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337章 声泪俱下
  • 第1337章 声泪俱下

    作品:《权力巅峰

        热门推荐:、 、 、 、 、 、 、

        钟明楠立刻说道:“柳市长,我是主要研究国内国际的政治经济。”

        柳擎宇笑着点点头,直接提出了一个十分尖锐的问题:“目前,国际金融机构和西方媒体的唱衰之声不绝于耳,从房地产泡沫论到滞涨论,再到华夏崩溃论,。如果说影子银行大规模扩张和房地产价格飙升让外资担忧华夏可能重走日本的老路,那么实体企业大幅亏损、破产倒闭和地方融资平台借新还旧,又令人联想到我们华夏的城市会不会出现如底特律那样的破产情况,对于这种论调,你怎么看?对于我们华夏的经济前景,你怎么看?”

        钟明楠眉毛微微挑了挑,脸色一时之间变得凝重起来。

        他知道,仅仅是这么一个问题,就会让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充分展现在这位年轻的市长面前。而真正让他感觉到吃惊的是,柳擎宇这位市长竟然会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他非常清楚,如果自己不能给出一些比较有特点的回答,恐怕柳擎宇未必会对自己满意的。毕竟,现在各种论调甚嚣尘上,如果人云亦云的话,恐怕根本不够资格担任柳擎宇这位年轻市长的秘书。

        钟明楠虽然平时为人低调,但是做事却十分有分寸,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做什么。

        想到此处,钟明楠略微沉吟? 了一下,心中组织了一下思路,缓缓说道:“柳市长,我曾经对于唱衰我们华夏的论调进行了一个概括,基本上不外乎一下几个原因:看空华夏经济的原因无外乎几个方面:华夏经济存在投资过度的泡沫,随时可能破裂;华夏房地产行业即将崩盘,届时整个国民经济都会受拖累;影子银行系统是一场即将发生的灾难;华夏劳动人口在萎缩,流动性拐点将至;华夏的债务水平正在迅速膨胀。

        我认为,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其中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很多海外机构对今年我们华夏经济增长底线的认识很模糊,7.5%、7%,甚至相信6.5%的数据,都大有人在。基于此,市场对反周期经济政策是否推出、何时推出等判断,完全迥异。正是缺乏对市场行为引导,才加剧市场的动荡,并引发市场恐慌情绪,使“唱衰华夏”的势力得到很大程度的支持。甚至有一位十分牛逼的所谓的预测人士在2001年的时候就曾经出过一本书叫华夏崩溃论,但是到现在为止,我们华夏的经济依然在高速前进着。

        我认为,对比过去几轮唱衰言论,此轮唱衰更多基于对华夏政策的不确定判断,政府会否救市似乎成为外资的“赌约”。对比2009年出台的四万亿刺激计划,今年反复强调不会再推出大规模刺激计划,反而成为外资唱衰的论据。”

        听到钟明楠这样的分析,柳擎宇并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听着,他现在所说的这些问题,在很多媒体上都是有所报道的。钟明楠身为研究人员,指导这些并不突出。

        看到柳擎宇那种淡然的表情,钟明楠知道,这个时候,是时候给出自己的判断了,他笑着说得:“柳市长,我认为,在这场唱衰大潮中也多为别有用心者。而唱衰我们华夏的机构和势力多为西方欧美势力,他们的真正目标是不希望华夏在这场风暴中独善其身,站上全球的顶峰。而在这场唱衰华夏的大戏中,有一少部分市场参与者是整个国际形势的的做局者。外部唱衰华夏的噪音引起市场预期变化也是“钱荒”形成的原因之一。”

        柳擎宇依然未知可否,而是笑着问道:“那你认为,他们为什么要唱衰华夏呢?他们这样别有用心自己又能够收获什么呢?”

        钟明楠十分自信的说道:“我认为,西方的投资者看到我们华夏对外开放力度不断加强,国内改革不断提速、优化、深化,尤其是跨国企业的投资领域不断拓宽,他们其实对我们华夏未来前景非常看好。因此在进入我们华夏市场之前,他们想要要求我国政府把市场打扫干净,待他们进入我们市场后就可以舒舒服服地赚钱。他们是希望通过唱衰来倒逼华夏改革,争取一个有利的、安全的环境。事实上,在这场唱衰浪潮中,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的热情和我国外商直接投资并没有减少,反而在不断增加。”

