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411章 牛人李文科
  • 第1411章 牛人李文科

    作品:《权力巅峰

        “趁火打劫。”曾振天听着李文科的建议,嘴角微微翘了起來,看向李文科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欣赏的意思,这个李文科倒是一个明眼人,对于眼前的局势把握到是挺到位的,关于这一点他心中其实早就有所考虑,只是一直沒有说出來,现在李文科说出來了,为了让下属有发挥的机会,不打压下属献计献策的积极性,他故意装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听着。

        李文科微微点头说道:“是啊,就是要趁火打劫,我看今天晚上的饭局之中有两个市政府的人参加了过來,那个王遮天可以暂时排除在外,因为王遮天此人属于廖志财的死党,他的一切行动要看廖志财的眼色行事,所以,此人可以直接忽略不计,但是程天翔却是前任市长之人,而现在前任市长被双规了,程天翔在市政府内人单势孤,他要想在市政府内站稳脚跟,必须要找一个靠山才行,而从他今天晚上來参加咱们的饭局可以看得出來,此刻的他并不看好柳擎宇这个市长,对于市委书记沈鸿飞他恐怕也有些顾忌,所以,这次选择参加我们的饭局,我认为对于这个人我们可以大力拉拢一下,只要把他拉拢到我们的阵营,那么今后市政府那边有什么风吹草动的我们都可以第一时间获悉,而且有程天翔在市政府内作为内应,今后如果我们有什么事情需要通过市政府那边去达到目的的时候,也可以通过程天翔施加我们的影响力。”

        听到李文科这样说,曾振天依然满脸含笑,眯缝着眼睛说道:“还有吗,对于廖志财你有什么建议吗。”

        李文科略微沉吟了一下这才缓缓说道:“虽然我一直在下面的县里工作,但是,对于市里的情况也多少了解一些,廖志财此人城府极深,做事一向谨慎而布局深远,前任市长在位的时候,他一直和前任市长之间保持着十分友好的合作关系,前任市长对他也有着相当的信任,否则的话,市财政局局长的位置不可能让他的嫡系人马王遮天把持,但是,前任市长却偏偏在这一次危急之中被双规了,我怀疑前任市长的落马和廖志财有关,很有可能是廖志财秘密提供了一些资料导致其被双规了,廖志财的目标十分明确,那就是鹿鸣市市长那个位置,但是,他万万沒有想到的是,这一次鹿鸣市危急的背后是神仙打架,所以,他想要担任鹿鸣市市长这个愿望落空了。”

        说道这里,李文科再次整理了一下思绪条理清晰的分析道:“正因为如此,廖志财从内心深处对抢占了他精心策划却最终便宜了柳擎宇充满了不爽,所以,不管是于情于理來说,廖志财都不太可能和柳擎宇站在同一阵营的,而且柳擎宇是一把手,廖志财是二把手,从之前廖志财在鹿鸣市的所作所为來看,廖志财的权力欲非常强,可惜前任市长眼光稍微差了那么一点点,被廖志财所表现出來的处处顺从的姿态所蒙蔽,对廖志财信任有加,再加上前任市长一心只顾着捞钱,很多事情全都放手让廖志财去做,所以,这更加培养了廖志财对权力欲的掌控。

        但是,柳擎宇可不是前任市长,这哥们可是一个十分强势、掌控欲非常强的人,这一点,从柳擎宇历來的为官履历中可以看得出來,柳擎宇喜欢对旗下沒一件事情都做到绝对掌控,所以,从这一点上來看,柳擎宇和廖志财两人跟不可能尿到同一个壶里去,两人之间产生摩擦是早晚的事情,而且我听说今天下午的市政府党组会上,柳擎宇就已经与廖志财之间小小的斗争了一场,而这次斗争柳擎宇沒有占到什么便宜,廖志财也沒有吃亏,两人心中对肯定对彼此更加不满。”

        说道此处,李文科给出了最后的结论:“曾部长,我认为,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先想办法拉拢一下廖志财,如果真的能把廖志财拉拢到您的麾下的话,这对于您在鹿鸣市取得主导权是有着十分重大意义的,不过呢,由于廖志财此人城府太深,心机太重,而且权力欲也很重,拉拢归拉拢,您也得防着他,他这样的人不容易掌控,甚至很有可能会在某些关键时刻给您下绊子。”

        听到李文科给出了这么多的分析,曾振天脸上笑容更加浓郁了,从李文科现在的分析他可以看得出來,李文科在鹿鸣市的局势上还是下了相当功夫的,他也有些明白为什么家族为要把他派过來给自己当办公室主任了,这个人的确很有才华和眼光。

