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402章 旅游乱象
  • 第1402章 旅游乱象

    作品:《权力巅峰

        陈棉灿不停的擦拭着汗水,大脑在飞快的转动着,思考着对策。

        此时的柳擎宇却十分淡定的坐在办公椅上,扶着把手,淡淡的微笑着看着陈棉灿的表情,他这次追求的就是这个境界。

        柳擎宇早就分析判断出了陈棉灿肯定有一定的背景,也有着相当不错的能力,而往往这样的手下是极其不好驾驭的,而这一点从前任市长被双规而陈棉灿却一点事情都沒有就可以看得出來,自己刚刚上任鹿鸣市市长,而在刚才沈鸿飞介绍到现在办公室确定的整个过程中,陈棉灿也一直表现得不亢不卑,虽然看起來对自己十分客气和尊敬,但柳擎宇却能够感受得出,他这种尊敬是有种敬而远之的意思,看起來是想要和自己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如果柳擎宇真的让他以这种状态继续下去的话,那么陈棉灿极有可能采取的策略就是在自己与沈鸿飞之间來回摇摆,让自己与沈鸿飞之间相互竞争,不断拉拢,如此一來,他夹在当中是最舒服的。

        如果是性格稍微软弱一点的市长,面对陈棉灿这么强势的秘书长,尤其是一眼就能够看得出对方很有背景的秘书长,也许会采取忍让的态度,这一点从前任市长的表现和结果就可以看得出來,很明显,对方忌惮陈棉灿的背景,所以一直沒有敢动陈棉灿。

        但柳擎宇可不是一个软弱的人,他做事有着自己的原则和立场,只要他认为是合理的,正确的,那么会毫不犹豫的去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至于说后果,去他娘的,柳擎宇在战场上出生入死都不怕,更何况是眼前这种情况呢,大不了就是受到一些压力罢了。

        陈棉灿也不是傻瓜,对于柳擎宇强势的风格在柳擎宇上任之前他就已经做过一些调查,而且也通过一些资料知道柳擎宇这个人本身也并不简单,有着一定的背景,而且柳擎宇做事杀伐果断的性格他也是知道的,所以,他不得不对柳擎宇充满了忌惮。

        现在,是陈棉灿需要作出抉择的时候了,是跟柳擎宇打马虎眼混过这一次,等待着柳擎宇对他出手,还是主动向柳擎宇靠拢,以保住自己现在的位置。

        这些,都需要陈棉灿去权衡,陈棉灿现在的位置十分尴尬,市政府秘书长,级别不低,权力不小,但是向上晋升要想晋级副市长却并沒有那么容易,因为副市长的位置到现在都沒有空缺出來,即便是空缺出來了,盯着的人也很多,他就算有些背景,但是要想拿下一个副市长的位置却也沒有那么容易,但是如果要是调他到下面县区去担任一届县委书记或者区委书记,虽然也是统领一方,但他却不愿意,因为他在担任市政府秘书长之前,是从下面的县里县长这个位置上过來的,他之所以调到这里担任市政府秘书长,瞄准的就是副市长那个位置,他的打算是减少县委书记那个环节,直接从市政府秘书长位置晋级副市长,再加上在市政府机关秘书长位置的经历,这样能够节省他仕途上发展的一些时间,这对于他未來仕途的发展十分重要。

        陈棉灿一边擦汗,也在一边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柳擎宇,他发现,柳擎宇竟然十分淡定从容的坐在那里,眼神眯缝着,似乎十分轻松。

        陈棉灿不由得心中暗叹了一声,自己虽然特别不想在沈鸿飞与柳擎宇之间站队,但是现在看來,以柳擎宇强势的作风,如果自己不站队的话,恐怕这个强势的市长绝对不可能会放过自己的,肯定要把自己从秘书长位置上调走的,而一旦自己被从市政府秘书长位置上调走,那么不管调到哪个部门,那对于自己整个仕途规划來说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都将会失去节省仕途时间的机会,所以,他现在必须要保住秘书长这个位置。

        想到此处,陈棉灿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柳市长,据我观察和了解,如果您在这间办公室办公的话,那么市政府内装修最豪华的办公室应该算是常务副市长廖志财同志的办公室了。”

        “廖志财。”听到这个名字,柳擎宇不由得眉头一皱,似乎这个名字他十分熟悉,这让他想起了一年多前遇到的一个人。

        想到此处,柳擎宇突然问道:“廖志财同志与鹿鸣四少里那个叫廖小龙的是什么关系。”

