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401章 试探陈棉灿
  • 第1401章 试探陈棉灿

    作品:《权力巅峰

        接下來的安排便是十分公式化了,等曾振天说完之后,由黄玉川进行最后总结陈词,黄玉川似乎也受到了之前柳擎宇、沈鸿飞、曾振天三人说话简短的影响,口袋中原本秘书为他准备好的演讲稿并沒有拿出來,而是即兴讲了几句,一方面对三个人表示期待,另外一方面,也提出了一些要求,这些都属于套话,讲完之后,整个欢迎仪式第一部分也就算是完成了,随后,在沈鸿飞的安排下,大家共同來到了市委招待所一起吃了午餐。

        在吃午餐的时候,沈鸿飞本來是想要让人给上酒的,但是却被黄玉川给制止了:“老沈啊,饭菜我可以在这里吃,不过这酒就不要上了,中央的八项规定已经明确规定了工作时间是不能喝酒的,饭菜的规格上也要严格控制,必须在规定允许的范围内,否则的话,这饭我可是不敢吃了。”

        沈鸿飞其实也就是客气一下,现在中央对于八项规定抓得非常严,这个时候他身为副省级领导,也是不敢轻易犯险的,所以,听到黄玉川这样说,他也就顺坡下驴,笑着说道:“好,既然黄书记都这样说了,我们自然应该遵从,那咱们今天就以茶代酒吧,说完,他端起茶杯看向黄玉川和赵庆才说道:“黄书记,赵部长,非常感谢你们二位领导为我们鹿鸣市送來了柳擎宇和曾振天两位这么优秀的同志,再次,我们鹿鸣市市委班子敬您二位一杯,以表示我们的衷心感谢之意。”

        干了一杯茶之后,众人又按照官位的顺序分别向两位领导敬茶,这顿饭吃了也就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黄玉川和赵庆才便起身告辞返回省委去了。

        送走了黄玉川和赵庆才,沈鸿飞看向柳擎宇和曾振天两人笑着说道:“二位,现在就剩下我们鹿鸣市的人了,不知道你们接下來有什么打算,是我先派人送你们回招待所休息,还是先带你们去办公室熟悉一下环境。”

        柳擎宇笑着说道:“直接送我去办公室吧,既然已经参加了欢迎仪式了,我就算是岚山市的正式成员了,工作就从今天下午开始好了。”

        本來曾振天挺累的,是想要去招待所休息一下午明天在正式上班的,但是听柳擎宇这么一说,他也只能顺着说道:“我也一样,也送我去办公室吧。”

        沈鸿飞笑着点点头,点手招过來两个人,笑着说道:“陈棉灿、朱文洋,你们两个带着柳擎宇和曾振天同志去办公室,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说道这里,沈鸿飞又介绍道:“二位,给你们介绍一下,陈棉灿是市政府秘书长,朱文洋是市委副秘书长,他们两个今后就是负责为你们提供对口服务的主要同志,今后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可以直接向我提,也可以在会上提,希望我们三个能够齐心协力把鹿鸣市搞好。”

        柳擎宇和曾振天两人立刻十分虚伪的迎合道:“好的好的,那是必须的。”

        说完,陈棉灿和朱文洋两人分别带上柳擎宇和曾振天向着两个不同的方向走去。

        柳擎宇跟着陈棉灿向着市政府办公大楼走去,一路走着,柳擎宇一边沉默着思考着和自己并肩行走的这个市政府秘书长,陈棉灿身为市政府秘书长,按理说应该和前任市长的关系非常好,否则的话前任市长是不可能让他当上这个秘书长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前任市长因为贪污**问題直接被双规了,市委书记都因此被调到政协去工作了,但是,他这个市政府秘书长却依然稳稳的坐在这个位置上,那么这个陈棉灿可就不简单了。

        他能够屹立至今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能够在帮助前任市长做好所有工作的同时,却又能够获得对方的信任,但是却又能不卷入对方的种种钱权交易之中,要想做到这一点,难道之大比之上青天也沒有什么区别,另外一种可能就是陈棉灿的后台背景极强,或者他在前任市长事件中卷入的不深,在其后台背景的力挺之下,沒有出事。

        不管是这两种可能中的哪一种,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陈棉灿的的确确不简单,尤其是从刚才沈鸿飞与陈棉灿说话之时的语气可以看得出來,沈鸿飞对陈棉灿的印象似乎不错,而陈棉灿面对自己的时候也是满脸温和却又不显出恭维的表情,淡定、从容,给人一种十分自信的感觉。

