接下来的一系列举动将会严重影响到他的生意,柳擎宇之所以给了他一百元钱也只是在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他对于柱子的一种歉疚之意。頂點說,..

        柳擎宇走进旅游局大门口的时候,正好他前面和后面也有人走过来,而柳擎宇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混进了旅游局内。

        柳擎宇走进旅游局内,首先看到的便是气势恢宏的旅游局办公大楼,这大楼高九层,从外表看,装修得十分气派,等柳擎宇走进办公大楼之后,更是感觉到震惊无比,因为这里面的装修比之外面还要气派,尤其是旅游局大厅内更是装修的金碧辉煌,就好像是五星级酒店一般,办公大楼入口影壁墙上写着几个金色的大字——鹿鸣市旅游局,落款题字的是当今书法界的泰斗级人物金一鸣。

        柳擎宇虽然对书法家知止不多,但简单的信息还是知道一些的,在他的记忆中,金一鸣的商业题字已经达到了一个字要万元的价钱,这还得是有关系能够弄到金一鸣的字,一般人连接触金一鸣的机会都没有,更何况是想要弄到金一鸣的题字呢。而眼前这六个字柳擎宇一看就是金一鸣的商业题字,因为柳擎宇见识过金一鸣真正的书法作品,那些书法作品无论是在气韵上还是在笔力上,与商业题字的风格明显是不同的,这也是金一鸣这位书法泰斗有意为之,他这样故意区分出风格也就是不想自己的名声为商业行为所累。

        六个字,仅仅是这个六个字,恐怕鹿鸣市旅游局方面就要花费18万元,这还不算上请人托人弄字和刻字的费用。

        再往里面走,一路走来,柳擎宇一路感觉到自己有种刘姥姥逛大观园的感觉。

        这旅游局内不仅大厅内装修讲究,就连普通的办公楼层装修得也十分讲究,不管是墙壁上的瓷砖还是地板哪至于吊,每一个细节上使用的产品几乎全都是名牌,就这手笔、这气派,柳擎宇保守估计,仅仅是这九层办公楼的外层装修没有个千八百万根本就下不来,这还不算办公室内部的装修和办公家具的费用。

        一路走来,柳擎宇发现很多办公室的房门全都是锁着的,而且有些房门虽然有房门号码但是上面却并没有挂着办公室的标牌,有些办公室外面挂着标牌,但是里面却静悄悄,听不到一声音,而有的挂着标牌的办公室房门虚掩着,里面不时的传来一阵阵聊天谈笑的声音。

        柳擎宇并没有在这样的办公室门前停留,而是一路继续向前、向上,一路观察,他发现,这鹿鸣市旅游局挂着标牌的办公室竟然有0多个,上面写着各种各样不同科室的名字,而根据柳擎宇的记忆,鹿鸣市旅游局正式编制上只有六个科室部门,但是现在,却有0多个科室,这不得不让柳擎宇感觉到有些摸不到头脑。而且很多部门的名字起得花里胡哨的,柳擎宇根本就弄不清这些部门到底是做什么的。

        到了九层的时候,柳擎宇随意站在一间敞开的办公室门口向里面看去,此刻,办公室内有三个人,这三个人正坐在电脑桌前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股票曲线,有人一边拍桌子一边骂娘:“他奶奶的,最近股市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子刚刚借了五十万高利贷放进股市里,股价便一路狂跌,一个星期前那可是大牛市啊,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变成熊市了呢?这也太坑爹了啊,再这样下去的话,老子我快该跳楼了。”

        这时,另外一个办公人员推了推他脸上那副金边眼镜也是一声长叹道:“我老孙啊,你这次可算是把我给坑苦了,我可是把我老丈人的养老钱都给借出来砸到股市里了,现在可好了,到处飘红,到处跌停,我砸进股市里的钱已经缩水一半了,哎,现在我老丈母娘天天到我家里来闹,老孙啊,你简直就是坑死人不偿命啊。”

        这时,两人对面一个女人细声细气的道:“我你们两个人也别唉声叹气的了,这次股市波动也不是你们两个被套牢了,被套住的人大有人在,谁让你们两个那么贪婪呢,我早就告诉过你们,现在的股市就是一个赌博场,必须见好就收,赚了钱之后立刻收手走人,不要贪婪,你们两个就是不听。”

        听到女人的话,两人更蔫了,老孙也是长叹一声道:“哎,当初要是听王的话就好了,那个时候把股票卖出去的话,虽然赚的少了一些,但收入也有几万块呢,可惜当时我们都鬼迷心窍想要等大盘冲上5000大关呢,结果5000没冲上,反而一路狂跌,草啊,草啊!”