        听到廖小龙这个名字和鹿鸣四少,陈棉灿也是一惊,要知道,鹿鸣四少这个虽然响亮,但也仅限于在鹿鸣市,而且还得到了一定级别之后才会听说,普通的老百姓是不会知道的,而柳擎宇这个从千万里之外的吉祥省调过來的干部怎么会知道鹿鸣四少和廖小龙的名字呢。

        心中疑惑着,陈棉灿还是回答道:“廖小龙是廖副市长的独生子。”

        柳擎宇顿时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他这才明白,为什么当初鹿鸣四少敢那么牛逼了,原來廖小龙的背后是常务副市长在撑腰啊,也难怪,有这样一个牛逼的老爸,做事的时候底气是可以很嚣张。

        然而,当把事情反过來思考的时候,柳擎宇的眉头便皱了起來,按照逆向思维去分析,廖小龙被称为鹿鸣四少本身就说明他们四个人在鹿鸣市恐怕沒有干过多少好事,而且应该属于纨绔子弟一类,养不教,父之过,廖小龙行为如此肆无忌惮,那么身为廖小龙的父亲,廖志财会沒有责任吗,再联想起上一次自己在新源大酒店竟然差点被栽赃陷害的情形,柳擎宇不得不怀疑,在那次事件中,当初那些警察为什么要在去而复返之后,再次对自己的房间进行搜查,难道在那些人的背后,沒有更高层次人的支持甚至是指示,如果有的话,会是谁呢,很显然,廖志财的可能性会大一些,一个为了自己的儿子竟然敢连自己这个外地的市长都敢栽赃陷害的人,这样的人官德会如何。

        想到此处,柳擎宇不由得摇摇头,心中对廖志财这个第一副市长虽然为见面,但是却已经给对方打上了一个重点关注的引号。

        就在这个时候,陈棉灿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陈棉灿看了一下手机屏幕显示,只能先冲着柳擎宇歉意一笑:“柳市长,我接个紧急电话。”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表示赞同。

        陈棉灿接通了手机,电话那头立刻传來了一个十分焦急的声音:“秘书长,我们鹿鸣市旅游系统出大事了。”

        “小胡,不要着急,你慢慢说,我们鹿鸣市旅游系统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你给我吧事情先说清楚。”陈棉灿十分镇定的叮嘱道。

        有了陈棉灿这句话,对方的心情这才稍微镇定了一些,语气依然有些急促的说道:“秘书长,是这样的,就在昨天晚上,网上突然爆出了我们鹿鸣市一家旅行社的导游在大巴车上怒骂游客的视频,从视频上可以清楚的看出來,这旅行社的导游的确是在谩骂乘客,他说乘客们简直就是骗子,骗吃骗喝骗玩骗导游服务,简直就是一群人渣,那导游还威胁说,现在他们下一站将直接去购物商店,如果这些游客无法达到平均购物满5000块钱的话,将会取消今后一切旅游行程,并且要这些游客赔偿他们旅行社的所有损失。”

        听到电话那头传來的汇报信息,陈棉灿的脸色当时便阴沉了下來,类似的事件在鹿鸣市出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为什么鹿鸣市应急指挥中心的这个小胡这么焦急呢,按理说这件事情他们应急指挥中心就应该可以通过与宣传部门的合作搞定此事啊。

        这时,小胡那边又接着汇报道:“秘书长,本來,像导游骂游客的事情我们鹿鸣市以前也的确发生过,甚至旅行社直接取消旅行的事情也发生过,但是这次的情况却有些特殊,因为就在这次事情的视频被曝光出來之后不久,又有一名网友在各大门户网站的论坛上以及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系列的视频和图片证据,说他在咱们鹿鸣市吃海鲜的时候被痛宰了一顿,一条普通的海鱼被酒店宰了6000多块钱。

        这个网友属于实名制发布言论,而且其微博是经过认证的,是燕京市某公司的董事长,据他反应的情况,他不仅在咱们鹿鸣市吃海鲜被宰,乘坐的士司机不打表,短短三公里的路程收费500元,酒店的一只螃蟹要卖到1000多元,此人的言论被主流门户网站很快转载,并列入到了新闻专栏,而新闻专栏发布这个消息之后,在后面的评论中,很多网友都发布了自己在咱们鹿鸣市旅游被宰的各种证据照片,目前,我们鹿鸣市已经被直接推到了风口浪尖。”

        陈棉灿听完小胡的汇报之后,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沉声说道:“恩,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立刻形成书面文件提交上來,我立刻把这件事情向柳市长进行汇报。”

        挂断电话之后,陈棉灿满脸严峻的把这件事情向柳擎宇进行了汇报,柳擎宇闻言眉头也紧皱起來,他沒有想到,自己刚刚上任,便要面临如此严峻的考验,他非常清楚,这件事情处理不好的话,恐怕自己今后将无法在鹿鸣市立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