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343章 打破砂锅
  • 第1343章 打破砂锅

    作品:《权力巅峰

        场震惊。

        谁都沒有想到,竟然有人敢当着街道办主任的面举报他,而且还提供了这么重磅的信息。

        王子豪惊呆了,朱治国惊呆了,周洪明也惊呆了。

        这老百姓也太猛了吧,难道他不知道一旦王子豪沒有被整倒的话,那么他将会面临着巨大的报复吗,难道他不知道,官场之人一向都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吗。

        但是,这个老百姓就偏偏举报了,而且还是当着市长和闻媒体的面举报的。

        此时此刻,听到此人的举报,老百姓们却起來,众人纷纷七嘴八舌的说了起來。

        这个说我去街道办办理准生证的时候,办事处故意刁难我,终我不得不请街道办副主任吃饭喝酒,还给王子豪送了三千块钱才办了下來,那个说办理这个证件的时候,也遇到了故意刁难,终不得不行贿居委会主任才得以办下來。

        一时之间,民怨,原本沸沸扬扬的批评物业的现场,焦点一下子就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老百姓们纷纷把矛盾的焦点指向了那些当权者。

        因为老百姓们并不傻,他们非常清楚,如果物业公司沒有后台,沒有靠山,他们敢在西雅小区那么嚣张吗,如果沒有官商勾结,街道办和居委会会那么力挺物业公司吗,物业公司又怎么可能在还沒有注册公司的情况下就已经进驻西雅小区呢。

        兔子被逼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老百姓呢,老百姓被逼急了,也是会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來的。

        此刻,王子豪终于为自己的疯狂贪腐行为付出了代价。

        柳擎宇的目光冷冷的落在王子豪的脸上:“王子豪,麻烦你回答一下这位群众的举报吧,他所举报的可是事实,他所说的那些房子,你是否的确拥有。”

        王子豪沒有丝毫犹豫,立刻大声说道:“柳市长,我是被冤枉的,他是在血口喷人。”说话之间,王子豪怨毒的目光狠狠的盯着那个举报他的人。

        此人好不畏惧的与王子豪对视着,咬着牙说道:“王主任,的确有一些房子不是用你的身份证登记的,上面也沒有写着你的名字,但是,那是用你儿子的名字登记的,或者是用你老婆的名字登记的,和用你的名字登记沒有什么区别吧。”

        王子豪立刻反驳道:“你在血口喷人,那些房子都是我儿子自己炒股赚的。”

        王子豪的脑筋赚的飞,立刻给出了一个听起來合情合理的解释。

        那个市民沒有办法在说下去了,因为他能够查到的信息只有这么多。

        柳擎宇却冷冷的盯着王子豪说道:“王子豪,你说说吧,你的儿子叫什么名字,在哪个证券机构开户的,我立刻让市纪委的人去进行调查,看看那些房子到底是不是用你儿子炒股赚的钱买的。”

        这时,那个老百姓突然说道:“柳市长,那些房子是王子豪三年前才陆陆续续拿下來的,而那个时候,王子豪的儿子好像还不到16岁吧,我很纳闷,难道他儿子那个时候就可以炒股了吗,要知道,那个时候,他儿子应该正在上高中呢,一个高中生学业那么紧张,他有时间炒股,对此,我深表怀疑,而且,据我所知,他儿子上高中的时候是住校的,应该沒有多少时间去炒股吧。”

        柳擎宇闻言感觉非常有理,目光盯着王子豪说道:“王子豪,说说吧,这位市民的问題你怎么回答。”

        “谁说上高中就不能炒股了,我儿子是天才,他十四岁就会炒股了,是用手机炒股的。”王子豪依然还在死硬的坚持着。

        柳擎宇淡淡一笑:“好了,王子豪同志,我不知道你儿子是不是天才,你现在只需要告诉我你儿子的名字、开户地址就可以了,我们一查便知。”

        王子豪道:“我不知道他是在哪里开户的。”

        “那你应该知道你儿子叫什么名字吧,身份证号码是多少吧。”柳擎宇问道。

        “那我也不知道。”听到柳擎宇一句句的逼近,王子豪感觉到自己的心在一点点的下沉,此刻,他对这个举报自己的小老百姓都恨得牙根痒痒,他已经盘算好了,等自己腾出手來,立刻找一些人狠狠的揍这家伙一顿解解气。

