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557章 深夜上门
  • 第1557章 深夜上门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他们的汽车刚刚开上公路之后不久,距离天宇镇还有五六公里作用的时候,便遇到了迎面驶来的张焕明与赵恨天所乘坐的汽车。》頂點說,..

        赵恨天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正在看着窗外。当他的目光落在迎面驶来的柳擎宇他们的汽车之时,当时心头就是一颤,随即颤声道:“那辆汽车怎么和柳市长所乘坐的汽车那么像啊,该不会柳市长又杀了一个回马枪吧?”

        汽车交错而过的刹那,张焕明飞快的打开车窗,扫了一眼柳擎宇他们所乘坐汽车的车牌,记下来之后问道:“柳市长他们的车牌号是多少?”

        赵恨天回忆了一下道:“好像是祥e78960。”

        张焕明闻言这才长长的送了一口气道:“哦,那就没事了,刚才过去的那辆车车牌是祥a56r7n,看样子是一个最近新买的车,车牌看好啊应该也是最近才挂上的,长得一模一样的车多了去了,我老赵啊,你可不能再这么一惊一乍的了,否则的话我都得被你吓出心脏病来了。柳擎宇他一个大市长没事吃饱了撑的要这个时候跑回来?现在都已经快要晚上了,估计这个时候柳市长肯定也要回去休息了,像柳市长那个职位,肯定饭局特别多。否则的话,他不可能刚刚解决完咱们这边的事情就立刻赶回去了。”

        赵恨天闻言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虽然他心中依然隐隐有些不安,隐隐感觉到开车的那个人好像和柳擎宇的那个司机挺像的,但是听到张焕明提到的车牌号码时,他也就释然了,有可能自己看错了,毕竟,自己现在对柳擎宇已经有了一种病态的畏惧感。那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甚至是灵魂上的一种畏惧。他总是感觉到,柳擎宇看向自己的目光似乎充满了不屑于憎恶。他真的是做贼心虚啊。

        正因为如此,他不断的内心暗示自己肯定是看错了,慢慢的,这件事情也在他与张焕明之间的商量对策中渐渐的淡忘了。

        而此刻,在另外一辆车上,柳擎宇和程铁牛两人的脑门上全都是冷汗直冒。

        程铁牛一边开车一边道:“老大啊,刚才真是吓死我了,没有想到那个叫什么赵恨天的镇长竟然向我们的方向看了过来,我估计这家伙肯定是看到我了。”

        柳擎宇的心此刻也是砰砰砰的直跳,他苦笑着道:“我估计你刚才开得那么快,他应该是没有发现,就算是发现了,由于咱们已经及时调整了车牌,应该足以对他们产生一定的迷惑作用,不过如此看来,我们今天的行动一定要心一些,务必要低调行事,我这一次要好好的看一看,到底这天宇镇农民为什么卖粮这么难?这卖粮难的背后到底有什么猫腻?我还就纳闷了,为什么国家制定了那么好的政策,还出了那么多钱来用于给老百姓们进行卖粮补贴,但老百姓却还总是喊着卖粮难?卖不上好的价钱!”

        一直沉默寡言的程铁牛此刻却似乎找到了什么共鸣一般,突然道:“老大,你的这事情我知道,这背后的猫腻之多,绝对超出了你的想象。”

        柳擎宇一愣,看向程铁牛:“你知道?”

        程铁牛轻轻头道:“是啊,今天你在现场忙碌的时候,我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拉着一个老大爷聊了好长时间,他告诉了我很多事情,就比如这天宇镇的粮库吧,虽然国家已经给他们划拨了相关的卖粮补贴,让粮库可以高价收粮,但是,这补贴基本上不可能到老百姓的手中,而是到了那些卖粮经纪人的手中,他们一方面通过自己与粮库之间的关系网络,通过利益共享、按比例分配的模式,拿到了很大一部分卖粮的份额,而等到农民们去镇里的粮库卖粮的时候,就会发现他们的粮食卖不出去了,因为粮库会告诉他们,粮食他们已经收够了,已经达到粮库的存储限额了,所以,虽然粮库的收够价格高,国家也给了补贴了,但是,老百姓根本就无法把粮食卖到粮库内。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们为了日常生活的维持,为了养家糊口,为了供孩子们上学,必须要花钱,但是农民除了卖粮或者打工之外,又没有什么赚钱的渠道,尤其是那些纯正的没有外出打工的农民,他们只能靠卖粮来供孩子们上学和养家,所以,每次到了粮食收购上市的季节,农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把粮食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卖给那些粮食经纪人。”

        柳擎宇一愣:“以低于市场的价格购买?国家收购粮食的价格不是属于托市价格吗?不是高于市场价格吗?为什么农民要以低于市场价格卖给那些粮食经纪人呢?”