        话之间,老孙疯狂的砸击着键盘,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怒气。

        这时,金边眼镜男也有把电脑丢到地上的冲动,但是他是一个理智的人,虽然心中焦虑愤怒,却也只能暗气暗憋,头发都白了不少,突然,他偶然抬起头来,看到门口处有人站在那里。他一开始以为自己眼花了,立刻推了推眼镜定睛看去,门口处的确站着一个人,就那样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他们三人。不过这哥们眼神不太好,虽然看出来门口处站着一个人,却看不清楚柳擎宇的长相。

        不过眼镜男却很有气势,他当时立刻把脸色一沉:“门口的那位同志,你是哪个单位的,到我们办公室来做什么?”

        眼镜男这么一声质问,办公室其他两人立刻警醒,纷纷转头向柳擎宇的方向看了过来。

        柳擎宇笑着走了进来,看了三人一眼道:“我三位啊,你们真是太傻了,这次股市波动明眼人一看就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做空套利行为,这一,如果你们仔细观察这次牛市过程中那些各大门户网站上的新闻标题就可以看出来了。”

        听到柳擎宇一开口就对他们的行为指指的,虽然这三人都有些不太高兴,但是由于柳擎宇的这番话确实有些新鲜,所以三人倒也没有太过于注意柳擎宇的身份,毕竟,柳擎宇今天穿的不是西装,只是一身便装,还专门配了一副眼镜进行伪装,而且柳擎宇还没有怎么出现在鹿鸣市的电视新闻媒体中,所以这些人根本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柳擎宇来。

        所以,这三人反而全都站起身来,向着柳擎宇的方向凑了过来,老孙更是心情焦急的道:“我这位朋友,听你的意思,你早就判断出来这次股市有问题,你该不会是事后诸葛亮吧?”

        柳擎宇不屑一笑道:“事后诸葛亮?随便你们怎么想啊,我也只是就事论事而已,你们现在可以百度一下前面那段时间各个门户网站的新闻标题,包括一些所谓的专家教授们的一些观,从那些信息中你们会得到一个十分初级的结论,那就是现在股市正处于一个大牛市的过程中,现在把钱投入到股市来就是最明智的举动,相当于进来就捞钱啊。尤其是各种各样的新闻信息似乎也在诱导着老百姓去证券市场开户去。”

        道这里,柳擎宇突然反问道:“不知道各位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件事情,如果每个股民进入股市就可以赚钱的话,那么到底谁亏钱呢?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在一定时期之内,在进入股市的资金恒定的情况下,股市的市值也是恒定的,也就是,有人赚钱了,必定有人会亏钱,怎么可能会出现人人都赚钱的局面呢?而且你们再想一想,在这个股市里,谁才是真正最赚钱的人?是普通股民吗?不是,是那些大的机构,大的资本!普通股民往往是赔钱几率最高的一群人。想明白这些东西,就不难想象你们被套牢只是时间问题了,就算是你们现在不被套牢,盲目听从所谓的专家的意见进入股市最终也免不了被套牢的结局的。”

        听到柳擎宇这番论述,三人顿时眼前一亮,他们知道,这次,自己碰到高人了,老孙连忙有些焦虑的道:“高手,老弟,你的确是高手,你看能不能指我一下,我的股票现在全面跌停,你看看我现在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操作?怎么样才能避免损失甚至是反败为胜呢?”

        其他两人也充满希冀的看着柳擎宇。

        柳擎宇用充满怜悯的目光看着老孙,又看了一眼眼镜男一眼,叹息一声道:“哪怕你们能够把你们百分之五十的精力放在工作上,也不好导致今天的惨败啊,如果你们能够把你们百分百的精力放在工作中,现在的你们依然逍遥自在,没有任何的烦恼啊。”

        听到柳擎宇这话里的意思,老孙和眼镜男以及那个女人都已经感觉到这味道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了。因为这语气怎么听怎么像是领导对下属的讲话啊。

        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柳擎宇接通了电话,接通电话的时候,柳擎宇故意按下了免提键。

        电话里传来了市政府秘书长陈棉灿的声音:“柳市长,我是陈棉灿,您现在在哪里,刚才……”

        陈棉灿后面的话还没有完,现场的这三个旅游局的工作人员全都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