        柳擎宇眼角的余光从陈棉灿脸上扫过,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黑皮鞋,黑色西装,里面是白色衬衣,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看起來文质彬彬的,颇为儒雅,眼镜底下的眼镜顾盼之间,神色淡然,似乎看穿了世间的一切。

        看到柳擎宇并沒有主动攀谈了解情况的意思,陈棉灿倒也沒有主动搭讪,而是一路十分谨慎的带着柳擎宇來到了市政府。

        市政府办公大楼一共有9层,市政府的大部分单位都在这里办公。

        两人乘坐电梯直接來到9层顶楼,陈棉灿笑着说道:“柳市长,我们市政府这边的办公室目前空着两间,一间是前任市长的办公室,另外一间则是以前的设备间改造出來的,面积和前任市长办公室差不多大小,是现在所有市政府领导办公室内最大的,这两个办公室我都带您看一看,最终选择哪个由您來决定。”

        柳擎宇笑着摆摆手问道:“这两间办公室办公面积超标吗。”

        陈棉灿苦笑着说道:“都有些超标,但是超标面积都不算大,如果要是考虑到秘书也与您在同一个办公室内的话,其实属于市长您的专属办公室面积并不超标,不过新改装的办公室由于时间紧凑,只是进行了简单装修,我打算对这间办公室进行一下精装修。”

        柳擎宇闻言这才轻轻点点头:“那就带我去改造的那间办公室去看看吧。”

        陈棉灿带着柳擎宇走到一间办公室门前,打开房门,柳擎宇走了进去,扫视了一下全局,这是一个里外套间办公室,装修上的的确确只能算是简装,除了简单的把房门都换了之外,也只是简简单单的重新刷白了一下墙壁,连吊顶都沒有,甚至连顶灯也还沒有來得及换,还是以前设备间的那盏白炽灯。

        柳擎宇走进里面的套间看了一下,笑着说道:“好了,那就这间办公室吧,你今天晚上派人把里外两个房间的顶灯换一下,换成那种节能灯,灯光要亮一些,另外在我办公桌对面的墙壁上装上一台电视机,以方便我随时看新闻,至于办公用具方面,现在的我看倒是都还可以,不需要更换了。”

        听柳擎宇这样说,陈棉灿顿时瞪大了眼睛,因为这间办公室其实只是他规划用來备用的,所以,这些办公设备都不是顶级的,只是一般的工作人员用的,却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直接打算在这里办公了。

        陈棉灿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柳市长,如果您真的想要再这间办公室的话,我今天晚上就可以派人把这里好好的布置一下,把这些办公设备都换一下,因为这些都是按照普通工作人员配备的,与您的级别比起來相差比较远。”

        柳擎宇笑着摆摆手说道:“什么级别不级别的,我也是从基层一步步的走过來的,这些办公设备我看也都是品牌的,质量也还不错,就沒有必要在更换了,就这样吧。”

        说道这里,柳擎宇顿了一下,笑着说道:“棉灿同志,咱们鹿鸣市其他副市长的办公室里,谁的办公室装修最豪华啊。”

        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陈棉灿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柳擎宇这句话看似简单,实则充满了智慧,同时也是对陈棉灿政治立场的一次试探。

        如果陈棉灿告诉柳擎宇实情,那么说明陈棉灿现在的立场比较中立,那么柳擎宇暂时可以让他继续留在市政府秘书长的位置上,如果他什么都不肯说,或者说的是假的,那么柳擎宇就完全沒有必要在对陈棉灿进行进一步观察了,身为一名市长,如果不能有一个值得信任的市政府秘书长为其提供服务,那么市长干起來会非常累,如果市长还需要跟秘书长勾心斗角的话,那这个市长简直就太笨了,最简单的办法,找个理由直接把秘书长调走,这样做任何人都说不出什么话來,就算是陈棉灿背景再强大也不管用,市长用一个自己信任的秘书长这是官场的惯例,也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谁也不会说三道四。

        陈棉灿的脑门上开始冒汗了,不停的拿出手帕擦拭着自己额头上的汗珠,一直以來,陈棉灿都是一个十分优秀的干部,他做任何事情也全都充满了自信,即便是在刚才在市委书记沈鸿飞的面前,他也表现出了强烈的自信,但是此刻,他却突然发现,面前这个笑吟吟的连这种简陋办公室都可以接受的看似十分好说话的市长竟然带给了他如此强大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