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326章 柳擎宇的忧虑
  • 第1326章 柳擎宇的忧虑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闻言不由得嘿嘿一笑,道:“谁说我必须要在三次之内猜中密码的,你刚才不也说过了吗,我要采取穷举法暴力破解,我怎么可能会输入一次密码呢,我要输入成千上万次。”

        “那这台笔记本一定会爆炸的。”凯文斯愤怒的吼道。

        “我刚才说过了,未必,凯文斯,我不知道你懂不懂计算机,这台笔记本电脑之所以能够统计出到底输入了几次密码,依靠的是里面的计数程序,通过矢量加减來完成的,现在,我这只U盘上是一个超级程序,只要插入U盘,就可以瞬间改变表层应用程序的技术程序,对其计数程序的计数规则进行强行控制,不管我输入多少次密码,最终显示的都是输入一次,所以,现在,穷举法是完全可以应用的,什么时候破解密码只是时间问題。”

        “你……这个……”一时之间,凯文斯真的有些无语了,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拥有这种超强的计算机技术,要知道,这台计算机的密码系统可是高级专家亲自编写的啊,现在,柳擎宇竟然说有办法能够破解,他实在有些不太相信。

        但是,他明显可以看到,此刻,计算机屏幕上已经开始出现了一次又一次密码自动输入试验的情形,每次试验失败之后都会发出嘟的一声提示音,仅仅是一会,就已经想过无数次了,但是笔记本电脑却并沒有爆炸。

        完了,看來,这次真的要完蛋了。

        此刻,凯文斯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总经理王俊凯那边,希望他得到信息之后,第一时间将那些溶剂彻底处理掉,省得被抓住证据,不过,就算是王俊凯那边沒有完成任务,他也不是特别害怕,因为他相信,以华夏现在所掌握的技术,应该还不足以达到发现真相的目的。

        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纷纷接到了陈华平和曾云斌等人打过來的电话,说他们那边已经控制了四个自來水厂,并且在仓库内将所有物资全部查封,其中就包括那些从美国进口进來的水处理溶剂,这些电话刚刚接完,柳擎宇的手机便再次响了起來,这次是他队伍中负责前往仓库区的带队队长打过來的,他向柳擎宇汇报说已经彻底封存了所有库存物品,包括刚刚接收到的一批刚刚从美国发过來的水质处理溶剂。

        柳擎宇闻言使劲的点点头,随即对身旁的程永刚说道:“老程啊,你立刻带着这些从美国进口过來的水处理溶剂赶往质量监督检验总局以及几个大型研究所,让他们对这些水溶剂进行检验,看一看这些进口的水溶剂到底有沒有什么问題。”

        程永刚立刻点头,就要往外走。

        此刻,柳擎宇的目光一直紧紧的盯在凯文斯的脸上,当他看到凯文斯脸上先是露出紧张之色,等他听到柳擎宇对程永刚的吩咐之后,脸上的紧张之色又很快恢复了平静,很显然,他对此并不在乎。

        柳擎宇的眉头这一刻却紧皱起來,从凯文斯表情的变化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凯文斯似乎认定,以华夏现在大部分地方的技术实力,肯定发现不了这些水处理溶剂的问題所在,但是,他刚才明显表现出了一丝紧张,这也就是说,他的确是对这些水溶剂感觉到紧张,这说明这批水溶剂肯定是有问題的。

        想到此处,柳擎宇略微沉吟了一下,随即对程永刚说道:“这样吧,老程,反正咱们这边水溶剂样品实在是太多了,你再拿上一批前往国家基因研究中心,让那里的专家好好的研究一下,看看这些水处理溶剂和基因之间存在不存在着一些特殊的联系。”

        当柳擎宇这番话一说出來之后,柳擎宇立刻注意到,凯文斯的身体明显轻轻颤抖了一下,虽然这个时候凯文斯已经在极力控制着他自己的情绪,但是柳擎宇还是可以明显感觉到此刻的他异常紧张,似乎对于自己的这个决策十分担忧。

        柳擎宇见到如此情形,心中的忧虑更加浓郁了,脸色也显得更加冷峻,此刻,柳擎宇再也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拿出手机再次拨通了诸葛丰的电话:“诸葛叔叔,还得麻烦您一件事情。”

        电话那头,诸葛丰虽然已经身体十分疲倦,但是在之前处理完柳擎宇的拿个电话之后,却久久无法平复内心的激动,他总是感觉今天晚上似乎十分特别,让他总是有一种心绪不宁的感觉,以他的身份,他的阅历,已经很久很久沒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了。