        不过仅仅是有这些还是不够的,现在曾振天需要的还是他对自己的真正的尊重,虽然家族的指示可以让他尊重自己,但是曾振天需要的是此人对自己发自内心的尊重,他需要的是征服对方的心。

        所以,李文科说完之后,曾振天依然笑吟吟的看着他,问道:“还有吗。”

        李文科顿时一愣,他能够想到和分析的基本上都说了,曾振天怎么还问自己还有吗。

        看到李文科的神态,曾振天便知道李文科能够想到的也就这些了,他便笑着引导着问道:“文科,你认为既然你能够想到拉拢廖志财,那么沈鸿飞那边会想不到吗,如果从官位的优势來说,廖志财投靠到沈鸿飞阵营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你认为,我们要想拉拢廖志财的话,我们的优势在哪里。”

        听到曾振天的反问,李文科心头一颤,他是个聪明人,从曾振天的这番话中,他听出了曾振天这是在对自己对待曾振天的态度进行了一丝反击,说实在的,他虽然现在是从副县长位置提拔上來的,但是,在内心深处,他对曾振天这位曾家嫡系子弟还是有一些看不起的,他认为曾振天只是靠着家族背景才能在如此年轻的年纪便走到了如今这个位置上,其真实才华未必有自己强,所以,他虽然在办公室主任位置上兢兢业业尽职尽责,但是内心深处,却依然有着属于自己的傲气以及对曾振天从内心深处的轻视。

        但是,刚才曾振天的这几个问題一问出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的确确忽视了一些问題,而这些问題如果是自己独立思考的时候,也许未必会忽视,但是由于心中对曾振天的一种轻视,所以导致自己思考问題的时候过于肤浅,反而被曾振天抓住漏洞反问了几句。

        李文科是个聪明人,他知道,曾振天肯定看出了自己的心态,通过这次反问,他也是在提醒自己,他曾振天并不是一个无能之辈,想明白这些问題,李文科连忙十分恭敬的说道:“曾部长,这些问題我的确有些疏忽了,在拉拢廖志财的问題上,您虽然在官位上比起沈鸿飞不占优势,但是,有些时候,劣势也往往会转变成优势,优势也往往会变成劣势,虽然沈鸿飞是一把手,还是省委常委,看似在位置上占尽了优势,但实际上,恰恰由于他位高权重,所以,以廖志财的身份即便是投靠到沈鸿飞的阵营之中,也只能成为沈鸿飞手下的一枚棋子罢了。

        因为沈鸿飞手下可动用的资源比较多,而且将來他手下的得力干将肯定不会少,就算是廖志财拉着郭俊荣和王遮天一起投靠过去,恐怕他这点影响力在沈鸿飞眼中也是有限的,虽然沈鸿飞为了制衡柳擎宇肯定会拉拢廖志财,但是,我估计一廖志财的权力欲肯定也会慎重考虑的,因为投靠沈鸿飞虽然可以找到强硬靠山,但是他个人的意图在今后的政治生涯中将会很难得以完全发挥,更多的时候,他需要屈从于沈鸿飞的意志。

        但是,投靠您却沒有这个问題,由于您官位的缘故,您不可能会像沈鸿飞那样对廖志财颐指气使,相反的,他投靠过來之后,你们双方之间更多的可能会以合作的形式展开,这样对他來说是有着巨大吸引力的。”

        不得不说,李文科确实非常有才华,曾振天只是那么轻轻一提点,他就已经在第一时间做出了自己的分析判断,而这些分析判断与曾振天的分析判断基本上吻合。

        曾振天这才微微点点头说道:“恩,文科分析得非常好,这样吧,你抽时间与王遮天或者郭俊荣接触一下,先试探一下廖志财的态度,摸一摸他的底,看看他的胃口怎么样。”

        李文科连忙说道:“好的,我明天就与王遮天和郭俊荣联系。”

        仅仅是柳擎宇到达鹿鸣市的第一天,便发生了很多事情,不管是沈鸿飞也好、曾振天也罢,各方势力全都感觉到了鹿鸣市形势的严峻性,纷纷提前展开了布局,然而,柳擎宇却和众人的做法完全相反。

        回到招待所之后,柳擎宇直接上床便呼呼大睡起來。

        而柳擎宇的一举一动则早就为沈鸿飞、曾振天以及廖志财所得知,三人本來都以为柳擎宇回去之后肯定会要接见一些人布局一下,却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直接睡下了,这让他们想要进一步窥探柳擎宇下一步部署的愿望落空了。

        鹿鸣市,看似波澜不惊,处处平静,但是各方势力却已经纷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到底谁将会在这风云际会的形势下突出重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