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319章 资源安全
  • 第1319章 资源安全

    作品:《权力巅峰

        对于周君豪所玩弄的这个小把戏,柳擎宇自然不会无聊到去揭穿,因为他是二把手,正常情况下他所取得的一切成绩都是在一把手的领导下展开的,这是无可厚非的,他也沒有打算去和周君豪争执什么。

        然而,柳擎宇虽然不愿意和周君豪磨叽,但是也并不代表他是个任人揉捏的主,柳擎宇并灭洋急于立刻汇报工作,而是直接看向副市长张志刚说道:“张志刚同志,你是主管水务方面的副市长,我看这次的水质安全事件,还是由你來详细的给楚书记和周书记汇报一下吧,这可是你的分内之事啊。”

        听到柳擎宇点名让自己去汇报,张志刚的脑门上一下子就冒汗了,因为这件事情他自始至终就沒有认真关注过,虽然他也听到了水质安全有问題,也曾经派人去了解了一下,但是秘书跟自己说水务局那边和自來水公司那边都表示水质沒有问題,他对此事也就沒有再跟进。

        此刻,柳擎宇让他汇报,他可不敢轻易开口,他只能苦笑着看向柳擎宇说道:“柳市长,还是您來汇报吧,对于这件事情,您了解得比较多。”

        柳擎宇立刻十分谦虚的说道:“张志刚同志,你实在是太谦虚了,你是主管水务的副市长啊,我怎么可能有你了解得多呢,还是由你來进行汇报吧。”

        “柳市长,还是你來吧。”柳擎宇越是吹捧自己,张志刚越是感觉到了危机,因为他清楚,自己根本什么都汇报不上來。

        在座的有几个是傻子了,楚国材看到两人相互退让,便已经隐隐猜到柳擎宇这小子又在使坏了,不过他心中也对张志刚这个主管副市长多了几分不满,便淡淡的说道:“张志刚同志,你是主管副市长,还是由你來先行进行汇报吧,不足之处再由柳擎宇同志來补充。”

        张志刚一听,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据我得到的汇报信息,岚山市水务局和伟力水业公司方面都表示,自來水水质并沒有问題,他们推测部分市民可能是因为局部官道遭受了污染,目前自來水公司方面正在进行排查,他们会争取尽快找到问題尽早解决,我认为,身为国家公务人员,我们必须以人民的利益为重……”

        张志刚身为一个宦海沉浮多年的政客,自然深谙发言的那一套,在他的这番汇报中,其实真正的干货就是刚开始那么两句话,剩下的全都是废话,官话和套话,沒有任何意义,但是他必须要说,因为他如果不说的话,就会显得他的发言太过于简单,就表示他掌握的信息比较少,发言的时间长了,虽然干货少,但是表面上看起來他还是比较认真的对此事了解过了。

        等到张志刚说完之后,别说了楚国材和柳擎宇了,就连周君豪眉头都有些皱了起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张志刚这个主管水务的副市长在事情发生之后,竟然如此草率,竟然如此漠不关心,真是有些太不负责任了。

        周君豪狠狠的瞪了张志刚一眼,随即目光落在柳擎宇的脸上,沉声说道:“柳擎宇同志,这事情还是由你來具体充分的补充吧。”

        到了这里,柳擎宇沒有再推辞,他只要让周君豪和楚国材知道,张志刚这个副市长并沒有尽到他应尽的职责,这就已经足够了,而他也要通过这件事情教训一下张志刚,给他提个醒,哪怕他背后有周君豪撑腰,但如果他要是再今后的工作中不能把本职工作做好的话,自己有足够的力量把他给拿下。

        柳擎宇随后便开始发言了:“楚书记,周书记,下面我就仔细的介绍一下这次我们岚山市的水质危机事件的始末。”

        说着,柳擎宇便从他从燕京市返回路上下了飞机之后,乘车之时用手机上网看到网上有不少人议论岚山市水质有问題开始,一直到后面他路过岚山大厦发现老百姓大量聚集购买矿泉水并且与大厦人员之间发生矛盾冲突,自己出面摆平,并且安抚老百姓以及相继把环保局、水务局的领导和检测人员全都召集过來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等柳擎宇刚刚讲到自己对水务局局长邱成虎采取了直接就地免职的处理措施后,楚国材当时便沉声突然说道:“好,这事情做得非常好,像邱成虎这样的水务局局长,别说是就地免职了,直接开除都不为过,身为一名水务局局长,竟然他们检测科的检测仪器那么多年都沒有使用过,国家每年给他们划拨那么多的专项资金都去哪里了,他们使用和公布的那些数据到底是从哪里來的,都给我仔细的认真的查清楚,为什么他们不自己去检测数据,这一点也得给我仔细的调查,这样的人混进我们的干部队伍中,这不仅是我们领导层用人上的问題,更是我们的耻辱,身为一名官员,尤其是一个单位的一把手,如果在工作中不能认真履行自己的职责,这样的人要之何用。”

