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244章 语言陷阱
  • 第1244章 语言陷阱

    作品:《权力巅峰

        曹淑慧一边嘴里小声斥骂着,一边走到柳擎宇身边,低声说道:“柳擎宇,这个老家伙也太沒脸沒皮了,他这不是公然抢功嘛,我可是听秦帅说了,这老家伙一直和你作对的,而且今天他的表现根本就是为蔡宝山站台跟你唱对台戏的。”

        柳擎宇笑着说道:“沒事,他好歹是市长,也是需要台阶下的,如果要是不给他这个台阶下的话,恐怕他会发飙的,不过嘛,我柳擎宇的便宜也不是那么好站的。”

        一边说着,柳擎宇的嘴角上一边露出了一丝标志性的笑容,嘴角边翘起一抹邪魅的弧度。

        柳擎宇不喜欢占别人的便宜,但是如果别人要想占他的便宜,那得看他柳擎宇的心情如何,还得看对方是谁,如果是老百姓,柳擎宇心甘情愿的付出,但如果是贪官污吏,那么对不起,老子不喜欢吃亏,想要站我的便宜,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

        曹淑慧看到柳擎宇嘴角上那抹熟悉的表情,便充满柔情和欣赏的看了柳擎宇一眼,嫣然一笑,灿若桃花,对于柳擎宇的个性和各种表情曹淑慧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每次当柳擎宇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那就对是有人要倒霉了,因为柳擎宇这个时候绝对是要整人的节奏,只是不知道面对着眼前这个沒皮沒脸的市长大人,柳擎宇这家伙到底会如何整人呢。

        周君豪站在门口处长篇累牍的说了足足有二十多分钟,说得下面的记者们都有些不耐烦了,他这才略带得意的结束了本次发言,他相信,有了自己这次及时的表态,不仅将这一次自己为蔡宝山站台所带來的危机感化解掉,而且成功的抢了柳擎宇一半的功劳,算是危机处理非常成功。

        等到说完之后,周君豪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同志,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柳擎宇笑着站到了周君豪的身边,以一种十分期待的目光看向周君豪说道:“周市长,刚才您所说的话我都听清楚了,我也挺感动的,对于市委市政府对我的支持我真的非常感谢啊,所以,在这里,我想要请您直接跟张书记和纪委那边沟通一下,我相信,您应该也看到了,以目前蔡宝山所贪污受贿的这些黄金数量,请纪委直接出面对其进行双规应该沒有任何问題吧。”

        周君豪听到柳擎宇这样说,脸色平淡,但是内心深处却暗骂不已,他刚才之所以要说得那么多,也是为了模糊现场对蔡宝山双规这件事情,只要不是现场对蔡宝山采取一些行动,那么等到这个事情的风头过去之后,完全有可能让蔡宝山将诸多问題全都推给一些替死鬼,从而保全蔡宝山,只要蔡宝山保住了,一大批人也就保住了。

        但是现在,柳擎宇却偏偏让他请出纪委直接双规蔡宝山,这简直是赶鸭子上架啊,这样对后续的保全蔡宝山可是增加了很多难度,但是面对这么多记者,这么多围观的警察、武警和群众,他不可能直接拒绝柳擎宇的要求。

        周君豪沉声说道:“嗯,柳擎宇同志说的也有道理,这件事情纪委肯定是要介入的,而且要大力介入,不过呢,现场情况这么复杂,我看可以等你们把蔡宝山带回去之后再让纪委介入,而且还有一些流程要走。”

        柳擎宇摇摇头说道:“周市长,我不赞同您的这个意见,我认为,既然我们在现场获取了这么多的罪证,证据确凿,我们就应该请纪委立刻介入,甚至我还建议让其他市委常委们也过來看一看,敲一敲,让大家心中有个数,敲个警钟,而且这件事情市电视台的同志们更应该制作一期特别节目,对蔡宝山的行为进行深度报道,以便对我们岚山市的官场进行深度的警示,让我们岚山市的干部门要引以为戒,我们应该让我们的干部知道,依法治国绝对不是有句空话,我们岚山市是要用实际行动來切实践行的。”

        柳擎宇说完,现场立刻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尤其是现场的很多老百姓们更是大声喊道:“支持柳局长,支持周市长,支持市委市政府大力打击贪官污吏。”

