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338章 血泪控诉
  • 第1338章 血泪控诉

    作品:《权力巅峰

        周洪明区长听到老太太直接揭穿了自己推诿的真面目,脸色有些难看,有心发作却又不敢,因为他可是清楚的记得,市政府秘书长陈玄彬在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说得十分清楚,那就是任何人在处理这次事情中都不允许对老百姓动粗,这起事件必须要温和解决,绝对不能动用任何警力进行强行压制,如果是以前的话,他或许会采用武力解决这一项,但是现在,他却不敢。

        面对老太太那声泪俱下的控诉,周洪明的心中根本沒有丝毫的同情,相反的,心中却对此充满了不耐烦,因为事发区域是岚西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对他这个区长的面子和政绩都是有影响的,所以,他必须要把这件事情给想办法解决,不管是威逼也好,利诱也好。

        心念电转,周洪明脸上挤出一丝虚伪的笑意,柔声说道:“老太太,我真的沒有忽悠你们,我说的是真的,你们尽管回去吧,我保证一天之内解决这个问題。”

        说这句话的时候,周洪明心中却在想着,一天之后你们想要找我都找不到了,我管你们死活呢,这件事情我可不愿意插手。

        听到周洪明这样说,老太太有些心动了,毕竟,她也知道,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可是区长啊,大领导,说话怎么会不算数呢。

        这时,旁边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却充满警惕的看向了周洪明说道:“周区长,您也先暂时别说这件事情解决不解决,现在,我们想要向您先反应一下问題。”

        周洪明又摆出一副虚伪的笑容说道:“哦,什么问題。”

        妇女说道:“周区长,其实呢,我们反应的问題已经多次向居委会、街道办、和区里反应过了,那就是关于我们西雅小区的华都物业非法进驻的问題以及我们西雅小区业主委员会至今任然沒有选举出來的问題,到现在为止,前任业主委员会早就过了他们的工作期限了,按照规定早就应该选举新的业主委员会了,但是,由于这一次我们西雅小区的业主们强烈反对由居委会里的一名工作人员进入我们新一届的业主委员会,所以,居委会和街道办全都对我们这一届的业主委员会的选举采取拖延和否定的态度,到现在为止,都已经过去半年多了,新一届业主委员会依然沒有选举出來,而且到现在为止,不管是居委会也好,业主委员会也好,依然有很多事情无法给我们广大业主一个交代。

        不知道周区长您能不能把这个问題也给我们解决了,这一次,之所以发生物业无缘无故停水十天的事情,其根源就在物业的进驻根本沒有经过我们广大业主的同意,而是由前任业主委员会和居委会暗箱操作进行的,而且这个新的物业进驻之后,就知道收钱,却从來不提供任何的物业服务,甚至连正常的供水都不能提供,我们老百姓是被你们这些当官的上下联合,官商勾结、沆瀣一气给坑了,如果不是你们总是这样无视我们老百姓的利益,无视我们的正当权益,我们也是绝对不可能逼得走上二环來堵路的。”

        周洪明听到这个妇女这样说,脸色顿时便阴沉了下來,声音中带着几分愤怒和不满说道:“我说这位女同志,我得提醒你一下,这个说话可是要讲究证据的,你口口声声说我们官商勾结、沆瀣一气,你要知道,我们可是可以告你诽谤的。”

        妇女闻言也怒了:“告我诽谤,周区长,你可别吓唬我,我还真不怕,你要是敢这样做的话,我就敢直接去燕京市上访去,别以为我们老百姓人傻,不知道你们那里面都有什么猫腻,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区里和街道办为什么会对物业的违法行为视而不见,说白了吧,不都是为了利益吗,只是,这一次,物业做得实在是太过分了,把我们老百姓欺负得都有些沒有办法活下去了。”

        说道这里,妇女突然大声喊道:“大家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是啊,就是,你们这些人都把我们老百姓欺负得沒有办法正常生活了,我们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的,否则我们好好的生活,谁愿意组织到一起到这里堵路啊,多危险啊,我们也害怕啊,但是,如果我们不把事情闹大的话,不管是街道办也好,你们区里也好,根本就不重视我们的意见啊,无视我们的正当权益啊,你们就知道相互推诿,相互扯皮,忽悠我们老百姓,从來不肯真心为我们着想,从來不肯为我们真心去解决问題。”

