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406章 柳廖较量
  • 第1406章 柳廖较量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这句话说完,整个会议室内再次安静了下來,所有人都非常清楚,柳擎宇所给出的这两个选项虽然看似简单,实则暗藏玄机。

        首先,柳擎宇这句话根本就是一个选择題,如果你顺着他的思路往下走,那么你只能在启动问责和解决问題这两个事情上选择其一,那么不管你选择哪一个,最终又离不开启动问责机制,因为要想解决问題,必须要处理一批人,启动问责其实也是在解决问題,这两个条件又是相辅相成的。

        但是,如果你不按照柳擎宇给出的这两个条件去操作的话,那么柳擎宇只需要说一句,那这事情由你來处理,你说怎么办吧,那么不管是谁,他也拿不出什么其他的办法來,最终还是得走上柳擎宇给出的这两个选项之中。

        然而,虽然只是给出了这两个选项,柳擎宇却将整个事件的主导权牢牢的掌控在了自己的手中,因为所有人都清楚,常务副市长廖志财是主管旅游产业的,那么现在旅游产业发生了这么严重的问題,他首先是要承担领导责任的,所以,处理问題的时候,他肯定是要首当其冲,如果柳擎宇什么都不说,而是自由发言的话,那么廖志财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处理事情,甚至最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事情处理的动静越小,他要承担的责任越小,旅游局那边需要被问责的人也就越少,但是柳擎宇抛出了这么一道选择題,却堵住了他想要大事化小的可能性,除非柳擎宇同意他这么做。

        柳擎宇抛出了一道选择題,直接将众人的思维圈定在他所拟定的境遇中,这一招手段十分高明,虽然廖志财也清楚柳擎宇的真实用意,但是他却沒有办法去破局,因为现在的局势发展已经隐隐有超出他掌控的范围了,一旦事情继续酝酿下去的话,一旦失控,那么廖志财就要承担重大责任,这时候,他也不愿意完全去承担责任,所以,为了自己的安全,他必须要让整个市政府班子集体來承担责任,而要让集体來承担责任最关键的因素就是要用集体的决定去处理这个问題。

        柳擎宇说完之后,会议室内再次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其他众人全都沒有人发言,目光纷纷看向了廖志财。

        廖志财见状只能第一个发言:“柳市长,我认为现在我们最关键的是要先解决舆论危急,先要想办法动用各种资源把整个事态给平息下去,我建议,我们立刻和市委宣传部取得联系,让市委宣传部从宣传口尽可能的去发挥影响,让各个门户网站尽可能早的把相关的新闻撤下去,让那些大的论坛把相关的帖子删掉,哪怕是我们花些钱也是可以的,只有舆论危急平息下去了,我们才能在接下來启动其他的程序。”

        柳擎宇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随即摇摇头说道:“廖志财同志的意见我部分同意,我们可以让宣传部门做些工作去淡化整个事件的影响,但是我认为,由于这件事情的已经充分发酵了,而且我估计很有可能接下來央视和一些地方电视台都有可能会跟进报道此事,一旦这件事情上了电视媒体,其影响力将会迅速扩大,所以,仅仅是淡化影响肯定是不够的。”

        廖志财听柳擎宇这样说,脸色也阴沉了下來,冷冷的说道:“柳市长,那你认为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处理。”

        柳擎宇也沒有藏着掖着,直言不讳的说道:“我认为,我们岚山市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情,必须要多种措施一起出台,宣传工作必须要做,同时,对那个辱骂游客的导游必须要严肃处理,同时第一时间公布其相关身份信息以及对他的处理结果,这样可以先平息一部分网民和游客的怒气,第二,针对我们鹿鸣市一些酒店存在的宰客事件,我们必须要引起高度重视,必须要加大打击查处力度,从政策和制度的设计上,给予那些妄图想要宰客的酒店、饭店和大排档以沉重打击,让他们不敢再轻易的宰客。”

        廖志财突然笑了:“柳市长,你说得轻松啊,但实际操作起來,却沒有那么简单的,你说从政策和制度设计上做文章,但是,你认为我们鹿鸣市身为旅游城市,应该制定什么样的政策呢,我们这边物价高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因为我们是旅游城市,这一点是由市场所决定的,尤其是在旅游高峰期,酒店、饭店价格暴涨是很正常的事情,难道我们政府还要通过政策的手段去干预市场吗,难道我们还要回归计划经济时代吗。”