        说完,楚国材的目光又落在副市长张志刚的脸上,沉声说道:“刚才从张志刚同志的发言中可以听得出來,他对整个水质安全事件竟然几乎是一无所知,一无所查,还不如柳擎宇这个刚刚从燕京市度假回來的人呢,这并不是人的能力大小的问題,而是工作态度的问題,我看张志刚同志这个工作态度有很大问題,如果不是柳擎宇这一次快速介入处理的话,一旦这个事情持续发酵的话,恐怕会给我们岚山市甚至整个吉祥省带來极其恶劣的影响,根据问责机制,我看张志刚这个副市长也得需要受到问责,这事情我直接拍板了,给予张志刚同志党内严重警告一次,如果今后要是再发生此类问題,直接就地免职。”

        楚国材最终还是沒有放过张志刚,因为从柳擎宇刚才的汇报中,他已经感受到了整个事情中蕴含着的巨大的政治风险,楚国材相信,如果不是柳擎宇及时以铁腕手段加以处理,并及时向舆论各界坦率公布,恐怕这次水质危机将会变得极其具有新闻性和爆炸性,到时候可就不是简简单单的危机公关能够解决的了。

        现在,是到了秋后算账的时候了。

        听到楚国材直接拍板给自己一个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结果,张志刚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苍白无比,他知道,自己的仕途之路注定要曲折很多了,因为一个处分下來,三年之内是无法获得提拔了,而对于仕途而言,年龄是个宝,有了年龄优势,你就可以在提拔上获得比别人更好的机会,而现在,有了这个处分,自己的年龄优势已经彻底丧失,而三年之后,仕途境遇会如何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虽然张志刚感觉到十分憋屈和郁闷,却也知道,自己已经无能无力了,因为这是省委书记楚国材亲自拍板确定的,沒有人会在这个事情上和楚国材过不去。

        楚国材说完,目光再次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我看你刚才的意思,似乎依然言犹未尽,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说。”

        楚国材说完,周君豪等人也充满警惕的看向柳擎宇,因为他们都知道,柳擎宇这家伙一向总是喜欢做别人不敢做不愿做的事情,而且他所做的事情却偏偏总是站在一个理字上,让别人灰头土脸。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声音中突然多了几分愤怒之意,声音低沉而激烈的说道:“楚书记,在处理这次水质危机事件中,我突然知道了一个让我震惊无比的信息。”

        楚国材眉头一皱:“震惊无比的信息,什么信息。”

        柳擎宇道:“楚书记,您可知道,我们岚山市的自來水厂是被美国水业巨头通吃集团下属的伟力水业有限公司所控股和运营的,而且这个自來水厂是在四年前被当时的岚山市市政府以2亿元的代价卖给了对方的,楚书记,这个价格高低我暂且先不予评价,我就暂时先提出一点质疑,中国的自來水厂为什么要交给外国人來管理,到底是我们中国人沒有管理能力、沒有资金和技术,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东西。

        据我所知,控制我们岚山市自來水行业的美国本土的自來水产业是直接由军方直接管理的,即便是外国人來参观自來水厂也是需要美国国防部來批准的,而法国的自來水行业也是不允许国外公司控制控股的,甚至连瓶装水行业都不能让外国控股,为什么我们华夏的自來水厂、我们岚山市的自來水厂却偏偏要让外国公司來控股和运营呢,要知道,城市的自來水可是比所有战略性产业都要重要的产业,那可是关系到一个城市全体市民生命安全的产业啊,我们可以随便建设一种情景,一旦我们国家与美国或者其盟国发生战争了,甚至战争进入到白热化的程度了,我们那些被美国公司控股的自來水产业会如何。

        到那个时候,谁來保证我们城市老百姓的饮水安全,谁能够保证自來水中不会被深入针对我们华夏老百姓体质所设计的让人沒有任何知觉便会身受其害基因武器,或许平时和平时期老百姓不会有任何感觉,那么一旦到了战争时期,一旦某些敌对势力释放出可以诱发基因武器产生作用的媒介,比如说2003年的**,到那个时候,一旦国家陷入到了那种紧急情况下,我们如何应对国内外的危机形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