        妇女一声问话,顿时引來老百姓们不断的抱怨声音,听着这些老百姓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抱怨之声,周洪明顿时有些头大,但是,他也清楚,不管自己心中怎么不愿意,今天必须得想办法把这些老百姓给弄走。

        想到此处,周洪明笑着说道:“各位,你们现在人太多了,你一言我一语的实在是太杂乱了,我也听不清楚,不如这样吧,你们选出几名民意代表,直接跟我对话,把你们的意见充分的表现出來,我到时候在集中解决,你们看行不行。”

        “哼,周区长,你又在忽悠我们了。”很多老百姓愤怒的不满的说道。

        那名妇女也大声说道:“是啊,周区长,你们当官的就喜欢用这招來忽悠我们,上次我们一帮人去区政府反应问題的时候,你们区政府办公室主任也用这招來忽悠我们,结果等我们几名被选出來代表把我们的想法和意见告诉你们之后,他表面上答应为我们解决问題,但是等我们回到家的当天晚上,我们这些选出來的民意代表便全都遭到了报复,我的脑袋上被人打了一个大口子,伤口到现在还十分明显的,还有一个代表的腿被人报复给打断了,周区长,你说说,你让我们老百姓怎么相信你们这些当官的,你们这些人总是当面一套背地里一套,肚子里全都是坏水。”

        “就是,你们这些当官的根本与街道办、居委会和物业公司根本就是一起的,我们都已经调查清楚了,我们西雅小区华都物业的老板王保华是岚西区的人大代表,听说他的一个什么姐姐在市里是大官,而且此人还和岚山市的黑社会有些联系,周区长,你能保证我们选出代表以后不被人报复吗。”

        “是啊是啊,周区长,你得先给我们一个保证,我们现场把你的保证用手机给录下來,如果今后我们的代表要是真的被报复了,我们就把你的承诺公布出來,只有这样,我们才敢选出代表,我们算是对你们这些当官的给害苦了,吓怕了。”

        老百姓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再次说了起來,周洪明听得再次头大。

        这些三姑六婆们可不管他是不是区长,什么话都敢往外说,尤其是当她们被逼的几乎沒有活路的时候,她们可不管自己所说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实性,到底是不是臆测,是不是一竿子打翻了一船人,她们只是在用这种方式來发泄她们心中对于这些当官的不满,因为她们的正常诉求通过正常的渠道根本就沒有办法得到解决了。

        这时,已经有老百姓在怒斥的时候说道:“哼,新上任的市长柳擎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都打市长热线那么多天了,到现在也沒有一丝一毫的反应,跟你们都是一丘之貉。”

        听到老百姓们的怒斥,柳擎宇不由得老脸一红,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必须要站出來了,因为这个周洪明区长再跟老百姓们沟通下去,恐怕不仅不能缓解老百姓们的愤怒,恐怕会激起老百姓们更大的愤怒,因为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明显了,这些老百姓已经被岚西区区政府方面忽悠了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们对于当官的信任度已经非常低了,不得不说,这是岚山市官场的悲哀,也是岚西区的悲哀,更是岚西区和岚山市的耻辱,同时,柳擎宇心中对于周洪明这个区长的能力和作风也开始有了怀疑,一个总是被老百姓戳脊梁骨的官员会是一个好的官员吗,为什么如此一个简简单单的自來水断水事件竟然会拖了十天还无法解决呢。

        柳擎宇迈步挤出人群,走到周洪明身边,看向对面的那名四十多岁的妇女和老百姓说道:“各位市民们,你们嘴中那个不是什么好东西的市长柳擎宇來了,你们的批评我已经听到了,我对此表示非常惭愧,对于沒有能够及时通过市长热线这个渠道为你们解决问題,我表示深深的歉意,同时,我在这里也亲自向你们道歉。”

        说着,柳擎宇冲着面前的老百姓们深深的鞠了一躬,随即这才起身大声说道:“各位市民们,我柳擎宇今天过來,就是想要亲自为你们解决问題的,今天要是不能保证你们恢复正常供水,我柳擎宇这个市长就不当了。”

        柳擎宇这话一说完,现场立刻一片轰动,谁也沒有想到,岚山市的市长大人竟然亲临现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