        这个时候,柳擎宇的电话再次打了进來,听到柳擎宇的请求,诸葛丰笑道:“擎宇啊,什么事情啊,你说吧。”

        柳擎宇道:“诸葛叔叔,我们岚山市方面刚刚从自來水厂这边封存了不少的水处理溶剂,我已经派我们这边的公安局副局长亲自带着多份样品前往燕京市了,其中一份是带给国家基因研究中心的,我想让您跟那边的领导打个招呼,让他们对于这些样品高度重视起來,因为我总是感觉这些水处理溶剂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简单,所以想要让那些基因专家们看一看,这水处理溶剂里面,到底有沒有与人类尤其是我们华夏人基因有关的东西。”

        诸葛丰听到柳擎宇这样说,当时脸色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來,惊得浑身全是冷汗,如果柳擎宇猜测是真的话,诸葛丰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代表着什么。

        诸葛丰的声音都已经颤抖起來:“擎宇,你难道怀疑这些水处理溶剂里面含有基因武器。”

        柳擎宇看了现场众人一眼,随即示意程永刚等人看管好凯文斯和笔记本电脑,他则走进办公室套间里面的休息室内,关好了房门,这才对着电话说道:“诸葛叔叔,您猜得沒错,我现在有种最大的忧虑,那就是这些水处理溶剂中含有某些敌对西方势力针对我们华夏人基因研发出來的特殊的基因武器,当然了,由于现阶段是处于非战争时期,所以,我认为,他们所设定的基因武器肯定不是致命性基因武器,而是一种可以在关键时刻进行诱发的基因药剂,这些药剂通过一次又一次的添加喂给之后,在达到一定数量之后,便有可能让其身体达到一定的静态平衡,平时的时候,我们的老百姓肯定是沒有什么事情,但是一旦到了战争时期,一旦敌对势力针对我们华夏人投放基因药剂诱饵,将潜藏在人民身体内的那些基因药剂彻底诱发出來,到那个时候,恐怕那些身体内蕴含基因药剂的人将会陷入到极度的威胁之中。”

        诸葛丰道:“柳擎宇,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推测呢。”

        柳擎宇沉声说道:“主管叔叔,我之所以有这种忧虑是因为当年我在狼牙的时候,曾经接触过一些这样的绝密信息,当时,这些信息是从一个敌对势力的特种兵嘴里得知的,只是当时我们刚刚审问出一些端倪,那个特种兵便给对方隐藏在我们队伍内部的一个高级间谍给击毙了,虽然那个高级间谍也被我们当场击毙,但是,从对方为了保守这些机密不惜暴露一个隐藏在我们内部的高级间谍的这个动作來看,那些敌对势力对于基因武器这样的机密高度重视。”

        “那你仔细说给我听听,你到底掌握了哪些信息。”诸葛丰脸色严峻的说道。

        柳擎宇沉声说道:“诸葛叔叔,根据我们对那个敌对势力的特种兵的审讯结果,他说,当时,在1998年的时候,在美国、德国等国的倡导和积极谋划之下,一个针对我国西部地区老人长寿的监测服务国际合作项目出炉,而这次国际合作表面上看对方是为了配合我国监测西部老人长寿的状况,想要研究出长寿的秘诀,实际上,参与此次国际合作中的美国、德国等一些机构在正常的研究之外,还偷偷的采集被研究人员的血液样本,用于秘密的基因研究,而且据那个人说,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一些西方敌对势力的大学、研究机构和企业怀着各种不同的目的,利用当时我们华夏还未认识到基因资源的重要性这一特点,对我们华夏人的基因资源进行了疯狂的掠夺。

        其中最明显的例子便是当时有很多美国华夏合作的人体试验项目,这些项目往往是由美国或者西方的研究机构出钱,由华夏留美或者留学西方国家留学生们回国做项目,在我们华夏人身上进行人体试验,然后把试验所获得的血清和DNA样本送回西方进行深入研究。

        当然,这还只是一部分,据那位敌国特种兵供述,我国某血液样本中心曾经丢失了大量的血液样本,只是当时样本中心的负责人担心害怕承担责任,并沒有把这件事情进行上报,并且采取了很多补救措施,最终这件事情被掩盖住了,但是,那次丢失的数量巨大的血液样本同样被送到了西方敌对势力手中,成为他们研究破解我们华夏人基因序列的最有利和关键的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