        程铁牛惨笑一声道:“还不是为了生存啊,老大,你想想看,粮食大量上市的季节,粮食的价格肯定是要下落的,而这个时候,大家都要卖粮食,供大于求,老百姓要想卖粮,市场上是没有那么大的需求量的,根本卖不出去,那么他们要用钱,就只能把粮食卖给那些粮食经纪人,而这些粮食经纪人拿着农民的粮食以农民的名义用国家补贴价格去卖给粮库,而多出来的这部分差价,则与一些利益关系共同体之间按照一定的比例进行分配。这就是老百姓们总是反映卖粮难的根本原因之一。”

        听到程铁牛解释的这些东西,柳擎宇感觉到怒火一股股的从心中喷薄而出,他的双手越攥越紧,柳擎宇万万没有想到,好好的一件惠民之事,竟然让天宇镇的某些人给落实成了这个样子,柳擎宇不相信老百姓们没有向天宇镇的领导们反应过此事,但是天宇镇的老百姓现在却只能忍痛把粮食卖给那些粮食经纪人。这背后,要没有什么猫腻,打死柳擎宇都不信。

        这时,程铁牛又了一句让柳擎宇感觉到悲愤到极的话:“柳市长,我还听那个农民老大爷,这卖粮难的问题可不仅仅是这么一,如果你要是能够亲自体验一下整个过程的话,能够把人给逼疯了。”

        柳擎宇听程铁牛这样,脸色变得异常严峻:“这个老大爷真的这样?”

        程铁牛叹息一声道:“是啊,那位老大爷提前这件事情的时候,眼睛中都含着泪花了,他当时跟我,每次只要一到卖粮的季节,他们大郭村的村民就会有人受伤住院的,尤其是那些脾气不好的人。虽然那位大爷并没有深入的到底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我敢肯定,这天宇镇甚至庆元县,在农民卖粮难这件事情上,绝对不简单。老大,这次,你真的应该亲自体验一下。”

        柳擎宇轻轻头:“恩,我这次之所以要突然返回来,就是想要亲自体验一下农民卖粮到底有多难?”

        程铁牛沉默了,对此,他也并不熟悉,他也想借此机会实际体验一下。

        柳擎宇的汽车在驶进了天宇镇之后,便找了一个家庭旅馆暂时安顿了下来。

        此刻,夜色已经降临,天宇镇街道上除了几盏昏黄的路灯还在秋风中瑟瑟发抖以外,到处都是一片昏黄,只有各家各户房子中偶尔闪现的灯光在黑夜中时隐时现。柳擎宇和程铁牛先在镇上找了一个吃摊随便填饱了肚子,随即便起身离去。

        黑夜中,柳擎宇与程铁牛步行向着大郭村的方向前进着。他们这样做也是为了减少别人的注意。

        黑夜中,柳擎宇与程铁牛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走了足足有一个时的时间,这才赶到了大郭村,随后,柳擎宇在大郭村按照门牌号码上的标示,最终找到了位于村口附近的一户农家院。

        此刻,农家院的大铁门已经上锁了。

        柳擎宇敲响了大门。

        过了一会,铁门内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脚步声靠近之后,一个沧桑的声音传了出来:“谁啊?”

        “老乡,是我,柳擎宇。”柳擎宇压低了声音道。

        “柳擎宇?”门内传来了一阵质疑的声音,随后,便是一阵有些凌乱的开门的声音,大铁门很快便打开了,一盏照明灯也打开了,一个柳擎宇熟悉的面孔闪现了出来,此人正是白天时候那个黑脸的种粮大户。

        这位种粮大户看到柳擎宇的时候,脸上写满了激动和疑惑:“柳……柳市长,您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柳擎宇四周看了一下,压低了声音道:“咱们进屋吧。我找你有重要的事情。”

        种粮大户看柳擎宇这种谨慎的样子,没有丝毫犹豫,立刻请柳擎宇他们进来之后,插上了大铁门,随即请柳擎宇他们进了屋子。

        柳擎宇他们进来的时候,种粮大户一家老正在一起看电视呢,看到柳擎宇进来,众人全都很震惊,也不知道如何跟柳擎宇打招呼,柳擎宇则十分热情的跟大家到了个招呼,并且表示了深夜打扰的歉意。随后,这个黑脸男人让家人全都去别的房间呆着去了。等家人离开之后,他这才看向柳擎宇道:“柳市长,您今天过来……”

        柳擎宇笑着道:“老乡,你是叫郭成柱吧?”

        郭成柱一愣:“柳市长,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柳擎宇笑道:“今天发放电脑登记的时候我看到的,我今天过来找你主要是想要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郭成柱一愣:“和我商量事?什么事情?”

        柳擎宇道:“今天发放电脑的时候我听你正在和一些村民聊卖粮的事情,我听你的意思,最近是想要出去卖粮,我为了能够比较真实的了解大家卖粮难的问题,所以想要跟你一起去卖粮,我这也算是微服私访吧,我想要看一看,大家卖粮到底都会遇到哪些难题,以便于在今后能够有针对性的进行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