        “哦,你连你儿子的名字都不知道。”柳擎宇怒声说道:“怎么,王子豪同志,你难道认为我柳擎宇智商低还是你认为你的智商很高,你认为你的这个理由站得住脚吗,好,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看來,我只能让市纪委直接介入自己來进行调查了。”

        说道这里,柳擎宇沒有丝毫犹豫,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市纪委记陈华平的电话:“陈记您好,我这边得麻烦您一件事情,这个岚西区西雅小区所在街道办办事处主任王子豪同志被群众实名举报,巨额财产來源不明,他又法提供任何证据证明这些财产属于他依法正常所得,所以我希望市纪委能够介入此事进行调查一下,现在,王子豪同志说他的一些房产是他儿子炒股所得,这些信息麻烦市纪委那边查证一下。”

        陈华平嗯了一声说道:“好的,我这边立刻组织人调查一下。”

        柳擎宇挂断电话后不久,陈华平的电话便打了过來:“柳市长,王子豪在撒谎,他儿子叫王天成,此人的身份证名下沒有任何开户的迹象,我这边的工作人员很就会赶到现场了,我们准备找王子豪单独谈话。”

        柳擎宇笑着点点头:“好的,那就辛苦陈记了。”

        说完,柳擎宇满脸微笑着看向王子豪说道:“王子豪同志啊,你现在终于可以把心放回肚子里了,因为市纪委的工作人员马上就会过來把你带走找你进行单独谈话的,沒有任何人可以再冤枉你了,你也不用尽心血去列举那些事实上并不存在的证据了,希望你以后做事的时候呢,多想一想,为什么自己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身为一名基层官员,你到底应该怎么办。”

        柳擎宇说完,王子豪感觉到自己的两腿发软,身体再也站立不稳,一下子瘫软在地上,裤子下面湿乎乎的一片,他吓尿了。

        王子豪怎么也沒有想到,仅仅是因为这么一件小事,柳擎宇竟然把市纪委的人给清了过來,这明显是要双规自己的意思啊,至于吗,这个柳擎宇也太不懂得做人的道理了吧,官场上奉行的可一向是花花轿子众人抬啊,大家都是相互帮忙,相互掩护,官官相护,联起手來对付老百姓。

        但是现在,柳擎宇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这也太操蛋了,心中想着,王子豪一边害怕一边愤怒的看着柳擎宇。

        此刻,柳擎宇已经不再看向王子豪一眼,而是语气平静中带着几分怒意的看向岚西区的区长和副区长说道:“各位,请你们记住今天发生的这一切,在我们岚山市,任何人胆敢以任何理由欺压老百姓、剥削老百姓,任何人胆敢以权谋私,上下其手、敷衍塞责,弄得民不聊生,这王子豪的下场就是你们的下场,不要认为老百姓是好欺负的,兔子逼急了还会咬人呢,何况是有思想有自由的老百姓,老百姓或许沒有你们权力大,但是,他们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他们是这个国家数量大的群体,当官的,不应该把自己当成是大爷,就知道发号施令,就知道想办法捞钱,那样的话,等待你们的将会疏而不漏的法。”

        这时,两名纪委工作人员乘车赶到了现场,直接当着众人的面把王子豪给带走了,现场立刻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这掌声百分之九十九都來自老百姓,甚至有老人在一边鼓掌的时候还一边流泪。

        王子豪这个街道办主任在任上已经干了好几年了,西雅小区的老百姓们对他已经恨之入骨,因为自从他上任之后,西雅小区的老百姓们就几乎沒有过上过几天舒服的日子,前后几任物业总是在自來水、暖气管道、环境卫生等诸多方面上下其手,逼着老百姓们交这个钱,交那个钱,如果不交就断水断电甚至是中断小区的垃圾处理,所有的这些事情,都和这个街道办主任有着扯不开的关系。

        在老百姓大声叫好声中,王子豪被市纪委的人带走了。

        其他众人尤其是官场众人都脸色苍白,而那位來自西雅小区的物业总经理是吓得腿肚子发软,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这个年轻的市长竟然这么狠,三言两语之间就找來市纪委的人带走了街道办主任,他可是清楚华都物业与街道办主任之间的那些猫腻的。

        这时,柳擎宇的目光看向区长周洪明说道:“周洪明同志,我现在问你一句话,你有沒有能力让西雅小区在一个小时内回复正常供水。”

        周洪明苦笑着说道:“柳市长,您可能不知道那边的情况,那边是二次加压泵坏了,需要换或者修理加压泵的,短时间内是解决不好的,目前,我们正在组织各方力量进行积极协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