        柳擎宇依然没有说话,目光淡淡的看着钟明楠。

        钟明楠一笑,心中却震惊无比,他没有想到,自己都把话说道这种地步了,柳擎宇竟然还不满意,如此看来,这位市长的眼光、见识可不是一般的牛逼啊。

        想到此处,钟明楠只能接着说道:“当然了,他们想要倒逼我们改革只是一部分目标,对于这个目标,唱衰者本人也是矛盾的。他们既希望通过正常的经营到我们华夏来获取巨额利益,其实呢,他们也是两手准备,一手准备进入我们华夏牟利,另外一手准备则是他们意图把我们华夏当成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日本来剪羊毛,或者是当成当年的俄罗斯来进行狠狠的金融压榨掠夺。历史已经反复证明,金融大鳄、国际炒家都是城府极深、智谋高强的人,没少做一言兴邦,一言丧邦的事,当然兴的是他们自己,丧的是别人。”

        听到钟明楠说道这里,柳擎宇脸上的笑容这才绽放开来,看向钟明楠的眼睛说道:“钟明楠,你知道秘书应该做什么吗?”

        钟明楠笑道:“在法律的框架下,做领导交代给我的所有工作。”

        很简洁的回答,却又将其傲骨展现了出来。他的回答十分明确,我钟明楠只做不违法的事情。

        柳擎宇笑了,他就喜欢这种有傲骨的年轻人,因为他自己也是这样的人。

        “好,非常好,钟明楠同志,你放心,我柳擎宇是绝对不会做违法的事情的,这样吧,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秘书了,外间的办公室归你用,具体的相关工作,韦永厚同志会向你进行交代的,不过嘛,从现在开始,有一件工作你必须要首先抓起来,那就是对于民心民意的收集,尤其是群众意见的反馈。而市长信箱里面反应的事情和12345市长热线反应的事情,必须每天都要给我统计一遍,同时,对于那些涉及到老百姓切身利益尤其是那些影响老百姓正常生产生活的事件,必须要第一时间向我进行汇报,同时通过与市委秘书长的联动,就此事向各方施压,确保岚山市的老百姓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

        听到柳擎宇的指示,钟明楠立刻点头,表示明白。

        随后,钟明楠告辞,自己去找韦永厚去交接工作去了。

        而柳擎宇先做好这亡羊补牢的工作之后,这才给程铁牛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开车到楼下等着自己,他随后又叫上了市政府秘书长陈玄彬陪同他一起直接赶往西二环与华裕路路口。

        因为柳擎宇已经得到消息,西雅小区的老百姓堵得就是这西二环与华裕路路口。

        柳擎宇来到西二环的时候,眉头便紧紧的皱了起来。

        此时此刻,从他接到陈玄彬的汇报到现在他办完事赶过来,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了,但是,现在,整个西二环依然处于交通堵塞状态,整个高架桥上下都已经堵得水泄不通了。

        现场,那些举着横幅的老百姓们依然在大声喊着要求恢复正常供水的口号,大声喊着要驱逐不负责任就知道收钱敛钱却不做好物业服务的华都物业。

        现场差不多有一百多名老百姓,很多都是老头老太太和小孩,也有二三十个年轻人,老头老太太们全都席地而坐,有人则正在向身边负责劝导的工作人员一把泪一把鼻涕的讲述着他们西雅小区老百姓们所遭遇的令人愤怒的断水事件。

        此刻,正在现场负责协调的是岚西区区长周洪明。

        周洪明一边听着面前八十多岁老太太的挥泪控诉,脸上一边露出了一副不耐烦的表情,等老太太声泪俱下的哭诉完之后,周洪明脸上故意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老太太,您别着急,您所反映的这个事情我们区政府已经责令街道办事处去协调处理这件事情了,你们大家都先回去吧,供水的事情很快就会恢复正常了。”

        老太太听到周洪明这样说,顿时拿拐杖狠狠的一敲地面,脸上露出一丝绝望的神色,语气中带着愤怒的说道:“领导啊,可不带你这么忽悠我们老百姓的啊,你这样的话,我们在物业那里、在街道办事处那里甚至在你们区政府那边我们都听了很多遍了,但是到现在为止,我们家依然没有正常供水啊。物业说是二次加压泵坏了,但就算是再怎么坏了,十天的时间也足以修好或者是换新的了,但是到现在为止,我们小区的五层和六层依然没有恢复供水。

        领导啊,我们真的没有办法活下去了,我们家现在已经臭的住不下人了。我这老太婆虽然鼻子都不怎么好用了,但是依然被熏得要死了,与其如此,还不如让这汽车把我碾压而死呢,反正你们这些当官的也根本没有人关心我们老百姓的死活。”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