        突然之间,廖志财一顶大帽子直接给柳擎宇扣了下來,让柳擎宇和在场众人全都猝不及防。

        柳擎宇却不慌不忙的淡淡一笑:“廖志财同志,你看來还是沒有理解我的意思,我不否认,在旅游高峰期的时候适当提高部分物价,这一点无可厚非,这的确是市场经济,但是,我认为,身为旅游城市,要想保持旅游城市的可持续发展和经济的健康发展,如果只是靠着这种野蛮提高物价來获取利润,这样做对整个鹿鸣市旅游经济的发展是沒有什么好处的,我们鹿鸣市整个旅游城市的形象是经过数十年一点点的积累出來的,好的形象积累困难,但是坏的形象形成却往往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一旦鹿鸣市在全面人民眼中的形象越來越差,那么将來,來鹿鸣市旅游的人会越來越少,到时候,鹿鸣市这个旅游城市靠什么來发展。”

        说道此处,柳擎宇突然语出惊人,冷冷的看向廖志财说道:“廖志财同志,我想问问你,最近三五年來,鹿鸣市旅游产业GDP的真实数据到底如何,其增速是不是滞后于全国GDP的增长水平。”

        “当然是不可能的,我们鹿鸣市旅游产业现状依然处于高速增长期……”廖志财直接否定了柳擎宇的提法,义正言辞大义凛然的说道。

        然而,他刚刚说到了一半便被柳擎宇直接给打断了:“好了,廖志财同志,不用跟我打官腔,我虽然今天才算是來到鹿鸣市的第一天,但是在來鹿鸣市之前,我曾经仔细研究过鹿鸣市的一些相关资料以及相关的经济数据,虽然在报表上你们把数据做得相当漂亮,说什么鹿鸣市每年的经济增长率有多少多少,但是,很多事情,只需要亲自下到老百姓中间,下到商家商人中间仔细的做一下调研,很多数据和真实情况便一目了然,很不凑巧的是,我有一些朋友就在鹿鸣市工作和经商,所以,通过他们,我得到了很多鹿鸣市的真实情况,根据我所掌握的情况,鹿鸣市的真实情况是旅游产业经济这些年來虽然也在增长,但是增长速度十分缓慢,甚至有些年份还出现了负增长,而这一点,我从朋友提供给我的对一些商户的调查问卷中就看得清清楚楚。”

        说道这里,柳擎宇声音渐渐变得有些高亢了起來:“廖志财同志,各位,请恕我直言,目前,我们鹿鸣市的旅游产业发展已经走上了一条非常不健康的道路,这一点,只需要上互联网上随便搜一搜就可以看得出來,很多网民对在鹿鸣市的旅游体验给出的评价结果并不好,几乎每一个來鹿鸣市旅游的人都或多或少遭遇过宰客事件,而我们鹿鸣市的旅游社在经营管理上也存在着十分严重的问題,这是导致多次出现导游大骂甚至殴打游客事件发生的根源,而之所以出现这些问題,鹿鸣市旅游局、物价局、工商局再则难逃,尤其是鹿鸣市旅游局,所以,我认为,如果真的要想真正解决鹿鸣市旅游产业的乱局,首先就要大力整顿一下旅游局,我不知道各位同志们认可不认可我这个观点。”

        “我不赞同。”廖志财最先表态。

        “我也不赞同。”财政局局长王遮天毫不犹豫的站在了柳擎宇的对立面。

        “我也不赞同。”这一次发言的是副市长郭俊荣。

        眨眼之间,便有三个人选择了否则柳擎宇的观点。

        柳擎宇的脸色显得十分平静,其实,他的内心深处是比较开心的,因为他之所以要抛出这个观点來进行询问,其实其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试探,他想要看一看,在这市政府党组内部到底都有哪些小的派别或者团体,而从目前的情况來看,廖志财、王遮天、郭俊荣三人明显是属于一个阵营的。

        “还有沒有不赞同我这个观点的。”柳擎宇继续问道。

        整个会议室内鸦雀无声,廖志财却眉头紧皱的目光看向了常委副市长王红波,要知道,前任市长在任的时候,他基本上大多数时间都是站在他这一边的,这一次,只要王红波在站出來,那么柳擎宇的观点基本上就可以直接被否定了,因为他清楚,现在市政府党组成员里面,柳擎宇能够搞定的绝对不会超过2个人,所以,他根本无法与自己在市政府党组会上进行抗衡。

        然而,王红波却低着头喝茶,一句话都不说,这让廖志财相当不爽。

        这时,柳擎宇又接着问道:“有沒有赞同我的观点的呢。”

        会议室内一片沉寂,一个举手和发言的都沒有,廖志财见状心情大好,他知道,这次,柳擎宇输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