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292章 黄雀出手
  • 第1292章 黄雀出手

    作品:《权力巅峰

        夜色苍茫,高速公路上,张顺成和周君豪的汽车在暴风雨中缓慢的行进着。

        张顺成坐在车内,望着窗外越來越紧越來越急的暴风雨,嘴角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虽然此刻窗外风急雨骤,但是他的内心却已经渐渐平复了下來,他已经和唐文广沟通过了,唐文广告诉他,柳擎宇被双规的申请文件已经放在省纪委副书记彭福生的桌上了,就差彭书记最后的一个签字了,只要彭书记签字,那么柳擎宇就会被双规了,而且彭书记也已经说了,让何明儒明天上午去他的办公室内取文件,如此一來,基本上意味着柳擎宇最迟明天上午就会被双规了。

        张顺成相信,只要柳擎宇被双规了,就算是有省委书记楚国材看重他,他也沒有办法再翻案了,到那个时候,只要自己再想办法多花些钱,为自己的儿子张金龙活动一下,就算是不能把儿子给救出來,至少轻判一下,那肯定是沒有问題的,到时候如果只判个四五年的徒刑的话,只需要在监狱那边托些关系,找些熟人,在多花点钱上下打点一下,给儿子弄个保外就医,基本上儿子在监狱里也呆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出來了。

        此刻,坐在张顺成汽车后面汽车内的周君豪此刻的心情和却张顺成迥异。

        周君豪坐在汽车内,仔细的考虑着目前岚山市的形势,他仔仔细细的思考着张顺成此行省委的行程,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突然有种预感,他感觉到这次过去之后,张顺成可能再也回不來了,但是要说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他自己也说不上來,因为到目前为止,他与张顺成较量了这么多年,却从來沒有发现张顺成给自己留下可以致命的把柄,但是,他总感觉这次张顺成很有可能会栽在柳擎宇的手中,因为柳擎宇这小子做事实在是总是让人意想不到。

        这也是为什么自己接连与柳擎宇较量失败之后,他痛定思痛,决心暂时先不去招惹柳擎宇的真实原因,除非他能够找到能够一下子就将柳擎宇彻底打败的机会,就像这一次柳擎宇被双规事件的策划。

        随着距离省城越來越近,周君豪的这种感觉越來越是强烈,他不由得眉头紧皱,开始按照自己这个思路算计起來,如果张顺成万一要是这次会议之后再也回不去了,自己到底应该做什么呢。

        自己可是在市长的位置有些年头了,按理说如果张顺成下台的话,这个位置自己还是有机会去做的,但问題是,自己跟张顺成搭班子这么多年,一旦张顺成出事了,自己会不会受到牵连呢,自己应该如何躲过这场危机,并想办法把危机转化为转机呢。

        官场之上,做人事情都要有预谋,有提前量,尤其是对于某些重要位置的争夺,下手越早,形势对你越是有利。

        一时之间,周君豪开始仔仔细细的思考着自己接下來的行程。

        当张顺成与周君豪來到省会在省委附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下之后,周君豪并沒有立刻休息,而是接连打了几个电话,随后,整个晚上便忙碌了起來,一直忙到凌晨1点多才返回酒店,沉沉的嘴角上带着一丝淡定的微笑放心的睡了过去。

        此刻,暴风雨依然沒有停歇的迹象,反而越下越大,省会已经有多处路段积水了,这个时候,很多人都已经进入了梦乡,但是,辛苦的环卫工人们却开始了辛勤的忙碌。

        第二天上午,张顺成一觉醒來,已经是早晨7点了,拉开窗帘,发现昨天晚上阴云密布的天空已经是晴空万里,灿烂的阳光照射进來,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他刚刚洗漱完毕之后,周君豪便敲响了房门,两人在酒店里自助餐厅简单的吃了一顿早晨,随即乘车赶到省委大院,提前十分钟进了会议室内。

        他们进來的时候,中型会议室内已经坐了不少人,两人分别于相熟的朋友打了招呼,随后坐在属于岚山市的席位上,那上面写着他们的名字。

        他坐下之后,不断的有人陆陆续续从外面赶了过來,不过这些人做事很有分寸,基本上都在会议正式开始前5分钟全部赶到了。

        此刻,省委常委的领导们也开始陆陆续续的走了进來,在各自的位置上坐下。

        8点半整,按照正常的流程,这个时候,省委书记楚国材与省长应该已经赶到会议室了,但是,时间整整过去五分钟了,两人竟然还沒有赶到,同样沒有赶过來的竟然还有一个人,那就是省纪委书记彭福生。