        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老百姓的心是最淳朴的,他们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愿望,而在场的那些媒体虽然很多都是应蔡宝山的邀请前來报道的,可以算是和蔡宝山交好,但现场,蔡宝山的问題暴露出來,他们自然不敢再站在蔡宝山那一边,不管是在官场还是在职场上,大家都喜欢追高不追低,你人在高位,大家自然会捧着你,随着你,迁就你,但是一旦你跌落凡尘,一旦你的官位沒了,那么对不起,那些曾经追随你、拍你马屁的人只要不跟上來落井下石的踩你几脚那么你就要心满意足了,所以,现场很多媒体记者们都已经迅速调整了报道这个事情的思路,很多摄像机镜头全都对准了周君豪和蔡宝山、柳擎宇。

        周君豪看到这个架势,知道这个时候必须得按照柳擎宇的意思來,毕竟,民心和民意是不能违背的,否则的话,对他的声誉不好,而且这样做也的确是一个收买人心的机会。

        想到这里,周君豪立刻点头说道:“好,就按你说的去做。”说道这里,周君豪又看向蔡宝山说道:“蔡宝山同志,你的问題很严重,在柳擎宇同志的建议下,纪委将会对你进行双规,你知道了吗。”

        说话的时候周君豪直勾勾的看向蔡宝山。

        蔡宝山明白,周君豪说出这番话的意思也是被逼无奈,但是在罪证面前,他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只是希望周君豪能够在后面为自己出把力,别判个死刑就行,所以他看向周君豪轻轻点点头。

        这时,柳擎宇再次站了出來,站在了蔡宝山的对面,脸色阴沉着说道:“蔡宝山同志,我记得以前你曾经说过,说你是一个一心为民、清廉如水的清官,但是,你知道为什么我不相信,非得让人过來对你家里进行搜查吗。”

        蔡宝山闻言也是一愣,对此,他也很纳闷,好奇心驱使下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柳擎宇沉声说道:“蔡宝山啊蔡宝山,你可知道,在上一次两起命案之时,在打击青龙会的时候,沈吉昌因为包庇黑恶势力青龙会而落马,虽然沈吉昌最后被人给毒死了,但是,在他临死之前,他突然明白了一切,向我们办案人员用毕生的力气喊出了一句话,他说,,我不过是一个马前卒而已,蔡宝山才是岚山市黑恶势力最大的保护伞之一,还有……”

        柳擎宇声音有些沉痛的说道:“当沈吉昌说道还有的时候,后面的话他还沒有说完便因毒性发作而死了,由此我们办案人员推断出,你蔡宝山是岚山市黑恶势力最大的保护伞之一,同时,我们对其他的那些青龙会的中高层进行审讯的时候,他们虽然说平时他们接触最多的保护伞是沈吉昌,但是他们都知道,沈吉昌是你蔡宝山的人,而你蔡宝山才是他们青龙会最大的保护伞,这些口供,几乎每个人都会提及,你想想看,这么多人说你存在问題,我们怎么可能不进行调查呢。

        于是,反贪局对你进行了外围调查,但是反贪局的调查却发现,你和你的家人账户竟然沒有一点问題,似乎这一切都在预示着你的确是一个清官,但是,我们相信,真正的清官好官是不可能和沈吉昌这样的贪官污吏走得那么近的,我始终相信,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所以,自始至终,我们都沒有放弃对你进行调查,我相信这一点你也明白,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把你从市局调离的原因。”

        蔡宝山冷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这时,柳擎宇接着说道:“蔡宝山,你知道为什么知道你们家藏有大量的黄金吗。”

        蔡宝山的脸色一变,还是问道:“为什么。”

        柳擎宇道:“第一,经过前期的调查,我们知道一个消息,那就是你们这家老宅每年都会翻修房子,这一点有些不太正常,第二,在我们破获交通局局长陈天杰被杀一案时偶然得到一个消息,那就是你的老婆经常会让人把大量的黄金融化成一块块金砖,当我把这两个信息联系到一起,便隐隐有一种预感,你们家每年砌墙肯定是想要藏金砖,由此不难推断为什么你要亲自动手了,所以,我这才带人前來搜查的。”

        说道这里,柳擎宇突然充满了愤怒的问道:“蔡宝山,我很纳闷,你说你在家里藏了那么多金砖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你平时又不睡在这边,难道你就不怕这些金砖被人给偷走吗,而现在这些金砖全都要被我们沒收带走了,你这些年來白忙活了一场,你图的是啥啊。”

        随着柳擎宇一句句直接刺向蔡宝山内心深处最为柔软地方那犀利的话语,蔡宝山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情绪彻底失控了,他愤怒看向柳擎宇怒声吼道:“柳擎宇,都是因为你,要不是因为你,我不会有今天的这一切,我不会,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