        会议室内,來自全省各地各个地市的一二把手们原本还都十分注意形象的保持着一副恭谨等待的神态,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十分钟之后,众人再也绷不住了,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起立。

        要知道,省委一把手和二把手如果同时迟到,这还情有可原,但是,如果再加上一个省纪委书记,这事情可就不太寻常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三位大佬同时迟到呢。

        就在众人的心情越发焦躁不安的时候,会议室的房门突然被推开了,省委书记楚国材第一个从外面走了进來,只是他的脸色看起來十分严肃。

        在楚国材身后,省长陈志勤、省纪委书记彭福生两人也是表情凝重,脸色阴沉着走了进來,在各自的位置坐下。

        楚国材在主席台位置上坐下,威严目光在会议室内扫了一眼,原本有些议论声的会议室内顿时便安静了下來。

        这就是一把手的权威,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还触楚国材的眉头,因为大家都已经了解了这位省委书记,这可是一位强势的、做事很有原则的一把手。

        楚国材的目光扫视了一圈之后,脸色阴沉着说道:“今天,我和陈志勤同志、彭福生同志都迟到了,而且迟到了十分钟,对此,我代表他们两个向大家表示歉意,开会迟到这是我们的不对。”

        说完,楚国材和陈志勤、彭福生三人同时站起身來向众人微微鞠躬致歉。

        等三人再次坐下之后,楚国材脸色更加阴沉了:“我相信大家一定非常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们三人竟然一起迟到呢,那么现在,谜底我可以为大家揭开了。”

        说着,楚国材轻轻拍了拍手掌,与此同时,会议室的房门再次打开,6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省纪委工作人员从外面走了进來。

        看到竟然是省纪委的人走了进來,顿时,现场众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大家都是聪明人,他们知道,今天,恐怕在场众人之中有人要倒霉了,但是,他们也都清楚,在场的众位可都是厅级官员啊,全都是各个地市的一二把手,级别可全都是正厅级啊,到底是谁这么倒霉,竟然在这种会议上被带走呢。

        只这么一会的功夫,会议上内便再次显得有些哄乱起來,很多人全都在私底下悄声议论起來,当然,也有很多人脸上表情严肃甚至是有些紧张的盯着那些纪委的人。

        看到这些人走了进來,周君豪的心脏便开始剧烈的跳动了起來,此刻,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悲哀,因为他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今天的会议本质上是一场鸿门宴,而鸿门宴上的主角恐怕就是自己的老搭档、老对手张顺成,如果自己的预感是真的,那么张顺成肯定完蛋了,而自己昨天晚上的部署就能够完全发挥作用了,但问題也随之而來,一旦张顺成倒台了,那么岚山市的政治格局将会发生巨大的变化,而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以自己的身份地位根本不可能左右岚山市的大局,那么岚山市今后将向何种趋势发展,将会再也不受自己的掌控了。

        此刻,周君豪内心十分复杂。

        而坐在周君豪旁边的张顺成此刻却是满脸严肃,他的表情看起來十分镇定,但是内心却掀起了滔天巨浪,他心中暗道:“该不会这些省纪委的人是针对我而來的吧,但是我沒有任何把柄被省纪委给抓住啊,嗯,应该不是來抓我的,不知道会有哪个家伙要倒霉呢,但不是抓我的,为什么其中两名工作人员的目光会时不时的向我这边扫过來呢,苍天啊,大地啊,如來佛祖,玉皇大帝,我向你们祈祷,希望被抓的人千万不能是我啊,我可是你们虔诚的信徒啊。”

        而就在张顺成祈祷的时候,省委书记楚国材突然沉声说道:“根据省纪委今天早晨刚刚接到的确凿的举报信息,岚山市市委书记张顺成不仅存在严重的**问題,还涉嫌其他违法行为,经过我与陈省长、彭福生同志商量之后,向中纪委进行请示后,决定对张顺成同志进行双规。”

        楚国材说完,全场震惊,在场众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坐在靠后位置的张顺成,此刻,张顺成彻底惊呆了,周君豪的身体也在一瞬间僵硬住了,他知道,他的预感灵验了,岚山市真的要变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